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丑态百出的神韵演出 > 所谓的神韵艺术团
 
神韵演员的“眼泪”
   2011-12-28   凯风网   作者:智 宸

  又是一年春来到,神韵演出少不了,神韵艺术团旗下三路弟子又开始了暗无天日,群魔乱舞的“紧张”时刻,且不论法轮功各类主流媒体的争相报道盛况场面,各类政要祝贺褒奖,演出时观众火爆场面,更为影响深远的是,“很多观众已经把观看神韵当成是庆祝圣诞节与新年的传统节目,神韵演出居然还成为主流新时尚。许多家庭把看神韵定为庆祝传统节日的节目,每年都买票看晚会。神韵演出票已经成了加拿大人最好的圣诞礼物。”正如“师父”所说:“神韵精彩表演的力度已经很强了,影响已经很大了,终究有一天会打开的,终究有一天神韵也不须用大力做广告、费心拍广告片子了,只登几个字:神韵来了,人们就会来了。”欢呼场面之下,我们却隐隐听到了抽啜声,仔细一听,哎呀,可怜的这些神韵演员们竟然在暗自流泪……

  一、拼死累活,超负荷排练演出,流不尽的辛酸泪

  谁不知这些神韵演员团了,十几二十来岁的孩子一大把,一不留神进了神韵艺术团,原来以为可以发挥自己才能,好好感受艺术,却沦为连生活也享受不了的为“演奴”。他们演出任务也非常人般重,全年全球巡演不断,所以每天排练如牛负重,还要被强迫修炼法轮功,兼做工作中苦役,弄得身心俱疲,毫无自由可言。

  一位在美国神韵艺术团的天音乐团演奏小提琴的韩国女演员对此也深有同感,她在5月24日“纽约法会”发言中诉苦说:“大部份的团员们为了排练要赶五-十个多小时的路程……从早到晚一首一首地进行排练,中间休息的时候就炼一套功法,然后接着排练。吃过午饭后集体学法,用中文、英文、韩文各读一段。”“在演奏期间,我们除了每天个人练习外,还进行集体学法和练功。需要长时间乘车的时候,大家就在车上学法。中间休息的时候,大家就从车上下来,炼一套功。”“每次演奏会开始前,乐团的团员们都聚在一起发正念,背《洪吟》,然后开始演奏。”“从九月开始,要穿演出服进行排练,所以平日还要用半天时间帮助缝制服装。两个舞蹈团舞蹈演员的衣服从装饰到配物都要手工制作,所以活儿很多。刚开始是缝制小饰物,一个一个的往上缝,很累眼睛,因为不熟悉做起来也很累。”(明慧网)

  神韵纽约艺术团演员陈慧超在博客日记中写道“基本功训练是舞蹈演员每天必需要做的事,管我们的舞蹈鞋健康状况如何,练舞都不容易。每一堂舞蹈基本功不仅消耗我们的体力,也消耗我们的精力。高难度技巧的练习是无止尽的,而且纯正的中国古典舞的形态与精髓并不是很快就可以消化及掌握的。总是会有些地方等待去提高,因为没有完美无瑕的舞蹈演员。再加上我们频繁的演出日程,当一天结束时,我已经筋疲力尽,等不及要上床睡觉。但是当第二天一大早闹钟在我枕边发出刺耳的声音时,我知道又是一个漫长的一天在等待著我,充满旋转和腾跃,水泡和瘀伤,汗水……”

