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精粹 > 法轮功危害社会

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破坏家庭案例剖析(中英对照)

发布日期:2007年11月16日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案例剖析(上)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和谐美满的家庭是构成社会稳定的基石。

  然而,在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去掉“执著心”,“上层次”,“求圆满”等歪理邪说的诱惑下,一些“法轮功”痴迷者抛弃夫妻爱,无视骨肉情,制造了一幕幕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

  邪教“法轮功”湮灭亲情,破坏家庭。千千万万个受“法轮功”残害的家庭血泪控诉:坚决铲除邪教“法轮功”,找回往日幸福温馨的好时光。

  她原本答应给身患白血病的弟弟捐献骨髓。但为了按照“师父”的要求去掉“执著心”,她割舍了骨肉情。

  刘长红原是辽宁省丹东市一所小学的班主任,在父母的眼中,她是一个“好女儿”,在弟弟的眼中,她是一个“好姐姐”。她的父母说,平时下了班回到家,她总是争着去买菜、做饭,侍候年迈的奶奶。

  刘长红的弟弟不幸患上了白血病,家人焦急万分。刘长红一面劝慰奶奶、父母,一面精心照顾病床上的弟弟。当医生说只有进行骨髓移植才有望挽救弟弟的生命时,刘长红毅然提出由她给弟弟捐献骨髓。

  然而,灾难再次降临到刘长红一家。受李洪志歪理邪说的蛊惑,1998年刘长红练上了“法轮功”。此后,她像换了一个人,对家失去了感情,常常夜不归宿,后来干脆八九天不回家。她的父母、叔叔实在看不下去,耐心地劝说她回心转意。刘长红不但不听,反而大发脾气。她喊叫着,要“上层次”,就要按“师父”说的,去掉“执著心”,去掉“名、利、情”……

  刘长红所说的“去掉‘执著心’”,正是李洪志蒙骗群众的重要“法宝”。李洪志宣称,“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

  为了去掉“执著心”、“上层次”,刘长红不顾父母恩,无情地抛弃了姐弟情。治疗弟弟的白血病要花费数十万元的医疗费,并不富裕的父母心力交瘁。然而,沉迷于“法轮功”的刘长红不仅不再提为弟弟捐献骨髓一事,反而对“法轮功”如醉如痴。原本不堪重负的父母既要操心给儿子治病,又要不停地做她的思想工作。刘长红的母亲悲痛地说:“我们精神都垮了,连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再这样下去,这个家眼睁睁地就要毁了。”81岁的奶奶看到刘长红迷恋“法轮功”的样子,也气得病倒在床。

  为了去掉“执著心”以求“上层次”,最终害得家无宁日的“法轮功”痴迷者又何止刘长红一人。福建省南平市的林美芳,原本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虽然得过癌症,但通过积极治疗,基本控制了病情,儿子在外地工作,女儿从事文艺工作,经常出国演出,乡里乡亲都夸她有福气。

  然而,自从林美芳1998年开始练习“法轮功”后,就给丈夫、子女带来了无尽的精神折磨。

  为了唤醒母亲,在外地工作的儿子两次请假回家劝说母亲回心转意。有一次,儿子苦口婆心劝说半天,林美芳竟无动于衷,伤心的儿子流着眼泪回去了。女儿在国外演出期间,时刻担心母亲练功出现问题,一有时间就给家里打电话,难以安心演出。林美芳的丈夫因得不到很好的照顾,病情进一步恶化,目前癌症已到了晚期。

  林美芳日前已基本转化,对痴迷“法轮功”给家人带来的伤害后悔不已。

  为求“圆满”,她放弃了苦心经营的小书店,还怂恿未成年的儿子一同“护法”

  长沙市商标线带厂的郭坚锐一提起“法轮功”就悲愤交加:“我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是邪教‘法轮功’破坏了我们的一切。每当看到其他家庭都开开心心地过日子,我内心深处就感到一种难言的苦涩。”

