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凯风精粹
法轮功如何对待个人精神困惑(中英对照)
作者:中国反邪教协会 · 2008-09-26 来源:凯风网

目  录

 

一、深陷法轮功精神陷阱的几个案例

[案例一]破灭的修炼梦

[案例二]美好天堂在人间

[案例三]救世还是害己(节选)

 

二、法轮功是如何对信徒进行精神安慰的

(一)信息单向传输

(二)权威式暗示

(三)催眠式个体修炼

(四)群体暗示修炼

 

三、法轮功精神安慰手段对信徒所产生的后果

(一)强化崇拜

(二)信息接受渠道完全被封闭

(三)失去对“修炼”以外其他事物的兴趣

(四)出现幻听幻视等精神障碍症状

 

英文版:How Falun Gong conducts mental control over its followers

 

一、深陷法轮功精神陷阱的几个案例

 

[案例一]

 

破灭的修炼梦[1]

 

我叫张文红。我曾经痴迷于法轮功而不能自拔。为了“练功”,刻意疏远亲友、孩子和丈夫,并与丈夫离婚;为了“护法”,参与围攻《成都商务早报》,为了“圆满”、“上层次”,先后两次进京“护法”;终日期盼着能“飞升”去享受“天国”的荣华富贵。我这一路走来好辛苦,蓦然回首,一切原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神仙梦想”。我从小就特别爱看、爱听神话故事,总是觉得故事中的仙女们好漂亮!好漂亮!真的非常羡慕她们,每每做梦都想成为她们中的一员。长大以后,读中专、工作、结婚、生子,生活的忙碌一度冲淡了儿时的梦想。一直到80年代末期,业余闲暇时间渐多,刚好又遇上当时的“气功热”,心中的躁动开始泛起,于是就迷上了气功,什么大雁功、中功、杨式72式太极气功等,在90年代前期的5、6年间,都先后练过,但都始终觉得这些离“神仙梦想”相距太遥远。

 

——“一见钟情”。突然在1996年夏天某星期天的一个早晨,我到成都市游泳池游玩,路过游泳池门口时,见一堆人坐在游泳池门口旁边的水泥地上盘起双腿,闭上眼睛,正在打坐。我很好奇,看了一会后,索性也坐在地上学着他们的样子把眼睛闭上练起了功。音乐一完,大家的眼睛一睁开,我马上向坐在旁边的一位大姐询问这是什么功,她告诉我是法轮功,并递给我一本《转法轮》,说借给我回家看。回家后,我在较短的时间里看完了《转法轮》。啊!修炼法轮功,李洪志就可以帮助修炼人修成神仙,这太好了,太好了,真是“梦里寻它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工夫”!

 

——“痴迷其中”。自那以后,我心里暗下决心:只要能反复去读《转法轮》,读得越多越好,能够背下来更好,并按照《转法轮》中讲的去做,按照李洪志讲的去做,自己就一定能够精进实修成神。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这十一年来,基本上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转法轮》,一年365天,电视不看,报纸不读,其它旅游休闲、打牌娱乐更是不沾边。为了方便练功、学法,97年我应聘工作时还专门选择了一家包吃三餐、上下班包接送的单位(温江华亨酒店)。平时也不回家看小孩(孩子和丈夫住在他单位分的宿舍,我住在自己单位分的宿舍),工作以外的时间基本上用在学法、练功上。早上到练功点练完功马上上车(公司交通车经过练功点),一上车就选择最后一排角落的座位坐下,一坐下就抓紧利用这途中50分钟至60分钟的时间来学法、看《转法轮》,不管车子怎么摆动,同事们怎么喧哗,自己也不参与、不受其影响;中午吃完饭马上回房间看《转法轮》或练功(酒店有2人一单间的房子),另一同事经常取笑我练功走火入魔(我当时还认为是在夸我);下午下班又抓紧时间到食堂吃饭,然后抓紧时间上车选择后排位置看书,车子到目的地下车又马上到练功点练功,然后才回家;回家后,洗刷完毕还要再学习一小时才睡觉。生活的模式就这样固定在宿舍、练功点、单位这三点一线,年复一年,周而复始;自己的思想、精神已完全被法轮功、被李洪志所操控。

 

