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我的家被“血水圣灵”毁了

发布日期:2016年01月3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张桂梅(化名)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我是贵州人,今年40岁,小学文化,有两个女儿,我和丈夫在深圳开一间餐馆,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邻里关系融洽,夫妻和睦。但自从我信了“血水圣灵”后,年迈的老母亲和女儿我不管了,到处奔波,一心传福音,尽本分,家不成家, 最终众叛亲离。

  我祈求神迹的出现

  我是侗族人,从小生活在贵州偏远的山区,由于体弱多病,虽然父母疼爱,却因肺结核病早早辍学;深感人生“命苦”。虽学了裁缝手艺,却不能成为谋生手段。直到婚后到深圳,丈夫带我到胸科医院将结核病治好,但医生叮嘱要劳逸结合,以防复发。

  虽然童年不幸,我却有一段浪漫的爱情。我和丈夫阿烈是在朋友的婚宴上通过对歌认识的。我们谈了整整三年恋爱,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们对山歌,走长长的山路约会。

  婚后一年,我生下了大女儿芳芳,颇得公婆的喜爱,因为芳芳,婆婆对我的抱怨少了。为了女儿将来能过好生活,我决心外出打工,替芳芳积攒一笔可观的嫁妆。

  就这样我随阿烈到了广东。这些年我们在珠三角的多个城市打工,我们不怕辛苦,什么活都干过。几年过去,我们辗转到了深圳,在深圳这个打工仔聚集的地方安顿下来。1997年,我们用几年的积蓄,盘下一间小饭馆,取名“侗家人”专做贵州风味,生意还算红火。

  阿烈和婆婆希望我再生一个儿子,为了再生一个儿子,躲避计划生育,我带着刚满月的小女儿住进了阿烈在郊区租的房。我平时在家带女儿,逢周末把女儿托付给了邻居黄阿姨去店里帮忙。黄阿姨是一个热心人,她介绍我“信神”,说“信神”能保平安,避邪治病,离世后到神国,想要什么有什么。由于忙,我感谢了黄阿姨的好意,却未真正去“信神”。

  我一直没有怀孕,去医院做了检查,诊断结果却是双侧输卵管堵塞,必须手术,医生说只有千分之一的希望。我感到很绝望,家里人也很不开心。这时候,我多希望出现神迹,能够拉我一把。

  我心甘情愿付出一切

  一天,我带着小女儿坐摩托车回出租屋,途径水库时,摩托车打滑摔倒了,我们母女俩都受了伤,还险些掉进了水库。黄阿姨知道后劝我“信神”:“老爸说了,在这地上,天灾,人祸不断,人终日没有安宁,地球就要毁灭了…不信主死了的人在阴间等候来世的审判,信主的人,必会复活,且永远不再死……此生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能把你的妇科病治好,能实现你怀上儿子的心愿,你还是跟我一起信教吧,老爸会保佑我们,带我们到神那里去享受莫大的荣耀和福气的。”黄阿姨这番话正合我心意,我当即毫不犹豫答应了。

  黄阿姨带我去参加了几次聚会,慢慢我知道我信的是“圣灵重建教会”,它还有一个名字叫“血水圣灵”,信奉的是耶稣基督,却和正统的基督教不同,要经过三个见证:1、血的见证—认罪悔改,求主宝血洁净;2、水的见证—水是道,道是神,能洗去人的罪;3、圣灵的见证—天父应许,将来才能进神国。我信神的目的很单纯,只想保平安,求神保佑我能生个儿子。至于这个教会是否合法,我根本没有考虑过,我很享受教会聚会时姊妹间的相互关爱。

  我几次去医院做疏通输卵管的手术,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败。阿烈不但不安慰我,还扬言要到外面找别的女人生儿子。我和阿烈一次次发生了争吵,我离家出走到了教会,打工之余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教会,心甘情愿把这些年打工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钱全部奉献给教会,总想着有一天到了神国,要什么就有什么,现在不奉献还等什么时候。

  几年过去了,由于我的忠心和卖力,我被提拔为教会的长老,执掌几个教会,经常到聚会点给信徒“授课”,讲“见证”,还被派到其它市县与当地同工、长老交流、培训。我在这个组织中愈发沉沦。为此,阿烈和家人指责我:“张桂梅,你现在还记得你有家吗?你已经几年没回家了,你忘了你的俩个女儿了吗?你这还算个妈妈吗?”,“你信的什么教呀,它让你不回家,天天奔波教会和信徒,你的女儿就不需要养吗?你忘了你当初的愿望了,你不想芳芳她们的前途了吗?”家人劝我要多为两个女儿着想,好好生活,不要为所谓的教会而盲目奉献。这些话,我完全听不进去,愈加狂热地参与“神家”生活。“为了进神国,我可以一辈子不回家,我可以舍弃一切!”我是如此坚定。我主动和阿烈离婚,对这个家一点留恋都没有,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一直在想:“我是不可能离开教会的,在教会十多年,付出全部的精力和金钱,说不定哪天教会被提了,那我不是亏死了。”

  醒来后原来是南柯一梦

  就这样,我彻底从正常的生活中消失,为了这个“神”,十几年,我奔波在全国各地,耗尽了青春和金钱。为了建立新教会、牧养教会信徒、传福音,我抛弃了亲人,舍去了一切正常的生活,

  后来,当地反邪教志愿者知道我的情况后,带着收集的揭发“圣灵重建教会”聚敛钱财、扰乱社会秩序的材料,让我阅读,一次次苦口婆心劝说我,年迈的老母亲驻着拐杖满含眼泪牵着我的手,苦苦哀求我,我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想想自己入教前后的变化,才意识到我上当了,这十几年来我过着神不神鬼不鬼的生活,导致自己失去了一切,辛辛苦苦打工赚的钱化为乌有,而家不成家,女儿也不亲近我,年迈的老母亲我也不闻不问,至今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人。

(责任编辑:枫缘)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