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韩媒:全能神教在韩国冒充假难民 应立即驱逐出境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06日   文章来源:觉醒者联盟   作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全能神教被韩国多个权威机构以及中国政府认定为异端、伪宗教或者邪教,就是这样的一个团体,在韩国的另外一个身份是虚假难民团体。他们顽固的姿态拒绝和嘲笑韩国政府对于他们做出的离境令。与此同时,他们引起了国内及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因为他们涉及到和法沦功、伊斯兰人权激进团体的多次联合,受到了韩国政客和叛逃者团体的非法资助。

 

  图为:7月份受害者家属前往韩国寻亲活动现场

  全能神教目前在韩国首尔、安山、釜山、江原道、以及忠清北道等地均有购买了教堂作为发展据点。他们习惯于秘密群居的集体生活。与中国的家庭切断联络,长期失踪。与外界的接触需要得到教会的批准。他们通过互联网正在日夜不停的宣传“国度福音计划”。所谓的“国度福音计划”是一个伪装成正常的基督教宗教对外传教,长期效力于全能神教的并被奴役、软禁的一个歹毒计划。他们大多数的成员来自中国,并谎称外出工作的原因突然失踪,利用济州岛免签政策、冒充难民长期滞留韩国传教。近年来,像全能神教这样的套路屡试不爽。

   

  图为:受害者家属在首尔南部出入境门口集会

  他们奉行的“集体信仰”原则就是与家庭脱离关系,不顾一切完全效力于全能神教,像类似的材料我收到了很多。

   

  图为全能神教出版的书籍,划线部分是反对亲情、反对家庭有关的教义

  全能神教义中有这样的一本书,很明显是在教唆全能神成员要淡化对家庭的感情,放下对家庭的责任,要全身心的奉献所谓的女神,以蒙求被拯救。其中一个叫曾金梅的信徒,为了表达对全能神教的忠诚,毅然决定写下断绝家庭子女关系书,从中可以看出,受毒害的全能神信徒曾金梅为了表达对全能神忠诚,决定断绝与3个子女的母子关系。这是邪教全能神侵犯人权、破坏家庭、反社会的有力证据。

   

  图为:全能神教徒的断绝子女关系书

  以下为《断绝子女关系书》全文:

  本人曾金梅为了信全能神,为了对全能神忠诚,为了得到神的救助,我根据神的指意,决定断绝与儿子左XX母子关系,断绝与女儿左X、左X的母女关系。我信神是为了自己,不为了任何人,以后他们长大或现在所有负担都与本人无关。此处所言,都出自内心,绝无悔意。此处所书签名,落笔千金,一切后果我自己负责。 

具书人:曾金梅。1月3号晚上。

  全能神信徒为什么会丧失亲情、抛弃家庭呢?笔者从邪教全能神的教义中找到了答案。

  邪教全能神宣传品《话在肉身中显现》强调:与父母、丈夫、子女、亲属来往是“世俗缠累”,什么时候能撇弃丈夫、儿女,什么时候生命成熟。

   

  图为:全能神教蛊惑信徒离家出走,放下家庭的教义

   

  图为:寻亲人员向教会喊话,希望信徒能够离开教会跟他们回家

  全能神教的信徒采用隐蔽的殖民主义集体生活,是导致家庭破裂的根本原因。

  他们通过这种方式在韩国长期的非法滞留,没有人身自由和人权自由,他们被互相监督、互相猜忌,他们的思想和精神长期被全能神教软禁,没有言论自由,在每一次的寻亲活动中,他们都经过了严格的面试训练。

  在7月24日期间,他们委托律师发布了一份声明书,公开表示他们回国会被判处死刑、永久监禁或者被打死、致残等荒谬的虚假言论。他们在声明中没有任何佐证证明他们声明内容的真实性。近年来,全能神教徒向韩国政府申请难民庇护资格,没有一例获得通过,这一事实可以充分被证明。

  信徒离开那个环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的时候他们比任何都想家,仅仅是被互相监督、行为被软禁迫于无法表达。在全能神教的群体生活中和外面的社会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因为他们没有人权和自主选择生活的权利。在这个密闭的环境中想被洗脑接受他们的教义是一个非常容易的事情,仅仅几个小时就足够了。

  “无所不能”的全能神教徒,不应该彼此为教会的罪恶行径辩护,多为你的家庭、你的亲人考虑,你的父母养育了你,你需要感恩,你的孩子需要你去养育,你需要担起责任。这个社会需要更多勇于担当、责任至上,知书达礼,懂得感恩的人。长期的教会生活,已经没有了人权也没有自由,与其说回国是进监狱,不如说你们现在就在教会过生活监狱生活,这样的形容更加准确。

