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全能神”邪教害人

“东方闪电”是从哪里来的?(二)

发布日期:2013年10月0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彭 标 陈琳(编译)
【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William Bennett先生(中文名:彭标)是美国律师,同时也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他曾在中国长期居住,期间结识了两位中国的基督徒朋友。未料他于2006年离开中国后,这两位朋友先后加入了邪教“东方闪电”。彭标先生由此对这一邪教进行了一些研究,揭露了这一邪教与早期中国基督教异端的联系并追溯了其发展历程。在2013年6月15日他用英文对基督教听众作了有关这一话题的演讲,并于7月31日整理了发言稿,发布在基督教网站somehelpfulinfo.Com上。我们在发现这一稿件后通过中间人和彭标先生取得了联系,欣得其惠允,由彭标先生指定陈琳小姐进行中文版本翻译并在我站首发。根据与彭标先生的约定,本译稿已由彭标先生亲自校对审定。凯风网未对译稿原文(包括注释)作任何的增删或改动,并承诺不用此稿件进行任何形式的盈利。另外彭标先生保有该稿件的完整版权。此为第二部分《历史背景》。  

  在讨论“东方闪电”之前,我们先要了解一下一些历史。下面就让我们来上一堂历史课吧。

  倪柝声 (正统)

  福建(1903–1972)

  在海外,倪柝声是最声名卓著的中国基督教领袖。他写了很多书,很多外国基督徒读过他的书。我还没有来中国以前,在美国念大学期间读过他的书,受到了很大的鼓励和启迪。“倪柝声于1955年被捕并被投入监狱,1972年死于狱中。”[1]

  虽然倪柝声是一个正统的、有影响力的基督教领袖,他还是有一些不寻常的观点。其中最出名的一个观点就是,宗派的划分是错误的,在同一个地区的所有信徒应该同属一个团体。他领导之下的教会被称为“地方教会”或“聚会处”。他的团体也被称为“小群”。

  李常受(不正统)

  山东(1905–1997)

  李常受在中国追随倪柝声并成为其共事者。

  1949年,李常受去了台湾。1974年他又搬到美国。他于1997年去世。

  倪柝声的教导基本上是正统基督教,但李常受却不是这样。

  李常受及被歪曲的“三位一体”教义

  李常受和“东方闪电”有关连之处是对“三位一体”的看法。正统基督教的三位一体,是指只有一位独一的真神;即圣父、圣子、圣灵是同一个本体、同时却是三個不同的位格。该正统教义可由以下这张图来表示[2]:

  正如上图所示,圣父、圣子、圣灵全是神,但圣父不是圣子,圣子不是圣灵,圣灵不是圣父,等等。

  李常受否认神有三个位格。[3] 他认为,神有三个位格这一学说类似于“三神论”。他比较喜欢“三一神”这个名称,比较不喜欢“三位一体”这个名称。他相信尽管圣父、圣子和圣灵“区分清晰”,但仍然是同一位(同一个位格)。 他相信耶稣是“三一神以人身显现”。[4] 他相信耶稣受难并复活后,即成为圣灵。[5] 李常受一直都否认他的教导是形态论(一种异端,否认神有三个位格,并断言神不过是在不同的时代以不同的形态显现)。[6] 不过,他的思想即使不是形态论,也与之非常接近。[7] 不管怎么说,李常受的教导和它在中国所经过的改变成为了“东方闪电”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因素。

  在中国,李常受关于三位一体的半形态论教导被人进一步发展为完全的形态论。李常受的教导经过数次被其他人转化和变种,最后成为“东方闪电”的教义:神在《旧约》中称为“耶和华”,在“恩典时代”称为“耶稣”,如今在“国度时代”称为“全能神”。

  我们先不讨论圣灵,就常识来说,任何阅读过《圣经》福音书的人——信徒也好,不是信徒也好——都能看出《圣经》所说的“耶稣”和“圣父”很明显是两个不同的人物,这正和形态论相反。看过《圣经》之后没有人能够诚实地说《圣经》告诉我们“耶稣”和“圣父”是同一个人物。耶稣说他是受父派遣而来(例如约翰福音5章37节) 并且向父作祷告(例如约翰福音17章), 并且常常以提起另一个人物的口气提起父。

  那么对这明显的事理(即耶稣和圣父是两个不同的人物),“东方闪电”是怎么说的呢?他们声称耶稣提起父时,不过是从凡人的角度来说。当他对父作祷告时,只是从一个被创造的人的角度而已:

  “耶稣当时祷告时称天上的神为父,只是站在一个受造的人的角度上称呼的……”[8]

  这个观点和李常受就同一问题的阐述极其相似。在其著作《关于三一神》中,李常受就这一问题这样写道:

