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微信
血腥的刑罚:一切,都从那天的一道谕令开始
作者:花花 · 2017-11-16 来源:凯风清韵

 

  夜幕降临,女巫们纷纷在自己身上涂上用婴孩炼成的“魔鬼油”,然后披上斗篷,穿过裂缝和锁孔,滑上烟囱,骑上扫帚柄、纺锤或飞船飞跑,向着恶魔们的集合地飞去,在那里一场盛大的女巫聚会即将举行……

 

  这不是《纳尼亚传奇》或者《哈利波特》里的故事,这是中世纪人们对女巫的描述。当时的人们相信有一部分妇女,受了魔鬼的诱惑后,用自己的鲜血起草盟约向魔鬼表示了效忠。而这些妇女和魔鬼在一起生下的女孩,又成为新的女巫。

  出于对女巫的恐惧,在漫长的300年中,无数良家妇女被诬为“女巫”,或被斩首示众,或惨遭火刑。

  如何鉴别女巫

  15世纪末,教皇英诺森八世颁布了一道谕令,其中提到:“许许多多的男女,忘了自己的救赎,偏离了天主的信仰,与梦中的异性交媾,讥器罚誓,施展魔法,妖言惑众……”。

  这道谕令成了巫师追捕令。

  妇女是巫术案打击的主要对象,从15世纪起,基督教的教士们根据《圣经》中所说“行邪术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的“语录”,对“女巫”发起了持续近300年的迫害。

  根据1487年宗教裁判所审判官雅各布·施普伦格所著《巫师之锤》的理论,由于“女巫”被魔鬼施了魔法,对疼痛不再敏感,所以就可以对她们随心所欲地施行各类酷刑。如:用烧红的铁块去烫被告的手,如果手被烫伤,则说明被告有罪;让被告用手在沸腾的水里取一枚圣戒,然后把手打上绷带和封印,3天后若无痕迹就无罪等等……

 

  ▲电影《女巫季节》剧照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一种鉴别方法是:将被告捆上手脚,扔进湖里———如果她沉到水底,则表示她无罪;相反如果漂浮在水面上,则表示她受到魔鬼的保佑,必须送上火刑柱。这种荒诞的做法结果是,无论被审判者是否“有罪”,她们都只有死路一条。据传说,当年欧洲人有一个说法:“女巫不是要骑着扫帚满天飞吗?测试一个女人是不是女巫的方法和体重有关,凡是体重过轻的一律算作女巫。”

  巫术迫害持续时间很长,如何给女巫定罪的依据越来越荒谬:那些地位低贱、老、病、残、妇、鳏寡孤独、被孤立的、不受大家欢迎的、不生育的社会边缘人、邻里关系不好乃至外来者,具备上述特征,尤其是多项特征者,一旦不幸发生,其就会成为特定者,理所当然被视为巫师。

  赫特福德郡的牧师约翰·高卢1646年就表示:

  如果一个老女人长着一张有皱纹的脸,眉毛处看起来像羊皮,长着有软毛的嘴唇,尖牙,眼睛斜视,具有尖利的嗓音或者如同责骂人一样的音调,身上穿着有皱纹的大衣,头上戴着便帽,手中拿着棍棒,并且有一只狗或者猫在她旁边,那么她就不仅仅是怀疑,而是要被宣布为女巫了。

  对女巫的迫害

  作为“异端”的一部分,女巫案也是在宗教裁判所进行审判的。由于1252年,教皇英诺森四世授权宗教裁判所的审判官可以使用酷刑迫使证据确凿的罪犯俯首认罪,因而“体刑”被普遍使用。

  《不朽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一书中介绍了下面的画面:

  在梅克伦堡地区的村庄彭茨林,仍保留着一栋官邸,有人就曾在这栋官邸里对那些被视为女巫的妇女们进行监禁、审问和拷打。如今游客们可以沿着窄窄的楼梯而下,进入地下刑讯室。人们看见在这儿的前室有巫婆囚室,囚室狭小,围着铁栅门,像嵌在厚厚墙上的壁笼。妇女们曾这样被关在不能再小的空间里,四周围着审讯者。现在地下室里陈列着吓人的刑具:火钳和铁杵、各种夹棍、受刑椅(一种带着尖刺的扶手椅)、老虎凳、炉灶、吊刑装置……

 

  宗教裁判所最有标志性的刑罚就是火刑了。神学家们认为顽固不化的异端者不能指望得到基督教的怜悯、仁慈和爱,应被真正的火焰吞没,永远打入火焰地狱。

  最著名的"异端女巫"便是贞德了。1337年,英法百年战争爆发。17岁的贞德宣称自己听到圣米迦勒、圣玛格丽特和圣凯瑟琳所传达的“神谕”,要她和英国交战,拯救祖国。

  其后,她女扮男装,带领法国军队对抗英军的入侵,支持法查理七世加冕,为法国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然而后来贞德被勃艮第公国所俘,宗教裁判所判定她“假借上帝之名,犯下异端信仰、偶像崇拜、召唤恶魔等罪行”,以“异端”和“女巫罪”判处她火刑。

 

  遭迫害的原因

  对女巫的迫害为何在此期间盛行?

  首先是这一时期,由于气候变动,气温下降,使得耕种季节短暂,农作物成熟时间延长,因此粮食产量大幅下降。随之而来的便是饥荒、瘟疫和流行病肆虐。

  当时的老百姓长期生活在物质匮乏、疾病、战争的重压下,维持着表面的同类关系,而一旦有人被鉴定为问题所在,很容易爆发大众心理歇斯底里的集体行为。

  这种行为可以慰藉部分人的挫折感和不安全感,为罪恶提供了释放点。

 

  比如加泰罗尼亚1618年粮食歉收后,女巫发现者就声称发现了200名女巫。同样,1644年法国西南地区从勃艮第到香槟发生了霜冻和冰雹,人们也归咎于巫师:“勃艮第绝大多数城镇和村庄都因为女巫导致天气异变的谣言而陷入恐慌,谣言认为正是因为她们的诅咒导致了冰雹毁坏谷物,霜冻弄死了葡萄……”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宗教文化的心理暗示。

  巫术中最重要的是魔鬼问题。基督教的魔鬼学说不断宣扬魔鬼无处不在,并且是大巫师、创造奇迹者,能变为人形,不受限制上天入地。而把灵魂卖给魔鬼的人能分享魔鬼拥有的一切,同样具有超自然能力。

  而背叛上帝投身魔鬼本就是大罪,因而,迫害行为就变成了神圣事业,旨在消灭那些罪恶之人并将其灵魂从魔鬼处拯救出来。

  而迫害女性则是把女性看作是罪恶之源。《巫师之锤》中论证了妇女在迷信、报复心、虚荣心、好撒谎、无廉耻上远胜男人,因此更容易接受巫术。

  对于葬身灭巫狂潮之中的“女巫”数字,一直没有准确的答案,各类统计数字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位于德意志巴伐利亚的小城班贝克,当年是一个拥有6000人的小城,但在5年之内,就有600人被判为女巫葬身火海。

  而在另一座小城维尔茨堡,在同一时间内,也有近900名“女巫”冤死火海,相当于每两天就有一个“女巫”被处死。

  参考:

  孙义飞:《7世纪欧洲巫术迫害心理成因考察》,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1期

  闫克芬:《宗教裁判所初论》,西南政法大学2006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