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专区 > 专家文集 > 张开逊
 
回望(1)
   2006-07-21   凯风网   作者:张开逊      [纠错]

  一、序幕拉开

  当我们祖先的双手不再用于移动自己的身体,开始制造和使用工具的时候,人类的发明活动就开始了。

  有实物证据的最早的人类发明,是在250万年前的地层中找到的石器。1976年,人类学家哈里斯在非洲埃塞俄比亚格诺河附近首先发现它们,后来经过3年大规模发掘,人们在那里找到了数千件石头打制成的工具,其中大部分用卵石敲击而成,用于砍砸或刮擦,还有用碎石片做成的切割器。


  1959年,考古学家利基夫妇在非洲东部坦桑尼亚奥杜威峡谷150万年前的地层中,找到了类似的石制工具,同时还发现了古人类遗骸。距这些石器发掘点几千米之外,他们还找到了制作这些工具的采石场。后来,考古学家们在非洲肯尼亚图尔卡纳湖地区200万年前的地层中,发掘出2683块被加工过的石头碎片,都是由火山凝灰岩打制成的。在这个地层中,他们还找到了大量古人类骨骼化石。


  在这3处相距100万年的地层中,找到的石器差别不大,制作都很简单。


  人类可以利用坚硬的石头做许多事情。碎裂的石块有锋利的刃口和尖头,可以用来猎杀动物,切割猎物的皮肉。石器可以使许多物体改变形状,能够把树木和动物的骨骼加工成需要的工具和武器,精心打造的石器能够满足人类多方面的需求。地球上不同地区的先民,在遥远的古代不约而同把石器作为最早的工具。


  石器的出现,意味着人类开始了不同于其它物种的演进历程:动物把自己的器官变成工具,人类为自己发明所需要的工具。动物通过进化适应自然,人类依靠创造改造自然。


  大约距今50万年前,人类发明了用火的技术。在距北京西南40千米的周口店北京猿人居住过的洞穴遗址中,考古学家发现了人类最早用火的证据,找到了当时燃烧过的灰烬,还有许多烧焦的动物骨头,其中有鹿、羚羊、马、大象和猴子。


  发明用火,使人类获得了新的生存优势。用火取暖,使人类能够在寒冷的高纬度地带生活,扩大了人类的生存空间;食物经过火的烧烤,不仅美味可口,还可以杀灭许多致命的细菌和病毒;火可以帮助人类避免野兽的伤害,可以照亮幽暗的洞穴,使不见天日的洞穴成为古人类理想的栖息地。在世界上许多地方,考古学家发现了大量岩洞中的古人类活动遗存。


  大自然中经常出现各种各样的火。雷电可能引发森林大火;干热的季节里,腐烂的堆积物会发生自燃引发草原大火;火山爆发,流淌的熔岩会造成一片火海。这些无法预测和控制的大火,是一切生物的灾难。不同于其他物种,人类使这种引发灾难的自然现象为自己造福,发明了产生火源、控制燃烧和保存火种的技术,这是人类继发明石器之后的又一次飞跃。


  火能够改变许多物质的物理和化学性质,帮助人类获得自然界中不曾有过的材料。借助火,人们能够把粘土变成陶器,从矿物中炼出金属。如果说石器为农业文明奠定了基础,火则为人类后来的工业文明埋下了伏笔。


  人类在漫长的演进岁月里发明了语言,语言的发明使人类能够分享经验,协同活动,构成社会。


  语言是非常复杂的发明,人类通过呼吸系统、声带和口腔(包括舌头),发出不同的声音,使不同的独立声音单元按照时间顺序编码,控制音量和音调的变化,组合成表达思想的信息。这种因声带振动产生的信息通过空气传播,引起其他人鼓膜的同步振动,产生听觉信号,通过神经传输到大脑,再现原有的信息含义。人类依靠发声器官、听觉和大脑的默契,实现相互之间的思想交流。


