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专区 > 专家文集 > 司马南
 
警惕“大师们”
   2006-06-08      作者:      [纠错]
  生活中,我们本来十分自然又充满敬意地使用“大师”这个词儿。而如今,大师这个词在中国已经走味了。近20年来,中国崛起了一批自吹自擂、他吹他擂的大师级的人物,什么通过法轮遥控世界的大师,掌握了什么神秘文化的大师,破译宇宙根本规律的大师,华佗再世的大师等等,百仙过海,各显神通,闹得神州大地乌烟瘴气,贴上科学标签的鬼神迷信,新的有神论则神气活现猖獗一时。许许多多的不明究竟的人上当受骗,有些人跟着瞎跑,害人害己,还自以为得道而执迷不误。此类现象已日益成为公害。扫除这种公害,必须让群众明白一个十分简单的道理:对大师们,一定要多个心眼,自称大师的必须防,要特别警惕那些招摇过市的大师们。被奉为大师的人,一如我们常人,七情六欲,肉眼凡胎,一顿饭不少吃,一口水不少喝,一刀一个口儿,一枪一个眼儿,钻不了墙,上不了天,踮脚一跳还是落到地上克服不了地球引力。迄今,未有任何科学证据证明任何一位大师有任何不同于常人的“神”或“仙”的特异之处。认清这一点很重要,许多老百姓对大师顶礼膜拜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听信了大师及其吹鼓手的误导,错把大师当成“高人”、“神人”,相信他们有超自然力量。

  当然,既称大师,总要有些过人之处。归结起来,大师们的过人之处无非是六个字:神秘、奇迹、预言。 “神秘”,这跟垫鼻子隆胸勒紧面皮儿道理近似,就是伪造出一副面孔。明明上学、下乡、务工平常人三部曲,偏偏编出来4岁遇一仙人,8岁逢一道士,16岁山中修炼碰上白胡子老头秘授修炼大法,说得有鼻子有眼儿。明明和释氏出生日隔着八丈远,偏偏瞪着眼撒谎,修改身份证,诡称和印度的释迦牟尼先生出生于一天。为了暗示弟子自己有来头,某大师甚至说自己“不是人”,是为了拯救人类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吹得最最离谱儿的恐怕要属李大师从江泽民、李鹏那里领受任务推迟地球大爆炸。这位大师说,这次大爆炸是他师傅定的,因为定的太死了,他至多只能把大爆炸推迟30年。 “奇迹”通常是“编造”和“自我编造”相结合的产物,而奇迹的宣传则服从“散布”和“无意识传播”的一般规律。大师的奇迹不但具有航天时代的科学名词包装,而且大师之间还“比学赶超”,一个赛着一个悬乎。Y大师可以大兴安岭灭火,在美国发功让中国科学院放射性元素衰变计数发生改变,Z大师便能沟通“高级生命”,通过宇宙能量改地换天;李洪志大师能双手托天让倾盆大雨立马儿止住,S大师便能发功让太阳改变颜色、个数和大小,发功让150岁的老奶奶生小孩;胡万林大师能一锅芒硝治愈千余艾滋绝症患者,K大师便能千人礼堂做法当场让几百人消掉肿瘤。 “预言”,这是大师们惑众的杀手锏。预言小到“你明年三月开车小心”、“西南方向有一个小人”,大到人类末日倒计时表、星际大战开锣时间。李洪志大师就预测出“人类文明已被毁灭81次”,“地球上的搞计算机的人已被外星人编了号”。对大师而言,预言可一箭双雕,一方面显示自己具有通灵的神力,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给信众造成心理上的恐惧和不安。因为这样才能从思想上控制这些可怜的弟子。仅仅靠神秘、奇迹和预言,似还不足以说明为什么那些大师能够慑服那么多的人心。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从历史、文化、经济、政治、宗教信仰、心理科学等多角度做更深入地分析,特别是在人们利益关系重新调整、社会处在剧烈变化的转型时期,人们的精神需求呈现着许多过去未有过的新特点。对此,我们过去疏于认真研究,大师们却正好发现“可资利用”。

  中国至今没有任何权威部门评定什么神功大师,但是这种大师却到处都可见。一村一县,一地一省,国内国外,各个层面上均有大师招摇,或富贾一方,或威震乡里,有的主持法事,有的成为精神领袖,说二不一。众多的神功大师奔走城乡,布道做法,神功异能遂成一片片鬼火夜市,与主导意识形态、社会文明秩序、人类理性精神分庭抗理。大师兴焉,神功旺焉,亡国之兆焉。10年来我坚持如是说,并始终瞄着那些大师们,实行“全场紧逼盯人”战术,不断地揭露他们。大师并非司马南的私敌,我为什么这样做?
   
