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学术

邪教精神控制的条件和步骤

——关于邪教问题的心理学研究(之七)

发布日期:2006年12月2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钟 心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美国心理学家辛格博士(Margaret Singer)1995在《我们中间的邪教》(Cults in Our Midst)这本书中提出,精神控制主要是通过瓦解个人对自己的认识,使个体彻底改变对自己的经历和个性的看法,灌输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从而使个体依赖某个组织和个体,成为这个组织的工具。

  辛格博士认为精神控制有六个条件:

  使人意识不到存在着一个控制和改变自己的计划
  控制人的时间和生理环境(人际接触和信息)
  创造一种无能感、恐惧和依赖性。
  压制个性化的行为与态度
  灌输新的行为与态度
  提出一套循环论证的理论。


  1 使人感觉不到存在着一个控制和改变自己的计划
  在邪教组织中,个体发现自己一步一步地在改变,被迫捐献金钱、放弃工作、越来越狂热,但是觉得这一切似乎都很正常,是自己自然而然地变化的,教主或教义在很多情况下并并明确地提出要求,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自己的选择,然而所有的邪教信徒都“自发”了一条最符合邪教教主利益、对自己遭成极大伤害的道路。

  2 控制人的时间和生理环境(人际接触和信息)
  邪教组织控制人的时间和生理环境并非一定要让人住到深山里,或者住到邪教的总部里。在很多情况下,邪教是通过它的一系列规则、要求或者建议使信徒在自己的日常生活环境中实现了对信徒的时间和环境的控制。什么时间读经文,什么时间静坐,什么时间与同修交流,等等,对于信徒来说,除了工作和基本的家务之外,其他的所有时间都几乎被邪教活动占满了。

  3 创造一种无能感、恐惧和依赖性
  所有的邪教组织都会提出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妙前景,而这个目标只有参加邪教活动才能达到。但是由于自己“不完美,不虔诚,不纯洁”,总是出差错,上不了层次;同时,几乎所有的邪教都会抛出“末世论”、“毁灭论”,来加重信徒对现实生活的厌倦和恐惧。同时,邪教组织往往贬低人的社会生活,鼓励信徒减少与家人、朋友的接触,更多通过邪教活动来升华自己“邪恶的肉体”,使信徒觉得必须彻底投靠邪教组织才能得到拯救或升华。
斩断信徒的社会关系,贬低现实生活,夸大邪教活动的美好前景,责备信徒的“不纯洁”、“不虔诚”,使信徒逐渐产生一种无能感、恐惧和依赖性。

  4 压制本人个性化的行为与态度
  在邪教组织中,个人的观点是最不受欢迎的观点,自作主张的行为是最可能受到蔑视的行为。一切思想和行为都要按照教义来进行,否则就是“低层次的”,甚至是“邪恶的”。所有这一切,上面有教主和邪教教义从道义和理论上的提倡,下面通过信徒们之间的相互评价和监督来进行,因而具有强大的力量。很快,信徒们就认识到,自己进了这个组织,就是要忘记过去,抛弃过去的自己,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5 灌输新的行为与态度
  进入邪教组织,个人与家人、朋友、同事的联系淡化了,世俗的生活只是一个不得已的过渡。信徒唯一的快乐来源是在邪教组织中的邪教活动,其他信徒的尊重和肯定对于邪教信徒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如果自己的某个行为和言论得到信徒或组织的肯定,那么这种行为和言论就具有最大的价值;如果自己的某个行为或言论受到信徒或组织的漠视或者鄙夷,那么这种行为或言论就会弃之唯恐不及,弃之唯恐不远。就这样,经过一定时间的活动和“培训”,一个“新人”产生了,他就是邪教组织的留声机和传声筒。

  6 提出一套循环论证的理论。
  在邪教组织中,个体的信徒总是错误的,教主和组织总是对的;在邪教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中,邪教组织总是正确的、崇高的,而外部世界总是低级的、邪恶的。在信徒中间,这样的思维怪圈比比皆是:

  师父是神佛;

  常人是不能理解和评价神佛的;
  所以,你们不能理解和评价他。

  教义包罗万象,具有不同的层次,
  你认为自己发现了教义中的矛盾和错误,
  那么你的层次不够,还需要更加刻苦的修炼,到最后你就会恍然大悟的。

  我们的组织是崇高的,是不可置疑的,
  你批判我们组织(或教主、教义、活动等),所以你就是邪恶的;
  因为你是邪恶的,所以你提供的信息就是错误的。
  因为你的信息是错误的,所以我就根本不用理睬你。


