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新西兰毒枭落网扯出“红通”嫌犯闫永明

发布日期:2016年12月2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申安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号称“中国伟哥之父”的原吉林通化金马药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闫永明,于2001年11月携款潜逃至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勾结法轮功邪教组织,并在新西兰部分政客的包庇和帮助下,获得新西兰公民权。据新西兰媒体报道,闫永明恶习不改,出入新西兰赌场,过着一掷千金的奢靡生活。然而,新西兰警方在开展“魔鬼行动”中,抓获贩毒集团幕后大佬,在分析该大佬与相关豪赌客的来往账户时,意外发现了闫永明的名字。与此同时,中国开展了针对外逃腐败分子的“天网行动”,中新两国密切配合,最终令闫永明于2016年11月12日回国投案自首。下文是《新西兰先驱报》的相关报道:

  《新西兰先驱报》12月11日独家消息:警方在一名赌场贵宾客户的赌博记录中,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写在一条便条上的熟悉名字,调查进程因此发生转变。

  闫永明(右)与新西兰最大的贩毒集团幕后大佬甘易欣(左)同在天空城赌场豪赌(照片:Jason Oxenham, Michael Craig, Greg Bowker)

  一名新西兰最大贩毒集团幕后大佬,在“天空城”豪赌数百万新元,最终却导致威廉·闫把近4300万新元拱手送给警方。

  警方在指控人称“劳娜”的甘易欣(音)将250公斤制作脱氧麻黄碱的重要配料伪麻黄碱输送到新西兰过程当中,相关侦探对她的赌博记录进行了分析,没收了她300多万新元的资产。

  这位三个孩子的母亲,作为警方代号“魔鬼行动”的秘密调查主要对象之一,后来被定罪,于10月份被判处入狱14年。

  《先驱报》周日披露了在15个月内,甘易欣曾在天空城豪赌1500万新元,并在她的赌城账户内存入巨款,转账到其他豪赌客的账户中。

  在这些豪赌客中,其中一名叫曾英姿(音),有两个孩子,居住在奥克兰东区,她在15个月时间内在天空城豪赌3800万新元。

  曾英姿在新西兰常同甘易欣一块赌博,两人经常互相将大笔金钱转入对方账户。

  豪赌客之间相互借钱是常事,不过一些交易包括某次一张一百万新元的支票,引起了正在调查甘英姿的警方的注意。

  曾英姿并未受到过任何指控,不过警方冻结了她家的900万新元资产,其中包括一辆玛莎拉蒂车和最新款保时捷车。

  侦探们搜查曾英姿家时,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有一个熟悉的名字,由此改变了调查进程。

  这张便条是用中文写的,授权购置一家在免税天堂英属维京岛注册的公司价值185万新元的股份,签名人是刘阳。

  便条引起了“银河行动”侦探们的注意,他们知道刘阳还有别的用名:朋友叫他“比尔·刘”,中国政府称他叫“闫永明”,而他的新西兰护照上则叫“威廉·闫”。

  闫永明的近4300万新元资产被警方没收(照片: Greg Bowker)

  闫与曾及其丈夫黄水勇(音)是密友,黄也是一位富有的商人。

  这并不意味闫卷入了贩毒案。不过,他的名字在银河行动中再次浮现,触发了对他在中国犯下诈骗罪行这一沉寂多时的指控,以及他在新西兰商业交易的重新审视,警方在2014年8月对他在都市大厦写字楼的再次搜查使得对闫的持续调查达到了高潮。

  警方没收了他4000余万新元的资产,其中包括他在由金·多特康姆(Kim Dotcom,原名Kim Schmitz,1974年出生于德国,文件分享网站亦即全球最大的盗版内容聚集地之一Megaupload的创始人。2012年1月,Megaupload被美国联邦探员关闭,而金·多特康姆和他的同伙均遭到新西兰警方的逮捕。2015年12月17日,新西兰法官裁决金·多特康姆符合引渡要求,可以将其送回美国接受刑事审判)所创办的在线加密公司Mega中所拥有的18.8%的股份。

  此次调查也曝光了闫令人吃惊的天空城豪赌记录:在12年间,他的赌资高达2.93亿新元,输掉了2300万新元,尽管期间他有两次(共计两年时间)被禁止参与赌博。

  闫称他的财富是通过合法经商获得的,他到新西兰时所持有的两个身份,即闫永明和刘阳,均为有效,原因是在中国时他被生身父母过继给别人。

  闫称,他的两对父母使用不同的姓名、出生日期,都把他入户到自家。因为他与法轮功有联系,而且支持民主,中国政府为此将其视为敌人。

  法庭档案显示,中国政府认为,这名45岁的男子,在2000年担任一家制药公司董事长期间,在一宗涉案达1.29亿新元的诈骗案中,“精心实施了多种骗术”。

  在历次裁决中,闫一直否认自己犯有任何过错,不过今年年初在民事案最终和解时,他同警方达成了一项和解协议。

  8月份的时候,保罗·汉姆普顿(Paul Hampton)探长称,“依照和解协议,高等法院对(闫的)总价值4285万新元的资产,下达了没收令。这是新西兰有史以来最大的单宗财产没收案,也是首起涉及在中国犯罪的没收案。按照刑事程序(追讨)法,此次和解是一次完全的和最终的程序,不附带任何刑事上或民事上的责任。”

