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英国“野鸡法庭”替“法轮功”邪教出头遭澳大利亚政党痛斥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25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上海静怡(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阅读: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有可能听说过“野鸡大学”,但很可能没听说过“野鸡法庭”。英国就有一个“野鸡法庭”,它的成立,并非由法律授权,也未得到官方认可,而是由澳大利亚一个与邪教“法轮功”有关的组织与英国反华势力相互勾结拼凑而成,其头目更是服务英美地缘政治目标而专门制造虚假指控的英国资深特工人员。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野鸡法庭”,近期煞有其事地对中国做出了“终审判决”,称中国政府杀害“法轮功”学员以获取他们的器官用于移植。不过,2019年7月3日,澳大利亚独立政党“公民选举委员会”(The Citizens Electoral Council of Australia,简称CEC),在其官网(cecaust.com.au)发表声明,斥责该“野鸡法庭”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该“野鸡法庭”的发起人曾多次伪造虚假指控,早已臭名昭著。

  6月17日,英国一家自封为“中国仲裁庭”的机构,在没有任何法律授权或官方认可的情况下,宣布其“终审判决”,称中国政府系统地大规模杀害“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以获得他们的身体器官。但阅读了全文后,很快就会发现这个所谓的判决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有的只是道听途说再加上对事实的无耻假设。

  该“仲裁庭”声称以“避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造成偏见或预先判决”的方式开展工作,但这种方式包括很荒谬的主张,比如在评估证据时,想象“有关国家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是一个具有良好人权记录的虚构国家”,这正是预先将中国视为施虐者。当一个“仲裁庭”认为自己的存在仅仅是由于“终止中国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这个与“法轮功”有关的澳大利亚非政府组织有点不高兴,那么这个内在偏见已经变得尤为明显了。多国政府(包括澳大利亚政府)以及包括红十字会在内的国际医疗组织均拒绝支持其毫无证据的指控。因此,该“判决”发起者抱怨说:“如果有任何国家或国际机构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器官移植的犯罪行为作出权威声明,那么‘终止中国移植滥用国际联盟’就没有理由委托本法庭了。”

 

苏家屯医院(左图),全称“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系中国和马来西亚友好合作医院,位于沈阳市苏家屯区。2006年3月9日,“法轮功”邪教利用其媒体称该医院活摘了6000名“法轮功”人员的器官用于移植,引发媒体广泛关注,也拉开了“法轮功”十多年来频繁炒作这一谣言的序幕。后经美、俄等多国媒体和官员的实地走访,发现该医院只是一家正常运作的专科医院,并无人体器官移植的设施和资质。随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肖恩·麦克康玛克(Sean McCormack)称,经派员实地查看,美国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支持“法轮功”的“活摘器官”指控。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网站文章《美国国务院谈中国“法轮功”问题》(右图)称:“国务院表示,对于中国东北某地有一处集中营监禁“法轮功”学员并摘取其人体器官的报道,美国经派员实地查看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支持上述报道”,“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和驻沈阳领事馆官员工作人员曾两度前往该地和特定场所。在赴该地查看期间,美国官员得到允许进入整个设施和场地,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这个场所除作为正常的公共医院发挥作用外被用作其它用途。”   

  该“仲裁庭”引用了少数所谓的目击者和幸存者关于酷刑、以及从被处决的死刑犯的尸体中摘取器官的证词(中国当局承认后者曾经是标准做法,但表示该种做法已从2010年开始逐步淘汰,并于2015年停止)。然而,所有这些似乎都与“法轮功”有关,后者有编造此类说法的前科。维基解密(wikileaks)2006年发布的一份美国国会研究服务报告揭示,美国“法轮功”代表当年3月声称,已有数千名“法轮功”信徒被送往中国36个集中营。根据他们的指控……一家医院被用作6000名“法轮功”囚犯的拘留中心,据说四分之三囚犯被杀,其器官遭摘取牟利。不过美国(大使馆)官员……探访了该地区,并对医院进行了两次检查,‘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该地点被用于除正常公立医院以外的任何其他功能’。”

