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法轮功赖不掉天安门自焚这笔账

郝慧君陈果母女谈“1·23自焚”

发布日期:2013年01月2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郝慧君(口述)李可(整理)
【字体大小:

  2001年1月23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了震惊中外的“1·23”自焚事件。该事件最终造成2人死亡,3人重伤的悲剧,郝慧君和陈果母女就是其中的两位重伤者,昔日的母女都很美丽,可惜美丽在自焚中成了永久的过去,这里对于郝慧君陈果母女的外貌我不忍心去描述,相信任何人看了都会痛心和惋惜。事件过去了11年之后,郝慧君陈果母女现在情况怎样?昔日她们是如何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的?为什么要参加自焚?现在对法轮功有什么认识?当前情况如何?笔者作为反邪教志愿者,2012年10月18日,在开封市举办菊花节期间访问了郝慧君陈果母女,简单的问候过后,我们开始了那段痛苦的回忆,让我们听听她们的叙说。

  笔者:自从“1·23”事件发生后,11已经过去了,社会的爱心组织时刻关注着你们的情况,郝老师您现在能不能聊一聊当时事件发生的情况?

  郝慧君:当时是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一个大的事件,就是“1·23”自焚事件,这个事件是由我们七人参加的——刘云芳、王进东、刘春玲、刘思影、刘葆荣、陈果和我,我们几个人都是练法轮功的,这个事件是刘云芳组织的。刘云芳当时跟王进东、薛红军三个人在一起酝酿了自焚的事情,当时因为国家把法轮功定性成邪教,在法轮功人员中出现了到天安门广场护法的这种情况,我们都认为刘云芳他修的好,他自己也以我们“师父”自居,他悟到去自焚是最高的境界,他跟王进东、薛红军他们三个人在一起酝酿了很长时间,所以就决定去自焚,去自焚就是最高的境界了,一切都舍了,舍尽了。后来我是听薛红军说,我也加进去了,再后来就是刘春玲、刘思影她们母女两个也参加进去了,最后进来的是她们母女两个。我一进来就跟陈果打电话,她正在北京上中央音乐学院,我们定于元月十六号去北京,让她给我们租好房。元月十六号我正好放寒假,火车票是提前订好的,在走之前,我就又跟陈果打了电话,叫她在北京接我们,到那她已经租好一个中套房,我们都住到那个中套房里去了,所以说十六号晚上我们坐上火车走了,十七号就到北京,“1·23”自焚事件是在我们到达北京之后七天,经过准备,买汽油之类的啊,吃的东西是在开封准备的,路费的投资,经费都是我支付的,到北京我们住了七天,一切准备好了,做好了准备,然后我们一起在1月23日那一天到达天安门广场去做了自焚,当时那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

  笔者:郝老师,那您能不能谈谈,您当时为什么选择修炼法轮功的?

  郝慧君:当时我们国家正处在气功热那个时期,当时好多气功都出现了,都称是强身健体的、治病的,那时我爱人得了脑溢血,留下了后遗症,半身不遂。我很希望他能好,身体能够痊愈起来,能够恢复正常,有一天早上,我正在龙亭公园晨练,正在锻炼身体,我发现有人发宣传的小册子,小传单,我一看是宣传慧元功的,说能治病,能使偏瘫病人好起来,我很感兴趣,开封工人俱乐部正在传授这个功,我就买了两张票,叫我爱人一起去,结果他拒绝了,我叫我妹妹跟我去了,是我大妹妹跟我去的,听完后她不相信,结果我相信了,我是五月份去听得这个气功,练了有两月,后来就是我爱人他外甥女,她想学吉他,我就陪她到河南大学,找了一个吉他老师,这个吉他老师叫黄健平,这个老师是个练法轮功的,当时他知道我练慧元功以后,他就介绍我练法轮功,他说练法轮功后病就会好,结果我就接受了练法轮功了,从此以后他就给我好多资料,还有录像带,后来我通过看录像带学习,随后去练功点,就在龙亭湖断桥那边岸上,那个练功点练功,每天早上都去,去了又通过练功点上的辅导员,又购买了书籍,法轮功的好多书籍都是从那购买的,购买之后呢就经常练起来了,我又翻着书教我的孩子看,结果陈果一看呢,她也成了练功人了,我们母女俩就这样走上了一条练习法轮功的道路。

  笔者:您当时为什么要选择自焚这种做法,而且选择在天安门广场呢?