  当你面对你需要面对的亲人时,如果没有教会,你们会更加亲切,或许用人生四大喜事形容此时此刻的感受更加准确。

  

  图为:在韩国全能神教门口寻亲活动现场

  那些已经被韩国政府命令离开的人,全能神教必须将其归还给他们的家人。教主赵维山、杨向彬带着他的家人到美国生活在一起。然而,信徒的无端猜忌和互相监督,用于忠于全能神教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才是反人道主义,反人权,反宗教,反社会群体是导致破坏的原因。

  全能神教必须遵守韩国政府的命令离开韩国。

  从韩国到中国在回到韩国的人那么多,他们被中国监禁了吗,请停止一切不切实际的谣言,好好的反省自己。

  下面,我们看一个小女孩对远在韩国全能神教会里面妈妈的期许,她渴望妈妈回家,这是她送给妈妈最珍贵的礼物。

    

  图为:一个无法来到韩国的小女孩委托爸爸带给在全能神教的妈妈的一幅画

  7月22日至24日,一个全能神教的受害者来到韩国探望他们的家庭亲人,他们被认定为假难民和非法外国人。现在已经没有空间可以解决失去家人的受害者的事实。我们和上述小女孩一样,期待韩国政府的离境命令能够切实得到执行。

  大多数的受害者家庭在信徒离家出走时,孩子还小,甚至没有任何辨识能力,现在普遍已经六至九岁了,他们的童年成长中已经删除了本该属于他们的最重要的记忆,这一个遗憾,无法弥补。

  信徒离家出走了,走的时候身上带的手机没有SIM卡,只有一个空白的手机,想经常联络似乎条件并不能满足。更不能确认他们的生活状态。有时候迫于想家的压力去打电话也需要寻找公用电话。

    

  图为:寻亲现场受害者家属正期待与亲人见面

  家庭的愿望是什么?我们看一些具体事例,希望他们都能迷途知返,早日与家庭团聚。  

  我是刘博超(化名),男,58岁,山东省滨州市人。我的儿子刘晓宇(化名)、儿媳崔玲(化名),被“全能神”组织蛊惑,加入“全能神”组织,于2015年1月经上海浦东机场出境赴韩国,加入全能神基地。我年事已高,十分思念儿子儿媳,家中还有7岁孙子十分思念爸爸妈妈,非常可怜,但由于“全能神”,导致我儿子儿媳不能与家人团聚。多年来寻亲,已消耗我们这个普通家庭的大量精力、物力,但还是没能实现亲人团聚。我们十分痛恨“全能神”这个邪教组织。

  我是朴志夏(化名),男,53岁,黑龙江省五常人,弟弟朴志雄(化名)于2015年4月18日从哈尔滨出境前往韩国首尔,至今未归。朴志雄(化名)因信奉了“全能神”异端,出国后一直不与家联系,造成骨肉分离,家人十分想念。

  我是徐丽(化名),女,43岁,吉林省延吉市人,我丈夫原来是基督信徒,在2012年年中时接触全能神教,2013年5月来到韩国,至今未归。因为他信全能神教,抛弃了我和孩子,把房款也交给了教会,不承担孩子的抚养费,对我们不管不顾。虽然我苦口婆心的不断劝阻,仍不为所动,即使公公和婆婆去世也不敢回家。去年曾见过他,但是他态度坚决,惧怕回国,竟说一些无中生有的话。孩子还要上学,我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实在太艰难,经济上也非常拮据,严重影响我和孩子的生活质量,对未来也不知怎样应对。邪恶的全能神教真是太可恶了,用捏造和颠倒事实的手段来控制信徒,希望他们尽早醒悟过来,回到正常的生活。

  我是汪佳楠(化名),女,37岁,安徽省安庆市人。因父亲早逝,自幼与姐姐汪佳娜(化名)感情深厚,后因姐夫从事传销活动,导致姐姐家庭破裂,思想受到打击,大约十年前,姐姐加入了“全能神”邪教组织,从此对家人感情冷淡,2013年3月15日,索性离家出走,连自己唯一的儿子都不顾及,此后她儿子一直由我帮助照顾。2016年春节见面后,因家人劝其脱离“全能神”组织,其再度离家出走,此后再无音讯。

  

   

  图为:全能神教会门口部分信徒伪装成特务,录像表达示威情绪

  7岁儿童的信(3岁的时候失去了父母)

  “爸爸,妈妈,你好。我非常想你。你身体健康吗?我和我的祖父母一起生活得很好。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爸爸,如果你不回来,我会梦见到你的。请给我打电话。在家里,我希望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健康,快乐,愉快。“

  刘晓雨(化名)给爸爸妈妈的信。

  我们希望所有的家庭都能团聚,让我们为这个美好的期许坚持下去。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