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法轮骨干寻踪

发布日期:2014年04月0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嘉 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法轮功骨干去哪了?这是个有趣而且现实的话题,因为这代表着所有法轮功人员的“出路”,也是法轮功存在二十余年来的“价值”所在。现在,就让我们沿着他们的涉足之处、相关之地,来一寻其踪吧! 

  经过梳理,我们发现其踪迹不外以下几种: 

  ——有的在当难民 

  此处的“难民”有两层意思。 

  一是真正意义上的难民,即沦落为无家可归之人。李洪志利用弟子追求“圆满”的心理进行巧取豪夺,让弟子们进行无偿的捐赠,让他们为“神韵”贴钱贴力,更从心理上摧毁正常的家庭关系,使这些人员无心工作,最后家财散尽,妻离子散,特别是一些骨干人员,最后落得连个容身之处都没有。如湘潭建材钢铁总厂的罗映平,因沉迷“修炼”、执著于“精进”而放弃了工作,后又夫妻离异,连母亲过世也没有尽为人子的责任,独自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 

  二是境遇凄凉的“伪难民”。近年来,一部分法轮功人员以“难民”为由申请难民赔偿和政治保护,企图拿到国外永久居住权。这条路看似光鲜,但实际上同样满是血泪。如吉林省某市人民医院的护士长荣娜赴英国打工,为使签证延期被当地法轮功组织控制,两年后才逃出魔掌。家住美国旧金山湾区丹维尔市的华人钟杰,通过法轮功组织的欺骗手段于20103月入美国籍,可去年8月却因移民手续作假被撤销美国公民身份,随时面临遣返。还有刘保金、于炳龙等人员,到美国已有不少年头,至今仍为获得“难民”资格在苦苦挣扎着。身处异乡,无依无靠,真是欲哭无泪。 

  ——有的在病床上 

  虽说李洪志从一开始就保证过,法轮功是“性命双修”,可以为弟子下“法轮”,帮助“消业”。但事实上,还是有很多信徒都病倒了,这其中也不乏骨干人员。 

  如香港法轮佛学会成员何丽霞身患严重的贫血症,在一次参加香港法轮功组织的游行时当场晕倒,后来只能终日辗转于病榻;新唐人电视台香港地区的负责人之一黄洁仪,患上了乳腺癌,2007年带病参加了美国参加洛杉矶法会后一直卧病在床;同样是香港法轮功组织骨干刘成国,维多利亚公园练功点负责人,自20086月份感到身体不适后,就已经尽量避免在公开场合出现,以免当众出丑;泰国法轮功组织负责人钟奕江身患重病,卧床不起,连泰国“法轮大法协会”的基本事务都无力处理;法轮功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法国分台长、法国希望之声协会会长陈满江,2006年至2011年之间活动频繁,但近来也是疾病缠身,自2012316日后就没有再公开露面……而更多无名无姓的法轮功人员,也是在病痛交加、暗无天地中残喘度日。 

  ——有的在牢狱中 

  还有一部分骨干人员,因为太信奉法轮功这个“超常的理”了。因为李洪志不是说了嘛,“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这是没有问题的。作为一个练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为一个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了。”在这一思想的主导下,“正法”“正”过了头,“弘法”“弘”过了界,结果把自己给整成了囚犯。 

  如“神韵”演员宋婉玲,口称“真善忍”,居然生恶念,持剪扎伤邻居滕益清,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法轮功弟子沈舒,见财起意,手段凶残,在爱尔兰Kilkenny一邮局抢劫并开枪打死一人,被判有期徒刑10年;法轮功弟子王秋英,因信用卡诈骗罪金额巨大,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法轮功弟子王嘉超,连“同修”也不放过,骗取其他法轮功人员钱财逾千万元,被判有期徒刑5年;法轮功弟子杜洪岩,不但骗取财物数百万元,还色迷心窍,以“双修”为名强奸多名妇女,被判处无期徒刑……这批骨干成员,不知在牢狱中是否会反思自己究竟为何会落到这步田地? 

  ——有的在墓地里 

  还有一部分人员,就象《法轮功骨干去哪了?》专题中揭露的那样,在中壮年阶段就早早逝去了。封莉莉、李国栋、韩振国、刘静航、李继光、吴凯伦、李大勇……不管他们生前的法轮资历有多深厚,他们的贡献有多杰出,但死后都毫不例外地被法轮功组织象堆垃圾一样所抛弃。因专题中已有详细述及,此处不再重复。 

  ——有的回归社会 

  尽管李洪志实行了最残酷的精神控制,但始终阻挡不了痴迷者向往温暖的本性,更阻挡不了其回归的脚步。1999年法轮功在中国被合法取缔以后,中国大陆的大部分法轮功人员都选择了重返家庭,回归社会,如“1·23自焚”事件的幸存者郝惠君母女、王进东,曾经的法轮重臣李昌,昔日的痴迷者王瑞敏女士,也有曾被李洪志“钦定圆满”并唯一幸存的法轮功弟子张一军等等,他们在痛定思痛后,已重拾人间温暖,过上了普通人柴米油盐的生活,还运用自身经历帮助法轮功痴迷者摆脱李洪志的精神控制。特别是王进东,在改造之余,还培养了很多的兴趣爱好,他自己琢磨发明了“快乐乒乓球拍”,正准备申请国家专利。在他们的积极影响下,越来越多的痴迷者重新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当然不得不说的是,还有一些骨干人员至今仍痴心追随李洪志,并在抑郁和煎熬中苦苦挣扎。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他们日后身归何处,李洪志会照享他的奢华、照做他的美梦,绝不会因为这些人的付出和凄惨皱一下眉、流一滴泪。岂不见有诗云:“廿载浮愿法轮中,泣血愁肠相见浓。骨干不知何处去,主佛依旧笑春风。”不知这对于痴迷者们来说,会不会有所触动呢? 

    

    

    

(责任编辑:徐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