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邪教真的衰落了吗?

发布日期:2014年10月2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瑞克·罗斯 清风(编译)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102日,针对近日《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斯·多特发表的《邪教的赤字》一文, 著名邪教专家瑞克·罗斯专门撰文《邪教真的衰落了吗?》予以反驳。瑞克·罗斯认为多特无视事实,边缘化邪教的存在只是为了讨好自由派人士,实际上邪教已蔓延到全世界。加强教育,提高对邪教的鉴别力才是当务之急。 

  927《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斯·多特发表《邪教的赤字》一文,文中写道:“现在的邪教越来越像古董,就和美国60年代流行的熔岩灯和喇叭裤一样。邪教领袖在我们这个时代虽然依旧活跃,但是总体上乏味、安全,起到的只是安慰剂的作用——现代邪教更接近乔尔·斯科特(美国传教士,美国最大教会新教教会领袖)和乔普拉(灵性上师,‘乔普拉幸福中心’的创办人),而不是邪恶的吉姆·琼斯(邪教人民圣殿教领袖)和大卫·考雷什(美国邪教大卫教派领袖)。” 

  有趣的是,乔普拉是印度大师马赫西的弟子,而马赫西被人认为是“邪教头目”。他是超越冥想运动(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的创立人。这个组织的名字多次出现在邪教名录上,而且现在仍然活跃,频繁受到多项虐待指控。 

  作家多特似乎并不关心这些危险的邪教组织和他们所造成的伤害,他甚至为“大卫教派”鸣冤叫屈。显然多特并没有对这些邪教组织做过认真的研究。他无视媒体报道的事实以及美国国会记录确定的有关大卫教派的“丹福史报告”,这份当年独立检察官约翰·丹福史(John Danforth)做的报告还通过程序提交到法庭。我只想说,尽管有些阴谋论认为是政府在故意搞针对,但是大卫教派的大卫·考雷什确实是现代历史上最邪教的头目。他性虐待儿童,私藏武器滥用暴力,简直是惨绝人寰。 

  新闻记者托尼·奥尔特加在美国Raw Story新闻网站上发表文章表示:“美国正式宣布向恐怖组织开战,而同一周内,《纽约时报》的多特却在问邪教在哪里?”奥尔特加表示现在众多的恐怖组织和那些搞个人崇拜的邪教组织相差无几,例如基地组织就是在恐怖分子本拉登的控制之下。从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党这样的极权主义邪教到长期以来统治朝鲜的家庭王朝,人类历史长河中到处可见这样的例子。 

  多特101日的后续文章并没有引用奥尔特加的观点,这一点毫不奇怪。但他选择了基本上支持他的自由主义刊物《理性杂志》,称其中专栏作家彼得·萨德满的 回应“十分有趣”。多特再一次无视事实,重申自己的观点,声称自己得到了萨德满这位“宗教历史学家”和投机资本家的支持。萨德满没有质疑多特有关邪教在衰弱的观点,而只是用其作为自己“亚文化的崛起”的引子而已。 

  然而,尽管这些权威人士边缘化邪教的存在以讨好自由派人士,但实际上邪教已蔓延到全世界。 

  与美国相反的是,欧洲、亚洲、非洲以及中东地区的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在立法和执法两方面来加强对邪教的管理。例如,日本和德国一直严密监视邪教活动,中国已经取缔一些邪教。最近以色列邪教头目戈埃尔被控性犯罪,政府对他展开了一系列调查,执法机关还对他进行了突袭行动。 

  多特认为不仅那些震惊各国、穷凶极恶的邪教运动已经衰弱,而且以往被人熟知的被称为“邪教”的组织也慢慢淡出了。事实上,现在还有许多邪教组织诸如科学教、统一教、奎师那、圣光布道团、国际基督教会一直都在,只不过现在可能换用了新的名字以掩人耳目。 

  其实某种程度上,美国已成为了邪教的栖息地和避风港。 

  达恩瑜伽的创立人Ilchee Lee最初在韩国发家,后来就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开店,现在全美都拥有信徒。 

  另一个近日来到美国的是“上帝的教会——世界福音宣教协会”,头目张吉子,信徒称她为“母亲上帝”,该教会在新泽西开设第一家教堂以来,便在美国和加拿大迅速扩张,甚至在离《纽约时报》不远的曼哈顿租用了办公场所。 

