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学术

法轮功是腐朽文化的集大成者

发布日期:2010年03月1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齐 克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法轮功在其教义、组织与行为诸要素中,充斥着传统文化糟粕及反动会道门文化垃圾,并以此作为愚弄科学、愚弄群众的鬼把戏。法轮功诬蔑地球是宇宙的垃圾站,而实际上法轮功才是藏污纳垢的阴暗场所。概括地说,法轮功邪教文化主要包括这样一些垃圾文化元素:

  1、封建迷信文化的沉渣泛起。迷信,相信神灵鬼怪等超自然的东西存在之谓也。泛指盲目的信仰崇拜,一般指相信占星、卜卦、风水、命相、鬼神等的愚昧思想。这些迷信愚昧思想及其指导下的迷信愚昧活动,大多产生和长期流行在我国封建社会,习惯又称之为封建迷信。

  有西方学者认为:任何文明都必须经过神学阶段、形而上学阶段,最后进入实证阶段才能达到完善的地步。这就是说,愚昧迷信就其产生的历史阶段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但随着人类文明的提升,社会的进步,演化为人类文化中的糟粕,成为腐蚀社会和人们灵魂的文化垃圾,成为巫婆神汉图财害命的谋生手段,成为邪教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的卑鄙伎俩。

  封建迷信是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基本文化立足点,是其迷信邪说教义的基本内容。法轮功在宣传封建迷信邪说方面,巫婆神汉难望其项背。在李洪志《转法轮》一书中,弥漫着动物修炼、鬼神附体、狐黄白柳之类耸人听闻的邪说。更令人开眼界的是,书中还大讲李洪志在贵州山洞大战明朝蛇精的故事,他煞有介事地说,用了一种非常强大的功叫化功,把蛇精下半身化成水了(西方如果有人相信,可调李洪志去对付拉登和塔里班)。这种荒诞离奇故事,只有在志怪小说和民间故事中才能看到听到,这是不折不扣的迷信邪说。

  2、巫术文化的当代再版。巫术,产生在原始社会,长期流行在封建社会,是巫师使用的法术,幻想依靠超自然的力量对客观事物施加影响或控制的活动。

  使用巫术、诅咒,祈求鬼神加害于人或以邪术使人迷惑昏狂,历史上称为“巫蛊”。中国历代法律大都视“巫蛊”为犯罪行为,严刑惩治。最有名的是汉武帝时的巫蛊案。江充诬告太子在宫中埋木人诅咒汉武帝,引起皇帝与太子之间一场激战,死伤数万人,太子兵败自杀。巫蛊祸国,前事可鉴。

  巫师施巫,乱政乱家,谋财害命,屡见于典籍文字,虽经历代严厉禁止,也未绝种。在科学昌明的今天,还有法轮功邪教承其衣钵。法轮功在其信众中发起的“发正念”,鼓动用意念杀人害人,致人于死地,便是巫术、巫蛊文化在当今社会的再版。这种穷途末路的伎俩,难动别人一根毫毛。但是,用意念杀人是在灌输仇恨,无异于训练杀人狂徒,用意念杀人与真正持刀杀人并非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3、羼进鬼话、带了妖气的伪科学文化。鲁迅先生曾经讲过一段入木三分的话:“现在有一班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人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其中最巧妙的是捣乱。先把科学东拉西扯,羼进鬼话,弄得是非不明,连科学也带了妖气。”这种羼进鬼话、带了妖气的“科学”,当属于伪科学的范畴。

  法轮功邪教组织除冒用宗教、气功的大量名词术语之外,还大量冒用科学概念。例如,李洪志冒用一些科学家关于地球生命来自太空的有机分子的科学假说,大谈人是在太空中产生的,是由真善忍物质运动而成的,地球人是从太空中掉下来的不合格的坏人,地球是宇宙的垃圾站;进而杜撰出一个宇宙造人、宇宙掉人、修炼返回、法轮功大法救世等为主要内容的荒诞教义体系。李洪志还冒用美国科学家20世纪40年代提出的宇宙大爆炸理论,杜撰出宇宙空间每经历久远年代以后都会发生一次大爆炸。他煞有介事地说,他数了数已经爆炸了81次,还没数到头。这种信口雌黄,显然是恶意所为。

  科学文化是先进文化的基石,而伪科学文化则是当代邪教文化的重要支柱。仇恨科学而又冒用科学,是当代邪教的一个特点。

  4、无赖之辈的无赖文化。无赖,是指强横无耻、放刁、撒泼等恶劣的行为作风。作为一种行为态度和风格,也可以视作一种文化。正所谓花花世界无奇不有,奸诈盗伪、可恨可恶之事,也总有人所为。秉无赖作风者,便是令人生厌的无赖之辈。

  法轮功一小伙骨干分子,就是这样一些无赖。多年以来,他们不仅在境内组织了一系列丑态百出的无赖表演,而且在境外策划了一系列颠倒黑白、丑化中国形象的丑恶活动。例如,她们在境外组织法轮功人员在公共场所举办无中生有、有碍观瞻的“酷刑展”,组织被外国人称之为“难民操”的集体练功;在使领馆门前静坐“弘法”;在街头拦截行人,强行派送宣传法轮功的传单、报刊,拒收则恶言相加;让中老年女性追随者扮演“仙女”在街头卖弄风骚,推销神韵晚会门票;尾随出访中国领导人,寻机闹事;王文怡在白宫南草坪撒泼,歇斯底里;诬告滥诉、谣言漫天飞,鼓噪什么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三退”天文数字;搞什么孤芳自赏、令人啼笑皆非的“人权圣火”传递,用手铐图案恶改奥运五环标志,如此等等。见者无不从心底冒出一句话来:无赖之辈的无赖行径。

