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法轮功——造谣公司 > 法轮功说谎不断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2012-04-11   凯风网   作者:宝善寺

  邪教离开了造假和谎言就不能生存。法轮功组织造谣惑众可谓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门,从活动方式上看,笔者认为以下三种招数最为典型:

  无中生有:代表作——“苏家屯活摘事件”

  法轮功组织第一大造谣招数就是“无中生有”,其代表作就是“苏家屯活摘事件”。法轮功组织经过精心策划,编造的辽宁省沈阳市所谓“苏家屯活摘事件”在2006年3月抛出,法轮功组织希望通过这一无中生有的“苦肉计”, 抹黑与破坏中国政府形象,讨取国际社会的同情。整个过程可分三个阶段:

  一是抛出“苦肉计”的主题,吸引国际社会的关注阶段。法轮功组织在这个阶段主要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人冒充“日本记者”,将“苏家屯活摘事件”谎言提供给法轮功自己的媒体进行炒作,为了让“苦肉计”开场时给国际社会“逼真”的感觉,在“日本记者”爆料之后,法轮功组织随即让两个“证人”登场演出,一个是曾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的前妻“安妮”,另一位是直接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的“老军医”,此二人虽然在法轮功组织那里“有据可查”,但与此“苦肉计”无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要想知道二人的真正底细,可能就非常困难。

  两个“证人”的戏演过后,法轮功组织开始在自家的媒体上再炒作法轮功“追查国际”提供的“内幕调查报告”,报告的内容据笔者所知,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内容是由假冒器官移植客户对国内一些具备器官移植的医院单位进行电话诱骗性的“咨询”,套取一些要想的“原始素材”,另一部分内容由“追查国际”甚至可以说法轮功组织,通过骗取的“原始素材”,进行编造制作,最终形成具备欺骗性的“内幕调查报告”。

  通过上述的动作,法轮功组织完成了泼脏水,将国际社会的眼球吸引向中国。

  二是抛出“苦肉计”的主体——法轮功组织与加拿大反华政客合作的“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利用境外反华势力进行炒作宣传阶段。2006年7月6日,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难民和移民领域的法律专家麦塔斯(David Matas)两人向加拿大媒体公开一份长达49页的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2007年1月31日,两位政客在渥太华国会公布了修订后的报告《血淋淋的器官摘取──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修订版》,完成了无中生有的“苦肉计”广告秀。

  三是施展“苦肉计”,进行“国际巡演”活动阶段。自所谓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抛出后,法轮功组织和这两位政客在世界各地,以各种形式进行“表演”活动,虽然“苦肉计”在最初刚演出时就被中国政府和国际主流社会所揭穿,但至今法轮功组织和那两位反华政客,依然表演着这出漏洞百出的“苦肉计”,百演不厌。

  至于法轮功组织和西方反华政客所演的“苦肉计”被揭穿的细节情况,新闻媒体都曾经做过报道,不少关注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人士也都进行了揭露,笔者在此就不多费口舌。

  颠倒黑白:代表作——所谓的“自焚真相”

  2001年除夕,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法轮功练习者群体“自焚事件”震惊中外。事件的起因是河南省开封市的部分法轮功练习者,在李洪志《去掉最后的执着》、《忍无可忍》、《走向圆满》等所谓“经文”的蛊惑下,经过“学法”交流后,产生了集体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用“自焚”的方式实现“圆满”的想法,7人付诸行动,最终造成2人死亡,3人严重伤残的悲惨结局。

  事件发生之后,政府有关部门经过调查,确实系法轮功人员因受到李洪志的“经文”毒害,造成的悲剧。

  法轮功组织在“自焚”事件发生后,指使境内法轮功练习者进行暗地调查,得出的结论亦是法轮功弟子们自焚。参与调查的涉案人员,如实交待了接受境外法轮功组织的指令和整个调查过程。面对这一现实悲剧,法轮功组织为了推卸责任,也为了抹黑中国政府,采用了颠倒黑白的招数,硬是将法轮功“天安门集体自焚事件”,造谣为“中共导演”的“陷害”法轮功组织的“自焚剧”。法轮功组织的具体做法:

  一是拒绝承认“自焚”者法轮功弟子的身份。事发当日,法轮功组织发言人张尔平招集自家媒体大纪元记者“采访”自己,声称:“自焚人士与我们法轮功根本无关”,否定自焚者不是弟子的理由是法轮功 “一直采取最和平的、非暴力形式向政府与社会从事和平呼吁。法轮功的基本原则是‘真、善、忍’,而且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教导我们反对任何形式的杀生行为,包括自杀。”

