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专区 > 凯风论丛 > 齐 克
 
邪教与恐怖主义
   2007-02-06   凯风网   作者:齐 克      [纠错]
  “911”美国遭恐怖袭击之后,恐怖主义成为人们关注的主要问题之一,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恐怖主义对当今世界的威胁越来越大。但是,对恐怖主义的界定,到目前为止仍无有一种可为世界各国所接受的定义。1999年出版的《不列颠百科全书(国际中文版)》认为:“对政府、公众或个人蓄意使用恐怖手段或令人莫测的暴力,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各种右翼和左翼的政治组织、民族主义团体、民族团体、革命者以及军队和政府秘密警察都有利用恐怖主义者。自古以来世界各地都有人实行恐怖主义”,“这类行动包括绑架、暗杀、劫机、爆炸和劫持”。英国学者弗?哈利戴提出:“恐怖主义是指战争或内战以外,出于某种政治目的而采取的个别暴力行为”。美国兰德公司的定义是:“个人或团体为达到政治目的而使用国际暴力”。2001年6月16日,中、俄、哈、吉、塔、乌等六国元首签署的《上海公约》,对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的要领作了明确的法律界定,实际上是对“恐怖主义”这个争论不休的问题做出的明确界定。有人曾对世界各国政府、专家、学者对“恐怖主义”所下的定义作过统计,截止到1999年,共有108种之多。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这些定义有这样那样的不同,但一般都把形形色色的邪教列入恐怖主义、恐怖组织的范畴。

  邪教与恐怖主义的不解之缘,是由邪教反社会、反人类、反科学的反动本质决定的。

  一、编造恐怖邪说——邪教吸引、控制信徒的核心武器

  “恐怖预言”是邪教实施精神控制的杀手锏,而最大的“恐怖预言”莫过于“世界末日”来临。在邪教那里,各种天文现象都被渲染成为“世界末日”的征兆,致使恐怖生产率被大大提高。据美国联邦调查局介绍,宣扬“世界末日”的邪教在美国有1500多个,他们都声称自己在执行“上帝的旨意”,带人去“天国”。1999年7月英国一家电视台的制片人曾找到6个邪教组织,让他们的教主现身说法,这些教主几乎都表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从1993年起便预言“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而他是20世纪“最后一位救世主”,并且将用超凡能力把信徒从末日灾难中拯救出来。麻原被捕后,奥姆真理教的“世界末日”论并未偃旗息鼓,1999年5月,白衣白袍的信徒又开始在东京街头“表演”,鼓吹“世界末日”邪教学说。总部设在瑞士后迁往法国的太阳圣殿教,教主茹雷宣扬给末日将至的人建造一艘“诺亚方舟”,保护信徒奔赴圣地—天狼星。从美国迁瑞士的邪教“爱的家庭”,同样宣扬“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加入他们的组织,日夜祷告,就能得救。中国的邪教“法轮功”的头子李洪志则宣扬“地球爆炸论”,“世界末日”还只是人类的灭亡,而“地球爆炸”则是人类及人类共有家园的完全毁灭,显然比“世界末日”论有过之而无不及。

  邪教的“末日论”与宗教的“末日说”有根本的不同:“世界末日”在传统宗教那里是一种劝善的信条,它并没有具体明确的时间,是个大的模糊概念,构不成对人们直接现实性的威胁,不会造成人们的恐怖心理;而在邪教那里,“世界末日”有具体的紧迫的时间概念,再经邪教主绘声绘色地渲染,成为高悬于教徒与世人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造成信众极大的恐怖心理,邪教借以达到从精神上控制信徒的目的。

  二、实施恐怖统治——邪教管理信徒、巩固组织的主要手段

  传统宗教与邪教在教内生活管理上的根本区别在于:宗教不危急宪法赋予公民(信徒)的基本权利,对教徒不威吓、不剥夺、不摧残身心,而是谆谆劝戒;邪教教内生活管理则是非法与非人道的、残酷而野蛮的恐怖暴力统治。奥姆真理教的教主麻原彰晃是一个权力狂,他以“真理国”的天皇自居,手握至高无上、生杀予夺的权力。他要求信徒绝对服从,到教中生活并奉献全部家财。为更严密地控制信徒,麻原声称不信该教的要下地狱,脱离该教的也要下地狱。对不服从管制试图退教、脱教、出逃的信徒,则以恐怖手段进行镇压——追回、绑架、监禁,甚至注射麻醉剂、兴奋剂,或者拷打致死。对于帮助信徒逃跑者和批判该教者,格杀勿论,并将杀人美其名曰“善行”。有位女教徒加入该教奉献了6000万日元的家产,他哥哥对此十分不满,劝其妹退教,结果惹怒了教派,在东京大街上将其哥哥绑架,秘密杀害。麻原在信徒中广布耳目,有不堪忍受教内生活、萌生退教之意者,马上派人进行恐吓和惩罚。有的信徒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而其身边的伙伴们惊恐万分,从此不敢露出半点退教的念头,真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有位为奥姆真理教受害者办理诉讼案的律师,一家四口被害身亡。麻原象恶鬼一样统治着信徒,甚至让信徒喝他的洗脚水。

