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原为解开心结 却又掉进了陷阱……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12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清心 程希 天文君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导语:“神”十余年,对“神”全心全意、死心塌地,期间不顾家人,赶走亲儿,散尽家财,落得儿恨女哀、公亡婆瘫的下场,终日承受着惧怕神惩罚的煎熬……这是反邪教工作者曾经接触一名邪教痴迷者,望能以她的经历警醒我们每个人珍爱家庭,远离邪教! 

  初次见到何小妹(化名)的时候,她躲在角落,双手环抱双腿,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中间,像一只惊惧的小动物。把声音尽量放平缓轻柔,轻唤了一声,问她怎么了?何小妹瑟瑟缩缩地抬了一下头,双眼空洞无神,满是惊慌,怯生生地说:“我没有保管好神的祭物,我怕神惩罚我。” 

  究竟是什么神,会有怎样的惩罚,让四十多岁的何小妹如此害怕?尝试着伸手过去轻拍何小妹的肩膀,安抚她,让她放松,并坚定地告诉她:“不怕,有我们在呢。 

  

  不经意的算命,结下心结  

  何小妹,1971年出生在广东南雄,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养育了七个子女,小妹排行第六,下面还有个弟弟。由于家中人口众多,生活一直很困难。父母重男轻女思想严重,何小妹自小缺失父母关爱,小学时要背着弟弟上课,在同学们的嘲笑声中,她二年级没读完就辍学。 

  失学后,我每天除了做家务,就是陪年迈的奶奶。在我眼里,奶奶淳朴善良,与世无争,在外面受了欺负受了委屈,回家就点上一柱香,祈求老天爷保佑全家平安,每次祈福完,奶奶都会变得开心起来。奶奶告诉我,人的命运老天早就安排好了。 

  “后来奶奶去世了。24岁那年,爸爸也因为病重去世。按照当地习俗,父亲去世那年女儿如果不出嫁,就要等三年。我已经24岁了,就听从妈妈的安排,开始相亲。我想知道自己嫁得好不好,在一位好姐妹的拉拢下去算命了。算命先生一见到我就将我家里的情况都准确地说出来了还说我会遇到如意郎君并结婚,丈夫会对很好。”何小妹顿了一下,继续接着说:“算命先生还说我四十多岁会有一劫,性命堪忧。” 

  后来,何小妹通过相亲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个头矮小,相貌平平,但憨厚老实,对何小妹也好,很快,他们有了一个儿子。但是,何小妹对婚后平淡枯燥的家庭生活感到厌倦,与公婆的相处也并不融洽。2003年,何小妹儿子交由公婆照顾,跟随着丈夫到深圳打工。在丈夫的帮助下,何小妹顺利地进入了电子厂工作在夫妻俩的共同努力下,2006年,他们在宝安区买了一套房子,也就在那一年女儿诞生了。有了房,儿女双全,夫妻俩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但每当夜深人静时,何小妹脑海里总会浮现算命先生的话,像魔咒一样,挥之不去。 

  为打开心结,走进了“全能神”  

  2007年丈夫在长期高强度工作的压力下,身体慢慢变差,胸痛、胃病、痔疮等疾病接踵而至,对工作已经日渐力不从心。与此同时,夫妻俩所在的电子厂未能跟上现代科技发展以及技术转型的步伐,订单越来越少,产能日益萎缩,丈夫整天唉声叹气,郁郁寡欢。8月份左右,丈夫突然发生了变化,平时喜欢在家里的他变得经常外出,但每次回来人会显得很精神和兴奋,问他干什么事了,他都支支吾吾不说,显得神神秘秘,即使在家,也经常关在家里看书,口中经常念念有词:“求神保佑我!” 

  2008年初何小妹由于长期睡眠不好,出现偏头痛。一天晚上,丈夫边帮她按摩边说:“我最近加入了一个教会,叫‘全能神’,信‘全能神’身体会没有病痛你看我,自从信神以后身体好了很多”丈夫拿了一本《话在身显现》给她看,她翻了翻,感觉里面太深奥了看不懂就没把丈夫的话放在心上。 

  不久丈夫带着自称老李的“全能神”信徒来到家中,老李拿了“全能神”的宣传单给何小妹。 

  “当时我看到其中一张传单中,有个掉色头像,眼睛中流下血泪,非常害怕。老李说现在女基督重现人间,是唯一真神现在世上灾难那么多,地震、洪水、海啸等,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躲避灾难,得到拯救。听了这些,我感到很害怕,我又想起算命先生的话,我想‘全能神’这么厉害,一定可以帮我平安度过四十多岁。” 

  于是,何小妹在丈夫和老李的拉拢下,走进了“全能神”。 

  

  隐秘作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开始我觉得这个教会很怪,大家都不用真名,每次聚会地点都选择出租屋,而且经常换地方,还不允许用手机联系聚会人不多,聚会结束后大家要前后脚分别离开,神神秘秘的。 

