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2014,法轮功的悲催年 > 推荐文章

2014年,法轮功“事事”不如意(图)

发布日期:2015年01月0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淮楠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2014年,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内外交困,糗事连连,可谓是四面楚歌,朝不保夕,事事不如意。要问此公有什么不如意,就让笔者帮你一一解读。

  ——乱事 

   

  法轮功“怎一个乱字了得”可形容 

  对于法轮功的乱,现在可以用“怎一个乱字了得”来形容。在2014年10月16日的旧金山法会上,多名弟子递“条子”直逼轮子间“内斗”问题。一是有关大陆学员卖录音卡问题。有弟子问:“现在香港正流传一种由大陆学员制作的录音卡,里面有师父早期讲法……及讲真相文章。卖七十元一个。……想问一下这个东西能不能够传?”师父气愤地说:“……七十元一个,那钱上哪去?谁在干?”二是有关弟子不务正业问题。有弟子问:“小弟子有玩电子游戏问题。”师父弱弱地回答:“这个电子游戏机太害人了,它不只是针对大法弟子的孩子……。”三是有关弟子公司经营问题。有弟子问:“大法弟子办的公司之间的三角债怎么解决?”师父无奈地说:“怎么解决?那得给人家。……大法弟子之间欠债,要还钱。都是大法弟子,你的就是我的了,哪有这说法啊?”四是有关轮子勾心斗角问题。有弟子问:“媒体工作环境很复杂,周围同修也有同感。有时勾心斗角比常人还多。”师父气急败坏地责怪弟子:“……你说你是什么媒体?你说你们这帮人在干啥?……你们都走到这一步了,为什么还放不下那点东西!”

  其实,师父对法轮功内部的现状还是心知肚明的。一方面,其核心高层争权夺利愈加激烈,普通弟子人心涣散,不思修炼,法轮功的根基已开始崩塌。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民众通过发生的一件件、一桩桩真实事件,认清了法轮功的嘴脸。因此,作为教主李洪志来讲,有些敏感问题由不得他想,如信众基础、影响力和控制力、内部威胁、外部影响等等。怎么办?那只有故技重施。就比如这次“讲法”吧,当有弟子不识相地再次抱怨轮子内部“内斗”问题,说“大法弟子办的媒体感觉过于重视内斗,反而天怒人怨……”的时候,师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反而一棍子敲定这个弟子“是个有问题的人”。弟子乱的像一锅粥,师父也跟着乱了方寸,法轮功组织这种走下坡路的趋势是李洪志本人所无法挽回的。

  ——丧事 

   

  部分法轮功骨干死亡清单 

  近几年,在李洪志“消业”、“上层次”、“圆满”等歪理邪说的蛊惑下,法轮功骨干死于非命的例子不断涌现。2006年3月,美国新唐人电视台骨干李国栋肝癌病死,2006年6月23日,美国法轮功骨干封丽丽病亡,2006年9月1日,泰国“VIP小组”中国学员负责人张孟业因车祸身亡,2010年7月16日,法轮功总部龙泉寺主管韩振国肝癌死亡,2012年11月21日,韩国“法轮大法佛学会”副会长金正浩遭遇车祸身亡,2012年5月,大纪元新闻集团副总裁李继光心脏病、肾病死亡,2013年4月,原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分站站长刘静航病亡……2014年3月4日,凯风网从中选择了100个典型案例,其中一个叫李大勇的于3月2日因急性肝坏死病亡。李大勇何许人也?李大勇,男,1964年12月出生于湖南怀化,美籍华人,生前积极参加法轮功的各种集会游行活动,并长期担任法轮功下属一重要组织的负责人。该组织专门负责编造谣言,如编造“已经有1.6亿人退出了中共”。李洪志多次对李大勇的表现予以肯定。

  兔死狐悲,当民间反邪教人士抨击李洪志对这个重要骨干且左膀右臂的弟子秘不发丧、尽干不仁不义之事时,李洪志却在2014年5月13日的纽约法会上总结“法轮功”弟子死亡的另类原因:行为不检点,修炼不严肃,执着过不去,精进不起来,学员业力大。用李洪志原话说“自己的行为不检点”,“对自己本身修炼的不严肃”,“还有什么执着过不去的心结”,“他自己真的是精进不起来”,“当然也有一些学员业力大”,造成大法弟子们“麻烦、困难、甚至痛苦,更甚至失去生命”。李洪志没有把弟子的丧事变成悲伤的事,反却异常气愤,想想也是醉了。