  中国有句俗话:“行医不治癣,治癣不露脸;治癣不治癞(赖),治癞(赖)划不来。”意思是说癣难治癞(赖)更难治,老癞(赖)最难治。常人不愿与无赖打交道,粘毛赖四两,“我是老赖我怕谁?”例如,法轮功挖空心思炮制了一段文字,认为是一种最有杀伤力的武器,没想到抛出之后反应寥寥,于是扬言无人敢驳,实际上人们不屑一顾。人各有生计,谁愿与无赖纠缠?2008年5月,纽约法拉盛的华人华侨把为四川地震幸灾乐祸、破坏募捐赈灾的一小撮法轮功追随者骂了个狗血喷头,那也实在是忍无可忍。

  5、法轮功散布的“天谴”、“灾异”、“谶验”迷信文化。这是法轮功近年来散布的歪理邪说中最为恶毒、最为反动的部分,必须彻底予以批驳清理。

  谶纬,是古代一种神学迷信,兴于西汉,盛于东汉,其理论背景是“天人感应”观念和阴阳五行思想。谶,又称“谶符”、“符命”,是一种隐语(预言),若附有图画,则称“图谶”。早在秦代,燕齐一代方土就用它来预测吉凶,甚至假托神的启示而预言政治事变。秦始皇在求仙、求长生不死的同时,对谶语大加注重。据说卢生入海得图书,书中写有“亡秦者胡也”的谶语(这是关于图谶的最早记载),秦始皇便真的大举北伐匈奴。纬,指纬书,相对于经书而言,是汉代儒士们用迷信方术、天人感应、阴阳灾异等学说对儒家经典进行穿凿附会而写成的著作,纬书内容充斥着迷信怪异,与谶相近,故混合在一起,称为“谶纬”之学。汉代诸多皇帝都很推崇谶纬。西汉末年社会动荡加剧,谶纬盛行;王莽更是大加提倡,借以说明自己是顺应天命,该做皇帝;光武中兴,也利用谶纬作为合法的依据,“宣布图谶于天下”,谶纬与今文经学相结合,成为东汉的统治思想。

  但是,到了汉朝后期,统治阶层开始意识到“谶纬”当中蕴含着一种危险,因为天的意志有某种不确定性,难免有人作相反的解读。为预防这种情况的发生,光武帝后的统治者便开始钦定谶纬的数量,以保证王朝对天的意志有绝对的解释权。从此,这种禁令代代不绝,直至明清,几乎很少遗漏。

  反动会道门的“扶乩”(扶鸾),是欺骗、操纵道徒和传道敛财的主要手段。扶乩手假借仙佛附体降临,手扶乩笔,闭目在沙盘上横书(实际上预先编好的“坛训”已写在了沙盘上),然后叫人将所扶之字唱出并抄录下来,作为“神训”。这也是从用谶演化而来的一种形式。

  2008年春节期间,中国南方冰雪成灾,法轮功又大放厥词说“天灾神示”,“雪灾是天理在报复”,“天理的报复比人的报复更惨烈”。5月12日四川发生大地震,境外法轮功竟敲锣打鼓到街头集会,把地震当作“报应”、“天谴”、“天灭中共”来庆祝。真是丧尽天良。

  法轮功鼓吹的怪异事物还有“灵猪”,宰杀时口吐人言,先说此猪在安徽,后说此猪在鞍山;灵狗,不咬练功(法轮功)人的狗;灵鸡,会下蛋的公鸡等。日渐式微的法轮功,连猪狗都调动上前线了,令人大开眼界。

  6、汉奸嘴脸与汉奸文化。汉奸,原指汉族的败类,现泛指中华民族中投靠外国侵略者、反华势力,甘心受其驱使,出卖祖国利益的人。汉奸的心理状态及行为,可称之为汉奸文化。

  在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有一个词备受推崇,那就是个“忠”字。忠诚、忠臣、忠良、忠心等词,已深入到民族的血液中,凝聚在民族的灵魂里,保证了中华民族薪火相传,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民族,被认为是最高的美德,最大的光荣。历史上的屈原、苏武、岳飞、文天祥、郑成功、林则徐、陈嘉庚、鲁迅等民族英雄,受到世代民众的敬仰。中华民族最恨的是汉奸卖国贼,张邦昌、秦桧、袁世凯、汪精卫等民族败类,被视为永世不得翻身的千古罪人,被牢牢地钉在了耻辱柱上。

  法轮功恰恰犯了民族大忌,步千古罪人之后尘,投靠了西方反华势力,并与境外敌对势力、民族分裂势力相勾连,逢中必反,逢喜必冲,逢节必闹,千方百计损害国家形象。视祖国为敌,挟洋自重,是货真价实的当代汉奸。

  汉奸,是难以长久的;成仙成佛的欺骗,是无法兑现的。法轮功树倒猢狲散,是铁的规律铸锭的,早早晚晚的事。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