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揭露邪教头目 > 民众声讨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的邪教人生

发布日期:2013年08月01日   文章来源:半岛都市报   作者:周 超
【字体大小:

  记者手头有一张赵维山的黑白照片,是当地宗教局一位工作人员给记者的。从照片上可以看到,赵维山眉毛很浓,四方脸,长得确实不丑。“放到现在也是个帅哥”,他妻子的表妹说。

  刚结婚时,赵维山在阿城还没有住处。他就自己花钱买了一块地方,自己盖房子。那个地方是一块洼地,“比周围洼下去快两米了”。周围人家排出的污水,都流到这里。

  “这块地根本没人要,也没法盖房子。”黄树英说。

  赵维山不信这个邪,他自己买了头瘦牛,弄了辆地排车,一有空就拉土来填。他跟牛就住在一起,一天拉个四五车土,整整一个冬天的时间,他硬生生地把这里填平了。然后自己打土坯,盖了一间房子,“大约三四十平米”。房子的门窗,都是他自己做的。还自己做了一个高低柜,一个大衣柜。黄树英的母亲去看过赵维山,回来说他是“愚公移山”。“这样的苦,一般人吃不了。”

  房子造好后,他的门前还是有污水流过来。赵庆芳回忆说,去赵维山家,先要趟过一片污水。

  齐艳当时和他一块儿信基督教,他经常到齐艳家去聚会。齐艳几乎每次见他,他都穿一件灰色的的确良衣服,“就是铁路上的制服”。

  他唱歌很好听,还识谱,在基督徒聚会时,他负责教大家唱圣歌。齐艳记得,每次他教唱歌,赵维山就会提前把歌词用毛笔抄到报纸上,挂在墙上。“他毛笔字写得很好看。”每当到圣诞节之类的活动时,赵维山还能编个节目,让大家表演。

  后来,赵维山家也成了基督徒聚会的地点。齐艳到他家看到,家里摆设很简单,但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他办事很板正,很认真。”齐艳的弟弟曾经跟着赵维山学过木工,但去了两三天就回来了。“赵维山老呵斥他,嫌他不下工夫。”

  父母双亡后全身传教

  赵维山不抽烟,喝点酒,但“只有一瓶啤酒的量”。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唯一痴迷的就是宗教。

  他是改革开放后,阿城地区最早一批信仰基督教的人。赵庆芳曾经听过他讲道,虽然他有点结巴,但“讲得很好”。“口才好,说得也很有道理”。

  1983年,国家开始落实“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在阿城成立基督教会。但赵维山并不愿意加入,因为他“不愿意和那些人一块儿”,他自己组织了一些信徒在自己家里聚会。

  他说的“那些人”,指的是在解放前就已经跟随外国传教士信教的老基督徒。他们的资格比较老,掌握着教会的权力。赵维山觉得自己能力比他们强,有点瞧不上他们。又一次在齐艳家聚会的时候,一位长老在里面讲道,她就听见赵维山在门外嘀咕:“这讲得都是啥呀?”

  赵庆芳觉得赵维山有能力,出于工作的需要,他曾经找过赵维山好多次,劝他加入正规的教会,接受党的领导。有一次赵维山直接说:“大哥,别做我工作了,现在宗教信仰自由,还非得找个人领导?咱们是两股道上的车,根本走不到一块儿去。”

  1984年左右,他的父母和大约四五岁的女儿因为冬天烧煤取暖时煤气中毒而去世。他回到老家亚沟,见到他父母的尸体,并没有哭,甚至还有些高兴。当时,他拿了一个红色的十字架,放在了他父亲的身上,祷告了一会儿。

  在父母死后,他更加义无反顾地投身于传教了。

  但因为有正规教会的存在,赵维山在阿城,并没有组织起来很多人。他开始把目光转向了农村,1986年至1989年,赵维山以阿城区为中心,在周围的永源镇、尚志县、林口县北甸子村、七星村、鸡西市、双鸭山市福利镇等地的家庭聚会点“讲道”,并把永源镇作为了他的大本营。

  永源镇位于阿城区与道外区的交界地带,当时,正规教会还没有在这里建立组织,这里就成了赵维山的天下。

  随着“道行”的提高,赵维山不满足于偏安一隅,开始到处“寻求真道”。1989年初,赵维山与窦春生、何哲迅到河南清丰“寻求真道”,接受了当地邪教“呼喊派”的讲道,改信“常受主”。后来,赵维山逐渐成为了“呼喊派”的领袖人物。再后来,赵维山干脆自己成为了“能力主”,创立了“永源教会”。

  赵庆芳当时去永源镇找过赵维山,想劝劝他,但每次都找不到他。

  黄树英和丈夫都是共产党员,有时候赵维山过来,他们就劝他。“我爱人脾气大,很多时候就吵起来了,但赵维山从来都不听,还劝我们信。”

  另立山头的“能力主”

  永源镇永源村八队的村民伊海涛家就是他在永源的主要据点,伊海涛的父母姐妹几乎全都视赵维山为“能力主”,伊海涛也是他最信任的骨干之一。

  信徒们聚会祷告时,经常喊口号,把祷告内容按节奏喊出来。情绪高昂的时候,他们还会让赵维山骑在身上。后来,赵庆芳曾经问伊海涛的父亲伊大芳:“你比赵维山大那么些,怎么让他骑在你身上?”伊大芳不假思索地回答:“他是真神,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能力主。”

  1990年底,因为各种原因,早被我国政府定性为邪教的“呼喊派”分崩离析,各地教会抛弃信仰“常受主”,教徒一时间群龙无首。赵维山瞅准时机,指派窦春生、伊海涛、郭钦军等骨干奔赴河南、安徽,在原“常受教”信徒中传道,使原信徒转信“能力主”。