  ——丑事 

   

  李洪志改生日的目的就是攀附佛祖 

  2014年,对李洪志奇耻大辱的丑事莫过于篡改生日之事。这本是猴年马月的事,不料却被细心的网友揪了出来。李洪志自称出生于1951年5月13日,法轮功将每年的5月13日定为“世界法轮大法日”。中国官方指证,1994年9月24日李洪志将出生日期由1952年7月7日变更为1951年5月13日,并提供了大量证据。李洪志辩称“在文革期间政府把我的生日弄错了。我只不过是改回来了”。原本1952年7月7日出生的李洪志,为何要把自己的出生日期改为5月13日这一天。综合网友的评论,李洪志约有主客观几条动因:一是四月初八传说是佛祖释迦牟尼诞生的日子;二是5月13日是泰国的佛诞日,三是李洪志改生日的目的就是攀附佛祖。(凯风网《李洪志假生日揭秘》)

  此事一曝,坊间一片唏嘘。各种唾骂如潮水,纷纷围绕“李洪志是不是私生子?”话题展开讨论。凯风网《“宇宙主佛”的父亲究竟是谁?》一文指出,李洪志的父亲可能是李丹,可能是其母芦淑珍的前夫伪满警察梁某,也可能是到处搞男女双修的孙某,还可能是李洪志造出来的。李洪志的父亲究竟是谁,李洪志说,“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结果“他爹不是人生出来的”网络流行语迅速在坊间窜红,这让李洪志的父亲丢了大丑。这事还没结束,一篇《难以解释的“生日”!》网评直击李洪志的命门,该文认为,如果李洪志非要坚持自己是1951年5月13日出生的,那么,李洪志就不可能是李丹的亲骨肉,而只能是李洪志母亲芦淑珍和其他人的私生子,因为1951年春天李丹和芦淑珍刚刚认识,怎么能不经过十月怀胎就直接生下李洪志呢?难道李洪志是李母和梁某生下的孽种?但这样推测似乎也有不允之处,芦淑珍早已和梁某离婚,凭什么就说是两人旧情复发、暗度陈仓的结晶?难道就不可能是李母和其他随便什么人“和泥”的结果吗?李父和李母结婚10多年间生下了4个孩子,如此高密度的造人行动根本不给李洪志安排新的档期,况且如果李洪志非要夹在弟弟妹妹中间出生,那就不是家中的大哥了,这样做就更乱了。无疑,李洪志的作法也让李母蒙羞,看来李母的名声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当然,李洪志至今还不会觉得丑,但他九泉下的爹和他那催悲的母亲会怎么想,是不是“丢人丢大发了”最合适。

  ——房事 

 

上行下效的“男女双修”论 

  李洪志说:“在修炼界有这么一种修炼方法,叫做男女双修。男女双修的目的是要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转法轮》)。自从李洪志在《转法轮》中讲过“男女双修”理论后,上行下效,其弟子似乎从未断过淫乱故事。时年59岁的台湾著名人权律师、法轮功邪教组织重要骨干成员朱婉琪,2005年以来,以修炼法轮功为噱头,用一个“娇羞婉儿”的网名注册了一个500人的交友群,加进了300多名法轮功青壮男子,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这朵“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先后与大陆100多个男子鬼混,开房多达53次,还美其名曰,自己年轻靓丽,全仗男女双修。

  生姜还是老的辣。富贵思淫欲的李洪志,已不满足与当年军马厂女青年苟且、到国外洗“鸳鸯浴”接受人妖性服务、与女弟子刘崭、易蓉、茜茜的偷情暧昧。更想趁暮年一试宝刀。2014年9月18日,凯风网再次爆出猛料,“主佛”李洪志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包养多名“神韵艺术团”女演员,有的是赌场的高级妓女,且一男对多女淫乱。此闻爆出,坊间一片哗然,钓鱼色诱?夫妻不和?平衡阴阳?压力山大?吟诗传情?一试宝刀?拿替身说事?摆平情人?等等各种猜测也随之渐浮水面,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虽然尚需进一步观察,但其给法轮功“法理”带来震荡性的危机却是无庸置疑的。多数网友认为:“师父”都淫乱了,“圆满”还有戏吗? “人心”还怎么去?世间还有“净土”吗?“法身”、“神通”还有用吗?(凯风风《“师父”淫乱现形,“法理”全面危机》)“师父”淫乱现形,“法理”破碎满地,向来遇事都要喊喊嗓子的李“主佛”却异常冷静,不由得让人惊叹。看来,李洪志和法轮功也知道“人言可畏”,“舌头尖儿下压死人”,沉默也许就是最好的应对办法。

