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16
昙花一现的爱情蒙蔽了我的双眼
作者:冼嘉仪 · 2016-05-30 来源:凯风网

  我1986年出生于佛山南海一个普通的家庭。6岁那年,父亲的婚外情,毁了原本幸福的家庭,母亲独自一人将自己和弟弟拉扯大。目睹母亲的艰辛,我对爱情、婚姻既充满了渴望,又有担忧和害怕。

  我原来知道“全能神”是邪教组织。早在2007年,我曾在朋友的介绍下一起参加过基督的聚会,基督教会提醒全能神是一个邪教组织。所以,当2011年,同事李秀跟我谈到“有时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名字,但一转身却没有人,神已再道成肉身”,我立即警觉起来。此后,她依然有意无意地跟我聊天、逛街,不再谈论“神”。我渐渐放松警惕,跟她成了好朋友,经常一起互诉衷肠。

  我没想到,看似平常的交往却是在为拉我入教做铺垫。2012年初,已是我参加工作的第六个年头,可能是从事美容工作的原因,接触多为女性,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恋爱对象。从刚开始的不在意,到不知不觉间成为剩女,我忍不住有点着急了。这给了李秀可乘之机。她听说我想谈恋爱,主动提出介绍她表哥刘进给我认识。

  刘进,身高178cm,大我三岁,李秀说他是生意人,基督信徒。第一次见面,身高只有156cm的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大眼睛、白净利索的高大男生。见面后,李秀问我对刘进印象如何,我对自己没有信心,担心刘进看不上我。没想到,第二天,刘进发信息给我,我立即回了信息。一来一回,我越来越依赖刘进。

  爱情的甜蜜让我放松了警惕。2012年5月,确认恋爱关系后不久,刘进告诉我,希望我以后帮他打理生意。他干妈给他介绍了一单生意,他想带我一起去干妈家学谈生意。我很高兴他将我放在他的未来里,对我们以后的幸福生活充满了期待。

  在刘进干妈家里,认识了一个信基督的生意人张景。张景把谈生意丢在一边,热情地跟我聚会,刘进也说生意谈不谈没关系。我看到刘进对这个很感兴趣,出于对他的爱慕和信任,我就跟他一起参加了聚会。

  张景从《圣经》里神是怎么拯救人的讲起,到神的第三步作工。他告诉我神道成肉身是女性,神作的工不同,所以名字也不同。神已经不叫耶稣而是叫“全能神”。我说基督教会认为“全能神”是邪教,张景解释道以前耶稣刚出来作新工作时,遭到全世界反对,到后来发展到全世界,这一步工作也是一样。我认为他讲的有道理,看到刘进听得津津有味,意犹未尽的样子,也为了更多的时间和他呆在一起,那天晚上,我们留宿在干妈家,一起聚会到很晚。

  我和刘进有了共同的信仰,我却发现他对我冷淡了。刘进告诉我他做生意,比较忙,我们主要靠电话、短信联络感情。2012年8月,我在电话里表达对他的想念之情,刘进却很严肃地说:“你要好好学习,不要老是想着我,不然我会变成一只你最讨厌的动物。”我听后觉得很可笑,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怎么会我想他,他就会变成动物了呢?他一定是在逗我开心。在爱情中的我,由于对刘进的信任,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不久,他不顾我的阻挠,毅然前往湖北传福音,从此没了音讯。

  失去爱情的我,化悲伤为传福音。聚会得知信神的人要把神放在首位,如果心被其他东西占有了就会有撒旦来搅扰。天天沉溺于感情里就是这样,那是神不喜欢的,神是不要的,神会把这个人的原形显现出来。我慢慢把爱情放下,全心投入信神,在信神过程中找到了精神慰藉。

  我首先把手伸向爱我、信任我的母亲。在我的影响下,母亲加入了“全能神”的队伍。并写下“如果背叛‘全能神’,就会遭到恶报”的保证书。

  随着信神时间慢慢增长和思想的坚定,我掌握了一些传福音的技巧,并且升为一线传福音者。我学习到因人而异制定传福音方法,传女的就用婚姻、感情方面去传;传老人家就用健康和食品危机之方面去传;传做生意的就编自己是老板,讲自己的坎坷经历和信神之后,有神的看顾保守,生意越来越大,红红火火;传打工的用打工生活,没有自由,每天过着两点一式的生活,上十几个小时班很多人都过度劳累而死吓唬他们,让他们放松生活来信神。被伪装的爱情拉入教,失恋后的我在“全能神”的精神麻醉下,掉进了拉人入教、传福音,写保证恐吓,自己思想被巩固这样一个恶性循环里,越陷越深。最后,逐渐失去了自我。

  回顾过往,如果不是被那昙花一现的爱情蒙蔽了双眼,如果不是失恋后的空虚钻了空子,我定不会像个傻瓜,受全能神牵制,去做害人害己的事情。我想,如果我的经历能刺激、警醒、挽救到一些正遭受全能神毒害的人,将是对自己最好的交待。

分享到:
责任编辑:林牧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