  随着赵维山的势力急速膨胀,“能力主”的名气也越来越大,这也引起了警方的重视。

  1991年,哈尔滨三棵树火车站的铁路警察发现了一批很可疑的人群。他们的穿着打扮都差不多,每个人的手里还拿着一个同样的提包,包里鼓鼓囊囊。警察觉得他们十分可疑,就把他们扣住了,打开他们的提包发现,里面都是关于“能力主”的宗教书籍,并印有“阿城永源”等字样。于是,他们马上联系到了阿城宗教局。

  当时,赵庆芳就告诉他们,这是邪教的书。经过审讯,他们也得知,这些人是从上海、河南、山东等地赶到永源来听“能力主”赵维山讲道的。于是,铁路警察马上和哈尔滨警方、阿城警方一起来到了永源镇,抓捕赵维山。

  抓捕行动是在晚上进行的,警察和宗教局的共30余人到了伊海涛家。信徒们正在伊海涛家聚会,警察突然冲进去,里面一片慌乱。此次共抓捕了二十多人,但赵维山在信徒的掩护下,踹开后窗户逃跑了,只抓到了他的妻子。跟随赵维山逃跑的,还有他的几名骨干和三四名女子,其中包括伊海涛。据了解,其中一名来自亚沟镇的女子,与赵维山关系比较亲密。

  在伊大芳家里的墙里,警察搜出了不少关于“能力主”的小册子,还在菜窖里搜出了几台印刷这些小册子的油印机。后来又根据一些信徒的交代,在地里挖出了一些小册子和油印机。

  在赵维山的家里,警察还搜出了不少鹿茸、奶粉之类的营养品,据当时一些信徒介绍,这些都是信徒们奉献给“能力主”的。

  警方借用了当时的镇政府大楼,对这些信徒进行审讯。但无论用什么方式,他们始终不肯说出赵维山的下落。赵庆芳记得,警察用电棍对一名信徒过电,她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说:“电棍到我身上没用。”赵庆芳拿过电棍来往旁边的一名警察身上一杵,他“疼得嗷嗷叫”。赵庆芳至今也想不明白,那个信徒是真不过电,还是装成那样的。

  据信徒交代,他们每个人都有代号,比如,伊大芳的代号叫做“老练”。最后,除了几个主要的信徒被判处两到三年劳动教养外,其他人都放了。他们这几个主要信徒是在阿城的一个影剧院里公开审判的。

  他的妻子付云芝也被进行了三年劳动教养,出来后,她就跟赵维山离婚了,现在已经改嫁他人。

  赵庆芳当时就推测,赵维山可能去了河南,因为那里是呼喊派的大本营,但具体在哪里,赵庆芳也不知道。

  “大祭司”逃至海外

  上世纪90年代末,伊海涛曾经回来过,被哈尔滨警方抓住了。他透露赵维山当时正在河南,并愿意带着警方去抓捕赵维山。那时,赵维山已经使用手机了,不过“一天换一个号”,很难联系到他。哈尔滨警方将他暂时关在了一个派出所里,准备第二天带他去河南。当天晚上,他就捅开了手铐,从三楼逃走了。据记者了解,当时派出所的两位值班民警因为喝醉酒而睡着了。

  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赵维山的任何音讯了。如今赵维山的家人说他已几乎不跟家里联系了。“在信教之前的青少年时代,他和兄弟姐妹的关系非常亲近,也很顾家。但自从他逃离黑龙江以后,因为受到公安机关打击,逐渐和家里失去了来往。”而在此之前,赵维山曾无数次劝说兄弟姐妹加入他们全能神教,均遭到了拒绝。

  记者找到了伊海涛的姐姐伊海波,她表示,目前自己也没有伊海涛的任何音讯。

  根据警方披露的信息及媒体公开报道,赵维山后来在河南创立了“全能神”教,并将因高考落榜而精神分裂的女子杨向彬神话成“女基督”,自己成为“大祭司”,四处传播。

  2000年,赵维山在公安机关的追捕下化名徐维山,办理了出国护照去了东京,后又辗转到了美国。

  2001年赵维山在美国以“逃避宗教迫害”为由,申请“政治避难”,并在纽约设立了总部,建立了网站。随后迅速在日本、韩国、印尼、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及美国、加拿大等欧美国家发展了大批信徒。

  2012年12月,赵维山指令“全能神”组织了全国性的公开活动,走上街头传播世界末日,企图借机发展信徒。公安机关出击,对“全能神”教开展全方位打击。接下来的故事,就是我们都知道的了。当下,全国公安机关已抓获邪教人员上千人。

  赵庆芳一开始就有预感,这个不服别人、自己又有些才华的赵维山一定会干出一番大事。为此,他一次又一次地想把赵维山拉进正规教会。但他也知道,这个倔强的人很难听进别人的话。他甚至和教会的长老们商量给赵维山一官半职,长老们没表态,赵维山也不同意。“他喜欢受人膜拜”,赵庆芳说,赵维山在永源镇时的信徒见了他要“下跪祷告”。A21~A22版文/图

  赵庆芳一开始就有预感,这个不服别人、自己又有些才华的赵维山一定会干出一番大事。为此,他一次又一次地想把赵维山拉进正规教会。但他也知道,这个倔强的人很难听进别人的话。他甚至和教会的长老们商量给赵维山一官半职,长老们没表态,赵维山也不同意。“他喜欢受人膜拜”,赵庆芳说,赵维山在永源镇时的信徒见了他要“下跪祷告”。记者周超

(责任编辑:桑赛)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