  这笔将近4300万新元的付款,意味着属于曾英姿及其丈夫黄水勇的冻结资产也得到了解冻。

  汉姆普顿称:“两人被控协助(闫)洗钱,与他们相关的各种资产曾被限制,其中包括三处奥克兰地产,一辆保时捷车和一辆玛莎拉蒂车,以及超过450万新元的银行基金。”

  秘密警察卧底豪赌客

  甘易欣是“魔鬼行动”中被捕的十余名赌博常客之一。“魔鬼行动”是一次秘密调查,它着手在天空赌城的贵宾厅进行调查,警方由此破除了一个不断蔓延的毒品供应和销售网络。

  甘易欣原是赌城贵宾赌客,后来因被认定是贩毒集团幕后大佬被判刑入狱(照片:Jason Oxenham)

  根据布鲁斯·古德(Bruce Good)探长的呈堂证言,由于没有证据显示赌城内部存在毒品交易现象,警方聘用的一名金融分析师便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多个贵宾赌客身上和数百万新元通过赌城进行毒品交易的流动资金上。

  古德写道:“根据我的经验、众多的情报报告以及有组织犯罪调查情况,天空城赌场特别是其贵宾厅,被认为洗钱风险存在地,其中有众多毒品销售组织,从事独自的或相互配合的交易。”

  在“魔鬼行动”中 ,警方没收到数百公斤伪麻黄碱盐酸盐(图片:Richard Robinson)

  在“魔鬼行动”中 ,警方没收到数百元新元的贩毒资金(图片:Richard Robinson)

  天空城发言人拒绝对甘易欣进行评论,不过在先前针对“魔鬼行动”的声明中说,天空城是一个“非常舒服”的赌场,符合反洗钱和反非法赌博相关法律的要求。

  该发言人称,因保密原因,赌城方面不会对(赌徒)个人进行评论,原因也在于反洗钱立法中有着严格的保密要求。

  不过这位发言人承认,“有许多此类人确实在不同情况下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调查伊始,我们就同警方进行了合作。尤其肯定的是,按照反洗钱法的要求,我们所采取的行动都是适当的。此外,从主办方责任立场来看,我们所采取的步骤是积极的。”

  这些步骤,其中一些早于“魔鬼行动”——包括赌场员工的介入、走访、监视以及在个别情况下禁止人们进入赌场。赌场员工也被教导要马上向警方的金融情报小组报告可疑的交易。

  该发言人说:“警方认定只有少数玩家属于赌城的常客,而他们赌博的参与程度也千差万别。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赌资)的换手情况与当地贵宾玩家的没有什么不同。”

  警方的“魔鬼行动”小组从人调查一位在天空城赌场交际的贩毒集体秘密代理商入手(照片:Chris Skelton)

  4300万新元让一个争议性公民的传说发生扭转

  威廉·闫所达成的4300万新元和解协议,让他2001年到达新西兰时的传说再次发生扭转。

  因与前工党政府的关系以及给予他新西兰护照的决定,他首次成为头条人物,尽管他拥有多种身份,而且名列国际刑警组织的警示(通缉令)。

  在时任工党议员丹佛·塞缪尔斯(Dover Samuels)的游说下,原劳工部长谢恩·琼斯(Shane Jones)驳回了内政部官员们的建议。内政部官员们认为,闫没有通过公民良好性格测试。

  闫永明与他的“好友”、原新西兰工党议员丹佛?塞缪尔斯(右一),当时他被判在移民与公民权申请案指控中无罪(照片:Brett Phibbs)

  后来,在2012年5月,闫在奥克兰高等法院受审,面临在移民和公民文件上存在虚假声明相关五项指控。

  高等法院法官蒂莫西·布鲁尔(Timothy Brewer)宣告闫无罪,尽管法官本人也认为相关证据“所证明的情形高度可疑”。

  后来,总审计长调查闫是如何被授予公民权,并对琼斯进行批评,不过没有找到过失证据。

  这位政客(琼斯)称,闫如果被送回中国,将会被判处死刑。

  延伸阅读:

  2016年11月12日,闫永明回国自首。

  天网行动是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部署开展的针对外逃腐败分子的重要行动,综合运用警务、检务、外交、金融等手段,集中时间、集中力量“抓捕一批腐败分子,清理一批违规证照,打击一批地下钱庄,追缴一批涉案资产,劝返一批外逃人员”。2015年3月经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会议决定正式启动 。

  2016年11月12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下,经中国和新西兰两国执法部门密切合作,潜逃海外15年之久的闫永明回国投案自首。

  闫永明,男,1969年出生,吉林通化金马药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2000年,通化金马斥巨资买下当时号称中国“伟哥”的奇圣胶囊及其生产技术,他也因此被称为“中国伟哥之父”。同年11月,通化金马宣称靠着这一胶囊利润达到2.42亿元。然而,不过1年之后,金马亏损额达到5.84亿元。2001年10月,闫永明辞去董事长一职,2001年11月携款潜逃至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后由吉林省通化市公安局立案,所涉罪名为职务侵占。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号码A-1336/8-2005。

  天网行动实施后,闫永明位列“百名红通”第五位。外逃人员信息显示,闫永明别名刘阳,有3个身份证号码及3个护照信息。

  需要指出的是,闫永明逃亡新西兰后不久,便勾结法轮功邪教组织,出资资助法轮功的反华活动。作为回报,2007年7月,新西兰法轮功组织搞所谓的征集签名,编造闫永明因为同情法轮功而受到迫害,以此要求新西兰政府给他公民权。

(责任编辑:天亮)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