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电子书刊

《中国邪教史》

发布日期:2007年11月0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中国邪教史书评


  盛世修史,是中国文化的传统。修史有大小,大的有国史,如“二十五史”,小的有专门史,如服装史、车舆史,甚至吃茶史等等。国史记述天下大事,昭示朝代更迭、世事沿革;而专史,或者严肃地讲哲学论文艺,或者精巧地说点吃吃喝喝。“邪教史”特殊,它是“负面史”,在史书中算是一个另类,都是些邪事邪人邪说。但是从另一个视角看“另类”,有时也能看出别致的趣味,我们会发现,世界上还有如此奇奇怪怪七七八八的东西。王清淮等著、群众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邪教史》就是这样一本书。它是第一部系统介绍、分析中国历史上发生的各个邪教教派的专著,从先秦到清末,应该算是邪教通史。根据孔子作《春秋》微言大义的史书传统,《中国邪教史》其实言在彼而意在此,它的针对目标是当代邪教,书的序言中已经说得很直接了:“回顾中国史,居然有相当大的部分是邪教在作乱,这很使人不安,并心生犹疑。但是另一方面,以史为鉴,可知兴亡。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从东汉末年第一次具有邪教色彩的政治暴动黄巾作乱开始,中国邪教参与政治活动的倾向一直很明显。大大小小的邪教邪宗,自认为有资格问鼎,都愿意一试,有时一个村子同时出现四五个“皇上”,各自组建朝廷,封官许爵,招揽后宫。邪教教主带着他的痴迷的信徒严肃认真地做这些“儿戏”。读史的可能“忍俊不禁”,但事情远不是好笑就完了。如果邪教教主很有实力,也很有势力,官府稍有差池,邪教教主可能就真的当上了皇上。而有实力又有势力的邪教教主并不在少数。有的邪教教主拥有数量巨大的信众和同样巨大的资财,那些所谓“民众”也真的很怪,无条件相信歪理邪说。皇上说,该缴税了,收来钱咱们修卢沟桥,那座桥实在破得不成样子。民众抗税不交,并高呼 “官逼民反”。然而神汉说,把你们的钱都给我,我带你们进天国。反正要到天国去了,你留着那钱也没啥用处。愚民们竟争先恐后地交,不让交还跟你急。可见人们不信皇帝信神仙,尤其迷信救世主。教主大都很能“忽悠”,工农商学兵,神仙老虎狗,官员专家教授,各行各业都是他们“忽悠”的对象,不必说那些愚蠢的王公大臣和自认为不愚蠢的知识分子,就是“圣上”老爷也被他们的“代表团”游说得五迷三道,最后稀里糊涂地发布几条圣旨:“某某大师要造朕的反,夺朕的江山,这是何等地好啊!各地各级部门要热烈支持,不准压制。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枪给枪!”这样荒唐的事情,在历史上多次出现。《中国邪教史》就是记述这些荒唐事情的“荒唐史”,这就很不好笑,只有惨痛。不幸中国历史上这样惨痛的教训实在太多,直到清朝末年,以西太后为首的大清权贵们,终于因为迷信邪教,把中国送上了任凭列强宰割的祭坛。邪教巫术、怪力乱神在北京城内猖獗时期,顽固派代表之一的庄亲王载勋,在御前会议上拍桌大叫:“谁反对神功,谁就是汉奸!”把光绪皇帝吓得哆哆嗦嗦,提前退席。这样的情景我们非常熟悉,因为此后还不断地上演。