  “……如果说圣子就是圣父,那圣子怎么向圣父祈祷呢?…… 万军之耶和华既是那差派人的,又是那被差派的。既然万军之耶和华是那差派人的,又是那被差派的,为何主不能是向父祷告的圣子,又是听取其祷告的圣父呢?听取祷告的圣父即是祷告的圣子;祷告的圣子也即是听取其祷告的圣父。”[9]

  显然,这种教导和对《新约》任何正常的理解都是有差异的。

  李常受和“呼喊派”

  我们先把理论放一边,来看看历史上的演变。

  1967年,李常受开始了“呼喊”运动。他说“道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今是“灵的时代”。李常受教导说,信徒必须“吃主”,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呼喊主名。呼喊他的名字是在“灵的时代”释放灵的方法。[10]

  1979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实行以后,许多外国人前来访问中国。从1978年至80年代初期的某个时期,李常受从海外派遣了许多信徒来到温州联络各地原属倪柝声“地方教会”的信徒。据说他们带来了大量李常受的书籍、小册子和录音。短短几年之内,他们的影响遍及浙江、福建、河南、广东和其他地区。[11] 在聚会中,他们身体力行李常受的教导,呼喊“耶稣是主!”所以他们也被称为“呼喊派”。[12]

  不是所有“呼喊派”都有问题

  “呼喊派”其实是一个不准确的名称。不幸的是,不少正统基督徒不是“呼喊派”,但也被挂上“呼喊派”了这个标签。许多被称为“呼喊派”成员的人其实可能是真正的基督徒。并不是所有“呼喊派”成员都接受李常受的教导,李常受的追随者也并不全是“呼喊派”成员。[13]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许多追随倪柝声和李常受的“地方教会”是遵纪守法的团体,他们抗拒“呼喊派”这一称呼。[14]

  一些“呼喊派”成员和三位一体

  一些(不是所有)“呼喊派”成员将李常受关于三位一体的奇怪学说进一步发展,成为了完全的形态论者。这些团体认为,圣父成为了圣子,并不再是圣父;圣子又成为了圣灵,并不再是圣子。[15] 也就是说,圣父、圣子和圣灵不过是神在不同时代以不同形态显现,并不是各自独立的位格。

  “常受主”邪教

  “呼喊派”中的一个分支过于抬高李常受的地位,甚至视他的权威和地位在基督之上。[16] 他们将李常受称为“常受主”。[17] 当然,这远远偏离了李常受的教导,他从未将自己置于基督之上。[18]

  据报道,1995年这一支“呼喊派”成员在中国的20个主要城市中散发了1500万本小册子,宣称李常受是在世的基督,他将成为新的宇宙之王。[19] 我们可以轻易发现这一邪教日后成为了“东方闪电”的模仿对象。

  这一支“常受主”邪教相信人必定要靠着“常受主”才能够得救;耶稣是以前的人,不会回来拯救世界;而“常受主”则会再临以拯救世界。[20]

  注释:

  [1] David Aikman (大卫?艾克蒙), 《Jesus in Beijing: How Christianity Is Transforming China and Changing the Global Balance of Power》 (耶稣在北京:基督教如何改变中国并改变世界格局)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Regnery, 2003), 238页。

  [2] 我从苏颖智牧师所著《揭开〈东方发出的闪电〉之面纱》第三版(香港: Heart Publishers Ltd., 2013) 第16页手抄了该图。苏牧师的图是据传统“三位一体之盾”(拉丁文Scutum Fidei)而来。参见“Shield of the Trinity”(三位一体之盾),维基百科(网站) ,于2013年6月24日被我读取, http://en.wikipedia.org/wiki/Shield_of_the_Trinity。

  [3] 虽然在一些地方李常受也讲神的“三个位格”,但他一般强调神是“一位神”和批评很多传统基督教的信徒将三个位格独立化,他以为很多传统信徒倾向“三神论”。李常受说:“The Father, the Son, and the Spirit are not three separate persons or three Gods; they are one God, one reality, one person”(圣父、圣子、圣灵不是三个分开的人格或神;他们是一位神、一位实际、一位人格)。载于李常受所写的《The Triune God to Be Life to the Tripartite Man》(三一神作三部分人的生命)(加利福尼亚州,阿纳海姆:Living Stream Ministry (水流職事站), 1996),第五章,小标题 “The Triune God Being Processed to Be the Life-Giving Spirit”(三一神经过过程成为赐生命的灵), http://www.ministrybooks.org/alphabetical.cfm。这本书是由李常受于1990年2月至1991年6月在加州阿纳海姆分享的信息集成。同上,前言。

  [4] 李常受,《God’s New Testament Economy》 (神新约的经营)(加利福尼亚州,阿纳海姆: Living Stream Ministry (水流職事站), 1986),Kindle 版本,第二章,小标题“God Manifest in the Flesh”(神在肉体显现)。 网上版本在http://www.ministrybooks.org/alphabetical.cfm。

