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全能神”邪教害人

噩梦惊醒后的悔悟

发布日期:2013年08月1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王 永
【字体大小:

  一场噩梦整整做了七年。七年里,我深陷“全能神”刻意设置的陷阱而不能自拔。梦醒之后,我落入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惨境地。

  我叫宋海根,男,38岁。1976年,我出生于内蒙古乌拉特前旗新安镇的一个偏僻的农村,母亲在我4岁时候就病逝了,父亲一个人独自将我抚养大,他为人憨厚老实,当过电工,谁家电视、录音机什么的出毛病都来找他,他都免费修理,是村里出名的好人。我是家里的独子,因幼年顽皮,父亲对我的管教很严,很早我就开始在假期帮助他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高中毕业后我选择了回乡务农,由于受过教育、人也不算笨,靠着科学种田和做些零星买卖,我攒下十多万块钱。2001年,我给家里盖了新房子,邻村的人们都夸我精明能干,挣着要给我介绍对象。那年夏天,经人介绍我认识了翠英,后来成为了我的妻子。她虽比我小两岁,但是通情达理,做得一手好饭。

  2005年冬天,我家来了一个远房亲戚,茶余饭后,亲戚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你加入我们教吧,只要入了教要吃有吃、要喝有喝、做甚甚顺。”随后,给我留下了一沓宣传资料,让我闲暇之际看一下。出于好奇,我按照亲戚的指点开始翻看资料,资料中所描绘的虚幻图景和理想世界深深地吸引了我。

  春天,别人拉土送粪、耕耘土地,我却痴迷于信教;夏天,别人除草打药、间苗浇水,我仍痴迷不改。为了使“上帝的福音”惠及更多的亲戚朋友,在其后的时间里,我开始四处奔波发展教友。先是将邻近的亲戚朋友拉入教内,而后又到临河区,赴包头拉拢远房亲戚。由于我对教义理解深刻、对“上帝”信服虔诚,于是我被任命为我们那个地方的负责人。任命就像给我注射了强心剂,我更加投入地开始发展信徒,把我的全部精力都“奉献”给了所谓的“上帝”。

  后来,全能神被定为邪教,政府依法对其取缔,而我却不以为然,逐渐将活动转入地下。由于几年的东跑西逛,我将家中的四轮车等农具卖了个净光,所得的款项全部用于“奉献”和发展教徒。土地荒了、牲畜死了,家中少吃无燃、四壁皆空,和我同甘苦、共患难的妻子在一气之下离开了我。正在上高中的儿子苦苦劝我无果,也离开了家,不知去向。妻离子散本是人生的痛中之痛、苦中之苦。但是,陷入痴迷的我却没有在痛苦中悔悟,而是继续我行我素,在邪教的道路上越走越深。

  2011年11月,我76岁的老父亲患病。由于我相信全能神能够祛魔除邪,所以没有请医、也没有买药,而是每天晚上堵上门窗、拉灭灯,找一众“教友”跪成一圈为病重的父亲“祈祷”,自认道行深厚的我身穿白袍挥舞“宝刀”四处乱劈,为父亲“祛妖除魔”。折腾了七天后,我们的“祈祷”并没有驱走父亲身上的“妖魔”,而父亲却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妻子走了,儿子走了,老父亲也走了,但我并没有停下来。2011年底,我从全能神组织内部的秘密渠道得到了有关“世界末日”谣言的资料和宣传品。之后,我联络包头、鄂尔多斯等地的“教友”开着面包车四处宣扬“世界未日”。 2012年12月19日,我和“教友”聚到一起开始祷告,等待着“上帝”对我们的“恩赐”,盼望着太阳不出、地球爆炸,幻想着我们悄然“升天”的精彩瞬间。然而,12月21日,太阳照常升起,自认为虔诚的我,孤零零回到家中,面对冰冷的墙壁,我流下了痛苦的眼泪。

  人生百年转瞬即逝,然而我却把人生宝贵的7年陷入噩梦之中。梦醒时分,妻子、儿子离开了我,原

  本幸福的生活却再也回不来了。

(责任编辑:释然)

更多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