  邪教法轮功的创立人李洪志,离开中国在美国获得避难资格。据调查发现,李洪志目前在北美拥有1万多名信徒,他自称能向信徒输送神奇的能量治愈疾病,信徒因拒绝医疗治疗而亡。法轮功在纽约定期举行游行和示威抗议活动。很显然多特先生看漏了这点。 

  正如骗子总是机关算尽诈取大众的钱财,邪教头目很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对于骗子和邪教头目来说,这就是一桩有利可图的生意。1986年科学教创立人罗恩·贺伯特去世时留下了数亿美元的财产。如今,科学教据报道已拥有十亿美元现金和大量的房产。统一教会创始人也留下了巨额遗产,现在都由他的子女管理。无论什么时候,即使教主死了,只要有利可图,总会有人接管。在美国,邪教作为一个不受监管的行业运作自如,免于受罚。 

  没有人知道现在美国有多少邪教信徒,但是我几乎每天都在研究新的邪教组织,这些邪教组织都符合一个破坏性邪教定义的大部分标准。邪教的这些定义标准是美国精神病学家与作家罗伯特·J·利夫顿(Robert Jay Lifton)上个世纪80年代建立的。他关注的是一个组织的结构、动态以及行为,而不是这个组织信仰什么。 

  第一点是邪教组织最突出的特征,即个人崇拜,组织由一个在生的、具超凡个人魅力的极权主义领袖控制。他是组织的核心元素和驱动力,他说对就是对,说错就是错,他决定组织的道德标准和道德核心。 

  其次,组织对信徒进行思想改造,彻底击垮成员的心理防线,重建信徒的思维模式,包括削弱信徒独立性思考、批判性思考的能力。这一过程都是通过一系列的强制说服和施加影响的技巧来完成,残酷地将个人的思想和行动都框进组织。 

  最后,邪教组织造成伤害。这危害的程度和方式各有不同,有的组织可能只是对信徒进行经济或劳动剥削,而有些就严重的多了,例如性侵犯、拒医拒药甚至是违法犯罪。 

  无论这些邪教组织表面上呈现出来的是什么——宗教、政治、运动、武术、商业或哲学,结构、动态和行为才是真正区分于其他组织的特征,才是定义邪教的核心标准。 

  如果我们想要削弱邪教的说服力,就要看看这些邪教组织的行为模式。为什么这些人的行为会背离自己的利益,转而坚定地以邪教教主的利益为先?为什么邪教成员允许子女拒绝医疗或者漠视她们被性侵甚至主动送狼入虎口呢?对于这些看似不可思议的行为,最令人信服的解释应该是,这些信徒受害者在邪教头目的过度影响下已经不能独立思考。 

  邪教组织肮脏的小秘密就是,我们对强制性说服和有影响力的手段的抵抗性很弱,尤其是在遭遇悲伤、财政危机、孤独或其他人生挫折的时候。此时,邪教组织更易乘虚而入,诱人入教。没有人是有意加入邪教组织的,相反,他们是被邪教组织欺骗性的招募广告和循序渐进的灌输程序所愚弄,而这种过程并不会马上完全暴露出邪教的真实目的和议程。 

  如果人们不容易被说服或者被某些手段所影响,那么也就不会有广告或者政治宣传的存在。每个接触邪教的人都没有被邪教的招募策略所欺骗,就像每个人都不会去购买那些被广告吹的天花乱坠的产品。问题并不是为什么邪教不会对每一个人下手,而是他们如何招募信徒,为什么这些信徒明明知道是邪教还继续留下? 

  与其否定或空想关于“邪教衰落”的观点,对待邪教最好的回应是加强教育,提高对邪教的鉴别力。了解一个可能不安全的组织的基本特征是一个好的开始。利用网络来收集相关信息,以防深陷其中是一个好方法。知道的越多,就能做出更加明智的选择。无知只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就如托尼·奥尔特加所说:“如果媒体仍然对邪教及其运作方式处于无知状态,那么我们将继续听到有关ISIS(“伊斯兰国”(阿拉伯语:?????? ??????????,英语:The Islamic State,缩写:IS),前称“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英语: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 Shams ,缩写:ISIS,是一个自称建国的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极端恐怖组织。)各种模棱两可的报道,继续读到《纽约时报》专栏的无知文章。”        

     

原文网址:http://www.cultnews.com/2014/10/have-destructive-cults-declined/ 

(责任编辑:南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