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精粹 > 中国反邪教协会观点

严正驳斥加拿大反华分子就“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事件炮制所谓“调查报告”(中英对照)

发布日期:2007年11月16日   文章来源:   作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从今年3月开始,“法轮功”开始炒作所谓“苏家屯集中营”谣言,声称几千名法轮功练习者被关押在中国辽宁沈阳苏家屯区一家医院中,他们中的多数被活体摘除器官后焚尸灭迹。随后,中国政府、美国驻华使馆和一些境内外媒体都进行了调查或了解,证实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苏家屯谣言”被揭穿后,“法轮功”开始转移造谣重点,称中国其他地区有大量所谓“活体摘除器官”现象,“法轮功”以及加拿大反华分子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采用道听途说、凭空猜测、移花接木、恶意编造等手段炮制了一篇耸人听闻的“调查报告”,报告信奉“谎言重复千变就会变成真理”的逻辑,意图通过攻击中国政府及有关医疗结构,达到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对此,中国政府予以严正驳斥。


  一、报告中所使用的“证据”不符合证据的基本规范,甚至是胡编乱造,根本不能证实所谓的“指控”


  (一)整篇报告中,证据的取得方式使得其赖以指控的材料根本不符合证据的基本要求,从而也无法达到想要确证的效果。


  我们看到,该报告中所有的证据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部分是其所谓的调查所取得的证人证言或者录音证据。对于证人证言,报告没有提供一个证人的确切姓名、身份、住址和联系方式以及取得证言的时间、地点、程序和见证人等,可以说,所有的证人证言都是无法查证的,这根本就不是规范意义上的证人证言,无非是想借别人之口说作者自己想说的话而已。录音证据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这些电话调查的基本程序和规范在报告中没有任何体现,何况录音证据本身的真实性和客观性就是个问题。另一部分所谓的证据是作者从网站下载的资料或通过其他连作者也说不清的途径得到的资料。其中主要的是一些医疗机构网站对器官移植的说明或承诺,我们注意到,所有这些网站的内容现在都无法核实。此外,这些网上信息只是表明了这些医疗机构开展器官移植的种类、数量和价格等信息,由这些内容直接或者间接推断得出所谓的指控都是极其荒谬的;还有一些是网民在网上的留言。这些都是网民的个人感情表达,都无法确定发言者的身份。就连这些内容本身在网络上都已经无从考证,更无法保证其所描述内容的准确性,显然是不能作为指控的证据材料来使用的。


  由于所有的所谓“证据”都无法确证,有些内容甚至连作者自己也说不清楚来源和出处,更无法达到证明的效果,所以在通篇报告中,作者也只能含糊其辞,广泛使用“可能”、“据说”、“如果”等模糊语言来搪塞,偏离了一个法律职业人最起码的严谨准则。比如:


  在整篇报告中,作者凡涉及到的数字或引文都是含糊其辞,鲜有明确出处和来源,作者也都是用这样的材料来作为据以指控的证据,不足为信。例如:“截止2001年四月,约有83万被确定为法轮功信徒的人员被捕”;“截止2006年12月22日,我们已确认有3006名法轮功练习者被迫害至死”;“此类人数约为300名”;“至少有98%的移植器官并非来自于自愿捐赠者”;“据公开报道,1999年前中国共进行了约30000例器官移植……”;“其他已经证实的移植来源,包括自愿捐献者以及脑死亡病人的数量一直是很少的。2005年,活体肾移植的数量占器官移植总数的0.5%”。所有这些数字都没有表明出处,统计对比前后矛盾,毫无真实性可言。


  (二)该份报告不遵守起码的逻辑推理规则,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根本不能证实其指控。


  在报告中,两位作者带有极其明显的感情色彩,这种强烈的感情色彩甚至压倒了作为法律人或者独立调查人员应有的理智,使得他们用错误的前提,通过错误的推理,得出了错误的结论。比如:


  第3页,“根据中国自己的宪法,中国是由共产党统治的,而不是依法律治理”。这完全是颠倒黑白,故意混淆了政党制度和国家治理的概念,执政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是并行不悖的。中国宪法1999年修正案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2004年,中国再次修改了宪法,增补了保障人权和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等条款。经过20多年的不懈努力,中国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已经制定了400多部法律和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国务院颁布了近900个行政法规,已经初步形成了以宪法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大力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公务员依法行政能力不断提高。中国的司法机关依照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独立行使职权,努力实现和维护司法公正。


  在报告第8页,两位作者也运用同样荒谬的逻辑,通过对比中国与几个国家或地区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得出了“这只能说明他们存在一个巨大的活体捐献者储存库”的结论。这里既没有说明中国的移植等待时间是从哪里来的数据,也没有说明其他国家等待时间的来源,甚至没有表明等待时间的概念和起止点,按照这个逻辑,如果加拿大某家医疗机构在更短的时间内为病人进行了器官移植,是不是就表明加拿大有一个更巨大的活体捐赠者储存库?