  该“仲裁庭”试图通过基于有罪推定的统计预测,在更大范围内验证类似的声明。根据其奇怪的循环逻辑,中国政府被简单断言在以工业规模移植器官,因此它必须为这些器官杀人,否则不能进行如此多的移植。“仲裁庭”报告了中国器官移植项目负责人于2013年提出的一项声明,称他在2012年进行了“超过500例肝移植”;另一个声明来自于北京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该研究所是该领域的顶尖研究机构),该研究所所属医院“在一年内完成了4000次肝肾移植”。然后,它引用了2019年的一项统计“分析”,该分析不仅推断中国146家指定移植医院每年手术数量同样如此之多,此外还有“大量未经批准的医院,总数超过700家”,据此推算中国每年移植手术估计达到69300例,可能高达10万例。而红十字会所认可的、“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管理者们给出的数字则被认为是荒谬的。英国皇家统计学会主席大卫·斯皮耶尔哈尔特爵士(Sir David Spiegelhalter)“重新进行了数据分析,他的结果完全符合”前述声明;因此,“仲裁庭”断言,“合理地假定COTRS和红十字会提供的部分或全部数据是伪造的”。然而事实上,一个统计学家基于相同的假设推断出相同的结果,这是数学证明,并不是谋杀证明。

  2016年10月11日,英国国会网站(parliament.uk)登载了国会议员就所谓中国器官活摘问题进行的辩论。针对部分议员引用“法轮功”人雇佣的加拿大人大卫·麦塔斯、大卫·乔高和葛特曼的“活摘报告”,负责美国及欧洲事务的外交部国务大臣艾伦·邓肯爵士(Sir Alan Duncan)坦言,“法轮功”方面的指控属于“臆猜”,并无实据,现有证据无法得出中国存在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的结论,而且中国也奉行了《伊斯坦布尔宣言》所确定的原则。

  2007年5月28日,澳大利亚参议院外交、国防和贸易常务委员会就外交和贸易等议题召开议会,时任外交贸易部首席助理秘书彼得·巴克斯特(Peter Baxter)等人与会并接受议员提问。在接受参议员耐特(Kerry Michelle Nettle)就中国的器官移植以及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问题时,巴克斯特回应说:“对于指控说活摘‘法轮功’信徒器官这一问题,澳大利亚政府的立场是,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能证实其真实性的证据。”   

  构成上述观点的基础,是本末倒置的预先假设中国必定是邪恶的,因为中国是一个“专制”社会主义国家,而不是“西方”的自由的“民主”国家。不过,如果了解到“仲裁庭”主席及其“判决”的主要发起者是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那么这就毫不令人意外了。他是一名资深的英国特工,职业生涯主要任务就是针对英美地缘政治目标制造虚假指控。作为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的副检察官,尼斯于2001年起诉了塞尔维亚/南斯拉夫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米洛舍维奇在20世纪90年代巴尔干战争中因战争罪和种族灭绝被罢免总统,于2006年死于心脏病发作,最终被免除责任。分析师安迪·威尔考克森(Andy Wilcoxson)在2017年为战略文化基金会做报告说:“在对波斯尼亚-塞尔维亚将军拉特科·姆拉迪奇(Ratko Mladic)的判决的第四卷深埋了一个脚注”,“法官一致认为,‘审判庭收到的证据并没有表明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参与了共同犯罪目标的实现’,即通过实施起诉书中所指控的犯罪,建立一个同种族的波斯尼亚-塞族实体。……我们被告知他是‘巴尔干的屠夫’,但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这些指控。为了证明经济制裁和北约对塞尔维亚人民的军事侵略是正当的,我们被欺骗了。”

美国著名调查记者瑞克·斯特林公开曝光尼斯等人捏造的《凯撒报告》真相   

  尼斯还是前些年臭名昭著的《凯撒报告》的合著者,该报告据称对一位叙利亚宪兵摄影师提供的图片进行了分类,该摄影师叛逃到卡塔尔支持的“反对派”组织。报告称,叙利亚政府于2011年3月至2013年8月对11000多名被拘者实施酷刑和谋杀。但即便是支持政权更迭的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在2015年也承认,几乎一半照片显示的是死亡的叙利亚士兵和其他战争暴力受害者。美国调查记者瑞克·斯特林(Rick Sterling)2016年3月4日发表在《Counterpunch》杂志上的报道指出:“强有力的证据表明,一些人死于冲突,其他人死于医院,有些人的尸体在被收敛之前已经腐烂……《凯撒报告》指控……这些都是‘监禁中死亡’或‘遭酷刑死亡’或‘在政府拘留中死亡’的受害者,几乎肯定是伪造的。”  

  原文网址https://cecaust.com.au/aus-british-china-tribunal-revives-organ-harvesting-smear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