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凯风精粹
法轮功如何轻视生命(中英对照)
2020-05-13 来源:anticult.kaiwind.com

1999年7月,国家取缔法轮功,我想不通。我想,法轮功能祛病,练了以后不用看病吃药,这不仅给个人也能给国家节省药费。这么好的功,我一定要练。所以,我根本不顾国家的劝说和规定,依然在家里练功、学经文。我很认真,还转抄新经文;一心想祛病健身,修炼圆满。后来对门阿姨来对我讲,现在外面要退党、退团,她在网上已经退了,我说我没入过党,也不是团员,小时候是少先队员,她说那也要退,“师父”也退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权衡,我也写了张退队声明,偷偷贴在公园的树上。再后来,我们一些功友串门聚会时,有人说国外“同修”准备抵制北京奥运会,要求国内学员呼应声援,当时我们也认为我国举办奥运会是个好事,但因为有组织和“师父”的意思在里面,不签名对自己今后肯定不利,就都签了名,申明自己抵制北京奥运会,并让熟悉电脑的小王把信息传到明慧网上去。就这样,我偷偷练法轮功到了2005年4月。这时,我发觉自己乳房上有个小肿块。开始,我认为是自己业力太重造成的,就拼命地看书、练功,想把这个肿块消掉。可是,到了七、八月份,肿块更大了,疼得也更厉害了。碰到“同修”时,我说起这事,她们提醒我并为我打气,叫我要“坚修大法不动摇”。于是,我坚持“消业”不上医院。可到了九月份,肿块疼得碰也不能碰了,胳肢窝下也有了肿块,我逐渐对练功失去了信心。后来,在家人、朋友的再三劝说下,我去医院,检查结果是恶性乳房癌,已到中晚期,还查出有高血压和糖尿病。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