  由此可以想象得出这些演员们的日子,天天失去自有超负荷苦练苦演,谁能承受得住吗,真是一把辛酸血泪。

  二、全球巡演,终年漂泊异乡,抹不去的思乡泪

  “师父”一向自诩宇宙第一,神韵演出早就是天下第一,任何哪个国家和民族的演出那是不能和“神韵”相比,自然这些“神的演出”也是用全球和国际的眼观来考虑,旗下3支艺术团全球巡演,七大洲五大洋都要演,只是可怜了这些演员们,终年流浪异乡,搬行李、拖着道具,四处奔走,连路上还要排演,一年到头都不能在家里呆上几日,更别说在父母身旁陪伴几日,加之异国他乡饮食、环境不同,自然无法与自己家乡的感觉相比,最大的就是语言障碍,这种奔波与陌生恐怕没有几个人不会思乡落泪。神韵国际艺术团舞蹈演员ASHLEYWEI也在日记中表露:“随著假日和巡回季节的来临,我们比平时更忙了。其实,更确切地说,我的脑子都快爆炸了——最后一分钟的彩排,最后一次的修改服装,包装礼品……弄得我精疲力尽。或许,这就是神韵演员的生活吧。回顾今年的准备工作,实在是快得让我吃惊。服装组,空空的衣架在一眨眼的功夫就被绚丽的服装填满,有时舞蹈刚学完服装就已经做好了……好像去年巡回才刚结束,2011年的巡回就来了。”

  神韵纽约艺术团乐团双簧管吹奏者EMILYMYERS在日记里写道:“在神韵的五年里,我们在世界各地都演出过,其中包括维也纳、东京、悉尼、巴黎,以及所有那些你能叫出名字的地方。但是最近在我家乡纽约罗切斯特的演出,却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一件事。其实这次演出的意义,是我用老师与父母教给我的东西,再回报给他们。我的父母教会我音乐……”演员们思乡、思念父母的情绪跃然于纸上,可怜到处巡演五年,熬过多少个思乡的日日夜夜,许多演员也许从没回过自己家中,说又不敢说,更不能回去,可能只好写写日记,释放一下压抑心头的愁绪。

  三、工作条件差,收入少得可怜,忍不住的委屈泪

  神韵演员们终年辛苦劳累,比好莱坞的影星还排不过的档期,却工作环境相当恶劣,然而收入却少得可怜,然而“法轮”主流媒体总是吹嘘高票价、高票房,收入可观,不得不令演员们甚为不甘,既没成名也没捞到收入,究竟是夸大收入还是被“黑心老板”吞掉,反正是令演员们满腹狐疑,牢骚满天,委屈流泪。

  陈慧超就在日记中发牢骚,“并不是每个剧场都有个排练厅。就算有个排练厅,但也不一定会有橡胶地板,把杆,或镜子;甚至有时候房间会小得装不下我们所有人。我们常常被迫‘撤退’到前厅。”

  “师父”也在强调:“其实办神韵哪,没那么难。就是不太懂,把他看的很难。其实就是找个旅馆,把神韵安置下来,住下。每天给他们准备点饭,买盒饭也可以,或者是吃快餐,都可以。”(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可想而知,这演出团简直就是古欧洲时马戏团,或者堪比现在农村工地上到处偷演色情演出团般的待遇。

  “师父”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2009年8月15日)也倒苦水说:“成年人演员,这个费用非常大。各地演出的费用,他们一开工资,整个艺术团现在全体人员几百人,各地演出的费用,开工资是不够用的。也想去拉赞助,专门设置神韵办公室,专门去找政府、找企业去找赞助,因为其它艺术团也是这么做的……你们别看他们见点儿经济效益,那个还远远不够用哪。渐渐的随着条件好一点,随着神韵演出逐渐影响的扩大,收入好一点,他们渐渐的月薪也会增加。”看来“师父”还是解释得颇为合理,收入不好,工资也确实发不出,但同时鼓励演员们,收入好一点,自然待遇会好些?可弟子观点却不同,只能发发牢骚,做做无用功。

  神韵巡回艺术团主要演员舞星在日志写道“在超市里,看见一只五花大绑著的螃蟹从18.9元每斤的水箱里往28.9元每斤的水箱里爬,我泪流满面,你太有上进心了!这是几天前家人发给我的一个笑话。乍看之下,我不禁笑的前仰后合,但捧腹之余,心里却有种说不清的惆怅。这只螃蟹被迫离开了自由自在的大海,而被关在狭小的超市水箱里等待著贩卖。这已经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了,然而这只已成为俎上肉的螃蟹却全然没有意识到其身处的险境,还一心想著往价格更高的水箱里爬。就算它成功了,只能给贩卖它的人带来一笔为数很小的财富而已,而它自己又能得到什么呢?”这位弟子把自己比作螃蟹,触景生情,感慨自己遭遇!