  语言的发明经历了极为漫长的过程,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追寻的踪迹,今天的人们只能根据古代人类活动特征的变化,推测语言发明过程中的某些环节,现在人们还不知道人类发明语言的确切时间。


  大约距今20万年前,古人类出现了一个新的分支,他们的身体特征已经和现代人差别不大,人类学家称之为“现代智人”,就是今天的人类。现代智人制造石器的技术有了很大的进步,用以制造工具和武器的材料越来越多样,加工越来越精细,他们在制造实用的器物同时,逐渐开始了具有文化色彩的创造活动。


  2004年,考古学家在美国《科学》杂志发表文章,报告他们在南非的一座洞穴里发现了距今7万5千年前精心磨制的几个穿孔贝珠,人们不知道它们是项链还是计数的筹码,不过可以肯定不是实用器物。这一发现表明,当时的古人类的文化心态已经与我们有一些共同之处。这座岩洞在俯视印度洋的悬岩上,离海面35米高,从距今7万年前开始,一直没有被扰动过。


  1994年12月18日,三位研究洞穴的科学家在法国南部距巴黎500公里的阿尔代什地区维兰庞达镇附近的一个峡谷里,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石灰岩溶洞,挪开堆塞在洞口坍塌的石块,他们看见在洞里打磨过的石壁上有许多精美的画,画着狮子、熊、豹、猛犸象、野猪、犀牛、鹿、野牛、马和猫头鹰,共有420头动物,有的在奔跑,有的回头张望,个个栩栩如生。这些动物大部分是用木炭画的,小部分是用手蘸着黄赭石和赤铁矿颜料涂抹的,还有一部分是先用木炭勾划线条再用更加坚硬的石块浅刻出来的。洞里温度常年保持在15℃,相对湿度为99%,几乎没有空气对流,炭粉和矿石颜料没有被氧化,没有脱落,所有的画都保存得非常好。法国和英国的3个研究机构用放射性碳14技术测定,洞穴中用木炭颜料画成的两只犀牛和一只野牛,是3万5千年前的作品。


  洞中有一幅画,是作画者手蘸赭石颜料在石壁上拍出来的。根据作画的手印,经过计算机模拟,推断作画者的身高大约1.8米左右。在不见天日的洞穴里完成这样巨幅的壁画,当时人类肯定已经发明了照明的技术,利用灯火驱赶黑暗,为自己赢得光明。这些史前时期的绘画令今天的艺术家叹为观止,作画的技巧和神秘的立意,表明当时人类的智慧已经达到相当的高度。


  德国考古学家在多瑙河峡谷的一处洞穴中,发现了一批距今3万2千年前的骨制艺术品。其中有一件高约30厘米的直立狮面人形雕像,它可能寓意某种人类活动中的权威崇拜。还有一支骨笛,上面钻有三个吹奏时改变音调的圆孔,它表明3万年前人类已经能够制造乐器,发出自然界中不曾有过的声音。还有一些象牙雕刻的马和大型哺乳动物的造型,表明人类这时不仅能够在平面上根据自己的印像画出外部世界的情景,还能够使用比例和模拟的概念创造出仿真的立体艺术品。


  乌克兰考古学家发现了2万6千年前用象牙磨制的针。这种针的造型和今天的钢针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细长、尖锐、表面光滑,针孔位置非常合适,学者们推断大概是用来缝合兽皮,使人们能够御寒。


  俄罗斯考古学家发掘了两座距今2万5千年前的墓葬。其中一座墓里安葬着两位少女,她们穿着有饰物的衣服,身着斗蓬、长裤,穿着直达膝盖的长靴,戴着帽子,6000枚原来成串的象牙珠子散落在身体上。在另一座墓中发掘出标枪、短剑、披风上的扣针、有10个空心花瓣的圆盘和雕刻的小马,还有穿在带子上的数百枚北极狐的牙齿。表明两万五千年前人类已经开始厚葬死者,对故去的同伴表达哀思之情,而且有了相当强烈的聚敛财富的观念。