——“泥足深陷”。由于当时自己的心完全桎梏在《转法轮》中,虽身处闹市区,车来人往,都市生活灯火辉煌,而这一切好似一丝一毫也不属于我。社会上人与人交往,家庭、朋友、亲友的交往总是想越少越好,有时甚至感到是一种莫大的负担。渐渐地,与父母、兄弟姊妹的关系变得紧张;丈夫对我也越来越难以忍受,99年底终于向我提出离婚,当时我不假思索就同意了。

 

99年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时,我依然我行我素,因我一心想成佛成仙,仍坚持修炼,坚信按李洪志号召的去做就能“圆满”。于是我在99年10月下旬与其他法轮功人员一起坐上去北京的火车去“护法”……,后被沙河堡派出所的公安人员接回,经过教育后,我表面答应不再闹事,组织上安排我照常上了班。其实,我当时仍不死心,随后,我主动辞去了工作,于99年12月独自坐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去“护法”……由于我在北京期间的违法行为,被劳教一年半;在女子劳教所,我对管教人员的任何关心、帮教均置之不理,多次带头绝食、坚持练功……

 

——“蓦然回首”。摆脱法轮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蓦然回首,一切原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如今,我不得不承认,世间的人都是从娘胎里生出来的,都是父母所养,都是有血有肉的凡人,都是吃五谷生百病的,理所当然李洪志也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有什么神功,修炼“法轮大法”成不了神,只能使你在李洪志精心编制的歪理邪说精神控制下不能自拔,在法轮功邪教泥潭内越陷越深,成为一个又一个法轮功邪教的牺牲品。

 

“修炼”梦破灭了,可却找回了真实的自我!



[1]凯风网http://www.kaiwind.com/xs/200804/t79826.htm

 

 

[案例二]

 

美好天堂在人间[1]

 

我叫李秉秀,现年55岁,是一个生活在川东偏远农村且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村妇女。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法轮功邪教像瘟疫一样蔓延神州大地之际,我被打着“真、善、忍”旗号的李洪志所骗,成了邪教组织的牺牲品。回想我那段鬼迷心窍、人神不分的阴霾日子,还心有余悸。

 

家庭清苦的生活,使我养成了热爱劳动的品性。我不仅要担当起家庭粗细活的重担,而且趁农闲时还利用家里简单的缝纫设备为乡亲做些新衣服,凭自己辛勤劳动,过着踏实而又平静的生活。然而,1997年9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练上了法轮功,并且被《转法轮》书中宣扬的“生病不吃药”和“成仙成佛”的谎言所吸引,特别是被书中“真、善、忍”那美丽的说辞所打动,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仿佛自己纯朴善良的心灵得以升华,欲望无限膨胀,能与天地神佛同缘。于是便不加思考地接受了法轮功,更深信“它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最超常的科学”。

 

从此,我的生活不再平静。我由起初在家里偶尔练一练,发展到不分昼夜勤学苦练。在我的带动和影响下,一些体弱多病的人也经常跟我一起学法练功,无形中我也就成了一名“辅导员”。我的心倍加陶醉和产生了极大的成就感,于是经常用家里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印制各种资料进行宣传。我不顾家人的反对和亲朋好友的劝阻乃至丈夫的离去,放下我的生意和农活,专心干我的“事业”,在人生道路上我严重偏离正常的方向,真正是鬼使神差般地被“真、善、忍”谎言所骗,完全被法轮功书籍中种种歪理邪说以及各种经文所蛊惑,良莠不分,仿佛自己每个细胞里装的都是法轮功,彻头彻尾成了法轮功的代言人,生活如同在梦中一般。在功友的教唆下,我先后两次进京“上访”,讲真相,护法正法,还伙同其他练功人员在天安门从事拉横幅等非法活动……

 

1999年7月法轮功被政府取缔时,我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之中。说实话,那时我最怕的是李洪志,认为他是“神”,“法身无数”,神通广大,凡是违背他的人都不能“圆满”,要下地狱,会形神俱灭,实在恐怖,令人毛骨悚然。后来,还是我们当地政府给我送来一场及时雨,滋润了我那干涸的心田。经过他们三番五次耐心细致地教育,特别是有的练功人员转化后的感受、表现、深入浅出地分析和法轮功危害练功人员的事实,让我十分震惊。他们为什么没有遭到师父报应,没有形神俱灭,没有任何异常反应……从这些简单的现象中,让我彻头彻尾看清了李洪志那骗人的丑恶嘴脸,他是十足的道德骗子,骗了我这颗纯朴而又善良的心。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在李洪志歪理邪说的精神控制下,练功人员轻则危害家庭,重则反对政府破坏正常秩序,破坏法律,破坏社会稳定。种种现象让我明白:法轮功真正是十足的邪教,是它在无情地践踏着人类的道德和良知。

