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曝光 > 法轮功受害个案

刘会静:荒唐的“营救”

发布日期:2013年08月1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刘会静
【字体大小:

  回想自己疯狂的练功经历,有一件事我终生难忘,因为这件事,我真真正正的明白了法轮功的“邪性”和荒唐,从而彻底摆脱了法轮功的精神枷锁。

  1999年国家取缔法轮功至2004、2005年间,在河北省11个设区市练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中,几乎都知道有一个赫赫有名的“同修”叫周向阳,他是北京交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国家铁道第三勘探设计院的工程师。周向阳及他的家人,几年来为法轮功“奔走呼号”,非常忠心,周向阳本人学法之精进、“层次”之高,曾让无数大法弟子膜拜。我和其他“同修”们的“营救”活动便起源于他。

  “营救”活动发生在2009年5月13日上午。当时,周向阳在天津因多次利用法轮功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被判刑,正在天津某监狱服刑。受法轮功媒体中《发正念的威力》、《大法是神奇的》等大法弟子的“发正念”经历的影响,我组织唐山本地几名功友前去“营救”他。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一天,我们几个人来到监狱大门口。我们先打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铺上垫子,开始盘腿打坐“发正念”,希望周向阳能在我们强大的“能量场”中从监狱大门里走出来。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除了有几辆小轿车出入监狱大门外,根本看不到周向阳的身影,监狱里是一片安静的工作状态。我的腿渐渐的麻了,身子直发抖,额头上的汗珠开始往下流。恍惚中听见有人说,“张队长来了,他可是一个好人啊,挽救了不知多少法轮功习练者,就是一千里地我也要赶过来给他送一面锦旗呀!”我慢慢睁开眼睛,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满含热泪,手里拿着的锦旗不停的抖动。我想:“这可能就是师父说的那个‘魔’!我一定要发正念把他定住,不能让他拿走那面旗。”于是,我急忙而坚定的发出一声正念——定!可谁知,那个“魔”不仅没有消失,他还与那个老太太握手并嘘寒问暖,关照老人一定要注意身体,然后顺利的接了那面旗并很快进入大门里面,丝毫没有理会我们。

  我们双盘腿实在撑不住了,就坐在监狱大门口的隐蔽处,一直暗中盯着大门口的动静。傍晚时分,那个张队长终于出现了,他骑着一个自行车。我们打上一个出租车,在他身后悄悄的跟着,像极了一群地下特务。终于走到一个小区口单元门口,我们紧盯着他上楼。于是,赶紧就地打坐,发出最狠的一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们坚定的相信,这个正念一发,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恶魔”就会下地狱,共产党就会垮台,师父的得意弟子周向阳就会无罪释放。可就在我们不停的“发正念”时,只听见“咣当”一声防盗门关闭的声音,如同一记耳光重重的抽在我们脸上,第二次“发正念”又没有灵验。我想:“这一定是师父在重大事情面前考验我们的心性,由于‘层次较浅’,我们的正念威力还不够强大!”

  我们几个一晚上没有闲着,将“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这张大法弟子通向“圆满”之路的“万能经文”,用几百张不干胶贴满了张队长所在的整幢楼。旅途的劳累加上一晚上的劳动,我们几个人彻底的乏了。早上的一缕阳光拂在我们身上时,却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发觉天亮了,而且两个派出所的民警站在我们面前,原来他们通过监控录相发现了我们晚上的“活动”。我很不甘心,自已作为一个会刻录光盘、编辑、做项目又会写文章的法轮功负责人,这么多年来一直苛守师父的“教诲”,不敢有半点懈怠,师父一定会记得我的名字的。我大喊一声:“师父啊,请求您给我们发发功吧!”几个同修听到我的呐喊,也眼着我一起喊起来。然而,我们并没有得到“师父”的加持保护,却引来了一群晨练的人们。他们冲着我们身旁的法轮功资料直吐唾沫。

  后来,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真正认识到了法轮功残害人类的本性。所谓的“上层次”、“进天堂”纯粹是骗人的把戏,如果李洪志真的是千年不遇的“佛”,那他自己发个“正念”一切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可怜的大法弟子一直认为自己是在“做好人”、“挽救人类道德”,并且自认为在李洪志的“法身”保护下,无所不能、有恃无恐,并且在“吃苦”这件事上始终是心甘情愿,因此便出现了一系列荒唐而悲惨的闹剧。

  备注:刘会静,女,1973年5月生,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人。

(责任编辑:舍得)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