  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人们相继发现了许多处1万5千年前用猛犸象骨骼和象牙建造的房屋遗址,大量猛犸象腿骨和下颌骨整齐有序地堆砌在遗址上。在遗址中还发现了用象牙雕刻的饰物,其中有一件简直就像后来人类神话故事中的“幽灵”。


  大约距今1万年到2万年之间,人类发明了陶器。陶器由粘土烧结而成,用于盛水和烹煮食物,它是人类发明的第一种改变了自然界物质特性的生活用品。在制作陶器的时候,首先使粘土与适量的水均匀混合,在半干的时候用手工做成需要的器皿形状,晾干焙烧。在450℃到700℃之间的高温环境下(在烧木材的窑中很容易达到这样的温度),微细的粘土颗粒改变了性质,相互烧结在一起,使成型的土坯变为不怕烧、不漏水,结实耐用的器物。


  古代人利用陶器可以方便地从江河湖泊中取水,贮存在加盖陶器中的水可以保持清洁,减少蒸发。有了陶器,人类能够在离开水源的地方安家,选择更加适于居住的环境。


  陶器的出现,使人类加工食物的方式发生了重大变化。用水煮食物,人类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好处。许多有毒不能生吃的食物(例如芋头和马铃薯),经过烹煮可以成为美味佳肴,坚硬粗糙难以入口的食物煮过之后变得容易消化,肉类和植物的蛋白质在烹煮过程中,会水解成大量人体不可缺少的氨基酸,对脑的发育和进化至关重要。在煮食物的时候,同时杀灭了水中的微生物,喝汤代替饮生水,减少了人类生病的机会。陶器的发明,扩大了人类选择食物的范围,改变了人类的饮食习惯,从此人类普遍开始熟食,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今天。


  人们制作陶器,在保证实用功能的时候常常情不自禁赋予它审美价值。无论器物造型或表面装饰,技术和艺术已经融为一体。许多史前时期的陶器,不但蕴含着丰富的科学智慧,还是绝妙的艺术品。陶器的发明,为人类在精神领域的创造活动拓展了新的空间,使人类的造型艺术步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考古学家把陶器看作史前时期人类活动水平的重要标志,他们通过分析不同时期陶器的特点,推测当时人们的生存方式和社会状况,并且根据陶器制作的工艺和图案,区别文化类型,细分历史阶段。世界上的历史博物馆很多都有古代陶器,人们把它看作凝固的历史。陶器实现了火与水的美妙结合,是人类文明演进历程重要的里程碑。陶器的发明催生了一系列后续的人类创造活动,并为金属工具和文字的发明铺垫了重要的基石。


  差不多在陶器出现的同时,人类开始驯养动物。早年人类的祖先在狩猎的时候,总是把猎物斩净杀绝,连幼仔一起吃掉。后来,人们开始捕获那些弱小、温顺的动物幼仔,由人来喂养它们。后来发现能够与人合作的动物种类非常少,直到今天也不过几十种。


  最早被驯化的是一些对人类没有威胁的食腐动物,它们在人类居住地附近觅食,在人类的垃圾堆里找食物。如果猛兽入侵,它们会狂吠保卫自己的领地,客观上起到为人类报警的作用,渐渐与人类构成一种互相依存的关系。其次被驯化的是一些合群的小型有蹄类动物,它们不拒绝和同类相处,也渐渐和没有敌意的人类成了朋友。最后被驯化的是一些能够被役使的大型食草类哺乳动物,当人类意识到用它替自己干活比吃掉更合算时,开始为农业和运输的需要驯化它们。


  考古发掘使我们能够粗略地回溯人类驯养动物的历程。


  距今大约1万4千年前,人们把狼的一支驯养成狗,从此孤独的人类有了第一个动物朋友。考古学家在今天的巴勒斯坦,发现了当时人与狗合葬的墓穴。

 

