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我要了老伴的命

发布日期:2016年09月0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张志立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我叫张志立,今年76岁,高中文化,镇巴县兴隆镇人。儿女都已成家,长年在外打工,家里就我和老伴两人。我老伴叫刘彩菊,她性格温柔善良,从不跟我争吵,家里大小事情都听我的。没想到就是因为她啥都听我的,最后我亲手送了她的命。

  1993年,我老伴得了肝炎,但按照医生的要求长期吃护肝的药,定期去医院检查,病情一直很稳定,基本上没什么影响。2005年冬季,我去参加侄子的婚礼,遇到了10多年没见面的一个老表,这个老表自小和我一起长大,见面后非常亲热,当晚喝了些酒,聊了大半夜。说起现在的生活情况时,他说现在无忧无虑,头等大事就是把身体搞好,原来高血压、糖尿病很严重,自从信了“三赎基督”,坚持祷告,现在啥毛病都没有。我说有这么神奇?他告诉我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信“三赎基督”,加入“三赎基督”后能保佑全家平安,能吃上“生命粮”,家中的粮食会自然涨,有什么病痛不用吃药打针,只要向“三赎基督”祷告就能康复,还给我介绍了许多信“三赎基督”治好糖尿病、瘫痪、癌症的事例。虽然他说得有板有眼,但我还是有些怀疑,毕竟我年轻时做生意跑过一些地方,见过一些世面,这些事情不符合常理,也从没听说过。见我不相信,他神秘的告诉我 “三赎基督”其实就是基督教的升华,基督教现在已经过时了,是“三赎基督”在统治这个世界,信这个神不用整天跑教堂,只要在家祷告就行,又不耽误你干啥。当时我对基督教有所了解,因为我老伴在镇上的教堂跑过一段时间,既然这个“三赎基督”也是基督教,比耶稣还灵念,在家祷告又方便,加上我当时关节炎正发作,想着反正也没事,老伴以前信的基督教不也是祷告嘛,不妨祷告试试看,就答应他信。我回家后把这个事情说给老伴听,结果一向言听计从的老伴这会说啥也不信,说是骗人的。

  第二天下午,这个老表就赶到了我家,我自然好吃好喝相待,他就在我家堂屋挂了块印有红十字的白布,教我祷告。其实祷告也很简单,他说跪着也行、站着也行,双手合十念:“三赎基督,求你保佑弟子的病彻底好个根,保佑弟子全家平安,弟子张志立永远跟你走。”说如果记不住只要说个大概意思也行。就这样我就开始一天早晚两次,每次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祷告。过了一个多月,我感觉关节炎好些了,没那么疼了。我就告诉老伴,说真的很神奇,让她也信。老伴见我现身说法,思想也动摇了,跟着我一起祷告。

  过了几天老表来问祷告的情况,我说效果挺好,这关节炎好些了,老伴也信了。老表听了非常高兴,说你们这点福报算不了啥,只要你心诚,那“三赎基督”的福报大了,要啥有啥,能保你全家平安,保你子女发大财,保你家门兴旺,出达官贵人。我说只要能把我和老伴的病治好,我一定诚心诚意祷告。他说光祷告不行,要想得到更大的福报就必须“作见证”,把神的“福音”传给更多的人。我问怎么“作见证”,他说就是把你的感受告诉大家就行,我说这个没问题。临走老表还反复叮嘱老伴要把药停了,不然就表示心不诚,会遭神惩罚的。老伴起初还不敢停药,怕出意外,在我的劝说下,药还是停了,我们俩一心坚持祷告,再也没有到医院检查过。

  2006年春节期间,老表领了5个不认识的人到家里来,说都是“兄弟姊妹”,正月没事来串门,顺便让我把我信神的感受给大家讲讲。正月间人家上门来了,我和老伴自然是好酒好菜招待,完了把我自己每天坚持祷告,关节炎好了的事情详细地给大家讲了一遍。其实当时关节炎有时还疼,但是想着只要祷告很快就能痊愈,见那么多人专门来听,我也就说不疼了。接着又有两个人也讲了他们的体会,有一个是浑身疼好了,还有一个是家里猪下了崽没奶,祷告后有奶了。自那以后老表又组织人在我家作了两次“见证”,又叫我去参加了几次聚会活动。本来在家闲着无聊,这一信神还忙起来了,生活倒觉得很充实,隔三差五几个人聚一聚,一起吃喝,一块聊天,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2006年底,老表说我有文化,信神信的好,提拔我当教会的“执事”,管辖了观音镇的13个人。后来就经常和几个“兄弟姊妹”到附近的村镇“传福音”,有时候出去十天半个月不回家,这期间我从亲戚朋友开始,先后开了7个“新功”。为了得到更多福报,我还拉着老伴一起“传福音”,刚开始去了两次近点的地方,后来她说浑身乏力,走不动路,就没去了。随着天气的转热,老伴的精神越来越差了,恶心呕吐,吃不下饭,有一次她说让我陪她去医院看看,是不是肝炎没好。我当时严厉制止:信神一定要诚心诚意,千万不能三心二意,神早把你的病给去了,你现在感觉不舒服就是因为你祷告心不诚,不好好出去“传福音”造成的。老伴知道犟不过我,就再也没提看病的事。

  2007年腊月,儿女都回家过年,见老伴脸色蜡黄,身体很虚弱,就背着我带她去医院检查,结果医生说她的肝炎已经发展成癌症了,要及时放化疗。

  信“三赎基督” 老伴的病不但没有去掉反倒还严重了。儿女都埋怨我,坚决反对我再信这个神。但我当时不这么想,我认为老伴的病之所严重,是因为她对神心不诚,不愿意出去“传福音”,这是神在惩罚她。要想病好,必须一心一意地祷告,癌症对“三赎基督”来说也不是啥大事。于是在儿女走后我又请来老表等几个“兄弟姊妹”到家里来帮老伴祷告。我自己祷告也由原来的每天两次增加到三次,还督促老伴跟着一起祷告。我们就这样坚持祷告,老伴的病看上去没有减轻也没有加重,但是我坚信“三赎基督”的福报一定会降临。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2008年5月1日凌晨,老伴竟然在痛苦中撒手人寰,临走前还不住地催我:快让“三赎基督”救救我呀。但是“三赎基督”在哪里呀,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伴被病魔夺走。

  老伴的去世,就像晴天霹雳,使我幡然醒悟。她一辈子为这个家操碎了心,到老了终于可以享几天清福了,我却亲手把她早早地送走了。当初要是不听“三赎基督”祷告能治病的鬼话,让老伴坚持吃药,老伴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走呀!每每想起这些,我心如刀绞,是我亲手害死了老伴呀!

(责任编辑:秦 风)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