  这部“荒唐史”记载了自汉至清末大小一百多个邪教教派,对其中十几个规模大影响深的著名邪教展开论述分析,开辟专章专节。讲述它的缘起、教主、教义,介绍它们的发生发展以至作乱灭亡的过程。各宗邪教的缘起大同小异,都是借用现有宗教的名义,连名字都是借用的。比如弥勒教借用《弥勒经》,白莲教借用佛教白莲宗,最早的邪教太平道也借用了道家学派的著作《太平青领书》。至于教义,各宗邪教几乎全部一致,而且历代邪教都是同一路数,无非“劫变”与“获救”。邪教完全改变了正统宗教对这个问题的哲学的阐释,以实用的方法对信众进行恫吓、引诱,强迫他们加入邪教,成为邪教暴乱的工具。本书用较大篇幅讲述邪教发动政治暴乱的情况,这是作者特别著力的部分。作者认为凡是邪教必然要发动反对现政府的武装暴动,因为邪教的最终目标是地上皇权,而不是天上神仙。所以,不管邪教初起时教主如何表白不关心政治,不反对官府,甚至说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宗教”,只是讲信修德练习吐纳导引的同仁聚会,到后来总要扬起狐狸尾巴扯旗造反——本质的邪必然导致行为的恶。但是,一套邪得出奇的学说,一个歪得要命的首领,一群痴得没边的追随者,只要他的狐狸尾巴还藏着,就不算它是邪教。可见这本书对邪教的判定很严格,这在它的序言中说得很清楚:一宗邪教,必须同时具备六个要素:教主、教义、教徒;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邪教的“准入证”如此严格,历史上邪教还有那么多,这确实叫人不愉快。

  《中国邪教史》遵循中国史学传统,沿习《春秋》“尊王、大一统、华夏正朔”的路径,在这个意义上说,这是一部严格、严肃的史书。但是在“语含褒贬”这一项,它大大地扩展了,不只“语含”,而是明褒明贬,不作皮里阳秋。这也是由本书的性质决定的,正史的传主,史家要传其正,也摘其失,而邪教史上的传主,我看没有什么“正”可以“传”于世的。这是另一种客观,这种客观给本书带来的好处,是它比较好读。好读,因为它有趣。我们在书中看到邪教教主群魔乱舞,争着当皇帝,创教、弘法、造反,一系列过程中笑料不断,而且“各村有各村的高招”,叫人眼花缭乱。更有趣的是他们最终全都瞎忙活,长命些的,折腾个十来年,被部下谋算,或者被官兵砍头;时运不济的,三五天就骑木驴去了。看着自己不喜欢的人物,由胡闹走到灭亡,确是很惬意的事,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快感。即使官府动用了凌迟这样的酷刑,我们也不想谴责它违反日内瓦公约,为什么不呢?邪教教主不“栽”,人民大众就要倒霉,毛主席说得好: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反革命分子难受之时。

  邪教作乱,毕竟给国家、民众带来深重的灾难,设身处地,假如我们身在邪教漩涡,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北魏法庆作乱,号召徒众杀人。它的杀人无区别的,从身边就近杀起,彻底的恐怖主义。北宋方腊作乱,掳掠妇女随军,一千年后的日寇侵华,也是这么干的。明末闻香教的王森父子,在国家危难之际,“毅然”投靠后金,准备出卖锦州城作归顺金国的见面礼。古今邪教一丘之貉,原来邪教之“邪”,是全方位的,联想到当今邪教头子们对外国主子的谄媚,对人民政府的仇恨,出版《中国邪教史》显得十分必要。这部书告诉我们,对邪教要加强防范,提高警惕,更要坚持对它们进行斗争,不要让社会整体走到邪路上去。那些邪教分子,或是企图借邪教谋取利益,甚至想通过发动邪教暴乱登基当皇上的人,也不妨读一读这本书,有益无损:古今没有谁靠邪教成事,所以,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中国邪教史》是一部探索性的著作,它的基本概念是明确的,所叙述的事件客观翔实,阐述的道理也清楚明白。摆事实充分,讲道理明确,是这部书的优越之处。有几宗在历史上影响巨大的事件和团体,学术界还没有很一致的意见,本书把它们指认为邪教或“疑似”邪教,也算一家之言。一个观点通过争论,总是会越来越清楚的。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