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十位脱离并揭露科学教内幕的美国名人

发布日期:2015年07月2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朴东(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201574日,美国媒体“第一手故事”网站(Rawstory.com)披露了美国10位脱离科学教的名人及其各自的故事。这些人当中,不乏好莱坞的名导、明星,部分人甚至曾为科学教高层人士,有些人加入科学教超过三十年。在看穿科学教的欺骗、控制信徒的手段以及荒诞教义后,这些名人义无反顾选择退出科学教,并勇敢揭露科学教的真实面目。   

  由原科幻小说作家拉斐特·罗纳德·哈伯德(L.Ron Hubbard)于1952年创立的科学教一直受人诟病,近年来愈发如此:从阿莱克斯·吉布内(Alex Gibney)执导的纪录片《拨开迷雾:山达基教与信仰囚笼》(Going Clear,已于今年初在“家庭剧院”HBO上映)到原信徒珍娜·密斯凯维吉·希尔(Jenna Miscavige Hill)的《远非信仰:我在科学教的秘密生活和痛苦逃脱》(Beyond Belief: My Secret Life Inside Scientology and My Harrowing Escape2013年出版),马克·黑德利(Marc Headley)的《所谓仁爱:科学教铁幕背后》(Blown for Good: Behind the Iron Curtain of Scientology2009年出版),这些作品描绘了该组织各种不堪的画面,控诉着科学教各种罪行,包括精神控制、破坏家庭、强制使用童工等等。 

  科学教对于自己遭受到的批评并非坦然处之:哈伯德(已于1986年死亡,享年74岁)制定了一条被称为“攻击攻击者”的策略,其意是极尽所能丑化、中伤和骚扰那些批评科学教的人。记者波莱特·库珀(Paulette Cooper,曾于1971年写有《科学教丑闻》)被科学教起诉多次。科学教好讼成性,HBO准备播放《拨开迷雾:山达基教与信仰囚笼》之前,不得不咨询了数百名律师。在《拨开迷雾:山达基教与信仰囚笼》播放前,科学教借助它的“攻击攻击者”策略,对纪录片中接受采访的原科学教信徒进行了一系列的视频抹黑。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原信徒站出来发声,对科学教来说,恫吓反对者保持沉默愈发困难。下面是十名著名的原科学教信徒,自从他们脱离该邪教后,对科学教一直厉声批判。 

  1. 保罗·哈吉斯(Paul Haggis) 

 

  编剧兼导演保罗?哈吉斯,成名于《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等好莱坞电影,大半辈子都在科学教。不过到了2009年,在加入该教35年后,哈吉斯(现年62岁)脱离了科学教,原因是科学教反同性恋。那一年,该邪教的圣迭戈分支站出来支持第八条修正案,投票积极支持加州禁止同性婚姻。哈吉斯拒绝保持沉默,因为他有两个同性恋女儿。他在致科学教上层人士托米·戴维斯(Tommy Davis)的公开信中解释了他离教的理由说,他无法成为一个“支持剥夺某个群体民权”的组织的一员。哈吉斯也强烈反对“断绝关系”,即科学教鼓动信徒与对该邪教有敌意的亲友断绝一切联系。 

  2. 珍娜·密斯凯维吉·希尔(Jenna Miscavige Hill 

 

  《远非信仰》的作者珍娜·密斯凯维吉·希尔是科学教头目大卫·密斯凯维吉(David Miscavige)的侄女,从小就是科学教信徒,还曾加入过被认为是科学教内部精英团队的“海洋组织”。不过,到了21岁,希尔脱离了科学教,成为该邪教最猛烈的批评者。她形容自己在科学教内的成长方式是“虐待”和“操控”。据希尔说,科学教要求儿童每周工作7天,每天14个小时,而且不准她与非“海洋组织”的儿童来往。她说,7岁的时候,被迫签订了一份承诺书,保证自己会为“海洋组织”服务“十亿年”(科学教相信一个人死后会获得一具新躯体,但是它不认可印度教和佛教有关转世再生的观点)。 

  3. 杰森·贝吉(Jason Beghe 

 

  在娱乐界有众多出柜的同性恋者,但是讽刺的是反同性恋的科学教却招募到了不少演员和歌手。演员杰森?贝吉曾是一位科学教信徒,现在成为了该教会最尖锐的批评者之一。他说,一个信徒暗示说他之所以遇到车祸是因为他与一名同性恋者是朋友,之后他开始质疑科学教。不过这次事件只不过是贝吉对科学教批评的冰山一角。1994年,贝吉开始参加科学教的课程。这位曾被大卫?密斯凯维吉形容是“科学教的海报男孩”于2007年脱离了科学教,并且从2008年起,开始指出科学教让信徒相信不信奉科学教生命就无意义,对信徒造成精神伤害。贝吉强调说,科学教对家庭破坏巨大,并直言不讳地形容科学教“肮脏、手段卑劣”。据记者托尼·奥尔托加(Tony Ortega)说,贝吉称“科学教称他们并非宽容的宗教,他们是那种把你打倒在地还要猛踹脚的宗教。” 

