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精粹 > 原法轮功人员谈法轮功

孙光玉:李洪志彻底毁了我一家

发布日期:2008年06月0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孙光玉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编者按:孙光玉,现居北京,1993年开始习练法轮功,曾多次参加李洪志举办的法轮功面授班。孙光玉曾与李洪志合影,并参与法轮功会徽和法轮功挂图的设计、印刷。在孙光玉的影响下,全家9口人一起习练法轮功。1994年8月,孙光玉只身搬到海淀区北安河乡的深山居住,在此学“法”授“功”。在北京法轮功圈内,孙光玉是个比较有影响的人物。如今,他已经摆脱李洪志的精神控制。转化后,孙光玉披露了他与李洪志交往的一些细节。希望他的经历能对至今仍痴迷法轮功的人有所启迪。

  我叫孙光玉,74岁,原籍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外沟门村,现住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大工村。1993年10月因女儿之死,精神受到打击,误入法轮功。

  99年参与“4·25”围攻中南海,2000年在天安门撒过传单,打过横幅。2007年6-9月多次非法聚集法轮功人员进行学法、练功、发正念等活动,并默许法轮功人员在我家制造“小喇叭”,同年10月初因触犯国家法律被捕。政府以宽大为怀,以人为本的思想,对我这个老年犯罪人给予爱怜和宽容,于11月2日取保候审。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迷茫的心灵得以觉醒,认清了李洪志及其编造的法轮功的邪恶本质。

  回顾15年在法轮功里所走的路程,不堪回首。93年误入法轮功,当时荒唐地认为李洪志和法轮功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因此我把他当成了救世主。94年初,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先后参加了李洪志在天津、济南、东营、石家庄等地举办的五次面授班,并在班上向他献锦旗和交谈。

  曾经痴迷的我把法轮功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只要对法轮功有利的事,就不遗余力地去做。为了表示自己的精进和对李洪志的虔诚,1994年8月,由我设计,经李洪志批准印制了第一版法轮功挂图以及设计了法轮徽章;为了向少年儿童弘扬法轮功,根据姚洁办班经验,我于1997年7月18日举办有20名孩子参加的,为期10天的法轮功少年“童子班”,向他们灌输法轮功邪教思想,让他们也走上修炼之路,为了遮人耳目,我还书写“少年夏令营”的字样贴在门外。

  我的罪恶行为,很快受到了李洪志的肯定。1997年8月31日,李洪志在姚洁、李昌、纪烈武、刘桂荣等人的跟随下驱车来到我家,肯定了我的所作所为,要我继续为大法做贡献,同时许诺会尽快让我圆满上天国并和我合影留念。由此我更加疯狂地痴迷法轮功,对李洪志坚信不疑,一切行动都按照他的指示去做,整个思想被他牢牢控制住,成了他的驯服工具,任其摆布,使我在李洪志铺设的所谓修炼路上越陷越深,离人性也越来越远。

  乌云过去,重见天日,重新审视李洪志,他就是一个利欲熏心、贪财不厌、谎话连篇、造谣惑盅、出卖国家的邪教头子。

  李洪志在他编造的法轮功中,把“真、善、忍”邪教思想作为“法”之精髓向信徒贯输进行欺骗,以圆满上天国为诱饵引人上钩,此三个字就像毒液一样注入我的血液中,绝大多数的痴迷者也都迷幻与此,至今不能自拔。按李洪志的解释,真是说真话,办真事,返本归真,最后修成真人;善可修出大慈悲心;忍是忍受常人不能忍受之苦。实际上,李洪志是打着“真、善、忍”的幌子去敛取钱财、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把一个个好人都引上了邪路,引向了人民的对立面,引向了万丈深渊。这又何谈真,何谈善,何谈忍呢,跳出那个怪圈,孰正孰邪,孰是孰非,一目了然,李洪志的“真、善、忍”实质上就是要弟子对他要真、要善、要忍。

