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专区 > 热文

十论法轮功如何毒害习练者

发布日期:2007年10月1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冀 凡
【字体大小:
  同其他邪教一样,李洪志用“真、善、忍”、“祛病健身”为诱饵将人们引入“法轮功”之门,入教后却将“修炼”、“学法”作为修炼的基本内容。通过反复阅读诵颂李洪志“经文”,使习练者的思维方式、是非观念、善恶标准以及语言习惯,都变成了“法轮功”的那一套,完全失去了自我思维能力,成为唯李洪志指令是听的工具和牺牲品。直到现在,李洪志始终把“学法”做为对习练者的一个基本要求,一刻也不放松对习练者的精神控制。习练者一旦将这些荒谬绝伦的邪说视为真理,必然会做出一些令正常人难以理解的诸如自杀、自焚、残害亲人等骇人听闻的荒唐举动。事实说明,“法轮功”歪理邪说就是杀人不见血的精神毒品,而首当其冲的受害的,就是“法轮功”习练者本人。

  “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大部分在“法轮功”的基本教义《转法轮》一书中就已经提出,主要有“业力说”、“圆满说”、“修心性说”、“生死说”、“层次说”、“形神全灭说”、“元神说”、“神创神定说”等等。近几年来,又抛出了“正法说”、“旧势力说”、“众生圆满说”等。下面,就“法轮功”的主要邪说是如何毒害习练者心灵的,做一简要剖析。

  其一,“业力说”使习练者彻底改变了对人类的起源、人生目标的看法,使习练者把“修炼”、“逃离地球”作为其最终目标,从而从根本上将习练者引入万劫不复的无底深渊。“业力说”是渗透于“法轮功”各种歪理邪说中的一个基础性邪说。李洪志宣扬,人做过坏事、杀过生就会产生“业力”,“业力”不但今世存在,还随着人生转世而生生世世积累下来;人本来是生存于“外层空间”的,因为今世或前世做过坏事,积攒了很大的“业力”,才一层一层掉到地球这个“宇宙的垃圾站”上来的。“当人不是目的”,通过练习“法轮功”,达到“逃离地球”“返本归真”返回“外层空间”才是目的。

  这种观点是十分恶毒的:一是将整个人类从前提上置于低劣、罪恶的地位,使习练者必然得出“凡是人必然今世或前世做了坏事”的结论,从而从根本上否定了人类,也否定了习练者自己,使其背上沉重的罪恶感;二是否定了人类生存的地球,为其制造“地球爆炸论”提供了理论依据;三是使习练者将人生目标定位在“修炼”、消业”、“长功”、“逃离地球”上,从而使习练者轻视现世,向往来世;轻视地球,向往“另外空间”;轻视肉体,向往“升天”,从而将其引入一个根本不存在、不可能实现的危险邪路。

  其二,“消业说”改变了习练者的健康理念,导致众多“法轮功”习练者因有病不敢医治而死亡。李洪志用“业力”解释人的生老病死,说什么“我们修炼界不讲病,不谈病,都是‘业力’”,“那个病是不能随便动的”。人有了病只能“消业”,打针吃药动手术不但无用,反而会加重“业力”。而“消业”就必须承受痛苦,受病痛折磨,才能偿还你前世欠下的“业债”;要“消业”只有靠修炼“法轮功”。“消业说”彻底改变了“法轮功”习练者的健康理念,把承受着病痛的煎熬视为在“还业债”,因而不敢去医院治病,不敢打针吃药,最后导致病情加重乃至死亡。所以说,“消业说”无异于自杀理论。