  信徒长期处在这样的氛围中,别的信徒理直气壮地用这套逻辑对待他,他也理直气壮地用这套逻辑对待别人,最后,这种思维方式就成了信徒根深蒂固的思维定势,很难认识到,也很难走出来了。

  随后,辛格博士等人又把精神控制的六个条件细化为下面几10个步骤:
 
  把招募的信徒孤立起来,控制其环境。
  控制信徒的沟通渠道和信息来源。
  通过节食(辟谷)和劳累使信徒虚弱
  贬低、缩小信徒的自我
  引入不确定性、恐惧和混乱,使信徒把归顺邪教组织作为快乐和确定性的来源。
  在加强约束的名义下提高虐待和残酷的程度。
  同伴压力,通过批评或斗争,要求信徒公开地忏悔,创造信徒的负罪感。
  使信徒坚信自己肉体或精神的生存都依赖于自己的邪教身份。
  布置单调与重复的任务,例如念经或复写文字材料。
  做一些象征性的行为,以示摆脱或背叛原来的自己、家庭和原有的价值观,从而加强信徒与原来的自己的不协调。


  经过这一些的步骤,Singer博士说:“随着时间的流逝,邪教成员的心理状况恶化了。他开始失去复杂的理性思考能力;他对问题的反应变得刻板了;他发现自己独立地做一些简单的决定都很困难;他对外部世界所发生事件的判断力被破坏了。与此同时,他的洞察力也下降了,以至于他意识不到他自己发生了多么大的改变。”另外,美国心理学家利夫顿(Robert Jay Lifton)也从另外一个角度,指出了邪教的精神控制的8个条件:环境控制、神秘控制、要求纯洁、彻底忏悔、神圣的科学、赋予词语特殊的意义、教义高于个人、分配生存权等。

  1)环境控制:控制信徒的通讯交流和信息来源,甚至控制信徒的内心自白,一些对教主、教义有所怀疑的想法是不允许出现的,出现了就是罪恶的表现,是魔鬼的征兆。这样,信徒就不会怀疑邪教组织提供的信息,也不会产生反抗意识。

  2)神秘控制:宣称任何一个随机或偶然事件都是在邪教的神秘力量控制之下,都是在按照神的意志为着更高的目的服务。

  3)要求纯洁:宣布极端纯洁、美满的境界和一些不可能达到的高标准,教主对这些标准具有唯一的裁判权,使得每个信徒都觉得自己不完美,产生罪恶感和羞耻感,从而丧失自尊和自主性,使信徒觉得现实世界的丑陋和堕落,不敢离开邪教,从而被教主控制甚至奴役。

  4)彻底忏悔:要求信徒对组织彻底暴露自己,不能有自己的任何隐私。使信徒在这一过程中丧失自我及个性,彻底融化在组织之中。而信徒在忏悔中坦白的个人隐私又被教主和邪教组织用来控制信徒。

  5)神圣的科学:邪教的教义被认为是绝对的真理,具有道德和科学上的完美性,是任何现在的智能所不能评价的,更不允许有任何怀疑的空间。这更进一步限制了信徒的个人思考、自我表达及创造性的行为。任何个人体验只能在邪教教义的框架内加以解释。

  6)赋予词语特殊的意义:邪教教义会赋予一些言语特殊的意义,这些意义在邪教信徒之间传播和理解。限制了一个人的语言,就限制了一个人,这些术语,加强了信徒之间的交流,增加信徒与社会中的其他人交流的困难。对于这些特殊的语言,只有邪教教主具有解释权和发展权,因此,邪教教主具有控制邪教组织和邪教信徒思想及交流的能力。

  7)教义高于个人:邪教组织的教义和信念具有最高的权威和真实性,而个人的思想、个人的经历和体验,社会中的其他价值观、制度及要求,都是虚幻的,不真实的,不重要的。这样,信徒的个体性消失,而由邪教教主设计的邪教人格成为了每个信徒的自然选择。

  8)分配生存权:邪教组织及其成员是最高级的生存者,他们将被拯救或者要拯救世界;而不加入组织的人则被认为是“邪恶的”,是“人渣”,是“垃圾”,他们将要受到惩罚,或者被消灭。

  利夫顿认为,通过上述八个方面的不断灌输和逐渐溶入信徒的日常生活及其思想体系,信徒就逐渐为邪教所控制,成了邪教组织的傀儡。(待续)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