 

感慨之余,我将我们法轮功人员的种种对抗行为和政府的教育挽救及社会正常人的正常行为作过对比,深深认识到我们法轮功人员才是社会中最自私、最虚伪、最不善的人。我们很多行为确实难以理喻,是不善之举,甚至把自己的灵魂卖给了李洪志,卖给了法轮功,还以此为荣,沾沾自喜,真是愚蠢之极。从恶梦中醒来,我认识到了李洪志的“真、善、忍”不过是骗人的幌子罢了,我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从“深渊”中出来后,我的思想豁然开朗,扭曲的身心得以矫正。

 

我迷途知返,回头是岸,这让我80多岁的老母亲感动得热泪盈眶,疼我爱我的老伴也回到了我身边。我下定决心,要用辛勤的劳动努力建设好我那温暖、祥和而又幸福的家。

 

回首往事,我深深地感到:美好“天堂”在人间!



[1]凯风风http://www.kaiwind.com/xs/200804/t79138.htm

 

 

[案例三]

 

救世还是害己(节选)[1]

 

南京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  范崇峰

 

4月13日,一个不该淡忘的日子。就在去年的今日,2007年4月13日,我的人生发生了巨变,从一个极点到了另一个极点。这是我因散发法轮功宣传品,触犯国家法律、法规被刑事拘留的纪念日。

 

在普通人的眼里,我是对法轮功痴迷得比较深的一个。在法轮功练习者眼里我应该算是比较精进的。法轮功要求放下世间名、利、情,放下生死。于是我放弃了即将到手的博士学位、优越的工作,抛下了疼爱我的家人,甚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之所以做出这些违背常情世理的事情,是因为我认为自己所坚持的是宇宙间最高真理,我所做的是伟大的事情,放下生死是为了救度世人。

 

很多人不明白,为何那么多人会走进法轮功,为何走进法轮功的人都会逐渐失去理智,藐视人类社会,毁坏自己的一切,甚至残害自己的生命。醒悟过来以后,我也一直在反思,审视自己的内心,是什么促我深陷其中,是什么让我失去理智。我想每一个走进法轮功的人具体原因可能不太一样,但大多数人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修身养性,提升自己的道德,做个“真、善、忍”的好人。

 

初入法轮功的人确实能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修正不好行为、思想观念。然而修着修着,这些人就会认为这世上只有自己是好人,他们将自己和其他人区别开来,处处以法轮功的理论来衡量别人,评判社会,认为不修炼的常人都不如自己,一切人文思想都不如法轮功。而李洪志又教人不光修己,还要救度众生。法轮功人员便会产生强烈的救世心理,并付诸行动。他们的救度众生就变成了让不相信法轮功的人相信,让反对法轮功的人毁灭。这些人实际上把自己当作了救世主,唯法轮功独尊,唯我独是。这时痴迷的人言行便开始癫狂。在他们心里,整个宇宙当中,除了李洪志便是自己最高了。

 

反思自己的愚行,与救世心理也分不开。从小至大,我都有很强的救世愿望,看到他人需要帮助常常会伸出救援之手,看到别人的苦难,常常想帮他们解脱。也正是这个比较强烈的愿望使我认同法轮功的“真、善、忍”,让我相信可以修佛度众生。我的救世观念在法轮功理论熏染中一点点增强,认为自己所坚持的绝对正确,只有法轮功才能救人,我要扭正法轮功之外的一切。我也把自己当作了至高的救世主。

 

救世心理人人都有,只是大小不同而已。相信每个人都有善心助人。良善的行为融洽了人们的关系,促进了社会的发展。正是有无数先驱不计个人得失,不顾自己的安危为世人谋福利,为万世开太平,才有了我们今天和谐安定的生活。为什么这些救世的人受拥戴,法轮功的“救世”遭唾弃。他们的区别很明显,前者务实,法轮功务虚。务实者救世,务虚者反世。

 