  按下对“自焚”者的身份需要调查了解不说,事实上,只要真正了解法轮功,张尔平用上述的“理由”也是无法否定掉“自焚”者弟子的身份,因为李洪志在对待“杀生”问题上,并没有教导弟子们去“反对任何形式的杀生行为,包括自杀”,而是玩弄两面派的说法,《转法轮》中在谈到“杀生”的问题时,对于影响或者阻碍自己的生命,可以杀掉。如他举的驱赶苍蝇蚊子、洗澡等的例子,另外,李洪志在《去掉最后的执着》、《忍无可忍》、《走向圆满》等文章中,更是用暗示或者直接唆使的方式,蛊惑弟子们为了法轮功,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

  为了“证明”参与自焚的人不是法轮功的弟子,法轮功组织又陆续抛出以下理由:王进东的打坐姿势不够标准;制造“刘春玲不是开封本地人”,“从来没人见到刘春玲练过法轮功”等。当然,说王进东打坐不够标准的法轮功造谣者并没有用“自焚”的方式来检验一下自己在燃烧的过程中的打坐姿势。

  二是对“自焚”者实施人身攻击。法轮功组织或许出于对“自焚”弟子们给他们带去的严重负面影响,不但拒绝承认参与“自焚”人的弟子身份,而且对“自焚”的人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他们造谣“刘春玲生前在夜总会靠陪吃陪舞谋生”,“曾不时殴打老母和幼女”;造谣王进东“有真有假”,是“中共特务”;薛红军曾经被法轮功组织用《新华社的“资深学员”薛红军究竟何许人也?》、《自焚伪案的主角薛红军劣迹斑斑》文章,进行造谣诽谤,称其“平时抽烟、打牌、赌博、无所事事……在正经人眼里根本就是一个地痞”。

  三是编造“中国政府策划”的谎言。“自焚”事件一周后,法轮功组织在自家的媒体明慧网发表“新闻声明”,声称“自焚”事件是“中国官方控制的媒体编造所谓的法轮功自杀事件,再一次嘲弄了自己”。

  四是运用科技手段进一步颠倒黑白。法轮功组织为了达到推卸责任目的,可谓不择手段,除了在自家的媒体上散布大量的有关“自焚”谎言外,还运用科技手段,制作了《自焚真相》、《伪火》等音像光盘资料,蛊惑弟子们向社会传播,企图推脱责任和抹黑中国政府。

  自娱自乐:代表作——“三退”活动

  2004年底,法轮功组织彻底撕下“不政治”的遮羞布,炮制出“三退”闹剧,蛊惑法轮功弟子大搞所谓的劝“三退”活动,企图通过这种方式,干扰中国政府及社会的稳定。

  到目前为止,法轮功组织的“三退”业绩“惊人”,已经达到11362万多人。如果用这个数字来衡量,超出中共党员五分之二的中国人已经退出党组织,远远超出李洪志当初鼓吹的退出500万就会“把X党的根拔起来了”的叫嚣,然而,中共组织依然稳固的执政地位。如今,这“三退”数字一天天膨胀,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不知如何收场。因为,这本身就是法轮功自欺欺人的一场荒唐闹剧。

  一是“三退”规则上“自娱自乐”。法轮功组织虽然在“三退”要求中说“退党网站对每一篇三退声明, 都要认真、严肃地辨识真伪, 如发现是中共X党恶意干扰, 会立即删除”,但同时又宣称:鉴于中国大陆的特殊情况,从中国大陆退党退团的人士,用笔名、小名都可以,一样有效。海内外人士化名退党也同样有效。并且还可以代人“三退”,更为荒诞的是,在代人“三退”要求上虽然声称:代人声明须本人愿意,多人共同声明请注明人数并请在正文部分列出每一位声明人的化名或真名,但李洪志又明确表示,死去的人也可以“三退”,显然,给死去的人办理“三退”,征求“本人同意”也就只有鬼知道了!死去的人都能“三退”,世上的人自然都能“三退”。

  二是“三退”形式上“自娱自乐”。法轮功组织虽然专门成立了“三退网站”,但在“三退”形式上可以用多种形式,既可以网上退,也可以电话退,还可以被弟子们追着退,不论用什么形式,都很容易实现。特别是在境外,若是被做“三退”活动的弟子缠上了,就如同一些旅游景点推销小商品的商贩,想脱身都很难。

  三是“三退”效果上“自娱自乐”。宽到逝去的人都可以办“三退”的条件,加上法轮功组织发动弟子们勤奋的工作,“三退”的效果自然“出色”,7年多的时间里,就将“数字”提高到1亿多人,确实让参与此项活动的弟子们很有成就感。虽然,社会中经常有好事者故意恶作剧的去为法轮功组织的“三退”增添数字,甚至有的弟子们为了能够在其他弟子们面前显示自己修炼得层次较高,背着“真、善、忍”的修炼准则,也干些虚增数字的事情,自娱自乐,乐此不疲!

  造谣惑众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看家本领,弟子们当然要发扬光大教主这一技能,因此,法轮功组织只要还存在这个社会,就不会停止造谣惑众。当然,笔者也会一如继往地关注其造谣惑众的表演,当一个忠实的观众。

 

【责任编辑:舍得】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