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姐姐脱离“门徒会”后的幸福生活

发布日期:2019年09月05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秦如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我姐秦进丽,被邪教“门徒会”蛊惑,本想信神得“福音”,却差点丢了命;幡然醒悟后,重新相信科学、相信党的好政策,获得新生。这事发生在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被当地传为隹话。

 

当事人近照

  发现姐姐信“门徒会”邪教,是在2012年。当时父母都是过八十高龄的老人,相继仙逝。按我们当地风俗,父母亲去世,要由子女中的女孩哭祭;每逢七由兄弟姊妹中排行老大的主持祭祀,称为“烧七”或“祭七”,共进行七次祭祀。可是,身为我们排行老大又是唯一女孩的姐姐,在父母亲下葬及“烧七”时,不但不哭祭,就连坟地都推故不愿意去。

  我问姐,姐根本不愿说。问其他亲人,他们也神神秘秘的,好像就瞒着我这一人。可越是这样,我就越要打破砂锅——纹(问)到底。只是公事纷繁,亲人们聚少离多,这疑问伴随着我,一晃就是五年。

  2016年农历九月初五,是父亲的五周年祭。做完了祭祀,一家人在一起饮酒。趁着几杯酒劲,我将姐夫叫至一边。憋在心中五年的疑问,这回一定要问个水落石出!经我再三追问,姐夫貌似下了很大的决心,豁出去了似的,倒出了心中苦水:

  “唉,你姐这个人啊……”姐夫一语即出,泪奔如雨,说出了惊人的遭际:

  “这都是倒霉的‘门徒会’赐的‘福’啊!你姐信的‘门徒会’邪教不准祭祀死了的人,他们认为人死了就是到了极乐世界,亲友和子女们都要高高兴兴地欢送死者到极乐世界享福。我们这祭奠习俗,是违背‘门徒会’的。你姐这一点倒是记得很牢哩。”

  “记得2012年那阵子,你姐的身体越来越差。按现在看,就是多年劳累攒下的病。休息、将养些时日,就会好的。可恰在此时,村里来了‘传福音’的。说是接受了‘福音’,治病不花钱,信的人聚在一起为病人祷告,病就好了。你姐本来只有小学毕业,文化浅,对‘门徒会’很快就信到痴迷程度。整天价地祷告,自已祷告,信的人聚集在一起祷告。你姐因为劳累了几十年,现在突然歇下了,身体感觉‘好多了’。她认为是‘神’显的灵,就更是信到命里去了,于是把‘传福音’当圣旨,人家说啥是啥,不折不扣地照办。”

  “自个信了也就算了,还死缠硬拉,要全家人都信,搞得家人只好口头答应。‘传福音’的说,‘世界末日’要来了,信教的得救,不信的下地狱;不种田,不养猪,不做活,学生不上学,一切交给神安排;现在要给神‘奉献’,奉献越多,神赐给的福就越多。‘赐福的方式就是升官发财,学生上名牌大学’……”

  “根据‘传福音’的要求,家里的庄稼全荒了,猪也不养了,儿子好不容易找的工作也辞了,孙女也不上学了;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家里的存粮献给了神;家里的现钱缴了‘慈惠款’……一切都按神的‘福音’做。几十年辛勤劳动换来的血汗钱都交给了‘神’,全家人重过清贫苦日子,为的就是换回个一心一意信神的‘好’来。”

  “谁知‘世界末日’没有来,生产、生活却被‘神’搞得一团乱麻。更可气的是,像你姐这样把信‘神’当命根子的人,本应无病无难才对,谁成想你姐的身体却越来越坏:时常头晕眼花,一身到处都是痛的,头痛到像要炸裂,后来竟全身抽搐,生活不能自理……众信徒都来祷告,病不见好转不说,反还越来越重,一日苦似一日,过一天比过一年还难。”

  姐夫说到伤心处,已然泣不成声。“这样捱过10多天,你姐竟然到了几天不进水米的地步。再后来的事,你是知道的……”

  2016年年底,姐夫见兹事体大,连忙打来电话,要我赶回去一趟。我风风火火赶到姐家,就要将姐送市里的大医院治疗。其信徒们却来了一大伙人,大意是要信“神”,不能送医;现在送医,就是对神不虔诚,要遭报应……

  面对这伙愚昧的信徒们,我就想起了《刑法》及相关法律,给他们作耐心的普法;给其解说“门徒会“是邪教,从事邪教干扰正常生产生活,是要被判刑坐牢的。经过4个多小时的说教,那些围攻我的人渐次散开;对峙变成了理解,后来竟自已散去了。

  我们排除干扰,迅速将姐姐送医彻查。医生说,如果再耽误,就可能有生命危险。经过半个多月住院治疗,姐姐重获新生,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也精神了许多,说话也多了,也有了笑声。调理半年多,就痊愈了。

  姐姐脱离“门徒会”邪教这几年,喜事连连。先是姐夫退休工资迎来14连涨,加之一家人生性勤劳,日子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再是儿子出外打工,年净收入四五万元;三是孙女上中学,学习成绩不错;四也是最重要的,姐姐身体明显好起来,一家人干啥成啥。昔日姐姐忧愁的脸上,如今重新绽放着笑容,整天笑呵呵的,心情好了许多。

  2018年8月22日,是姐姐68岁生日,其乐融融的生日宴上,是尘世烟火无尽的小幸福。信邪与脱邪前后两重天,深深地教育了姐:信“门徒会”没“福音”,差点丢性命;脱邪信科学,迎来幸福新生活。

  我问姐:“是信‘门徒会’ 邪教,还是信科学?”

  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你这兄弟,咋就专揭人疮疤哩?!”

  久违多年的欢声笑语,重回这个陕南略显偏僻的农家小院;二层小楼里农收丰硕,彰示着主人的勤劳和智慧;脱邪后重获幸福,写在姐姐喜笑的脸上,也融进亲人和众亲友真诚的祝福里。重获新生的好日子,就如此开始了。这正是:

  姐姐信“福音”,世事多凄苦;病重方醒悟,健康医科护;更兼好政策,致富高速路;脱离神忽悠,圆梦步坦途。

(责任编辑:兰叶草)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