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16
郝惠君和陈果“那两双眼睛”(图)
作者:易家言 · 2016-01-27 来源:凯风网

罗斯采访郝惠君、陈果母女

  郝惠君与陈果是母女,是2001123日(农历除夕)“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参与者、受害者。本来年轻、美丽,很有前途的一对母女在自焚事件中“都失去了双手,落下了残疾”,“他们没有耳朵、鼻子和嘴唇。陈果仅剩一只眼睛。”——这是2010年底罗斯见到“天安门自焚”事件这对母女的描述。 

  “我们可以说,如果你要看到法轮功的真实面目,只要观察郝惠君和她的女儿陈果那两双眼睛。”——这句话是美国著名邪教干预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在他的反邪教专著《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中引用心理学家玛格丽特.辛格关于邪教的评论。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人的一切情感都能从眼睛中反映出来。辛格在这里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人们要了解法轮功“真实面目”的最简单方法和路径:郝惠君和陈果的“两双眼睛”。 

  ——“两双眼睛”是愤怒的眼睛 

  郝惠君和陈果母女的“两双眼睛”是愤怒的眼睛。她们是所谓的“大陆得法最早的大法弟子”,而且也非常“精进”,对李洪志崇拜得五体投地、唯命是从。当他的“新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出笼后,郝惠君与王进东等弟子从中“悟”到了“师父”是在叫弟子们“放下最后的执去”、“放下生死”“走向最后的圆满”。于是她就带着自己19岁在读大学的女儿陈果——也是一名所谓的大法弟子与王进东等5人一起到天安门广场实施集体自焚,以“白日飞升”的方式实现“圆满”梦想。 

  然而,“圆满”没有实现,母女两却变成了残疾。而逃到美国去了的“师父”李洪志在得知他的弟子自焚后,立即出来否认自焚的不是大法弟子。 

  把太多的精力和情感都投入进了大法,最后险些像刘思影、刘春玲把生命都投入了大法,但李洪志却来一个“不是大法弟子”,这怎不叫人愤怒。郝惠君在接受罗斯的采访时说:“我想借此机会告诫加拿大和美国的习练者不要再练法轮功了,我建议他们停止练习法轮功并且远离它。”当人们注视她们母女俩的眼睛时,完完全全可以观察到她们对李洪志及法轮功的愤怒。 

  ——“两双眼睛”是悔恨的眼睛 

  母女俩“都失去了双手,落下了残疾”,“他们没有耳朵、鼻子和嘴唇。陈果仅剩一只眼睛。”罗斯这样写道。而母女俩的“两双眼睛”也是悔恨的眼睛。 

  无疑,“天安门自焚”事件是由李洪志导演的一曲人间悲剧。这起悲剧导致2人死亡,3人重度伤残。虽然李洪志及法轮功组织至今还在极力否认“天安门自焚”事件,还在继续抵赖、极力编造谎言,但社会和公众随着对邪教、对法轮功的深刻认识,越来越多的,包括西方主流人士和媒体,都对“天安门自焚”事件有了正确的评判。 

  实事求是地讲,“天安门自焚”事件作为邪教导演的悲剧,而受害最深的不是别人,而是自焚事件的制造者自己——郝惠君、陈果及其王进东、刘春玲、刘思影和他们的家庭。 

  漂亮、聪明的陈果在自焚事件中失去了双手,没有了耳朵、鼻子和嘴唇,只有了一只眼睛,这是何等的悲剧、何等的悲惨。那仅有的一只眼睛里时刻流露出的自然是悔恨的眼神。     

  作为母亲的郝惠君,一手将女儿带进了法轮功,一手又将她带进了自焚中,从一定程度上讲,她是断送女儿前程乃至一生的悲剧的直接制造者,她的眼睛里无时无刻闪动的不是悔恨的眼神。 

  ——“两双眼睛”是忧伤的眼睛 

  前途毁了、人生毁了、家庭毁了,虽然有政府的帮助,医、食、住无忧,但母女俩已经无法回到社会、回到家庭、回到正常生活中了。 

  郝惠君且不说,陈果必竟还只有30多岁,她的前途和人生永远止步在“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的那一瞬间,即使现在那一瞬间离去十五年了,但由那一瞬间带来的伤与痛永远也无法抹去。 

 “房子里一面镜子也没有”,陈果再怕看自己自焚后的样子;“回忆在法轮功的经历令陈果非常痛苦,她站在公寓房间的窗外痛哭……”“郝惠君每天和她的女儿在一起,面对女儿伤残的面容不断回想起痴迷法轮功所带来的恶果。尽管她恢复了理智,可是作为母亲却再也不能改变她们现实的境遇。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罗斯深切地受到。(罗斯《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 

  母女俩虽然目前在政府的帮助下还可以相依为命,但陈果今后的日子还很长,生活面临的问题还很多,这样的忧伤不仅能从她们母女的话语、行为中体现了出来,也能从“两双睛眼”中捕捉得到。 

  人生的路很多时候注定是不能走错的,那怕是一步、半步。一旦走错,再想回头,那走错了的一步、半步造成的伤害和痛苦将陪伴你的一生。——这是“天安门自焚”事件给予人们的警示! 

  罗斯在他的《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的“献词”中写道:“本书献给郝惠君和她的女儿陈果”。足以使人深刻理解罗斯的良苦用心以及他对法轮功造成的人间悲剧的无情揭露和鞭跶! 

分享到:
责任编辑:紫伊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