  再从李洪志对我两次大发雷霆,看看李洪志骗人的“四大功能”和可耻的人格。

  1994年5月,李洪志去重庆办班的前夕,北京总站一负责人要我购买5张硬卧火车票,时间只有一天。我使尽了招术、费尽了周折总算买到车票,当时有两个老太太,出于对李洪志的崇敬,想用送车票的机会面见他,和我商量要在出发当天一起去交票。按照以往贯例,李洪志都是行前一天拿到车票,这次直到出发前天晚上还见不到票,责令总站刘姓负责人,无论如何天亮前找到孙光玉,于是刘某带领大批人开着车,把我有可能存身的地方搜了个遍,也未见我的踪影。中午的车票我于早7点送到,李洪志及其随行人员不听我的理由,对我大发雷霆。李洪志曾把地球看做一粒宇宙尘埃,那么在他的眼里北京有多大,孙光玉有多大,请问号称宇宙“主佛”的神通哪里去了?
 
  1997年8月31日,李洪志来到大工村我的住所,他对这里的自然环境很感兴趣,当即表示要在这里建造禅房,并一再叮嘱李昌、姚洁和我抓紧操办此事。后来姚洁觉得盖房之事很难办,于是找借口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多次给李洪志打电话告我的状。不久,由李昌传来了李洪志对我的批评,研究会和北京总站也对我展开了批评,说我自己要在此盖禅房。我当时感到很委屈:此事不是师父亲口说的吗?怎么又说是我的主意了呢?这时又传来了李洪志的口谕:“我没有叫任何人做事情,更没有叫孙光玉盖禅房。”矢口否认他所说的话,叫人无法理解一个至高无上的“大觉者”的品德情操。当我把这些令人难以理解的的事说给同修时,大家都说:“这是师父对你的考验。”醒悟之后,看看一桩桩残不忍睹案例和李洪志一言一行,我对此更能理解,李洪志为了达到自己邪恶的目的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

  痴迷法轮功给我的家庭也带来了毁灭性伤害。由于我听信了李洪志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的鬼话和李洪志的亲口承诺,先后把老伴、大儿子俩口、小儿子俩口5人都拉进了法轮功,其它家族成员也在我的影响下,不同程度的参与了法轮功的活动。当时自以为是一件好事,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可是先后因修炼法轮功,听从李洪志的指令滋事,大儿子多次违法犯罪被关押,大儿媳因练法轮功精神失常,二儿子也触犯刑律被判刑4年,现在还在监狱服刑。当我去探视时,作为父亲我不但没劝他好好接受改造,争取早日出来团圆,却用李洪志的经文告诉他:“身卧牢笼别伤哀、正念正行有法在”,给他鼓气,让他“坚修大法心不动”。想促使他在监狱里继续坚持邪教法轮功立场,对抗改造。2002年,当我的老伴因修炼法轮功延误去医院治疗而去世时,全家人都处在悲痛之中,我却对儿子们说:“她没有白修,她已圆满上天国了。”家人劳教的劳教,判刑的判刑,再加上母亲的去世,使在家的三儿子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刺激,本来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现在也支离破碎。

  由于我和李洪志的特殊关系,我这里也成为法轮功痴迷者经常聚焦进行交流学法的地方,并给他们撑腰打气,鼓励他们继续坚持法轮功立场不动摇,同时还以欺骗的手段、麻痹当地政府,使他们放松对我的警惕。在我的影响下,多人因顽固支持法轮功邪教立场,反复违法滋事被劳教或判刑。

  通过我的经历,希望能警醒那些仍然顽固坚持法轮功立场的痴迷者,尽快回归社会,回到有情有义的社会。说精进你比不过我曾经的精进,你虔诚你比不过我曾经的虔诚,你更没有李洪志对我的亲口的许诺,但我得到了什么?一场恶梦,一场不堪回首的恶梦。

  法轮功这个社会毒瘤不除,国无宁日,家无宁日。

(责任编辑:)

更多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