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全能神”邪教害人

程芬:我曾险遭“过灵床”

发布日期:2013年10月0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程 芬(口述)李 子(整理)
【字体大小:

  邪教“全能神”打着传教旗号在各地所设立起来的活动窝点,实际上都成了其信徒们集体淫乱的场所。下面,以书面形式告诉世人我曾险遭“过灵床”那段难以启齿的经历。 

  我叫程芬(化名),今年46岁,高中文化,曾是沭阳县粮食企业的一名中层干部,丈夫是县实验中学的语文教师。2000年的5月底,与我同岁的丈夫不幸在一场车祸中结束了33岁的生命,当时咱们唯一的女儿还不满5周岁。因正值青春年少,加之先天的几分姿色,家人、亲友包括同事都劝我再重新组织一个家庭。为让女儿有个快乐童年、健康成长,我推三阻四决意不嫁;一些动机不纯的人也会隔三差五或上门“关心”或邀约吃饭,也都被我一一婉拒。2008年秋季开学后,女儿成了县城重点中学初中部的寄校生。自此,我这个单亲母亲也终于从接送子女上下学的“要务”中解脱了出来。 

  送走了女儿,却迎来了“恶魔”。就在这一年的国庆长假期间,偶有电话联系的邻县一个王姓同行(比我大月份,称她王姐),傍晚时分找上了门。吃罢了晚饭,王姐说要留宿我家;有人陪住陪聊,我很乐意……王姐说,自打企业改制后她就离开了单位自谋生路,先后做过家政、婚介,后来从事过花木经营。王姐说,这些年她的确也赚了一些钱“辛苦钱”。但王姐也坦言:容颜娇好的她迷倒了一个又一个花心男人,却没能留住自己的丈夫。话锋一转,王姐说她现在好了……我问她咋个好法,王姐却卖起了关子——夜深了,明天再聊吧……次日吃罢早饭,见我急于想知“下文”,可一连3天,王姐她就是不肯“书归正传”,可谓吊足了我的胃口。在我一再催促之下,王姐说:“我这人从不欠人情——我在你家又是吃又是住,你也得到我家走走看看;管你吃住的同时,让你亲眼见识见识如今我有‘多好’……”心想女儿寄校,路程又不很远,走动走动也无妨…… 

  一路上,王姐絮絮叨叨。中心意思是:如今基督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来到人间,名号叫“全能神”。说此“神”非常神奇,只要加入进去,对于各种自然灾害诸如地震、洪水、海啸等等,都能逢凶化吉、保你平安;据“神”预测地球即将爆炸、“世界末日”就在2012年的12月21日,还有,此“神”也是女人——这是咱们女人的福啊!当然,前提是要服从“神”、奉献“神”……我问咋奉献,王姐说要因人而异;具体做法,你听我王姐的就行了……不到两个钟头,就到了王姐的家:二楼三室两厅。原来,王姐的家是该县城一处打着“教会”名义的“全能神”信徒的聚会点。 

  当晚约莫八点来钟,当地的信徒们便接踵而至:男信徒多为五、六十岁的老男人,女信徒则相对要年轻些,其中一个30来岁年轻貌美的小女子,特别地抢眼。王姐拉上了窗帘、变换了灯光;人气加空调,室温渐渐如春……“活动”开始:先是低声“唱新歌”,继而结对“跳灵舞”。我发现“唱新歌”时信徒们的手就很不老实了,“跳灵舞”间男女双方则更加欲火中烧、情不自禁,进而于旁若无人、胡抓乱挠中纷纷脱了外套脱了……麻利者抢进了卧室,性急者干脆就在沙发上滚作一团……发现我坐立不安、羞辱难掩,王姐却在我耳边喋喋不休:“现在脱离家庭的,父母的,妻子、丈夫、儿女的,便是进入灵界的开始……”生怕我不解其意,她更加露骨道“身为女人特别是已届不惑之年的女人,更要学会享受人生的快乐;更何况,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呢……”王姐还十分得意地告诉我她诱人入伙的“诀窍”:要专盯那些“有缝的蛋”,如今晚的信徒中多为鳏夫和寡妇……至此,我终于明白了王姐的良苦用心,即与其说是让我“见识”,不如说是让我“见习”……趁着信徒们“肉博战”正酐和王姐上卫生间的空子,我夺门而出、落荒而逃,边跑边拨通了110;在抓了淫乱现行之后,派出所民警同志连夜将我送回家中…… 

  至今回想起来,我仍然后怕不已——当初若不是逃得快、逃得掉,我真的难料自己就不是“全能神”邪教“过灵床”的受害者。值此,由衷告诫众多单纯、善良的姐妹们:身为女人,咱们千万要辨真假、知廉耻、守底线啊! 

(责任编辑:陆原)

更多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