  郭坚锐前几年病退后和妻子叶思静经营了一个小书店。妻子很体贴他,郭坚锐身体不太好,妻子便主动承担起看店、进书、做家务等大部分工作,郭坚锐则主要教管儿子读书。虽然收入不高,但家庭温暖而幸福。

  然而,“法轮功”夺去了这一切。1997年叶思静练上“法轮功”,来看店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一出去就是一个星期、十多天,到最后店也不管了,书也不进了,完全变了个人。

  对妻子练习“法轮功”,郭坚锐一直坚决反对。他对妻子说:“李洪志要人脱离社会、放下家庭才能‘圆满’,‘圆满’了又干什么?家也没有了,亲人也不要了,‘圆满’还有什么用呢?”

  但叶思静仍执迷不悟,反而争辩说,“法轮功”教的是“真、善、忍”,练好了就能“圆满”、“上天国”。更令郭坚锐心碎的是,在他妻子的带动下,原本孝顺、听话的儿子也练起了“法轮功”。

  叶思静整天除了练功就是睡觉,来店里租书的人越来越少,生意日渐惨淡,儿子练功后的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一次,不明事理的儿子拿了一把菜刀架在脖子上,威胁爸爸郭坚锐说:“以后不要再管我,否则我就自杀。”

  回想起那令人心碎的一幕,郭坚锐至今仍泣不成声。他对记者说:“听了儿子的话,我心如刀绞,毕竟骨肉连心呀。我怎么能看着他死呢?一夜之间,我急白了头发,彻底绝望了。”

  如今,郭坚锐日夜盼望着妻儿早日醒悟,使这个已经破碎的家重新拥有幸福。

  多少“法轮功”痴迷者像叶思静一样,为了“修成圆满”,抛家舍业,给家人留下无尽的痛苦。

  辽宁省凤城市鸡冠山镇农民宋丽,几年前和丈夫一起练习“法轮功”。为舍弃正常人的“名、利、情”,抛家舍业,一心练功。家中72岁的母亲和两个正在读小学的孩子现在生活无着落,学习成绩明显下滑,农活无人干,收入无来源,只好靠亲戚接济生活。

  为了除掉阻拦她“上层次”的“魔”,她举刀砍向自己年仅6岁的女儿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然而,竟有这样一个母亲、一个“法轮功”练习者,为了除掉阻拦她“上层次”、“升天成佛”的“魔”,残忍地举刀砍向了自己年仅6岁的女儿,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3口之家永远失去了往日的欢笑……

  1999年12月16日晚,辽宁省的佟岩将自己年仅6岁的女儿用菜刀砍死在自家床上。佟岩1996年10月开始练习“法轮功”,砍死女儿后,她光脚跑到楼下,口中念念有词:“升天,升天……”

  提起女儿被杀一事,佟岩的丈夫徐爱军仍悲痛欲绝:“我现在不敢提起这件事,每当想起它,就心如刀绞。我整天想念女儿。我们好端端一个家,被‘法轮功’害得家破人亡。”

  徐爱军说:“我爱人没有练‘法轮功’之前,工作积极,对老人孝敬,是一个贤妻良母。”那么,是什么“魔力”诱使一个贤妻良母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呢?佟岩自己回忆说,“当时有一个‘魔’对我说:如果你把女儿杀了,就能修成佛。”

  一些“法轮功”痴迷者正是在李洪志歪理邪说的蛊惑下,由极端自私的心理驱使,抛弃家庭,毁掉亲情,“圆满”上了死亡之路……原本美满的家庭蒙受了无尽的压力和痛苦。

  天津市蓟县农民冯立凤被李洪志的的歪理邪说所迷惑,1999年3月投河自杀后,年仅12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学习成绩也明显下降。他的丈夫既要打工挣钱,又要照顾两个孩子,痛苦不堪。冯立凤年迈的母亲每当想起女儿被“法轮功”害得性命不保,家庭破碎,就泪流满面。