  [5] “The Son who became flesh died and resurrected and became the life-giving Spirit.”(成为肉身的圣子死了、复活、成为了赐生命的圣灵。) 同上,第一章,小标题 “The Spirit, as the Son, with the Father—the Consummation of the Triune God”(圣灵作为圣子,与圣父在一起—— 三一神的完善)。

  [6] 李常受,《The Crucial Points of the Major Items of the Lord’s Recovery Today》(主今日恢复之主要项目的重点)(加利福尼亚州,阿纳海姆: Living Stream Ministry (水流職事站), 1993),章节第一“ The Triune God”(三一神),小标题“Note—What Is the Heresy of Modalism?”(注释——什么是形态论异端?), http://www.ministrybooks.org/alphabetical.cfm。

  [7] 福音派信众中对于李常受之教导的正统性有分歧。可参见Elliot Miller(艾略特?米勒)所作文章“Cultic, Aberrant or (Unconventionally) Orthodox? A Reassessment of the ‘Local Church’ Movement”(是邪教?是偏离正道?还是(与传统有差别的)正统?对“地方教会”的一次重新评估),《Christian Research Journal》(基督教研究通讯)特别号“We Were Wrong: A Reassessment of the‘Local Church’Movement of Watchman Nee and Witness Lee”(我们错了:对倪柝声和李常受“地方教会”运动的一次重新评估)(2009)32卷6期,第七页,http://www.equip.org/localchurch/。而与米勒相对的观点,参见Norm Geisler(诺姆?吉塞勒)与Ron Rhodes(罗德·罗兹)所作《A Response to the Christian Research Journal’s Recent Defense of the ‘Local Church Movement’》(回应〈基督教研究通讯〉近期为“地方教会”运动所作辩护),http://www.open-letter.org/,于2013年6月21日被我读取。我是从一篇很有用的博客条目“The False Gospel of Witness Lee and Living Stream Ministries”(李常受和水流職事站的假福音)所给的链接找到这些材料的,博客的作者似乎叫做Brandon Adams (布兰登?亚当斯)(尽管不明显)。“对比”(博客),2010年9月25日, http://contrast2.wordpress.com/2010/09/25/the-false-gospel-of-witness-lee-and-the-living-stream-ministries/。

  [8]《羔羊展开的书卷》 (出版地大概在中国:“东方闪电”教会, 出版日期不详,但不早于2003年),423页。

  [9] 李常受,《Concerning the Triune God—The Father, the Son and the Spirit》(关于三一神——圣父,圣子和圣灵),(加利福尼亚州,阿纳海姆: Living Stream Ministry (水流職事站), 1973),小标题 “The Son Who Prays Is the Father Who Listens” (祷告的圣子即是听取祷告的圣父),http://www.ministrybooks.org/alphabetical.cfm。

  [10] 梁家麟,《 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农村教会》,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研究丛书—4 ,(香港:建道神学院, 1999), 168页,168页36脚注。

  [11] 参见梁家麟,《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农村教会》,170-171页,及张大开《剖析邪教组织“东方闪电”》(出版地约为中国,出版机构不详;2006年),第六页。

  [12] 艾克蒙,《耶稣在北京》,89页。

  [13]华人事工国际学园传道会,“信仰问答汇编:异端与信仰(更新版)(四):呼喊派”,于2013年6月24日被我读取, http://www.chineseministries.com/books/Frameset-qa.htm。

  [14] 参见白信来等人,《解剖毒瘤》,“真理辩证”(网站),http://www.cftfc.com/com_chinese/apologetics/reading.asp?title_no=4-10&chap_no=4-10-01。这个网站似乎是李常受的组织“水流职事站”与“台湾福音书房”主办的。网站的宗旨是“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

  [15]华人事工国际学园传道会,《信仰问答汇编:异端与信仰(更新版)(四):呼喊派》,于2013年6月24日被我读取,http://www.chineseministries.com/books/Frameset-qa.htm。

  [16] 梁家麟,《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农村教会》,169页

  [17]华人事工国际学园传道会,《信仰问答汇编:异端与信仰(更新版)(七):“常受主”派》,于2013年6月24日被我读取,http://www.chineseministries.com/books/Frameset-qa.htm。

  [18] 有一段很奇怪的录音《李弟兄论及常受主派的录音》,长度大约4分钟。在其中李常受告诉一些“弟兄姊妹”不要再崇拜他。这段录音发表在“真理辩证”(网站)上,于2013年6月31日被我听取,http://www.cftfc.com/com_chinese/apologetics/reading.asp。 对于李常受,我的个人看法是,他关于三位一体的教导是错误的;而且他可能过分宣传了他的个性和权威。

  [19] 也有人说这些小册子可能不是“呼喊派”而是其对手为了栽赃陷害而散发的。梁家麟,《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农村教会》,173页,173页51脚注。

  [20]华人事工国际学园传道会,《信仰问答汇编:异端与信仰(更新版)(七):“常受主”派》,http://www.chineseministries.com/books/Frameset-qa.htm

(责任编辑:晨曦)

更多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