  其三,“还业债说”、“业力得失说”改变了习练者判断是非、正误、善恶的标准,使习练者善恶不分、是非不辩,思维和行为反常。李洪志胡说一个人遭受不幸和磨难,是因为自己或前世欠下别人的“业债”造成的,“遭罪就是在还业债”,不能随便去改动,“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就等于在做坏事”。李洪志认为,看到有人被打、被抢,甚至被杀,看到歹徒在大街上作案行凶,绝不能去阻止,因为说不定那个被打、被抢、被杀的人前世就欠了凶手的“业债”,要阻止就使人“还不了业债”,就是做了坏事;有的人受人欺辱、打骂,甚至被杀都是因为今世或上世欠了人家的,是在“还债”,决不能去救助。李洪志说“我跟大家讲,人与人之间发生了矛盾,他踢人一脚,他打人一拳,可能弄不好是以前那人欠他的,他俩结账了。你要管得话,他们之间没结成,等到下回还得重来。”(《转法轮》第329页)“从人的道理上你是做了一件好事,可是在那安排这件事还业的神看来你是干了一件坏事”。这就是说,人们常说的见义勇为、打抱不平、制止犯罪这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做了就是干了坏事;人被打、被抢、被杀是因为前世欠了别人的债,是活该,这就是李洪志的好人与坏人的标准。

  为了进一步论证“还业债说”,李洪志还煞费苦心地编造了“业力得失说”,说什么当一个人骂别人、欺负别人的时候,就会把“德”扔给别人,骂得越重,给人家的“德”越多;而属于委屈的一方,遭受痛苦的一方,虽然遭受了痛苦,却得到了对方的“德”,因而长了“功”、上了“层次”,因而并不吃亏。这就是一些“法轮功”习练者标榜的“法轮功”教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内在原因。按照李洪志的这种逻辑,打人、骂人、欺负人的恶人成了送给别人“德”的好人,而被打、被骂、被欺负的受害者成了欠别人业债的债务人,不但该打、该骂、该欺负,而且还得感谢打人者给了你“德”,使你“长了功”。这就是李洪志宣扬的打人有理、骂人有理、欺负人有理的强盗理论。

  李洪志还将“还业债说”推而广之,用以解释战争和自然灾害,胡说“人类到了一定时期,业力很大,就十恶不赦了。”胡说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发生战争是因为那里“业力”太重,就要“销毁”了;“业力”大的地区就是不安定。李洪志甚至暗示日本侵略者制造的杀害30万中国同胞的南京大屠杀,希特勒法西斯屠杀犹太人等残暴行径说成是死难者心性不好,是天象变化的结果。这完全颠倒了正义与非正义、侵略与被侵略的界限,是地地道道的杀人有理、侵略有理的逻辑。2005年2月,李洪志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还说,造成30万人死亡的南亚大海啸是因为那里“业力”大而发生的,在如此惨重的巨大自然灾害面前,李洪志毫无半点同情怜悯之心,而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无耻嘴脸。

  由于颠倒了好与坏、善与恶、是与非的标准,世人认为好的、善的、美的,“法轮功”却认为是坏的、恶的、丑的;相反“法轮功”认为好的、善的、美的,而实质上是坏的、恶的、丑的,这必然使习练者丧失正确的价值取向和行为标准,使其善恶颠倒、是非混淆、好坏不分。这就从本质上告诉我们,“法轮功”自我标榜的“真、善、忍”,“做好人”,正是其自私、贪婪、凶残、冷酷真面目的写照。

  其四,“修心性说”使习练者变得泯灭人性、丧失人伦,六亲不认。李洪志宣扬“真正修炼得修你这颗心,叫修心性”,“重心性修炼,你的功才能长上来,层次才能提高”。因而,“修心性”、“长功”、“上层次”,成为“法轮功”习练者日常生活的全部内容。李洪志虽然讲“修心性”包括“德、忍、悟、舍”四个方面,但强调最多的是“舍”,要求习练者“舍掉常人的各种欲望,各种执着心”,包括名、利、情等。为了割断习练者对家庭和亲人的眷恋,培养对教主的崇拜、依附之心,李洪志要求习练者要修掉亲情、爱情、感情、友情,胡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李洪志知道,孝敬父母、尊重长辈是中国传统道德的核心,而这是“法轮功”绝对不允许的。为了使习练者去掉孝心,李洪志恶毒地编造出“元神生人”邪说,胡说“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不是人类的,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转法轮》第205页)李洪志否定了人的生身父母,也就彻底否定了对父母的孝敬之心。在这种邪说的蛊惑下,众多“法轮功”习练者对自己的父母都不认了,孩子不管了,老人不顾了,家庭不要了,朋友不理了,变得麻木不仁,六亲不认,人性尽失,酿成了诸多夫妻反目、家庭破裂,儿女散失的家庭悲剧。