  2008年6月,李洪志在位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附近的一处四千六百平方尺豪宅里,亲自接见了演员们。李洪志对众演员解释说,这幢房子是他的一个名叫孙约翰的追随者作为礼物赠送,该演员称这所房子装修豪华,单后花园内的私人游泳池就价值二点四万美元,还有多辆豪华轿车停在豪宅内。该演员称,艺术团只给他们提供食宿和化妆费,薪金根本无从谈起,李东辉(李洪志的胞弟)等人宣称演出的门票收入和广告收入都用于“弘扬大法”了。而神韵艺术团总导演李洪志却住在豪宅里,享受着奢侈的生活,演员们都忿忿不平。(参考凯风网消息)

  四、质疑重重,噩梦不断,摆脱不了的悔恨泪

  神韵演出由于演出水平低下,内容低劣,令广大观众非常失望,喝倒彩甚至责骂之声不绝于耳,中途退场者络绎不绝,以致影响在场观众无心观赏。演员们都是几个搞艺术的,稍有良知还是看得出得艺术真伪,但是“神韵”这张门似乎进来容易,出去就很不容易了,所以许多演员在法轮功的掌控下,遭受各种恐吓、威胁,不得有半点怨言,悔恨泪水滚滚。

  神韵巡回艺术团乐团小提琴手JAMESHWANG在日记中写道:在神韵演出后,我经常会去参加贵宾招待会。作为一名音乐家,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神韵乐团为什么那样的与众不同?”我也总是会告诉他们神韵乐团怎样成功的合并了东西方音乐中的精华。上星期一次排练中,我问自己这个同样的问题,却觉得就像是滑稽之谈。”演员们自身都觉得自己可笑,能不让人质疑?神韵演员挥刀刺孕妇被判刑,更是让人感知其人性的卑劣,在她受到法律的惩罚时相信她只能追悔莫及。

  演员们只要进入“神韵”,就会被灌输法轮功的思想,开始“学法”练功,同时紧张排练,做苦力,不少演员对于抱怨薪水低、伙食差的演员,“神韵”方面负责人,经常以“形神俱灭”来威胁,对不听招呼、不愿意“学法”练功的演员,进行人身威胁,扬言要“除魔”!年少无知的演员们不得不忍气吞声地听从“神韵”的摆布。

  某演员称,自从离开“神韵国际艺术团”后,他多次收到法轮功组织的匿名信和电话,警告其要封口,否则要对其和家人进行“除魔”。而该团新闻发言人李维娜(VinaLee)居然说,他们这些演员受到了当地侨领的诱导,还有中共特务的恐吓,才离开的,这是法轮功在掩盖事实真相、转移公众视线,以继续欺骗更多的青年男女报名参加“飞天舞蹈学院”,为“神韵国际艺术团”供应演员。(参考http://news.boxun.com/forum/200902/qglt/48623.shtml)许多演员们,云里雾里,启蒙受骗,一念之差,上了贼船,恐怕就摆脱不了这种恶魔缠身的梦魇,睡梦中总被惊醒,两行悔恨泪。

  也许演员们真想为观众演唱一曲《神韵演员的眼泪》,表达下自己感触,也向神韵艺术团发出生命的控告:

  在神韵演出你看到了神韵演员的微笑

  你说这对你很不好

  这次演出让你渡过了惊魂的梦寐

  你为买票大呼受骗

  感谢你听我倾诉可悲的痛苦

  在我的梦里因为可以和你一样而骄傲

  然而你都不知道

  我期待的梦想在这个世界里已不再重要

  我为神韵苦苦哀悼

  对他付出的一切只换来我对自己苦苦的嘲笑

  神韵演员她是谁

  他风餐露宿累死累活不拿工资

  却换来别人的唾弃的口水

  还把自己的一切让法轮功大法摧毁

  “师父”“主佛”他是谁

  他是否也曾为我考虑过几回

  他的微笑那么神秘那么美

  或许他穿越世界的千山万水

  才发现所有的演出

  只会让他的神韵演员流眼泪

 

【责任编辑:舍得】

【责任编辑:】
分享到:
0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