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史说轶闻
中国最后一位“儿皇帝” 在位时受尽窝囊气
2020-05-26 来源:文史砖家

  后晋高祖石敬瑭向辽国自称“儿皇帝”,可谓极度无耻,直到今天仍为世人所不齿。无独有偶,同样在五代十国时期,还有一位载于史册的“儿皇帝”,跟石敬瑭相比,其无耻程度也不遑多让。此人,便是向比自己小5岁的辽穆宗称臣称儿的北汉睿宗刘钧。

  刘钧出身沙陀族,是后汉高祖刘知远的侄儿,隐帝刘承祐的堂兄,父亲则是北汉开国皇帝刘崇。跟伯父和父亲驰骋疆场、建功立业不同,刘钧自幼对骑马射箭不感兴趣,反而对文艺充满了浓厚的兴趣,经过多年的勤学苦练,不仅熟读儒家典籍,而且还写就一笔好书法(“颇好学,工书。”见《新五代史·卷七十》)。

  后汉隐帝在位时,因忌惮枢密使郭威,便派遣刺客前往邺都,准备暗中将其杀害。郭威为求自保,便在得知皇帝的阴谋后造反,汉隐帝连战连败,最终在逃亡途中被侍从所杀,时在乾祐三年(950年)底。郭威造反的消息传至太原后,刘崇准备举兵勤王,结果尚未正式发兵,便得到汉隐帝遇弑的消息。

  此时,郭威为了稳住刘崇,便遣使来到太原,向后者保障将扶立他的长子刘赟为帝。刘崇信以为真,心中大喜之余,果然便停止出兵计划。但让刘崇没想到的是,郭威食言自肥,在完全控制住朝廷后不久,便悍然称帝建国,时在广顺元年(951年)正月。郭威称帝后,派部将郭崇威在中途截杀刘赟,令刘崇悲愤至极。

 

  郭威画像

  怀抱着国耻家仇,刘崇遂在后周建立的同时,也在太原僭号称帝。刘崇称帝后,仍以汉为国号,并继续沿用乾祐年号,史称北汉。刘崇称帝后,因长子刘赟遇害,所以着力培养次子刘钧,任命他为太原尹。刘钧虽然名义上是京师的长官,但实际上却享受着储君的待遇,只是没有“太子”的名号而已。

  北汉建立后,将消灭后周作为国策,为此,刘崇在位4年间甘心向辽国称臣称侄,并在它的援助下年年派军南侵。然而北汉的攻势均以惨败告终,尤其是高平之战(954年)让其遭受重创,险些有亡国之忧。经此一战,刘崇备受打击,不久便郁郁而终,时在乾祐七年(954年)十一月。刘崇病死后,刘钧即位称帝。 

  刘钧登基后,沿袭其父所奉行的事大主义,继续向辽国称臣。为了展示自己的诚意,刘钧还向石敬瑭“虚心学习”,甘当“儿皇帝”。据史书记载,刘钧每次向辽国皇帝上表时都自称“男”(即儿子),而辽穆宗下诏时则直接称呼刘钧为“儿皇帝”。刘钧为了求得辽国的庇护,竟然向比他小5岁的辽穆宗叫爹,实在是无耻至极。

  刘钧即位后,依然怀有收复中原、兴复汉室的梦想。为此,利用后周大将赵匡胤篡位建宋、昭义节度使李筠举兵造反的良机,刘钧与李筠联合进攻中原,时在北宋建隆元年(960年)。宋太祖闻讯后,亲自率军北伐,仅用了2个月多月时间便攻陷泽州,迫使李筠举家自焚,而汉军也遭遇惨败,导致宰相卫融等人被俘杀。 

  这次军事冒险失败后,刘钧彻底放弃南侵计划,而北宋因为忙于平定南方诸国,也暂时放弃对北汉的征讨。此后,刘钧开始采取休兵养民的政策,并任命贤臣郭无为为宰相,五台山名僧继颙为鸿胪卿,利用他们善于管理经济的才能,大力发展采矿、冶银、养马等事业,使得北汉度过严重的财政危机,得以继续生存下去。

  不过,北汉虽然逐渐恢复元气,并且避免了来自北宋的军事压力,但很快招致宗主国辽国的责难。原来,随着北汉国力的恢复,刘钧对辽国开始变得怠慢起来,在更改年号(天会)、处死权臣段常和先前庇护北宋叛将李筠等事务上,都没有向辽国做出申请、解释,由此引起辽穆宗的不满。

  为了防止北汉摆脱自己的控制,辽穆宗在此后数年时间里,一直以父皇帝的名义,用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来敲打、训斥刘钧,令后者羞惭、愤懑至极。刘钧虽然不甘遭受欺凌,但鉴于北汉国小民贫,外有宋朝的军事压力,却又不得不忍气吞声、唯唯诺诺,以求得辽国的庇护。

  为了重新获得辽穆宗的谅解,刘钧多次遣使到辽国表忠心,但辽穆宗每每都会采取无视的态度,并多次扣留使者(“契丹不报,自是使契丹者被留不遣。”见《宋史·卷四百八十二》),令刘钧惶恐至极。这样的日子年复一年,刘钧因为难以承受心理压力,最终忧愤成疾,在天会十二年(968年)病死,终年42岁。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