  其五,“圆满说”把习练者引入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成神成佛”的虚幻世界,“功成圆满佛道神”是李洪志用以欺骗和引诱人们练习“法轮功”的最大诱饵。起初,为引诱人们练习“法轮功”,李洪志反复宣扬的“圆满”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说“圆满”能使人升入到“另外空间”,逃离地球,达到“返本归真”,“避免被销毁”。二是功成“圆满”可以使“身体被高能量物质替代”,达到长生不老,“金刚不坏”。三是宣扬功成“圆满”可以修成“佛体”成神成佛。李洪志宣扬修炼到“佛法神通”时,“人就修成一个神或佛了。不但想要什么,吃什么,玩什么,都应有尽有,就是把地球攥在手里也不费吹灰之力”。一直到2004、2005两年,李洪志在《也棒喝》和“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还反复讲“修炼就是人要上天、成神”,“人真的能够修成神了”。

  但是,欺骗毕竟是不能长久的,在习练者日夜企盼的个人“圆满”始终无法实现,习练者对李洪志的怀疑不断增加的情况下,2002年李洪志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又精心编造出“众生圆满说”,其要点是: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为了救度众生,个人圆满、个人修炼已结束了;“你在救度着更多甚至更大的其他天体中的众生”,“只有那些众生都圆满了,你个人才能圆满。”通过推出“众生圆满说”,李洪志把“圆满”的时间无限期的推长,空间上永远看不到,从而把习练者拖入永无止境的“修炼”深渊中。而习练者却把“圆满”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把“成神成佛”作为毕生追求的目标,致使许多习练者为追求“圆满”而走火入魔、精神崩溃,有的则命丧黄泉,沦为“法轮功”的牺牲品。

  其六,“生死说”使习练者轻视肉体、漠视生命,甚至自杀和杀人。为了驱使习练者为其卖命,李洪志是毫不顾惜习练者生命的,他打着“度人”的幌子,实则是诱导人们为“法轮功”殉葬。为使习练者看轻生命,李洪志一是散布“元神不灭说”,胡说“人的元神是不灭的,说人死亡了根本就没有死……在其他空间里存在的这个身体都没有死掉”。二是大肆宣扬死亡的“美妙”,说“一些学员元神离体时,看到、接触到了那一些空间,觉得美好了,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就不想回来了,结果造成肉身死亡。”“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间没有害怕的感觉,恰恰相反却突然感到有一种解脱感,有一种潜在的兴奋感”。三是鼓吹“末世说”,割断习练者对世间的留恋。李洪志说“现在我们人类生存的空间和许多其他空间,都处在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上了”,“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那叫形神全灭,很可怕!”。四是用“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引导习练者放弃生命。2000年8月,李洪志在《去掉最后的执著》经文中,要求习练者“放下生死”、“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着)”鼓动习练者不惜以生命与政府对抗。五是鼓吹“除魔”、“度人”,将一些习练者引向杀人的犯罪道路。而“法轮功”习练者在上述李洪志这些生死邪说的毒害下,看轻肉体生命而相信“元神不灭”,把残害生命当作是“度人”,把死亡当作是“解脱”,从而制造了多起骇人听闻的集体自杀和杀妻弑父、残杀亲生子女的惨案。而可叹可悲的是,“法轮功”把许多习练者害的命丧黄泉,而这些被害者却对李洪志和“法轮功”五体投地、感激涕零,“法轮功”的精神毒害性由此可见一斑。