  福建炼油化工有限公司通讯站的工程师张坚受李洪志及“法轮功”的毒害于1999年2月跳楼自杀后,60多岁的父母失去了这个独生子,生活无人照顾,终日以泪洗面。

  辽宁省丹东市的王锡东练习“法轮功”后,1999年8月21日跳车身亡。他是个独生子,离结婚日期只有一个多月,新房已装修好,各种物品准备齐全,请柬也已向亲朋好友下发,结果却追随李洪志走上了绝路。家人为此遭受严重的精神打击,痛苦不已。

案例剖析(下)

  放弃“名、利、情”,“圆满”到“苍穹”……李洪志抛售的妖言惑语蒙骗了多少无辜的群众?

  抛家舍业、骨肉分离……成千上万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因练习“法轮功”而遭到破坏!

  邪教“法轮功”摧残生命,践踏人权,丧尽人情,剥夺幸福,罪责难逃。

  田建国一家老少三代其乐融融,然而迷上“法轮功”后,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接连上演了三幕悲剧

  河南省南阳市粮业股份有限公司职工田建国和他的妻子王朋原本忠厚老实,工作勤奋,儿子出生后更是给家庭带来了无穷的欢乐。但自从夫妻俩接触“法轮功”后,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接连上演了三幕悲剧。

  1997年夫妻二人开始练习“法轮功”,很快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他们不仅自己抓紧一切时间练功,还让不满15岁的儿子田培起早贪晚地跟着练。为了同爸爸、妈妈一样地专心练功,田培渐渐产生了厌学情绪,先是上学迟到、早退,继而隔三差五地旷课,最后干脆辍学在家,一门心思地练习“法轮功”。

  据南阳市七中的老师介绍,田培聪明好学,一直是班里的好学生。学校领导和老师不忍心让这么好的学生毁掉前途,三番五次登门规劝,希望孩子重返校园。可此时一心指望“上层次”、“求圆满”的田建国夫妻,反倒认为儿子练“法轮功”比在课堂学习知识更重要,儿子跟着“师父”比跟着老师学习更会有出息。田建国先后两次带着儿子进京违法闹事。至今田培仍跟随她的母亲为痴迷“法轮功”,弃家不顾。

  据熟悉田建国的人介绍,田建国练习“法轮功”后思想认识发生了很大变化,他常说,人世间一切事物都是虚假的,他已经看破了红尘,厌烦了正常人的生活,一心想跟着“师父”“上层次”、“求圆满”。尽管他们夫妇同为“功友”,但却相互仇恨,都认为对方“层次”不够,是影响自己“上层次”的障碍,最后竟为此离了婚。

  田建国的父亲有严重的胃溃疡,因儿子、儿媳、孙子练功并痴迷不醒,精神受到很大刺激。特别是儿子离婚、孙子辍学、儿媳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一幕幕的悲剧给年迈的他带来巨大的精神刺激。去年11月,老人病情加重,不久便带着对儿孙无尽的牵挂离开了人世。

  目前思想已有明显转化的田建国,每当想起这些心酸、荒唐的往事,都痛悔不已。他时时呼唤妻儿不要再受李洪志的骗了,早点回家,共同找回那段曾经拥有的美好时光。

  阎建志一家四口练习“法轮功”,为“上层次”、“求圆满”,两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先后破裂

  阎建志是位离休干部,他原本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夫妇俩互敬互爱,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成家后生活美满,小孙子活泼可爱,老少三代其乐融融。然而,自从“法轮功”的魔爪伸进这个家庭后,和美的生活一去不返,接踵而来的是三代人之间的埋怨、争吵,最终分崩离析。

  和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一样,阎建志抱着强身健体的愿望,于1996年10月练起了“法轮功”。在他的带动下,老伴和两个女儿阎惠敏、阎惠芳,也都迷恋上了“法轮功”。此后,无论春夏秋冬,他们每天早上5时准时起床练功,晚上还要看书“学法”,其他任何事情都无心顾及。