当我相信放下世间的名、利、情才能成佛救众生时,就开始走向了反世的道路。藐视世间的一切,何谈救世,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何谈救人。所谓的救度众生竟是以毁坏世间的一切,漠视生命为代价,这在常人眼里都是不可思议的,唯独自以为是神的人乐在其中。痴迷法轮功的时候,我对李洪志的话句句皆信。他说媒体上播报的法轮功人员自杀、自残都是假的。我也相信法轮功人员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因为法轮功宣扬真、善、忍,教人不杀生。然而亲身经历验证了法轮功人员自杀、自残都是真的。如果我当初再坚持下去,执迷不悟的话,接下来我会为坚持所谓的真理,所谓圆满了却生命,并且会认为这是杀身成仁的壮举。这样的愚行,只会博来众人的叹息,甚至嘲笑。因愚痴而死实在可悲,庆幸的是我及时醒悟过来了。

 

身不立难立人,己不正难正人。立身是基础,放弃了这个基点一切都是空中楼阁。法轮功痴迷者有很多像我一样毁了自己立身的基础而去追求空中楼阁。不工作、抛弃家庭,四处流荡为法轮功宣传,和政府、社会对抗,就是在毁己,毁家,祸乱天下。而这些被痴心蒙蔽的人却偏偏相信自己是在救世救人。一年来,我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真正的救世救人不是好高骛远,放弃眼前的,追求虚无的,而是踏踏实实地从我做起,从眼下做起。也正是儒家思想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救世救人先要做好自己当下之事,更要呵护好自己的生命。以人为本,不只以别人为本,更要以自己为本。儒家思想有“孝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的戒言。危墙不仅指具体的事物,一切无谓的危害自己生命的事都应当戒行,如此才能行大志于天下。修身立命无道的人,连自己的生命都不顾惜,怎么能有益于家庭、国家、社会呢?立己爱身是救世之本,真正爱人者当戒惧谨慎呵护好自己的生命,以爱己之心来珍惜呵护世人。道家理论长盛不绝,在于他以珍爱生命为本。老子云:“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如法轮功痴迷者刻意放弃生命去救世,只是徒然害己而已。

 

法轮功的邪恶在于使修身养性的人背离本愿,残害生命,危害社会。它是一种反人类、反社会的邪教。法轮功之外的一些邪教也是如此,当教徒们迷信教主,认为人类社会违反了神的旨意要被毁灭时,他们就会把自己当作救世主而藐视现实的人物、法律制度,从而走到了人类社会的反面,戕害无辜,祸乱社会。教徒们也会成为自己愚痴行为的牺牲品。

 

戒惧谨慎,脚踏实地,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就是有益他人,有益自己的救世之道。危难关头不惜生命救助他人更是可歌可泣的人间正道,才真正的爱世人,爱众生。自己这段曲折的经历足以证明法轮功以反人类社会为救世之道,根本什么都救不了,只会伤害自己。



[1]凯风网http://www.kaiwind.com/xs/200804/t79387.htm

 

 

[案例分析]

 

二、法轮功是如何对信徒进行精神安慰的

 

每个人都会遇到精神困惑,需要寻找精神安慰。李洪志巧妙地利用了这一点,牢固地控制了信徒的精神世界。

 

(一)信息单向传输

 

李洪志为了把练习者的心灵牢牢禁锢在其歪理邪说中,反复强调“修炼要专一”,以“不二法门”对练习者进行约束,要求练习者除法轮功的书籍,不再看其他的,甚至连广播、电视、报刊等也不看。阻断外部信息渠道,或对练习者所能获得的信息根据法轮功的需要进行筛选过滤,以此来对练习者全方位实施单一密集信息导向性灌输,从而使练习者变得日益闭塞。另外李洪志强调要多看“经文”、反复看讲法录像、听讲法录音,长时间打坐练功、经常与法轮功学员交流学法心得,等等。他说:“修炼就要多看书,很多人在修炼中不重视学法是不对的。我对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求的比较严哪?我经常说你要想修,你就一定要多看书,反复的看……可是这本书不一样,他是指导人修炼的,你要想在这个法中提高,就必须不断的去看书,他才能指导你修炼。”[1]同时,在讲法中李洪志还声称,多看书学法,就能净化身体、治病、长功;放下“名利情”、去掉一切执著就能上层次圆满,督促法轮功练习者专心练习法轮功,使练习者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单一的信息传输。

 

