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我是如何破解老林“三惑”的

发布日期:2014年05月1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魏河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老林今年70岁,是宝鸡陈仓地区最早习练法轮功的人员之一,曾担任过几个练功点的辅导员,对于李洪志的邪说深信不疑,一直未能从法轮功的泥潭中摆脱出来。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我与老林的交往是在两年以前。老林很健谈,对于我表面上倒不排斥,不避讳对“大法”的眷恋,每每说来,头头是道,但时间一长,从他的言语中我捕捉到了其一直痴迷的原因所在,一是相信“法身保护”;二是相信《梅花诗》“预言”;三是相信“治病、祛病”,这也一直是老林面对转化的三个困惑。于是,我对老林的帮教就从破“三惑”开始。

  关于对“法身保护”的破解。 

  老林相信“法身保护”,他的证据就是在工厂时,一次掉入了除铁锈的盐酸池,裤子都被蚀烂了,而他的双腿却丝毫未损。这种问题往往是志愿者最难直接回答的问题,对方所表述的情形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下难以肯定或否定,于是我决定先搞清其“掉盐酸池”的情况。另外,老林的右手三个指头齐齐断掉,似被什么东西所裁一般,连同这个疑问我走访了老林退休前的工厂。经工厂的老同志讲,老林习练法轮功后,确有一次掉入盐酸池的经历,之所以能安然无恙,一是工厂需除锈的零件不大,池子较浅,液体过不了膝盖,人掉进去能很快出来;二是除锈使用的盐酸液体浓度非常低,液体与人皮肤接触后,只要及时用自来水冲洗,一般不会有啥损伤。厂子里掉入盐酸池的不仅仅是老林一个,也都未造成伤害。当我把了解到的情况反馈给老林,他先是沉默了一阵,然后说“无论如何我还是相信有师父的法身存在”。针对老林的态度,我把了解到他断手指的情况抛了出来“就算是在你掉进盐酸池‘法身’保护了呢,那么,同样是练功后,当剪板机剪掉你三个手指时‘法身’到哪里去了?”看我对于他的断指情况了如指掌,老林无语了。后来我又列举许许多多“大法”弟子相信“法身保护”而遭祸端的惨例,其中包括“海南车祸事件”。听着活生生的案例,老林开始松动了,我又趁热打铁“李洪志哪来的‘法身’,别说保护弟子,就连他自己也保护不了,否则,他为何躲在国外不敢回来”。“是啊!李洪志有‘法身’为啥不敢回中国呢?”老林也对我的话产生了兴趣,不停地自问,我俩产生了共识。老林最终摆脱了“法身保护”困惑,不再相信“主佛”有“法身”,更不相信那坑他十几年的“法身保护”了。

  关于对《梅花诗》“预言”的破解。

  相传北宋的邵雍作《梅花诗》(后简称为《梅》),“准确预测”到他身后九百年里中国发生的重大事件。2001年7月,李洪志发“经文”《解梅花诗后三段》。学罢此“经文”后,老林深信法轮功在900年前古人就有预言,更相信“人类的历史都是为这次正法安排的”,因而对“大法”愈加痴迷。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都有一些关于“预言”类的作品存世,但这些作品几乎都未能成为传统文化的主流,我也很少关注这类“预言”,但老林的出现我不得不进入《梅》了。经过一个星期的“研究”我弄明白关于《梅》的一些情况:一、《梅》是否为北宋邵雍所作学术界存疑颇多,大多数学者认为它是假托北宋时期易学家邵雍所作的十首预言诗,是民国时期的伪作;二、今人对《梅》的解读有多种版本,但“预言”几乎都终止到1977年;三、从来没有一种解读说是《梅》中有对宗教方面的“预言”,更与邪教法轮功无任何牵连。《梅》“预言”到法轮功的解读,纯系李洪志一家之言。当我把我的这些“成果”拿出来与老林分享时,他显出了吃惊和不可思议的表情,似乎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了。随后,我拿出“成果”背后的资料与他进行探讨,虽然他也提出过个别疑问,但也都是些无关乎给“预言”定性的末节问题,都被我一一化解。看着老林从《梅》“预言”中走了出来,我很高兴,但为了防止其走出一个“预言”再进到其他“预言”中,我向其介绍“中国古代有许多‘预言’类的作品,但今人能知道的却非常少,包括像诸葛亮这样的名人相传也有类似《马前课》的‘预言’作品,有几人能知,反道是《出师表》成为中国文化的经典。”、“邵雍是否作了《梅花诗》咱暂且不管,但中国人真正认识邵雍是因‘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岁之计在于春,一生之计在于勤’的名句”。老林被我的“渊博”所折服,“预言”彻底破解。

  关于对“治病、祛病”的破解。

  相信习练法轮功能“治病、祛病”是绝大多数习练者的初衷,老林也不例外,且至今还深信不疑。他对“治病、祛病”的迷信倒不是因自己“受益”,而是源于有关李洪志的一个“见证”。在老林习练法轮功时间不长,辅导班的负责人给他们讲,济南一位学员为“大法”自费刻制了一大批光碟,并亲自押车前往北京送货,目的是能亲眼见一下“主佛”。不成想在廊坊这位学员遭遇车祸,除过头部外,其他部分被大货车轧得几乎成肉泥。“主佛”听说有如此虔诚的弟子,专门赶到廊坊,看着躺在担架上的弟子,说了句“没事的,你会好起来的”然后转身离去。随后,奇迹发生了,只听这位学员的骨头“嘎”、“嘎”响,不一会接到了一起,几天后如好人一般。当老林给我讲完这个“故事”后,我首先告诉他这又是一个无真名、无真姓、无地址的“三无”故事,不足为信,并指出相信这些“三无”故事是遵循“不二法门”、偏听偏信的结果。看来如何让老林“兼听则明”成了破解他相信习练法轮功能“治病、祛病”的关键了。为此,我首先与其探讨什么是病?人为什么会得病?人得了病应该怎么办?并最终向其传输“全世界公认,人类平均寿命的提高其功劳来源于医学水平的提高”;然后,向其讲清人类文明已走到了今天,而李洪志还将“业力”与“病 ”附会到一起的邪说本质;最后,向其列举大量的痴迷法轮功贻误病情而造成的一桩桩惨案,在这期间凯风网成了我的好帮手,其中一个个真实案例让老林陷入了深深思索,他在渐渐地转变着过去的看法。当我在最后让其看完“佛亲”李继光死亡的系列文章后,老林终于醒悟了,他对我讲“李洪志的妹夫对‘大法’不可谓不虔诚,还照样得病;李洪志有恁么大的‘法力’,在与他朝夕相处的妹夫面前怎么不灵验了,这不明摆着是在骗人、胡诌吗?”。

  “三惑”破解了,老林彻底告别了法轮功,如今他利用以前在工厂里的管理经验为一家公司管理库房,既发挥了余热,又丰富了晚年生活。前段时间,我特意看了一次老林,见他走路精神十足、说话声音朗朗、脸上神情悠然,我打内心为他高兴,愿他能有个幸福晚年。

(责任编辑:秦风 陆原)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