  理由之一:这类大师散布种种反科学、反理性、反文明言论,妖言惑众,直接对抗科教兴国主张,公开反对科学,甚至羞辱科学家共同体,在社会上尤其是青少年当中造成深远之恶劣影响。

  理由之二:如若听信大师们的说法,我们的立党立国之本,我们基本的价值体系,都将在理论与实践层面造成极度混乱,公众缘于正常心智迷失,整个社会将会陷入混乱和绝望。如果像大师们宣称的那样,地球不过是宇宙垃圾站,我们仅仅是像小白鼠一样,不过是李大师那样的高层次外星人的试验品,那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还有什么意义?一切努力奋斗还有什么价值可言?

  理由之三:大师们为了标榜自己神功了得,不惜以练功群众生命为代价,禁止信众去医院看病。有些身心性的疾病一段时间不治也许问题不大,但有些像早期癌症、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部分高血压症等,不去医院治疗便会加重,直至死亡。全国各地,此类事件甚多,有信徒不听家人劝告,至死不悟。如此草菅人命,大师真善伪善,还需要再论证么?

  理由之四:大师们初始疯狂地搞钱,鲜有不是狂吸人民血汗的暴富者。试看今日之大师,哪个不是锦衣玉食、前拥后簇,更有举家出国,鸡犬升天,挥金如土。大师们捞取的是不义之财,应当还给人民。问题严重性在于当这些人钱搞到多少亿的时候,他们便以慈善家、投资商的面目出现了,台湾黑社会把这种行为叫作“漂白”。李大师反复表白,因为人格境界修炼等等原因,自己无意于金钱,这种反复表白,除了骗傻子以外,只会给我们未来的戏剧家们提供小品素材。

  理由之五:如果大师们仅仅是为了搞钱而胡说八道、连蒙带诈,最多是不法商人兼诈骗犯罪嫌疑人。可怕的是大师们的钱搞到一定程度时,野心随之膨胀。君不见Z1大师不满足于150万骨干弟子规模,一直招兵买马,拥有自己的“快速反应部队”对付“欺师灭祖者”;君不见Z2组织“慈善军队”看家护院;君不见Z3大师占山为王,居然参政议政;君不见李大师在因特网上,遥控国内弟子处处与中央政府对着干,其行动诡异、组织严密。大师们常扮演成一个科学真理的发现者,宇宙根本大法的拥有者,而事实上,他们真正迷恋的是江山社稷天下人心,幻想一日君临天下。

  理由之六:历史上神功、帮会组织开始也都不反朝廷,只是大搞巫术迷信,设坛扶乩,降神过阴,焚表吞符,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习练特异功能。当力量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便揭竿而起,白莲教、罗祖教、黄天教许多人都不陌生。距今不远的同善社、悟善社、道德学社、一贯道等会道门组织,在表现形式上与今日流行之神功异能组织,颇有耐人寻味的相似之处。历史经验值得注意。

  理由之七:大师们有意在宗教问题上大做文章,见到宗教界人士说自己是气功,与气功组织说自己是宗教,向社会公众宣传则自我标榜为佛法、大法。到处诡称这个世界上“传正法”的只其一人。而事实上,这种欺佛谤佛行为,早被宗教界人士指为“附佛外道”。宗教信仰的自由被他们曲解成了以胡说来反对一切宗教的自由。这是一切爱国爱教的信仰者团体所不能容忍的。

  理由之八:大师们很懂得今日之天下,领导事业核心力量是中共,所以他们不惜代价打进来,拉出去。那位Z大师,多次公开讲过,到各地党政军一把手当中去发展自己的骨干弟子。李洪志大师在这方面更是煞费苦心,在执政党、政府干部、公检法队伍、部队中重点培养骨干成员。另有大师,善于走“秘书路线”、“夫人路线”,千方百计打入权力核心。事实上,我们确有一些同志被拉下了水,有的共产党员把“大师”放在党章之上,这种政治上的腐败比之经济上的腐败更为有害。

  警惕那些大师们,应该成为民众生活经验中的一个常识,“自称正人君子的必须防,得其反则是盗贼”(鲁迅)。而对于那些负有责任的同志来说,警惕大师们则是不可或缺的政治警觉。大师的本质是神性的、超人性的,神性、超人性皆与人民性格格不入,共产党人唱了80年国际歌,这个道理再明白不过。大师的理论是鬼怪的,鬼怪历来与科学精神不相容。恩格斯《神灵世界当中的自然科学》一文,今天值得每个愿意深入思考这个问题的同志重读。大师的功能是特异的,据云不服从自然规律的制约。我们知道全世界的数学公式都是一样的,e=mc2未有任何大师可以逾越。末世之说、法轮济世与科学世界观毫无共同之处。大师文化,根植于中国几千年的传统,传统文化中理性文化孔夫子学说之外,鬼神文化也一脉相承,至今不衰。有神与无神两军对垒,打了几千年,倘鬼神之道昌,必科学之道亡。五四以来,多少鲜血生命才换来了科教兴国这一明白的道理。故此,崇尚科学,必须灭掉大师。