  其七,“形神全灭说”使习练者陷入极度的精神恐惧之中。为诱骗习练者,李洪志一手举着“长功”、“圆满”、“成佛成神”的诱饵,另一手却高举着“形神全灭”的大棒。在《转法轮》中,李洪志就暗示反对“法轮功”的人将“面临的是整个的细胞全部解体”,“形神全灭。”1995年5月李洪志在欧洲法会上讲法时解释说,“形神全灭”“就是把一个人在一生中有形的生命杀死了,消灭了”的同时,“把更微观的生命也同时再杀死,一层一层的在杀死的过程当中他得还业。”“就象那个地狱里,受尽煎熬一样,烧红了铁板上去烙呀,反正是一切都在痛苦中还,然后层层杀死。”李洪志动辄用“淘汰”、“销毁”乃至“形神全灭”来恐吓那些对李洪志和“大法”有怀疑而产生动摇的习练者,使其慑于其可怕的后果而不敢越雷池半步,有的则整日处于诚惶诚恐和心情极度抑郁之中,有的导致精神崩溃甚至走上自杀之路。

  其八,“正法说”将习练者推向违法犯罪的深渊。1999年7月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邪教后,李洪志为驱使“法轮功”习练者公开与中国政府对抗,遂抛出“正法说”。其主要内容是: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个人圆满已经不重要了,而走出来救度众生、讲真象是最重要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主要是三件事即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其中最重要的是讲真相;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个人圆满的阶段已经结束,而全面讲清真相已成为修炼的主要形式和内容。在今年4月纽约法会讲法时,李洪志更是把“正法”提高到无以复加的高度,宣称:“人类当今的一切,包括历史上的一切和三界的出现,都是为了这次正法而存在。也就是说,一切都是为这次正法而造就的。”为了将过去以个人在家学法、修炼为主的习练者们从家中赶出来闹事,李洪志自2000年以来抛出的《北美巡回讲法》、《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也棒喝》等经文,用引诱、责问、恐吓等多种手段来威逼习练者,他气急败坏地说:“什么样的生命配宇宙大法来度?被度的生命能仅仅是为了个人圆满吗?怎么样配得上当大法之徒?是那些躲在家里所谓学法的吗?只是想从大法中索取、不想为大法付出的人?特别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在所谓家看书向大法索取,这是什么人?”并气势汹汹对哪些不听话的、怕心重的,用李洪志的话来讲是“不争气的、走到危险边缘的人”进行“棒喝”。可以说,“正法说”是李洪志驱使“法轮功”练习进行捣乱闹事的行动纲领。其恶毒用心是,用正法说将习练者从家中赶上街头,对抗政府、制造事端,以换取西方反华势力的支持;以把众多习练者推向违法犯罪的深渊、推向劳教所、监狱为代价,为攻击诬蔑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制造口实,其用心十分恶毒。而“法轮功”习练者在“正法说”的威逼下,走上了违法犯罪的歧途,充当了“法轮功”邪教的牺牲品。

  其九,“旧势力说”成为李洪志影射攻击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的代名词和继续对习练者实施精神控制的紧箍咒。到现在,“旧势力”仍是李洪志经常使用的一个概念。在去年七月美国首都法会上,李洪志讲,中国共产党“存在的目地(注:原文如此)、历史造就它的初期与维持过程,都是为今天大法弟子证实法所用,这就是旧势力安排的”。今年抛出的《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中说“长期以来,旧势力及三界内一切起负作用的乱神,一直在起着很坏的作用。”在今年7·22“美国首都讲法”中,李洪志又说:“正法这个过程就很重要,所以不能任由旧势力参与。”