这样,李洪志在讲法中经过长期不断的单向信息灌输,逐渐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洗脑”,特别是固定的看书、“学法”时间成为了生物钟,像条件反射一样,成为大法弟子的精神寄托。这种精神寄托犹如毒瘾一样渗透在大法弟子的生活中,使法轮功练习者逐渐痴迷,对李洪志的信息依赖性越来越大,难以自拔。即使已经走出法轮功组织,他们心灵的毒害依然顽固地存在,遇有适宜的环境和机会,有再度“吸毒”走进去的危险,从而阻碍了练习者顺利过渡到拥有健康心态的人生。

 

在这个单向信息传输中,李洪志一方面给练功者描述了一个无比美好的天国世界,在那里人可以永远脱离生老病死,获得大自在,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另一方面,他大肆攻击人类社会,把地球贬为“宇宙的垃圾站”,迟早要被销毁掉,那时候人要经受层层被灭尽的痛苦,比下十八层地狱还痛苦,是形神全灭。这样,使已进入其中的法轮功练习者在单向信息接收中,不愿也不敢对李洪志的话有任何怀疑,只能按照李洪志设计的歧路走下去,逐渐被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所控制。如在《破灭的修炼梦》一文中,张文红在法轮功这个单向信息传输中,头脑中充斥着“圆满”、升天的想法,盲目地跟着李洪志走,不再对李洪志的话有任何怀疑。为了离开“宇宙的垃圾站”,她孜孜不倦地学法。“看书”、“练功”成了她每天的必修课,反复去读《转法轮》,按照《转法轮》的要求去做,不知不觉坠落入了修炼的无底深渊,像机器人一样受《转法轮》操控,对人间的事不管不问,甚至在李洪志的形神全灭说的威胁下去护法,去对抗政府,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二)权威式暗示

 

李洪志不断进行自我神化,他说:“这个法能够使他迅速的发展,洪扬光大,我想这是大法的威力。同时我们在大法的传播过程当中,走的路都是对的。我们也确实做到了为学员负责,对社会负责,才能够取得这样一个效果”[2];“大法有着无限的内涵,造就了宇宙每一层次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人类的一切”[3];“其实我们练功人是不能够混同于常人的”[4]。另外,法轮功还宣扬“世界末日论”,李洪志声称自己能推迟地球爆炸,能前知过去、预知未来。李洪志在神化自己的同时,还不断抬高信徒的地位,说什么“修炼是走在神路上的”[5],要求弟子把自己当成要出世的“神”来帮助他人,救度他人,从而使弟子们大大地满足了心理需求和愿望,找到归宿感,从而深陷其中而不自觉,深受其害而不自知。法轮功学员固执地认为自己是“超常人”,进入了“高层次”,能度人,得到了一个不现实的急于出世的虚幻的满足。

 

《救世还是害己》一文中的范崇峰博士认为人类社会违反了神的旨意要被毁灭,进而藐视社会、鄙视人类、亵渎法律,认为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拯救人类,不允许有人说法轮功不好,和同修一起对批评法轮功的人和事进行围攻,并与政府进行对抗。在李洪志“不光修己,还要救众生”的说教下,为坚持“宇宙中最高真理”,去做所谓的“最伟大的事情”,他放下人间的一切,甚至自己的家庭和前程。《美好天堂在人间》一文中的李秉秀,在《转法轮》一书中宣扬的“生病不吃药”和“成仙成佛”的谎言吸引下,由一个农村妇女成为辅导员,出世之心得到了强烈的满足,把法轮功当成了“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最超常的科学”,痴迷其中不可自拔,醒悟时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三)催眠式个体修炼

 

催眠是以人为诱导(如放松、单调刺激、集中注意、想象等)引起的一种特殊的类似睡眠又非睡眠的意识恍惚心理状态。其特点是被催眠者自主判断、自主意愿行动的能力减弱或丧失,感觉、知觉发生歪曲或丧失。李洪志通过“不二法门”的单一信息灌输对练习者进行单调的刺激,而练习者则须严格按照李洪志的话去做,坚持每天的看看看、练练练,形成了相对单一的修炼方式。在李洪志“向内找”和放下人的“执著”的训诫中,法轮功练习者逐渐地放弃了人的七情六欲,放弃了亲情,变成痴迷的练习者,把自己与整个社会剥离开来、对立起来。练习者按照法轮功要求不断去掉人的正常思维能力、辨别能力、判断能力,这样就形成了法轮功催眠修炼模式,即接受法轮功催眠的个体修炼。

 

