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法轮功批量删除李洪志“经文”为哪般(图)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0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卫健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先请看以下截图:

 

图一:法轮功网站“封存”自家文章

  由上图可知,法轮功网站称“1999年文章绝大部分内容因故暂时封存”,但没说“因何故”,也没说这“暂时”是多长时间。我敢说,这“暂时”将成为“永远”,这“封存”也就成了“删除”。

  1999年文章的“绝大部分内容”究竟是哪些东西?由下图可窥斑知豹:

 

图二:法轮功网站1999年部分内容

  由上图可知,“李老师新经文”中那两篇落款日期同为“1999年7月22日”的文章《我的一点声明》和《给中央及政府领导的一封信》,是李洪志对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的即时反馈。据网友石头考证,《给中央及政府领导的一封信》只在法轮功官网上“放了近一年,到2000年7月就被删除了”;《我的一点声明》“一直到2002年8月才被撤下”;那篇《李洪志老师托人向中国驻美大使馆转交一封署名信》,不久也被删除。

  李洪志在《悉尼法会讲法》(1996年8月3日)中告诉弟子:他的经文或讲法,“每个字都是法轮……再往深层空间看下去,每个字都是我的法身,都是佛的形像,偏旁部首都是单个的佛。”“每个字都有我的法身,每个字都是我的法身形像。每个字都是佛的形像。”这可了不得,上述篇“新经文”中该有多少法轮、法身和佛啊!就这么一刀删除了,咋舍得的?如果是法轮功网站擅自行动,那是对“宇宙主佛”的大不敬。可如果是李洪志授意删除的,那就是“主佛”忍痛自宫了。这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啊!

  法轮功网站只说“因故”封存,不说“因何故”,那就只好让我等常人来代劳了。以笔者之见,主要原因有四。

  第一,李洪志害怕留下不利于自己的“历史印痕”。1999年正是中国政府明令取缔法轮功组织的那一年,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在取缔前后的“即时表现”或“第一反馈”是真实度相对较高的。正因为“真实度相对较高”(比如李洪志还寄希望中国政府饶恕他),就不利于法轮功抹除当时的“历史印痕”。

  第二,李洪志当时慌不择言的一些表态让他“深悔前言”。比如,当时他急着辩解却更显得此地无银:“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反对政府。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可后来,法轮功大肆炮制假新闻抹黑中国政府,逢中必反,甚至提出“解体中共”的政治口号。如果有人以其矛刺其盾,李洪志必无言以对。

  第三,李洪志无耻抵赖的邪性恶品在被封存的资料中彰显无遗。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个人可以做错事,但做错了就得敢作敢当,明明做了却矢口抵赖,就是无赖。而李洪志在《我的一点声明》中明显撒了两个大谎。一是“有人造谣说我改过生日,这是事实。可是,是文革中政府把我的生日写错了,而我只是把错了的生日改回正确的生日而已。”大量证据——包括李洪志亲笔填写的多份表格——都证明李篡改了出生日期,目的是攀附佛祖。二是“关于学员去北京中南海反映情况一事,我当时是去澳洲的路上在北京转机,也根本不知道北京出了什么事就离开了。我一向是一个人出门的。为了减少麻烦,从来不和当地学员接触的,因为会来很多人要见我。所以当时不清楚。”可既有当时李洪志填写的登机卡为物证,又有参与“4.25非法集聚”的法轮功骨干作人证,证明李洪志不仅于4月22~24日潜回北京,而且还亲自策划了这起恶性事件。李洪志也知道事实用于雄辩,于是就想封存他曾经的狡辩、抵赖。

  第四,李洪志担心相关资料让他的“自我神化”成为笑料。李洪志多次在弟子面前吹大牛,称人世间的一切都为大法而来、而备的,并将他的“神通功能”吹得天花乱坠。可在上述被“封存”的资料中,李洪志软硬兼施地“要求”和中共“沟通”、“解决问题”,多少有点“乞求”的味道,露了“大师”的怯。在《我的一点声明》中,李洪志说:“我们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国际机构、善良的人们能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解决目前在中国发生的危机。”这就怪了,以“宇宙主佛”自居的李教主不是声称法身无数,“皆具大神通”吗?不是叫嚣“人对神能做什么”,“神叫这个社会乱这个社会就乱”吗?为什么要向常人社会求助呢?这让崇拜他的弟子怎么看?

  总之,法轮功删除李洪志经文,就是想篡改事实,掩盖丑态,逃脱罪责。

(责任编辑:华君)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