  中国至今没有人体器官分配协调管理机构以及网络体系,也没有活体器官库,将来也不会建立活体器官库。目前,器官获得和手术实施均由医疗机构完成。为了提高有限器官资源的利用效率,在借鉴国际通行做法的基础上,中国有关部门正在抓紧制定人体器官移植管理法规,研究、探索建立人体器官调配体系,并采用与世界卫生组织、美国、欧盟等相一致的调配原则。


  (三)报告中所列举的具体事例,根本不具有可信性,更无法用以证实其所谓的指控。


  为了达到作者想象的效果,报告特意安排了相关具体事例,以表明其报告的结论是有事实依据的。但只要稍加分析和斟酌就会发现,报告中的具体事例逻辑混乱,违背常理,不堪一击。比如:


  两作者用以支持其整个指控的最为核心和关键的证据是来自一位女士对其丈夫从事眼角膜移植手术的描述。我们注意到,在这个事例中:首先,无疑两位报告人是直接接触了这位证人,但是这位证人的详细情况却没有任何透露,甚至连姓名都用了化名,到底有没有这个人,这个人现在在何处,其基本情况等在报告中未作任何提及,让人怀疑其真实性和客观性。


  其次,报告中这位证人的丈夫说,“没有一位角膜捐献者可以存活下来,因为其他医生还要摘除他们身上其他重要的器官,然后再将其掩埋”,而报告后面又写到“许多种移植手术的捐赠者术后仍能生存,……这些依旧生存的捐献人现在在哪里?”,显然,在这里,证人的证言和作者自己的结论本身就是矛盾的。


  第三,这个事例并不新鲜,其实是“法轮功”散布“苏家屯集中营谣言”时使用的一个所谓“证据”。去年3月份“法轮功”抛出所谓“苏家屯集中营”谣言后,经过境内外媒体、有关国家驻华使领馆和中国政府的调查和了解,所谓的“苏家屯集中营”已经被证明是“法轮功”蓄意编造的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都已经表明经过调查,“法轮功”指控的“辽宁沈阳苏家屯血栓病医院”只是一家普通的专科医院,所谓的“苏家屯集中营”不存在。现在报告的两位作者又把这个谎言拿出来作为所谓“证据”,不知用意何在?
纵观整个报告,作者所列举的其他事例也存在上述问题。


  (四)对报告中提及的几处所谓“证据”的了解情况。


  1.报告第26页称,“南宁民族医院的卢医生5月份称,他所在的医院并没有‘法轮功’练习者,而建议打电话去广州询问,他还承认,他早些时候去监狱挑选了一些30多岁的健康的‘法轮功’成员以提供器官。”


  经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民族医院卢国平医生核实,卢医生的确在2006年五六月间接到一位陌生女性的电话,说她有一亲属患肾脏疾病急需换肾,听说民族医院曾经做过换肾手术。卢回答:我院曾经在外院指导下完成一例肾移植病例,但我当时正在别的科室轮转,并未参与这唯一一例的器官移植手术。该女性问:肾源是从“法轮功”练习者身上摘去的吗?卢回答:本人当时刚参加工作也不在相关的科室,并不清楚肾的来源。此后该女性多次打电话给卢,反复询问肾的来源是否与“法轮功”练习者有关,卢均表示不清楚,并把一个在广州中山大学从事器官移植工作的同学的电话留给她。


  因此,该报告中所谓“卢去监狱挑选‘法轮功’人员器官”的指控是作者为了实现特定的目的而蓄意捏造。


  2.报告第22页:“中国医学器官移植协会副会长石炳毅说,截至2005年器官移植总数为90000例,这表明自从对‘法轮功’练习者的迫害开始后的六年里(2000年至2005年)共进行了60000个器官移植。”


  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副会长石炳毅教授已经在2007年1月份接受BBC采访时澄清:没有在任何场合说过这些话,也不知道这些数字;对报告作者的蓄意编造,他表示强烈抗议。

























(责任编辑:)

更多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