为把法轮功练习者困在修炼的路上,达到在精神上控制他们的目的,李洪志在《精进要旨》中说:“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在《欧洲法会讲法》中,他再次强调:“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记住我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要找自己。”李洪志讲的“向内找”就是要在催眠式的“求全责备说”中让大法弟子自己找自己的缺点,自己找自己的错误,自己对自己进行求全责备。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作为人的大法弟子只要“向内找”,就有“执著”,即使修炼到坟墓里也没有一个人会“去掉一切执著”,会获得“圆满”。《救人还是害己》一文中的范崇锋博士说:“初入法轮功的人确实能从自己身上找到问题,修正不好行为、思想观念。”《美好天堂在人间》一文中的李秉秀每个细胞里装的都是法轮功。她经常用家里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印制各种资料进行宣传,不顾家人的反对和亲朋好友的劝阻,放下生意和农活,为了满足自己的愿望,在李洪志“向内找”的指令下专心地干起了“法轮事业”。

 

李洪志害怕法轮功练习者修炼了一段时间后,“向内找”找不出什么问题了,于是他在讲法中开始提醒法轮功练习者说:“因为人的执著心太多,你的生意呀,你的学习呀,你的工作呀,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呀,你的孩子有病啦,你的父母没人照管了,世间的事情啊,没有你想不到的,哪一样在你头脑中的比例都很重。”有了这样的诱导和解释,法轮功练习者认为李洪志完全看破了他们的内心世界,在心里把李洪志当成了神,进而在去掉执著的修炼路上,不断地放下人的一切。因为李洪志说要“去掉人的一切执著”[6],“修的执著无遗漏,方为圆满”[7],使得法轮功练习者只能永远在“神”的路上进行无止境的修炼。《破灭的修炼梦》一文中,张文红把同事取笑她走火入魔当成了精进和上层次,把生活固定在宿舍、练功点、单位三点一线上。为了“向内找”,她断绝了一切社交活动,并与自己的丈夫离了婚;为了“圆满”、“上层次”,她参与围攻《成都商务早报》,先后两次进京“护法”,一心走“修炼”的路。

 

(四)群体暗示修炼

 

李洪志通过集体讲法、集体学法,对练习者进行群体暗示,让对其教义产生怀疑的练习者认为是由于自己悟性低才未上层次、才产生了信念的动摇。在集体学法的过程中,通过查找自身存在的问题、阻断 “不良”信息、与同修对照等手段,不断强化练习者的“学法”观念。同时,集体练功还能营造较为轻松、愉悦的氛围。法轮功各地练功点通过“学法”、“交流”等方式,要求大家进行互相鼓励,使一些在现实生活中缺乏情感关怀、受到挫折的人,找到了一定的情感归宿,从而陷入心醉神迷的状态。正如李洪志所说:“在座的也是一样,使你们的辅导站、辅导点能够不受干扰,带领大家去修炼,那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我想就集体炼是最好的。你看哪,一举一动如果是越齐的话,那个场越大,力量越强,你的手会带的飘飘的”[8]

 

集体学法、集体练功能更好、更快规正“不良信息”。在集体练功这个大染缸里,练习者被强制封闭了自己的视野,思想被同修们染成了相同的颜色。阻断不同的意见,筛去“不良”的认识,使练习者无条件接受教义、经文,剥夺了练习者的知情权、睡眠权与休息权,身体长时间处于疲惫、紧张状态,无法进行正常思维,从而把一个有正常思维能力的常人变成任其驱使的木偶。同时,练习者在集体环境中反复地提高、“学法”,人生观在不知不觉中被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人生观所取代,失去了自我,彻底地拜倒在法轮功的脚下,逐渐接受其歪理邪说,不再对法轮功的说教产生任何怀疑。法轮功练习者在转化后反思说:“在学法小组里,所有的人都修法轮功,志趣相投,比着看谁更精进、法学得更好,特别轻松。看到组里的老弟子对法轮功虔诚的心态,我总觉得自愧不如,所以心中有疑问时就认为是自己心不够诚,心性不够高,没有‘悟’到一定层次所致,是思想‘业力’在作怪,对师父讲的话不再有半点怀疑。”《美好天堂在人间》一文中的李秉秀以“辅导员的层次”,带领大家修炼,经常用家里的血汗钱印制各种资料进行宣传,相形之下,让其他同修产生心性不高、层次不够的想法。《救世还是害己》一文中的范崇峰和同修一起发传单,劝“三退”救人,尽管结果是走向人生的反面,遭到唾弃。他在醒悟后也认识到“藐视世间的一切,何谈救世,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何谈救人”,但在弘法时却是加强了自己对法轮功的痴迷。