  为了“上层次”,早日“成佛成仙”,老两口和两个女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修炼。原来聪明贤惠、勤俭持家的阎惠敏和阎惠芳,开始逐渐对家务事不管不问,对丈夫和孩子也漠不关心。两个女婿虽然极力劝阻,恳求她们回心转意,但阎惠敏和阎惠芳充耳不闻,痴心不改,反而认为是“魔”在干扰她们练功。

  无奈之下,阎惠敏和阎惠芳的丈夫分别提出离婚。出人意料的是,阎惠敏和阎惠芳竟一口答应,在她们看来,修炼就是要按李洪志说的去掉“名、利、情”,离了婚,练功就不受干扰了。离婚后的阎惠敏、阎惠芳更加痴迷,最终因参与闹事,扰乱社会治安,被有关部门依法劳教。

  想起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如今已经醒悟的阎建志痛心疾首,“我们一家三代原本和和睦睦,都是李洪志和他的‘法轮功’把我们家弄得四分五裂,外孙子、外孙女整天哭喊着要妈妈。”

  在李洪志的要想修得“高层次”,必须“去掉人的各种欲望、执著心”的煽动下,不知有多少人像阎建志的两个女儿那样,陷入“法轮功”的泥潭不能自拔,一个又一个原来幸福和睦的家庭因此遭到破坏。

  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大营镇供销社职工赵翠霞,退休后和丈夫何朝林一起搞运输业务,每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一家人生活得和和美美。赵翠霞1998年开始练习“法轮功”后,便一心想着“上层次”、“成仙成佛”,原本幸福的家庭从此破碎。

  今年1月,何朝林流着泪问妻子赵翠霞:“你连家都不要了,那你们追求的所谓‘善’心哪儿去了?”赵翠霞冷冷地说:“我就这样了,该咋着就咋着吧。”为了拦住赵翠霞不去练习“法轮功”,她的女儿抱着她的腿不放,何朝林跪在地上不起,赵翠霞都无动于衷。2月7日,何朝林在去许昌送煤的路上,因惦记家中的老伴,神情恍惚,没有注意车上着了火,结果被烧成重伤,至今仍在医院治疗。

  “妈妈,您快回来吧———”身患绝症的15岁少年刘文勇,曾向执迷不悟的妈妈发出真诚的呼唤

  “妈妈,我求求妈妈了,快回来吧!咱们家不能没有您呀!”

  天津市宁河县廉庄乡15岁少年刘文勇,2001年3月12日含泪给当时仍对“法轮功”痴迷不悟、在县城接受法制教育的妈妈写了一封如泣如诉的信。他日夜企盼着妈妈早日回家,更向妈妈哭诉着“法轮功”给不满15岁的他带来的无法挽回的悲剧。

  与大多数天真烂漫的同龄人一样,刘文勇曾经也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爸爸刘贺田是乡供销社职工,承包一家纸箱厂,妈妈李秀芹在家种地,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然而,自从妈妈练上了“法轮功”,不幸便降临到这个家庭。1997年3月,李秀芹练习“法轮功”并逐渐痴迷,一天到晚只是练功,对家里的事情不闻不问,使得丈夫刘贺田不能踏下心来工作,原本生意兴隆的纸箱厂也濒临倒闭,孩子的学习成绩下降,公婆因此痛不欲生,几次萌发自杀的念头。整个家庭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更为严重的是,受李洪志鼓吹的“消业”论的影响,李秀芹不仅自己生病不打针、不吃药,而且还不让儿子刘文勇去医院看病。1999年初,刘文勇患了皮肤病,他爸爸抱着他要去医院,被李秀芹强行制止,自己按照“法轮功”那一套给儿子“发功治病”,结果耽误了治病的最佳时机。