  郝慧君:是这样的,当时刘云芳他修的好,以“师父”自居,开封市好多人都相信他,可相信呢,其实从根本上说,还是因为我们对法轮功是迷信的,处于一种迷信的状态,所以也迷信他,他说他悟到最高境界,那我们也相信,都觉得他是修得最好的了,又是“师父”,我们也都听他的,所以他说那是最高境界,我们也跟随着去,那时候因为好多人都是到北京去护法,到天安门去护法,所以说我们七个就这样,到天安门广场去了,因为护法的人都到北京去,到天安门广场去,所以我们自焚也就自然选择天安门广场。

  笔者:郝老师,自从“1·23”事件发生以来,境外的一些法轮功网站,否定您们是法轮功人员,而且质疑您们自焚其实是政府组织的,这个事您是怎么看的?

  郝慧君:这是个谣言,当时这个“1·23”事件出来之后,我就听到有人这样说,而且还发了很多光碟,到处传播,这是造谣,这是诽谤,这是污蔑事实,因为我修练法轮功的经过,刚才讲了,我在开封回民中学当音乐教师,我在那工作二十多年了,当时我们学校老师都知道的,我在开封市大兴街居住,在那个地方,附近的居民也都知道,因为当时我在练功点上练功,一个是断桥,我一开始的练功点就在龙亭湖畔断桥,那个湖边上练,再后来也有一段我们到医专,医专有个练功点,我们到那去练,就在那个医院里边,早晨也没有什么人,场地也挺大的,我们就在那练功,因为那个时期经常交流切磋,附近居民,我们学校的老师,都可以证明我是一练法轮功的,所以这种说法纯粹是造谣。1999年国家取缔了法轮功,不让练了,我那时候真是痴迷啊,迷信的很,所以一直坚持练,不但坚持练,还去护法,最后制造了“1·23”事件的出现。

  笔者:郝老师,这个自焚事件发生之后,能不能讲一讲您们当时被抢救的一些经过?

  郝慧君:我们当时在广场自焚,火一点着就有人来救,当时我什么也不知道了,我是坐在地下,果果我听说是跑着还是怎么的,刘春玲当时就烧死了,刘思影、王进东我们4个人被拉到了北京积水潭医院,全体医护人员全力以赴的抢救我们,无论白天黑夜的,护士们都监护着我们的身体情况,刘思影是到三月十几号,三月十二日还是三月十九日是她的生日,我脑子记不太准确了,她过生日的时候,我知道医院的大夫都给她送了好多好吃的东西,好多人都给她买吃的东西,她刚过完生日,没有几天就死了,就剩下我们在那治疗,一直到十月二十七号,我们才出院回开封,回开封以后,我们到了三院,开封市三院,到那疗养恢复治疗,在北京大的手术都完成了,我们在三院住到了2004年6月23日,又出院,就搬到了现在住的这个地方。

  笔者:自焚事件给您和您的女儿陈果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都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您的家庭也受到了影响,您现在是怎么看待当时自己去自焚这件事的?

  郝慧君:“1·23”自焚事件确实是在咱们国家都是影响比较大的事件,对国家的干扰是比较大的,对社会的干扰也是比较大的,在社会上引起的反响也是比较大的,我真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我自己跟自己的孩子的身心都受到了严重的损伤,严重的损害,所以我有时候想起来就很内疚,愧对社会对我的期望,因为啥呢?国家培养我这么多年,做为一个人民教师,从河南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回中,我觉得做为一名人民教师,出现这么严重的迷信,这个事件出现后,全国各地好多人给我们来了很多信,帮助我们认识,当时我还没有转化认识,跟我的孩子,我们都没有转化认识,在社会的帮助下,我们才逐渐的认识到这种危害,现在的这种认识就比较深刻了。

  笔者:自从“1·23”事件发生以来,社会各界,大家都十分关心您们的情况,你们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样的打算?

  郝慧君:社会确实对我们很关心,包括外国的一些朋友、友人,都来看望我们,这个我们确实很受感动,感到了社会的关怀,感觉到这个社会大家庭非常的温暖。我也觉得这个事件发生以后,危害了社会,干扰了社会,但是后来我觉得自焚这件事敲醒了很多人,使人们不再痴迷法轮功了,不再相信法轮功了。我们打算进一步做些治疗,想尽快回归社会。

  一起直到旁边坐着不语的陈果,这时对记者说:“那些修练太深的法轮功练习者,希望他们能够赶快警醒过来,别再痴迷下去,练这个功最终的结果就是害人、害已、害国家,我希望他们能够赶快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昨天一夜风雨,经历了风雨的菊花传来淡淡的香味。采访结束了,笔者祝愿这母女俩人的愿意尽快实现,希望她们早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责任编辑:晓涵】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