  这些疑问,一个姊妹在聚会时进行了解释。姊妹称:“中国人不信神,因此这次女基督降临中国,是隐秘作工。”何小妹在第二次聚会时就取了灵名,后来还写了保证书,发了毒誓。 

  “保证书和毒誓的内容很恶毒,大概就是说不能背叛‘全能神’,否则出门给车撞死。聚会时还经常看一些灾难片,洪水啊、地震啊,很吓人。还给我们看了地下十八层地狱的视频,画面都很恐怖我看了之后很害怕,完全不敢有半点对神不敬的说法。 

  通过频繁的聚会和交流心得,何小妹渐渐喜欢上了与“全能神”姊妹在一起的时刻,她不再为前途、命运担忧,认为只要敬拜神、仰慕神、相信神,多做奉献,就能挡灾难,保平安,最终可以去到另一个国度过无忧无虑的美好生活。 

  2009年底,电子厂倒闭了,夫妻俩同时失业,但他们并不伤心,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为神“尽本分”。他们在离家不远的超市找了一份临时工作。 

  接待“姊妹”,赶走亲儿  

  2012年,读完初中的儿子从南雄老家来到深圳,夫妻俩非常高兴,特别是何小妹,她与儿子感情最深,无话不讲。一天,何小妹向儿子说,2012年“世界末日”将要来临,相信“全能神”才可以躲避灾难,父母现在都是相信神的人。儿子上网一查,发现“全能神”是邪教,早在1995年就被国家取缔了,马上劝说父母,从事邪教活动是违法的,让他们赶紧脱离“全能神”。 

  “当时听了儿子的话我很气愤,我辩驳他,我们又没偷又没抢,才不是违法的呢!我骂他,怎么能说对神不敬的话呢,甚至都想他是不是撒旦!好在当时仅剩的血肉之情让我没有做出过分的行为。”何小妹庆幸道。 

  后来,一个信徒告诉何小妹,教会准备让她负责做接待,要她安排好一些教会信徒的食宿。何小妹面露难色,称自己家中只有两房,儿子刚从老家来深圳打工,现住在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而且儿子不愿意相信“全能神”。姊妹说,“世界末日”将要来临,神的作工就要结束,现在是为神做事的大好时机,要多为神效劳,才能得到神的拯救。何小妹听后立刻顿悟”:为神做事最重要。 

  “听了她的话后,我想为神做事最重要,不然到时候灾难来临,谁都活不了,我为神多做点事,神才会保我一家平安。回家后,我冷冷地对儿子说,‘现在你长大了,不能依靠父母,这个家不能给你住了。’儿子当时才16岁,深圳人生地不熟的,我居然为了接待‘全能神’的信徒而把自己的亲儿子赶出家门!”何小妹泣不成声。 

  抛家舍业,全身心为神  

  “我们夫妻俩以前都很顾家的,在深圳拼命赚钱攒钱,想着以后可以一家团聚,过幸福美满的日子。怎知信了‘全能神’后,省吃俭用、惜财如命的我们居然主动把钱拿出来奉献给‘全能神’。”何小妹如今对自己的做法感到很不可思议。 

  “我们前前后后一共奉献了两万多元的积蓄要知道,这两万多元足够我的公婆和孩子们一整年的生活费啊! 

  “后来,‘全能神’组织看我们家夫妻俩都信神,在深圳又是自己的房子,就让我负责监管‘奉献款’的收支。按规定,我必须辞去我的工作。一开始我还算计着我辞工后没有收入来源,每月还要寄钱回老家支付公婆和女儿的生活费,丈夫一人打工养家压力太大了。但后来在姊妹的教唆下,认为保管神的祭物,是莫大的荣耀,不能追求表面这些虚无的东西、更不能执着钱财和物质,于是我就满口答应了。” 

  在保管钱财前,何小妹被要求写了一份保证书,大致内容是保证不贪念神家的钱财,不挪用,不丢失,如果丢失愿意赔偿,做不到就出门被车撞死。 

  讲到这里,何小妹不禁打了个寒颤。 

  从此何小妹辞去工作专职在家保管“全能神”的钱财。接下来每月第二个星期一,下属的几个教会的人分别到何小妹家交奉献款,月尾会有人将收到的奉献款取走。“全能神”信徒在何小妹家定期召集各教会上层人员开会,每到这个时候,何小妹就要到楼下望风,如发现异常情况及时通知他们尽快散去。 

  何小妹不再如从前般关心自己在南雄老家的公婆和孩子了,全心全意地为“神”保管钱财。她每天心惊胆战,精神高度紧张,一会儿担心钱丢失,一会儿担心出事,一会儿又自我安慰为神“尽本分”一定会得到神的庇护。 

  欠他们的太多了  

  “那你后来是怎么挣脱‘全能神’对你心灵的禁锢的?” 

  “有一次儿子来看我了,他向我们哭诉道,因为我和丈夫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信神上,疏忽了对家庭的照顾,我的家公遭遇车祸身亡了,家婆在家摔了一跤中风了,小女儿由于自小缺乏父母的关爱,变得沉默寡言、自卑自闭了。 

  “儿子的话让我猛然惊醒,这些年我们抛家舍业、家财散尽地追随神,奉献神,根据没有尽到做父母、做儿女的责任。我们自问,到底得到了什么 

  我继续追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以后,我只想踏踏实实地和家人生活在一起,尽力弥补对他们的亏欠。因为信‘全能神’,我欠他们的,太多了!”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