  不久,刘文勇病情加重,身上出现了大面积的红紫斑块,有的出现溃烂迹象,当地医院初步诊断为皮肤癌。目前刘文勇只得休学在家。

  身患重症的刘文勇整日以泪洗面,他思念自己的母亲,也想念着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在信中,刘文勇哭诉着:“我的亲妈妈,我是您亲生的儿子文勇。我已经好几天没上学了。妈妈,不是我不想上学,而是您练‘法轮功’导致了我不能去上学。”

  刘文勇在信中哭诉着,“妈妈,您想想吧,原来咱们家是个多么好的家呀!可是现在呢,不像个家了!奶奶整天地哭,爸爸成天呆在家里不愿出屋,吃不下饭,我怕他们出事,天天看着他们……我和妹妹吃的不像吃的,穿的不像穿的,这是为什么呀?我的亲妈妈,您好好想想吧,不要为了‘法轮功’而不管别人啊!”

  政府的教育、儿子的呼唤,使李秀芹的态度有所转变,日前回到家里。她与儿子、女儿一见面就抱头痛哭,对自己荒唐的行为痛悔不已。她说:“我再也不相信李洪志和‘法轮功’了。”

  李秀芹虽然醒悟了,但她因痴迷“法轮功”给家庭造成的伤害以及给亲人心灵留下的创伤却是难以弥补的。

  像李秀芹这样因痴迷“法轮功”而酿成的家庭悲剧难以胜数。这些原本善良的人们,受李洪志及其歪理邪说的蛊惑,为了去掉“常人”的“执著心”和“名、利、情”,一步步脱离了家庭,走上了邪路,致使成千上万个家庭受到破坏。血的事实进一步证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是湮灭亲情、残害家庭、泯灭人性、侵犯人权的罪恶根源,对这一社会“毒瘤”必须彻底清除。至今仍对“法轮功”痴迷不悟的人们,快快警醒吧!

  (新华社北京4月5日电)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04月06日第四版) 

Xinhua releases case study on Falun Gong-ravaged families

Xinhua News Agency Thursday published further details of a case study by its reporters on families that were emotionally destroyed by the Falun Gong cult.

Evil instructions of Li Hongzhi, the cult chieftain, have dismembered lots of families that used to lead a happy life, according to the investigations.

The family of Tian Jianguo is one of them. The mishap began in 1997, when Tian, who worked at a grain company in Nanyang, Henan Province, and his wife, Wang Peng, started practicing Falun Gong.

Shortly afterwards, they turned their only son, 15 year-old Tian Pei, into a practitioner. He then gradually lost interest in school and dropped out at last.

Despite the efforts of the school leaders and teachers to urge the young student to quit Falun Gong, the boy refused, continued with the practice, and even followed his father to participate in illegal gatherings in Beijing, the national capital.

Later, the couple began to hate each other, each accusing the other side for being unable to get to a "higher level" and reach the so-called "Nirvana" as required by "Master Li." It was just because of this, the couple divorced.

Tian's aged father was deeply hurt by all these mishaps brought about by the cult, and passed away in November 2000.

In their investigations, Xinhua reporters also found that many of the Falun Gong-related divorce cases were so simple that some people just believed that what they did was to follow the instructions of the cult leader who asks his adherents to give up "fame, interest and feeling" in order to go up to "higher levels."

In other cases, the cult is completely a murderer.

Liu Wenyong, a 15-year-old boy from Tianjin, north China, got a minor skin disease in early 1999, but it later developed into cancer due to his mother's insistence on treating him with Falun Gong and refusing to take him to hospital.

In a letter to his mother, the boy said it was Falun Gong to blame for his severe illness and hoped his mother could give up the cult. The mother cried when reading the letter and pledged not to believe in the cult any more.

The case study stresses that all these miserable stories indicate that Falun Gong has lured many families into misfortune and urged those who are still blindly holding on to the belief to wake up as soon as possible.

(Xinhua, April 5, 2001)

(责任编辑:)

更多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