  ——怪事 

 

轮媒侵权、造假频频遭到控诉 

  2014年3月26日,法轮功大纪元网站被迫发表了一份《和解声明》,声明在未经马季之子马东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刊载了马季作品《相声艺术漫谈》,在此之前,因擅自发表相声大师马季的作品,大纪元被马季儿子马东诉至美国某法庭。紧接着,5月15日,凯风网报道,中央歌剧院著名男中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宋学伟在海外媒体《世界日报》发表《维护媒体良知公正的一封公开信》,控诉法轮功《大纪元时报》刊登其在加拿大观看神韵演出并接受该报记者采访的虚假报道。7月23日—25日,香港普兰方信的公司在香港《成报》、《星岛日报》发表严正声明,指出法轮功媒体大纪元时报伪造该公司对其捐款的事实,对该公司的声誉造成恶劣影响,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大纪元时报法律责任的权力。10月24日,郭德纲和北京德云社在美国《世界日报》刊发严正声明,控诉法轮功媒体未经许可,擅自使用郭德纲相声《好好学习》等音频、视频资料,进行非法宣传,对北京德云社和郭德纲本人的权益、形象和声誉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并保留追究法轮功媒体法律责任的权利。(凯风网《盘点2014年法轮功十大败绩》)

  在2014年10月16日旧金山法会上,李洪志就弟子提出的“文学创作如何回归正统”时回答说:“说恢复传统文化。话虽然容易说呀,什么是传统文化?怎么样恢复传统文化?那标准在哪里?具体做法怎么样去做?……我跟他们开玩笑的说,我说我有办法。”按李洪志的这句话推理轮媒侵权、造假被起诉的例子,李洪志感到对中国的传统文化直接拿来所用要比攀附佛祖容易多了,老佛爷都没有发怒,区区一个小民的屁股却动不得,李洪志认为这是件奇怪的事,“我就纳闷啦,做人的差距这么大呢?苍天呀!大地呀!业力咋把这些人都整成傻子的呀!”

  ——后事 

   

后事问题让李洪志操碎了心 

  乱事、丧事、丑事、房事、怪事,那是天上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让李洪志最闹心的就是自己的后事问题。近日,法轮功网站发出一则严禁侵权盗版的所谓“通告”,“通告”中提到“在师父还在的时候就公然乱法,不听师父教诲”。言下之意,“师父”李洪志身体状况很糟糕,但还没有咽气,弟子不要乱来。其实,“主佛”自己早就已经在为自己准备“后事”了。早在2011年6月李洪志就说过“就是师父不在了,都得按法来行事,不能按师父任何家人行事。”“不在了”就是某人死了。对李洪志来说,虎死威还在不在的问题是他考虑最多的。李洪志在轮子界摔打二十多年,对内部的情况还是“明鉴”的。一旦自己大势已去,法轮功内部争斗的事实是明摆着的。在高层,法轮功“四大家族”为了在日后多分一杯羹,都有拉山头自立为王之倾向;在基层,邪悟乱法之徒层出不穷,编造、传播“假经文”之徒乱相丛生,自立山头甚至开宗立派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法轮功教主谁更合适、高层的问题如何化解、小山头小团伙等一小撮“山大王”如何处置、名下的巨额财产以及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共有财产如何分割?等等,最终都会因李洪志的死亡而陷入矛盾重重。可以预见,等到李真正“龙御归天”之日,也就是法轮功天翻地覆分崩离析之日。想起来后事难测,一个“怕”字怎能解释的了。

  宋人方岳诗:“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可李洪志每一件不如意的事都是自己作出来的。能帮助解其忧者,也只有李洪志自己!

(责任编辑:松舟)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