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16
修炼的惨痛代价
作者:吴刚 · 2016-01-29 来源:凯风网

  陈永志,1969年生人,中专文化,赤峰市喀喇沁旗王爷府镇人。他曾有一份当人民教师的称心工作,妻子贤惠勤劳,又为他生一对聪明可爱的儿女。当地人一提起他,无不对之称赞不已。

  美好愿望

  天有不测风云,1995年11月份,他母亲不幸患病,虽经全力抢救并花掉家里的全部积蓄,还是落下了偏瘫的毛病。为了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妻子只好放下家里的农活整日不离左右。他每天来回往返15公里的山路下班回家,既要帮助妻子下地干农活,伺候母亲,管理孩子,还得背教案。他平时就有头疼的毛病,沉重的家庭负担和工作压力使他身心疲惫、情绪低落,头疼得也愈加厉害。

  1996年4月的一天,正当他幻想着改变自己的状况,从而得到身心解脱之时,他的一位学法轮功的朋友向他介绍法轮功,并送他一本《转法轮》。告诉他说法轮功能够祛病健身,而且师父的“法身”会保佑全家平安。如果修炼法轮功,他和他母亲的病不用上医院,不吃药也能好。他开始也是半信半疑地接触了法轮功,在练功的同时也抽出时间翻看了《转法轮》。没有想到书里有关“业力说”、“圆满说”等内容正迎合了他的心里,从而对法轮功产生了好感。但他在修炼的过程中,也曾对《转法轮》中的内容产生过怀疑,并动摇过。功友批评他,说他悟性不够,等修到一定“层次”,悟性提高了,所有的疑问自然就会解决。叫他不能对大法产生任何怀疑,只有排除各种干扰,“师父”才会为他清除“思想业”,他才能“消业”、“上层次”,直到“圆满”。

  掉入深渊

  通过一段时间有规律的修练后,可能是心理暗示的作用,心情舒畅了许多,头疼也减轻了好多,感觉身体也轻松了不少。而且他母亲的病通过医生的治疗和妻子的精心照顾,也能生活自理了。他把这一切都归功于自己修炼法轮功上,觉得都是“师父”给他和母亲“消业”的结果,是“师父”“法身”保佑的“福报”。他从此更加对法轮功深信不疑。

  为了不断“精进”,提高自己的修炼“层次”,他把所有精力都用在“练功”上,达到了如饥似渴的地步。回到家里,也不帮妻子干农活了,患病的老母亲也不照顾了,同时也不让母亲吃药了,孩子学习也不辅导了。家里的事情全部落在妻子一个人身上。面对妻子的埋怨,他无动于衷,而是把“一人练功,全家受益”作为人生信条。在单位工作的积极性更不必说了,他是中学的班主任,课讲得也好,很多学生家长都求人把孩子送到他的班级,当他修炼法轮功后,认为在这么个垃圾星球,教人类的垃圾知识,一点意义也没有。因而成天偷偷的看《转法轮》或练功,没有心思备课和讲课。学校领导得知他的情况后,多次教育和批评,可是他根本不予理睬,反而恨怨他们不懂得“大法”。结果1997年底,他所带班级的成绩由原来的第一名下降到最末。学生家长对他的表现极为不满,甚至要求更换老师。

  1999年7月,法轮功被国家依法取缔后,他十分不理解,认为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取缔了?觉得这一定是“师父”安排的,是对大法弟子的考验,决心一定要守住心性,绝不能辜负“师父”的一片好心。因此,他不顾学校及亲人的劝阻,不但依然坚持“练功”,还执着地认为听“师父”的没错,要每天按“师父”的说法去做,就能修成“正果”。为此,他到后来,不按时到校上课,而是每天抓紧一切时间散发资料,想多多地救度众生,积攒自己的威德。

  沉痛代价

  因为他经常不按时上课, 2002年3月,学校决定停止他的课。他固执地认为自己在做善事,自己没有错。最后他为了不受干扰,一心修炼,不顾学校领导、同事、家人苦口婆心的劝阻,毅然放弃了他曾经引以自豪的教师的工作。气的妻子和他离了婚。

  2003年1月25日晚8时左右,他的母亲脑血栓病再次复发,他当时认为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的法身一定会保佑母亲,并给母亲“消业”,所以他即没送母亲去医院,也没给母亲吃药,而是把母亲平放在床上,给他发功治病。发功时,还怨母亲不早日与他一起修炼法轮功,导致老病再犯。由于母亲的病情严重,没有反应,他认为自己的“功力”不够,于是把他几位同修请到家,帮他一起为母亲发功祛病。结果,折腾了半天,失去为母亲治疗的最佳时机,造成母亲过早地离开了人世。

  到了此时,他才开始反思。修了这么长时间的“大法”,“师父”也没能保护好自己的母亲。他为自己的愚昧而悔恨。回想起他所做的一切,他深深地忏悔和流泪。

分享到:
责任编辑:袁军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