  李洪志制造的这个“旧势力”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2001年李洪志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的解释说:“其实操纵众生、左右正法的这个旧势力,它才是正法的真正的障碍。”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旧势力在正法,我在利用这一切,如果不这样,旧势力就倾尽这个旧宇宙中的一切生命和我作对,到那时真正的正法到来之时,我只要一挥手,瞬间就会把他们销毁至尽,这个旧宇宙连一个生命都没有了,这不违背我的本意了吗?所以,我利用旧势力安排了这一切。”由此可以看出,李洪志讲的旧势力原来是一个能“操纵众生、左右正法”,与李洪志本事不相上下,起负作用的“乱神”。李洪志这样妖魔化“旧势力”,主要有三个目的;一是将习练者无法“圆满”的责任推到旧势力身上,把自己开脱干净;二是诬蔑中国共产党及中国政府是旧势力的代表,把习练者的仇恨引向党和政府;三是用旧势力来惩治和恐吓哪些不听李洪志指挥和怀疑“法轮功”的习练者。李洪志将那些他认为不听话、不够格、已经转化、表现不好的习练者说成是“旧势力派来干扰、起负作用的”,“有些大法弟子在历史上跟旧势力签过约”的,表现不好的学员是“旧势力本来就是安排他干那事的。”这样,李洪志将“旧势力”的大帽子压在这些不听话的习练者身上,成为整治内部、打击异己的法宝。而众多习练者因怕戴上“旧势力派来的”、“与旧势力签过约”的帽子,而乖乖地俯首听命,更卖命地为“法轮功”效力。

  其十,“神创神定说”使习练者成为任凭李洪志摆布的驯服工具。为了使习练者俯首听命,李洪志利用人们信神信鬼的迷信思想,大肆鼓吹“神创神定说”,借以神化个人。首先,他竭力宣扬“宿命论”,使习练者相信人的命运是“神”安排的,是不可改变的;接着就自封自己就是“神”。在神化个人方面,李洪志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竭力鼓吹宇宙是神造的,人是神造的,而他自己就是“从更高更远来的”最高神,是创造宇宙的神。说“造就那不同层次的宇宙、天体、苍穹、大穹的生命,只是高层神一念生成的”,“没有我就没有宇宙的存在,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在宇宙大穹解体时重新正法中救度众生。”“社会的发展也是神安排的,神在操纵着世界。”人的发展都是神安排的。福份大、能力大的做大官。李洪志还用“神定说”来攻击中国共产党,将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说成是“神定的”。廉鲜寡耻的是,李洪志竟借神来美化美国政府,在2004年纽约法会上,李洪志竟说:“神为什么叫它(指美国)强大?叫它富裕,神就让它在世界上干这个事。”“不是美国人就应该特殊,是因为神安排了它。”这样肉麻的吹捧,恐怕连美国人也讲不出口。

  为了更好地控制习练者,李洪志在2003年以来的讲法中明显提高了习练者的地位,把一些大法弟子封为神,用“我叫你们修成的是神”,“大法弟子都是神”,“你是大法弟子,你是史无前例的,你是众生都想当都当不上的神”。然后又用神的名义严格规定习练者的言行。在2004年4月复活节纽约法会上,李洪志声嘶力竭地对大法弟子说“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管你怎么想,我叫你做的事一定最强大的。”所以说,“神创神定说”是李洪志最后抓住的一棵救命稻草,不仅是维持其生存的精神支柱,而且是继续愚弄习练者的手段。

  除以上邪说外,李洪志目前经常讲的还有神化自己,名为用“法身”保护弟子实则是用“法身”监视习练者的“法身说”;胡说人的肉体生命之外还存在一个永远“不灭”的元神(包括主元神、副元神)的“元神说”;称人由于“业力”存在而决定人的“轮回转世”的“业力轮报说”;有宣扬唯心主义哲学观的“精神物质一性说”、“万物有灵说”等等。

  从我们看到的一些“法轮功”痴迷者在意识、心理和生理等方面受害的表现看,“法轮功”习练者被邪教理论毒害后如同吸食了毒品一样,目光呆滞,神情恍惚,情感冷酷,行为乖张,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障碍症状,与原先判若两人。所以说,“法轮功”歪理邪说是地地道道的精神毒品。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