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轮闹”丑行

发布日期:2014年04月2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冷 凝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臭名昭著的“4.25”围攻事件距今已有整整15年,时间的流逝并未使人们对法轮功的丑行淡忘,当人们透过以下三个关键词再次审视那一系列不堪的闹剧时,法轮功组织闹事成性的丑态变得更加清晰和明了。 

  关键词一:党同伐异 

  从原因上看,排斥异己、党同伐异是“轮闹”的主要原因。自1996年围攻《光明日报》始,至1999年“4.25”围攻中南海,据统计,李洪志等人组织、指挥的300人以上的非法围攻事件就达78起,被法轮功练习者围攻的新闻单位多达17家,围攻人数由最初的几百人激增到上万人。而这所有的围攻事件几乎都是同一个借口:“他们怀疑(反对)大法”! 

  一个以“真善忍”自诩的组织,却容不得半点不同的声音,欲以暴力和围攻的方式封堵悠悠众口,这不是党同伐异又是什么呢?有网友曾经将这种行为形象的概括为:“谁怀疑我,我就围攻谁;谁批评我,我就打到谁;谁说法轮功不好,我们就跟谁去争、去斗”,如此概括,实在是贴切之极。    

  即便是逃亡海外以后,法轮功依然不断通过“滥诉”、“恶报”、造谣等方式,行党同伐异之实。对于这种丑陋的行为,李洪志在《法轮大法义解》中有这样一个辩解:“谁破坏大法,谁就是魔。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如此,“轮闹”为何会党同伐异已是十分明了。当然,如果按照这个标准,“4.25”前后的围攻又算得了什么?没有大开杀戒,恐怕已经是“主佛”的“大发慈悲”了。 

  关键词二:心口不一 

  从性质上看,“4.25”前后的一系列“轮闹”,毫无疑问都是典型的政治事件。但李洪志却始终是心口不一,借“修炼”之名,行“搞政治”之实。他在传功初期就宣称“法轮大法学员……绝对不得干涉国家政治”以放烟幕;1996年,他又在《修炼不是政治》中抛出“修炼者不参与政治”的幌子。即便是对于自己的弟子,他将参与围攻渲染为“圆满最后的机会”,将其美化为“修炼”的组成部分。 

  但“4.25”事件的全过程,却将李洪志心口不一的政治野心暴露无疑。有政治目标:“要求公安机关立即放人;给法轮功提供宽松的环境;允许出版有关法轮功的书籍”;有政治手段:通过围攻、静坐等行为欲图迫使政府让步;有严密组织:不但通过分支站点迅速纠结近万人,还在香港对整个事件遥控指挥;有政治同盟:不但与西方反华势力相互勾结,还得到美国等情报机构的各种支持。如果这些行为都不算“搞政治”,恐怕连猪都会笑了。 

  直至今天,李洪志依然在故作无辜的宣示“不政治”,但其卖国求荣、抹黑政府等行为,无疑一次又一次的出卖了他的内心。 

  关键词三:师徒有别 

  从特点来看,虽然都是“轮闹”,但师徒有别却是十分明显的。虽然李洪志将法轮功宣扬为“法轮净土”,但“大法”师徒在“轮闹”中的表现,却让人觉得“净土”不“净”。 

  “弟子”懵懵懂懂,“师父”却目标明确。“4.25”事件中有这样一个细节,当信访局的同志让法轮功派代表进行陈述时,居然去了三波人都说不清楚,一心只有“修炼”二字的弟子,又怎么可能说得清“师父”的图谋呢?可李洪志随后指使手下提出的三条要求,却充分暴露了他有预谋的政治目标。究竟谁是主谋、谁是棋子,不言自明。 

  “弟子”孤注一掷,“师父”却狡兔三窟。在“4.25”事件中,很多弟子在“圆满”的鼓动下,一心一意要进京“护法”。他们有的不听劝阻、执意所为,有的甚至抛家弃子、义无反顾,虽然他们的行为荒谬,但对“护法”之“诚”,却是真实的。可李洪志彼时却在做狡兔三窟的准备,他早早办好美国绿卡做好移民准备,身处香港准备随时脚底抹油,一面喊着“兄弟们给我冲”,自己却躲在香港隔岸观火。谁在真“护法”,谁在假“护法”,一目了然。 

  “弟子”迷途知返,“师父”却怙恶不悛。时至今日,大多亲历者都已迷途知返,“4.25”事件的重要组织者李昌自陈我得承担责任!而“师父”李洪志至今却依然怙恶不悛的与政府为敌。“师徒有别”四个字,正道出了邪教教主与痴迷信众的本质区别。 

  三个关键词远不足以展现“轮闹”的全貌,但透过这些关键词,人们却很容易发现“轮闹”的昨日与今日并无本质区别,“闹事成性”是法轮功的本性,只要邪教不除,“轮闹”恐怕还是会继续下去的。 

(责任编辑:孙鹏)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