  大师之间也有矛盾,常常内讧掐个没完,每个大师都喜欢“我是真的,别人是假的”句式,但在科学面前,他们又结成神圣的同盟,枪口一致对外。现在浮出水面的大师被舆论注意了,这只是冰山的一个角,还有许多大师犹似庞大的冰山底座,阴森森地潜伏着、窥视着。大师善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发展自己。大人物权威、名人光环、科研单位招牌、主管部门之间的矛盾、人们的从众心理、科学暂时还不能通达的地方等等,都是大师们高度关注的敏感区。大师的心理素质像一切杰出的骗子一样,好极了。一分钟之后就会被拆穿,此时此刻仍能脸不变色心不跳,谈笑风声,侃侃而谈,一点根据不需要便能造出一堆新的谣言,赌天赌地,信誓旦旦。大师的生命力像某些蝇类一样,极其顽强。A省栽了,B省再战;此法不行,再试新法;老一批栽了,新一批又快速繁殖起来。至于望风捕影、指鹿为马、声东击西、移花接木、无中生有等等兵家谋略,大师们更是了然于心,娴熟于手,而善良的人们却因为不谙江湖只会循规蹈矩按部就班而往往不是大师们的对手。

  国家宣布“法轮大法研究会”为非法组织,予以取缔,我双手赞成。在依法办事前提下,揭露其小头头(大师)反科学反文明反社会的真面目,应该把这种批判和揭露建立在一般老百姓、特别是练功群众能够理解的基础上。我接触的许多练功者,包括练法轮功的群众都是十分善良的,他们迷信教主,主要是受大师及其组织者蛊惑,所以我们的揭露和批判不但不能使一般练功者产生恐慌,而且要团结和关心他们,设身处地地维护他们的利益,这样才更有利于揭露大师真面目。此外,我们的科普宣传确实需要有一个大的改进,群众的各种实际问题,包括求医问药、心理咨询、精神感情归属等等,需要政府组织各方面的力量,给予高度的关注。否则,政治运动式的批判犹如三伏天的雷阵雨,裹雷挟电,气势磅礴,但雨过地皮湿,并未深入下去,用不了多久,大师变换手法又故态复萌并不是没有可能的。神功大师们亵渎了大师的字眼儿,这并不妨碍我们对那些为社会做过贡献、高风亮节的真正大师们的尊重,像佛教大师班禅、建筑大师贝聿铭、小提琴大师梅纽因、指挥大师卡拉扬、哲学大师罗素等等大师级的人物,我毕生对他们怀有由衷的敬意。我们可以在街头抓一大把的“老军医”来否定医学吗?激发生命潜能三要素:1、信仰。2、期望。3、停止怀疑。杨博士引用司马南的故事不利于癌症病人心理冶疗。特异潜能自古以来就是“信则有,不信则无。”什么意思呢?相信的就有可能激发潜能,故曰“信则有。”不相信的则没有,所以司马南永无可能有。如此司马南怎会说世上有特异潜能呢?生命靠自己把握,生了癌,这也不信,那也不信是不好的。生命通过一定方式激发,可以出现奇迹。杨博士你有什么道理请说,不要随意删帖子,我这帖子含金量很高的。请记住贵网宗旨:一切为了肺癌病人。顺便说一下,已有广泛扩散的晚期病人在按我讲的方法在做,效果如何,可以等待结果。真金不怕火炼。起死回生的奥妙生活中的真谛并不神秘,健康的源泉大家也知道,只是常常忘了,于是这才真有点奥妙。故事是由一个守墓人亲身经历和看到的,一连好几年,这位温和的小个子守墓人每星期都收到一个不相识的妇人的来信,信里附着钞票,要他每周给儿子的墓地放一束鲜花。后来,“夫人在门口车上,她病得走不动,请你去一下。” 一位上了年纪的孱弱的妇人坐在车上,表情有几分高贵,但眼神已哀伤得毫无光彩。她怀抱着一大束鲜花。 “我就是亚当夫人”,她说,“这几年每礼拜给你寄钱……” “买花”,守墓人应道。 “对,给我儿子。 “我一次也没忘了放花,夫人。” “今天我亲自来”,亚当夫人温存地说,“因为医生说我活不了几个礼拜了。死了倒好,的。 “我把花都送给那儿的人们了”,她友好地向守墓人微笑着,“你说得对,他们看到花可高兴了,这真叫我快活!我的病好转了,医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我自己明白,我觉得活着还有些用处!” 不错,她发现了我们大家都懂得却又常常忘记的道理:活着要对别人有用处才能快活,快活才能身体健康。心理学贾博士附言:老妇人病重的原因是:老妇人开始是因为儿子的去世和自己的病休而忧伤,以至病重得活不了几个礼拜。老妇人奇迹般的康复的原因是:她在帮助医院的病人、孤儿院的孤儿获得生活中的快乐的同时,自己也变得快乐了,身体也随之健康了。文章的主旨是:活着要对人有些好处,自己才能获得快乐,身体才能随之健康。也说明心理状态、生活态度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人的生死。所以日本治癌专家告诫病人:1、忘记疾病。2、多做帮助别人的事,从中获得快乐,得到健康。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