  距今大约1万2千年前,人们在中东开始驯养山羊。山羊和狗不一样,它们不和人争食物,而人类可以从它们身上获得肉、奶和皮毛。驯养山羊标志着人类开始以畜牧代替狩猎,使自己有可能获得更加稳定的食物来源。


  大约1万年前,人们在今天的土耳其把野猪驯养成家猪。后来在地球上许多地方开始驯养猪,这种不喜欢运动的杂食动物,至今一直是人类的亲密伙伴。

 

  大约9千年前,人们在西亚开始驯养绵羊。绵羊的肉可以吃,它身上蓬松柔软的长毛,是人们求之不得的保暖材料。


  大约8千年前,人们在西亚开始驯养野牛,人类找到了可以帮助自己干活的动物伙伴,它们的力量比人大。


  大约7千年前,人们在南美洲开始驯养骆驼,这是在南美洲唯一被驯养的大型哺乳动物。


  大约6千年前,人们在阿拉伯半岛开始驯养野驴,同时开始在南亚驯养水牛。这时,可以替人类干活的动物已经达到4种。


  随后,人们在西亚开始把野猫驯养成家猫,使家鼠有了天敌。人们开始在南亚把原鸡驯养成鸡,从此人类不用爬树掏窝就可以吃到蛋。今天,这种不善飞翔的鸟类已经成为几乎所有人的盘中餐。


  距今1万年左右,地球上最后一个冰期接近尾声,气候变得温暖,许多地方重新披上绿妆。由于众多的植物物种出现在人类周围,人类逐渐学会选择和驯化那些可以食用的植物,精心培育种植它们。植物不会逃跑,也不会攻击人类,吃植物比吃动物更方便。


  这一时期,在地球上许多不同的地方,分别先后出现了独立发展的农业,在大地上漂泊迁徒的人类终于定居下来。


  农业的发展经历了十分艰难的历程。植物在进化的过程中,为了不被动物啃光吃净,形成了各种抵制动物食用的特征,有的坚硬粗糙难以入口,有的含有毒素,会置动物于死地。在充满生机的绿色大地上,可供人类食用的植物并不多。经过执着的寻觅和十分困难的选择,在地球上不同的地区,人们相继找到了一些满足自己需求的植物物种。


  考古学的研究使我们能大体了解农业发展的脉络。


  人们最早载培的作物是莴苣、菠菜和萝卜等生长周期不长的蔬菜。


  距今1万年前,人们在今天的伊朗南部开始种植豌豆。


  距今9千5百年前,人们在南美洲开始种植南瓜。


  距今9千年前,人们在中国南方开始种植水稻,在新几内亚开始种植芋头。


  距今8千年前,人们开始在秘鲁利马附近的奇尔卡山谷种植土豆。


  距今7千年前,人们在中东开始种植小麦。


  与农业出现的同时,人类发明了渔网。世界上最早的渔网是在地中海沿岸发现的。用网捕鱼比狩猎容易,而且更安全。有了渔网,居住在江河湖海之滨的人能够获得更加丰富的动物蛋白来源。发明渔网与发明其他的狩猎工具相比,需要更加丰富的想象力,这项发明一直用到今天。不过当时渔网是用耐水浸泡的细藤做的。


  距今7千年前,人类发明了船。由于木制的船十分容易腐烂,世界上第一只船出自何方,由何人所造,已不可考。考古学家们现在找到的年代最久远的船,是一艘在北欧发现埋在沼泽中的7千年前的独木舟。


  有了船,人类活动的疆域继续扩展,可以到更广阔的水面捕鱼,可以到达海洋中的岛屿,可以越过海面去另一片陆地,还可以乘船沿江顺流而下到陌生的地方定居。船的发明导致了人类更大规模的迁移和交往。