  4. 丽亚·雷米尼 Leah Remini 

 

  女演员丽亚·雷米尼(现年45岁)20137月公开宣布脱离科学教,猛烈抨击该邪教的操控手段。雷米尼加入科学教30年,她强调说,离教之后没有人告诉过她该不该与谁来往,她批判科学教断绝关系的策略和把批评者打上“压制类人物”(这是哈伯德用于抹黑他认为对科学教持敌视态度的人的术语)的标签。 

  5. 斯班凯·泰勒(Spanky Taylor 

 

  娱乐圈的前辈西尔维亚·斯班凯·泰勒还是一名科学教“海洋组织”的成员时,她的职责之一就是招募名人。泰勒是好莱坞最著名的科学教信徒、演员约翰·特拉沃尔塔(John Travolta)的密友,上世纪70年代,她招募到了普瑞希拉·普雷斯利(Priscilla Presley)。然而,当她被送往 “康复工程队”这一个专门用于对“海洋组织”的成员进行“康复”的炼狱之后,她看到了教会的龌龊。在纪录片《大白天下》中,泰勒回忆说,在“康复工程队”,她不准睡觉,怀着身孕被迫从事“艰巨的体力劳动”。生下孩子后,不允许看望自己的女儿(“康复工程队”认为孩子会分散注意力)。泰勒说她在“康复工程队”受到虐待时,昔日的密友特拉沃尔塔却回避她。1987年,泰勒脱离了科学教,但仍在娱乐圈活跃。 

  6. 莎拉·高德博格(Sara Goldberg 

 

  佛罗里达居民莎拉·高德博格是接受《大白天下》纪录片采访的原科学教信徒之一。她加入科学教37年,并成为了一名高层。不过,当她被下了最后通牒,即要她在断绝与儿子尼克·李斯特(Nick Lister)的关系或成为“压制类人物”之间做出选择时,她同科学教的关系开始变僵。莎拉把尼克和女儿艾丝莉·李斯特·爱泼斯坦(Ashley Lister Epstein)作为科学教信徒养大成人,不过当尼克同科学教的批评者马特·阿戈尔(Matt Argall)来往后,就被列为“压制类人物”。 莎拉拒绝同尼克断绝关系后,2013年也被宣布为“压制类人物”。艾丝莉不但没有反对科学教的所作所为,反而与自己的母亲“断绝关系”。 

  7. 汤姆·达沃奇(Tom DeVocht 

 

  作为“海洋组织”的一名高层管理人员,汤姆·达沃奇与大卫·密斯凯维吉曾经亲密无间,是《大白天下》的另一名采访对象。不过,自从2005年脱离科学教并被宣布为“压制类人物”以后,他成为该邪教最猛烈的抨击者之一。达沃奇说他脱离科学教,只因为身为“海洋组织”成员的妹妹南希(Nancy)去看他,就被送到“康复工程队”,在科学教的坚持下,妹妹从此之后便与他断绝了联系。达沃奇自从脱离科学教后就一直受到该邪教的监视,他形容密斯凯维吉是一位“暴君”。 

  8. 戴安娜·卡诺瓦(Diana Canova 

 

  女演员戴安娜?卡诺瓦一度深陷科学教,多年来她一直害怕脱离科学教,只因担心受到报复。最终,她“受够了恐惧”,脱离了科学教。 戴安娜认为科学教通过提供昂贵的“听析”课程对自己进行金钱剥削。科学教一贯反对传统的精神和心理治疗方法,不过它有一套自称“听析”的假冒“精神咨询”,而且价格不菲。 

  9. 拉里·安德森(Larry Anderson 

 

  演员拉里?安德森曾一度是好莱坞最铁杆的科学教支持者之一。安德森加入科学教33年,还在该邪教1996年宣传电影《方向》(Orientation)中出演。不过,安德森对之后昂贵的 “听析程序”越来越不满,2009年离教。安德森把科学教信徒描述为“软耳朵”,斥“听析程序”为杀猪,要求科学教归还15万美元。 

  10. 马克·海德里(Marc Headley 

 

  身为“海洋组织”的主要成员,马克?海德里曾经与好莱坞最著名的科学教信徒汤姆?克鲁斯是工作上的好伙伴。不过,2005年海德里脱离了科学教,原因是他担心自己会被送到“康复工程队”。2009年,他的《所谓仁爱:科学教铁幕背后》 一书出版。海德里被列为“压制类人物”,而他那些仍活跃在该邪教的家人被命令同他断绝关系。 

(责任编辑:徐艳)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