 

 

[1]李洪志《欧洲法会讲法》(199853031

[2]李洪志《纽约法会讲法》(1997323

[3]李洪志经文《走向圆满》2000616

[4]李洪志《纽约法会讲法》(1997323

[5]李洪志《旧金山法会讲法》(2005115

[6]李洪志《亚特兰大讲法》(20031129

[7]李洪志:《洪吟》

[8]李洪志《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1994918

 

 

三、法轮功精神安慰手段对信徒所产生的后果

 

(一)强化崇拜

 

“法轮大法是把宇宙的特性(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留给了人,等于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阶梯”[1];“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2];“我不是耶稣,我也不是释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3]。就这样,李洪志身上有了一个金光四射的光环,成为“救世主”、宇宙中的“最高佛”,甚至连整个宇宙都是李洪志创造的。

 

法轮功通过捏造李洪志身世的奇迹和神话,神化李洪志,加上李洪志的自我吹嘘,共同把李洪志打扮成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包容古今、主宰宇宙的“神”。李洪志也喜欢在“讲法”时以神秘莫测的气氛来渲染他的法力、以虚构的“神化形象”来赢得练习者的崇拜,让练习者接纳他为至高无上的宇宙“主佛”,并对其产生敬畏之感和崇拜之情,使练习者觉得人世的一切均已微不足道,跟着李洪志一切都有了保证,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全在于修炼法轮功。《破灭的修炼梦》一文中的张文红疏远亲友、孩子与丈夫离婚,和同修一起去北京“护法”失败后,又辞去工作,独自去北京再次“护法”。《救世还是害己》一文中的范崇峰博士也抛弃了事业和家庭,痴迷地追求虚无缥缈的人生价值,把自己的理想放在梦幻的天堂里。

 

(二)信息接受渠道完全被封闭

 

李洪志从时间和环境入手,用不法二门和集体学法、自我暗示等方法,封闭法轮功练习者的信息接受渠道,阻断他们与外界的信息交流。李洪志的“传销推广说”使练习者被强制接受“学法”教育。法轮功通过组织集体练功、集体学法等活动,对练习者反复灌输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使众多法轮功练习者的人生观在不知不觉中被法轮功所倡导的道德观所控制和代替,大法弟子完全失去了自我,在精神上成为李洪志的俘虏。法轮功还不断地通过“学法”、讲法以及练习者之间的相互交流来实施流动的封闭信息管理。法轮功各个练功点每天都要举行“学法”活动,加强信息封闭管理。在这套信息封闭体系中,练习者听到和学到的都是“大法”、“修炼”、“消业”、“上层次”、“圆满”等词汇。这些词汇除了法轮功练习者,没有人真正理解其中的含义。《救世还是害己》一文中的范崇峰在这样封闭的集体里认为人类社会违反了神的旨意,把自己当作救世主而藐视现实的人物、法律制度,不接受亲人的劝告,处处以法轮功的理论来衡量别人、评判社会,一意孤行。《美好天堂在人间》一文中的李秉秀放下农活与丈夫离婚,一心干“法轮事业”,被李洪志骗得“形神俱灭”,成了狂热无知的牺牲品。

 

在法轮功这套封闭信息接收系统中,学法小组以练功点为单位,“学法”时先听李洪志的“讲法”录音或是看录像,然后学《转法轮》。同修之间互相谈提高层次的练功体会,谈“悟”到的东西。通过不断反复“消化”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法轮功的“消业”等言论深深扎根在练习者的头脑中,其他信息则被排斥。谁要是接受了法轮功以外的“不良”信息,就会被同修认为“心性”没有提高,还有其他“执著”。练习者在受到指责和排斥后,容易产生心理和精神上的压力,强迫自己向上看齐。在这样的“学法”传销中,练习者唯恐“心性”上不去、“悟”性不高,没有去掉“执著心”,成不了“修炼人”而被团体抛弃,于是为了更好地“学法”、“悟法”,越陷越深,最后完全被操纵。法轮功通过“学法”的传销活动,将李洪志的歪理邪说灌输给练习者,阻断了来自社会外界里的其他信息,使法轮功练习者不论在何时、何处都处于一种信息封闭的状态,精神和思想完全被法轮功组织所控制。

 