  差不多与此同时,人类发明了纺轮。纺轮是一种中间有孔的厚厚的圆片,有的用石片打磨而成,有的用陶土烧制。使用的时候,用一根小木棍穿过中间的圆孔,纱线缠绕在木棍上。悬吊着的纺轮快速自由旋转的时候,利用自身的重量和惯性产生牵拉、扭转的力量,可以使动植物纤维相互首尾绞接,连成长长的纱线,绞合的纱线比自然界中的纤维更结实。


  利用纺轮,可以方便地制造纱线绳索,缝合兽皮,捆扎物件,编织衣物。从此杂散的羊毛和被当作废弃物的植物纤维逐渐成为人类的生活必需品。纺轮也为日后纺织技术的发展奠定了最重要的基础,我们今天穿的衣服,都是由纤维纺成的纱织出来的,纺织的“纺”就来源于纺轮的基本动作。在几乎所有的历史教科书里,都把这种不起眼的小东西看作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


  大约6千年前,人类开始驯化马。由于马性格温顺,力量大,善奔跑,正好弥补了人体能的不足。考古学家在乌克兰南部德雷夫卡遗址中发现距今六千年前的马牙,在显微镜下可以清晰地看到由于马的口中带嚼所引起的臼齿端面磨损痕迹。表明当时人们已经发明了非常聪明地驾驭马的方法,轻轻拉动疆绳,套在咀里的马嚼会使马头自然偏转,可以自如地控制马奔跑的方向,这是人类以小搏大的一种控制技术。


  在漫长的岁月里,马一次又一次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在军事、经济及文化活动中总有说不完的故事。在蒸汽机发明之前,马一直是人类赖以获得力量和速度的主要伙伴。有的历史学家认为,由于美洲印地安人过度捕杀动物,以致于他们没有可以驯化的马,严重地阻碍了美洲文明的进程。


  大约公元前五千年,人们开始挖掘沟渠引水浇灌农作物。最早的沟渠出现在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流域和尼罗河流域的某些平原地区。从此在干旱地区农作物收成有了比较可靠的保证。


  差不多与此同时,在中国长江流域的一些地方已经采用人工掘井的办法获取饮用水源。考古学家在浙江省宁波市余姚境内的河姆渡遗址中,发现了在七千多年前四壁以方木层层加护的水井,这种结构可以防止井壁坍塌,能够从地下很深的地方取水。从井口看下去,四壁的支护构架正好是汉字“井”的样子。有的学者认为,汉语的“井”字就是这样造出来的。


  直到公元前4000年,人类所使用的主要工具仍然是石器,历史学家将人猿相揖别到金属工具出现之前这段极为漫长的岁月,称为“石器时代”。农业标志着石器时代人类的发明活动达到高潮,并且成为后世人类活动的基业。


  农业出现,使人类生存方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种植可以提供比狩猎和采集更加靠的食物保障,人类开始聚集在肥沃的土地上从事耕作,相互之间联系增多,交流和交往变得频繁。由于有了富余的食物和分工的细化,开始出现物品交换和贸易。出于共同利益的需求,人类活动的组织形态由家庭开始扩展为氏族、部落。随着农业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争斗,由狩猎、采集时期个体之间为争夺食物与栖息地的廝拼,逐渐演变为氏族、部落之间为争夺财富和土地,有组织、有计谋的战争。这些变化悄无声息地推进着人类的社会化进程。


  农业使人类面临全新的课题,不仅需要更加复杂的工具,而且要求人们的劳作顺应自然规律。年复一年,春种秋收,在人类脑海中逐渐产生了大自然中因果关系的概念,人类开始关注关于自然的知识。


  石器时代奠定了人类文明的基础。但是由于石器本身的局限性,从总体上制约了人类活动的水平。石器时代低下的生产力不足以为更多的人提供生存条件,历史学家估计,在公元前4000年,地球上人口总数约为600万,差不多是今天的千分之一。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