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史说轶闻
古代的随葬品“衣物疏”是啥东西 有啥用途
2020-06-05 来源:历史品读

中国人向来讲究一个视死如生,有时候这个词被用来形容三军用命,奋勇而前的精锐之师。

不过我指的其实是这个词的本意,“将死后的世界视作活人的世界”。在古人的观念里,死亡仅仅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而已。为此,他们需要准备死后的衣物、住所、钱财等等一切生活所需的物资。

过的清贫,一生别无余财,唯有两袖清风的,那就少准备些。过得富贵,腰缠万贯,荣华满身,那便多准备些。

在东周时,人们就会将随葬品简要的列个清单,一同下葬,放置在墓室之中,当时将这种小册子称为“遣册”。而这就是今天要讲的主角。

等到西汉中期,遣册的形制和内容都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用于记载服饰、被衾等随葬品的清单,在当时已经换了个名字——“衣物疏”。

最初的衣物疏,和遣册没有明显的区分,都是记录随葬品的清单。等到三国时期,衣物疏才出现了形制上的小变化——加入署名。在这一时期的衣物疏上,会记录亡者的具体姓名甚至死亡信息。有些衣物疏在记录完死者信息后会话锋一转,譬如甘肃新乡的三国墓左长衣物疏青龙四年五月四日,民左长坐醉死,长所衣衣十三牒皆具己。”

在这里,记录者记录完死者的姓名和死因后,突然话锋一转,开始强调起亡者对随葬的衣钵具有“合法的所有权”。这其实体现了先人对于死亡所隐藏恐惧,他们并不知晓死后的生活究竟如何,面对这种未知而又难以探知的未来,他们的忧虑恐惧就转为了对权益的守护。

因此,在衣物疏中,他们会强调亡者对于随葬财务的合法所有权,而在买地券中,则会表明亡者对墓室的所有权,古人相信,只要通过这种方法确认其所有权,他们就能在九泉之下得到阴司游神的庇佑,免遭孤魂野鬼的侵袭,得到九泉之下的安宁。而这些财产,则可以使他们免受清贫饥寒的困扰。

值得一提的是,上面那位仁兄的死因记载是“坐醉死”,文艺的来说,这叫做“醉酒不禄”,但很可能这并非其真正死因,而是一种隐晦的死亡表达。

三国之后,来到南北朝时期。此时的衣物疏又出现了些许形制上的改变,在内容上,加入了一部分“南山买棺”的暗语,据推测应该是表明死因的暗指。重点的变化,在于结尾处增加了两位见证人“青龙”“白虎”。有些文书的见证人里还有赤松子,这位赤松子也算是老牌神仙了,据说是神农的老师,炎黄时期的雨师,掌九州风雨。

刚刚说了,这类文书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了保证亡者的合法权益,显然,这种权益并不是随便写一个纸条就可以得到保证的。先人在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引入了一套自成体系的暴力执法系统,这一系统的主要从业者包括各类神灵、地府阴司、甚至麒麟白虎之类的祥瑞。

让时间继续流动,在稍迟一些的吐鲁番,这里发掘出的衣物疏,已经别有一番摸样,具备了新的职能——它成了亡者所用的过所。

一些朋友可能不太了解“过所”是何物,其实假如您看过西游记就能有所了解,当唐僧从一国到另一国时,需要出示一份通关文牒。无论是自西域入汉,或者是自汉西行,都需要这一封盖着印章的关照。时间流转,“请关照我一下”就成了一个熟语。

这个通关文牒,其实就是一种过所,是在通过某种关卡时需要出示的凭证。

而此时从吐鲁番出土的衣物疏,已经具有了过所的职能,亡者在九泉之下,需要向阴司出示此物,才能顺利的前往阴间。

在南北朝的北方地区,衣物疏出现此种变化是可以理解的,此时的北方正战乱不断,关所重重,因此当时的人们也认为阴间同样具有众多关所。从署名清单到过所文书,这是衣物疏在北方的演化历程。

由于此时的时局特殊,南北对立,文化之间的既有相互交流之处,也有互相隔绝之处。

而在衣物疏的演化上,就出现了南北方截然不同的情况。

南方衣物疏的情况较为简单,在格式上,基本沿袭了三国衣物疏,只是在完成署名的职能之后,言辞转向对冒犯者的警告。“不得妄认诋债”否则就会“不得志”,这是吴晋衣物疏所独有的词汇。

在随后的流变过程中,吴晋地区的木制衣物疏逐渐消失了,不过根据研究来看,并非是吴晋地区因某种原因统一放弃了衣物疏的传统,而是他们渐渐改为纸质的衣物疏。在雨水充足,气候湿润的吴晋,这种纸质文书很难保存下来。

这对相关的研究提出了挑战,在这种情况下,武汉大学的历史学院长刘安志教授提出一个看法,吴晋地区的衣物疏,在时间流转的过程中渐渐演化成了“死人遗书”。

孔颖达曰“书者,谓条録送死者物件数目多少,如今死人移书也;方,板也。百字以上,用方板书之,故云书方也”

上面这段话,就是说以前有种东西用来记录死者的随葬物件,现在这种物件被称为死人移书。这段话出自唐朝的孔颖达之手,是孔颖达对《礼记》做的一个注释。

分享到:
责任编辑:朝艳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