  西方邪教对信徒的恐怖暴力统治,也不比东方逊色。美国大卫教派的教主科雷什,对邪教庄园内稍不顺从的信徒,就实施体罚,信徒(包括儿童在内)经常被打得皮开肉绽。至于罚跪垃圾之类就更是屡见不鲜。信徒们终日陷入一种无法解脱的恐怖之中。信徒每天要干很重的活,还经常要求他们不吃饭、不睡觉。一些饥饿的信徒偶尔获得外出的机会,便象饿虎下山一样扑向食品。

  “法轮功”邪教教内生活也是残无人道、令人耳不忍闻的。“法轮功”痴迷者四川农民刘仁芳,千里迢迢抱病到北京“护法”,由于旧病复发客死他乡,同伙竟无一人救助。不仅如此,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还指示其骨干将尸体抛在冷水河里。家在四川到深圳打工的女“法轮功”练习者魏志华,因对“法轮功”产生怀疑,竟被10多名痴迷者活活折磨死,其中还有她的丈夫。这简直是丧尽天良,充分暴露了“法轮功”邪教组织教内生活的极端黑暗性。

  三、制造恐怖事件、恐怖活动——邪教报复社会、残害无辜的看家本领

  消灭自己、消灭同伙,震慑别人、震慑社会,达到其某种政治目的,是邪教活动的一个显著特征。近些年来,世界邪教制造的一系列自杀、自焚恐怖事件,引起了世人的极大关注。1978年美国人吉姆?琼斯创立的邪教组织“人民圣殿教”,923名信徒在圭亚那热带森林服毒自杀,其中包括294名不满18岁少年。2000年乌干达邪教“恢复上帝十诫运动”,约500名信徒集体自杀,成为仅次于美国人民圣殿教的邪教集体自杀惨案。类似的恐怖事件在世界各地时有发生。1978年,韩国女巫惠顺斋的32名追随者在汉城附近丧命,其中大部分在喝下毒药之后,喉管被刺破而死。1994年,太阳圣殿教制造的集体自杀事件同时在两国发生:57名邪教徒在瑞士自杀丧命,5名信徒在加拿大自杀身亡。1997年,美国邪教“天堂之门”的39名信徒集体服毒自杀。中国的“法轮功”邪教组织,则在龙年除夕,正当中华民族庆祝新世纪第一个春节的时候,在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制造了几名痴迷者集体自焚事件,妄图收到更大的恐怖效果、震慑效应,但人们从此更深刻地认识了邪教的反动本质。

  邪教另一个重要特征是它的暴力性,邪教邪到极处、邪到最后,必然是用恐怖暴力报复社会,残害无辜。因为邪教反社会、反人类、反科学的罪恶行径,为社会公德和法律所不容,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会置之不理,这样它们就必然会走向与政府暴力对抗的道路,必然会把对邪教的情感痴迷、对政府的极端不满的怒火,发泄在无辜者身上。因此,世界邪教组织除不断制造自杀、自焚事件之外,还大搞爆炸、投毒等恐怖暴力活动。其中美国俄克拉荷马城大爆炸和东京地铁投毒是震撼世界的邪教超级恐怖罪恶的杰作。

  美国俄城大爆炸是大卫教派与政府对抗、残害无辜的继续。1993年初,美国联邦执法人员根据举报搜查大卫教派盘踞的据点德州韦科城的骆驼山庄,由于邪教配备了先进的武器装备,结果发生枪战,4名执法人员被打死,16人受伤。接着,在与警方对峙51天后,为了不被逮捕,4月19日邪教徒们竟放火自焚,包括24名儿童在内的86名信徒葬身火海。事隔两年之后的1995年4月19日,大卫教派的支持者27岁的麦列维,把装有5000磅炸药的卡车开进俄克拉荷马州的州政府办公大楼,九层大楼全部炸塌,850余人受伤致残,168人被炸死,其中包括19名半岁至7岁的儿童,财物损失大约在5亿美元以上。

  日本奥姆真理教1995年3月20日在东京霞关地铁施放神经性毒气沙林,使12人丧生,5000多人受伤。3月26日日本警方清剿了邪教老窝,发现他们储存的剧毒物质可杀死420万人,另外还储存有10克生物武器——炭疽。奥姆真理教已达到超级恐怖主义水平。

  “法轮功”邪教组织也已经显示了以暴力对抗社会、对抗政府、残害无辜的倾向。从李洪志从国外发回的一些所谓“新经文”看,他的“真善忍”已经变成了“忍无可忍”、“清除邪恶”,他们的“发正念”、“灭邪恶”,实际上是在训练邪教狂徒。他用最下流的语言宣泄对政府的刻骨仇恨,怂恿每个弟子都必须满怀仇恨地站出来“铲除邪恶”,字里行间充满杀机,我们不能不防。

  邪教,邪恶之教。邪恶包含着恐怖主义。邪教是彻头彻尾、彻里彻外的恐怖主义组织。邪教徒在教主的精神控制下,极具疯狂进攻性,他们会把攻击的目标看成是邪恶,会把被残害的无辜者看成是魔,会把自我消灭看成是“升天圆满”,因此,行动起来会更加肆无忌惮、“理直气壮”、“视死如归”。邪教是最恐怖的组织。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