从心理学角度看,当一个人投入一个群体时,会倾向于向组织的共同点看齐,这样不仅可以减轻心理压力、获得安全感和归宿感,而且有了行为参照,避免产生偏离感。法轮功的“学法”和“会功”是一种很典型的封闭仪式,在这种特殊的氛围中,练习者感到“气场特强”,只有接受和服从。

 

(三)失去对“修炼”以外其他事物的兴趣

 

李洪志诋毁现代科学,吹嘘“法轮大法”是超常科学,向法轮功练习者许愿只要修炼法轮功就能“圆满”,就能修成大自在的“佛道神”,获得永生。法轮功宣扬“业力说”,说什么受苦、有病是前世业力太大造成的,吃苦是消业,失去的越多,得到的就会越多,所以多吃苦、消业是好事,将来就能获得更大的好处。这对那些练习者起到了精神麻醉的作用,使他们能够接受并逐渐沉溺其中,形成消极宿命的人生态度,迷途不返,深陷泥潭而不能自拔,失去对外界其他事物的兴趣。《破灭的修炼梦》一文中的张文红痴迷其中,认为人世间的一切都不属于她。她与丈夫离婚后,置自己的孩子于不顾,抓紧一切时间看《转法轮》,完全沉溺于法轮功的歪理邪说。

 

大多数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想“做好人”、“消业”、“积德”、“长功”,在修炼中找到心理安慰。这种盲目的认识使练习者觉得自己很“高尚”,修炼法轮功是在弘扬“真善忍”这个宇宙的理。他们认为现实的人类社会是从“外层空间”被“淘汰”下来的,“大法弟子”是“修炼人”,能“度人”,能“登上天堂”。这种盲目的优越感和自我满足感促成了大法弟子催眠式的修炼。《美好天堂在人间》一文中的李秉秀被“真、善、忍”谎言所骗,成了法轮功的代言人。她认为李洪志是“神”,“法身无数”,神通广大,凡是违背他的人都不能“圆满”,是“坏人”要下地狱,会形神俱灭。

 

在李洪志“圆满”的歪理邪说鼓惑下,法轮功练习者每天练功“悟”法,尽情地幻想,以加快增长功力的速度。由于长时间接受李洪志歪理邪说的刺激,满脑子充斥着“圆满”、“升天”、“消业”、“除魔”等荒诞不经的内容,除了对李洪志和修炼法轮功有兴趣外,对其它事物,对自己的亲人不管不问,大脑皮层处于被抑制状态,对外界事物表现为没有兴趣、木然,甚至反感。

 

(四)出现幻听幻视等精神障碍症状

 

李洪志想方设法让法轮功练习者产生幻觉,并利用幻觉进一步强化练习者对其歪理邪说的迷恋,把大法弟子打造成堂吉诃德式的人物。制造幻觉的方法,既可以借助于暗示和催眠,也可以借助于睡眠剥夺、过度疲劳等。法轮功让练习者反复地阅读、观看其书籍和影像资料,经常参加培训、交流等活动,使他们大脑中枢神经反复接受刺激,逐渐步入妄想境地,从而出现眼前飘浮的法轮,听到李洪志在其耳边悄语,感到小腹被下了法轮等现象。他们把幻听幻视当作真实的感受,从而加深了痴迷程度,更加坚定了修炼的决心。《救世还是害己》一文中的范崇峰在修炼中失去理智,满脑子尽是上层次、救世和度人,认为《转法轮》一书中描绘的荒诞东西是千真万确的真事儿,一心想成就“法轮事业”,抛下家人甚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去“圆满”升天,成为神仙。《美好天堂在人间》一文中的李秉秀欲望无限膨胀,为了与天地神佛同缘,天天在登天的梯子上,一步一步地艰难爬行,最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回首往事,才终于认识到:美好“天堂”在人间!

 

最为悲惨的是被李洪志催眠后引发了精神病的那些人。他们有的在意识恍惚中为找所谓的“法轮”剖腹而死;有的出现幻觉,认为自己有了“升天”的能力而跳楼摔死;有的为了实现“圆满”登上梦幻的天堂而上吊自缢;有的见到自己“功友”死亡后不仅不悲痛,反而高兴地认为这是“圆满升天”到更高的世界去了;有的在恍惚中,将规劝自己不要练法轮功的人当成“魔”杀死。



[1]李洪志:《转法轮(卷二)》

[2]李洪志:《转法轮》

[3]李洪志《2002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2002722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