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热点
袭人结局是好是坏?被《脂砚斋》挑破结果
2020-07-15 来源:腾讯网文化

袭人判词是贾宝玉在太虚幻境看到的第二首。位列晴雯之后。虽说袭人是贾宝玉身边第一丫头,但在曹雪芹心中却不是第一。

金陵十二钗三册之首,分别是又副册晴雯、副册香菱、正册林黛玉。这三人的共同点就是“莲”命。且晴雯、香菱是最直接影射林黛玉一生的影子。曹雪芹在八十回前没有交代清楚的林黛玉故事,通过晴雯和香菱的故事,大致可以推测出七七八八。

闲言少叙,袭人其实不只“袭为钗副”,她的身上同样有林黛玉的影子。比方她从珍珠改名袭人,花袭人是“草木人”。她与林黛玉都是二月二十二同一天生日。她嫁给的蒋玉菡谐音“将玉含”,影射贾宝玉含玉而生。

所以,被嫁给蒋玉菡的袭人,第一暗示林黛玉会外嫁他人,不能与贾宝玉终成眷属。

第二代表贾宝玉和林黛玉如果结合,成亲后也会像袭人与蒋玉菡那样幸福。可惜宝黛姻缘最终被破坏,不能修成正果。袭人嫁给蒋玉菡,判词中说的清楚。

宝玉看了,又见后面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也有几句言词,写道是: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叹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一簇鲜花”是指袭人,袭人娘家姓花。

“一床破席”要有两个解释。

一指袭人。但绝不可能指袭人非完璧之身,曹雪芹不会如此落笔下流。

二指蒋玉菡。蒋玉菡是戏子,通“席”。他夹在北静王忠顺王之间势必难周全。

第三十三回忠顺王府气势汹汹拿人,蒋玉菡跑不了受责罚难免。“破席”破戏也。暗示蒋玉菡出名的嗓子极可能因此被坏了,再不能唱戏的意思。

“一簇鲜花,一床破席”,其实代表袭人与蒋玉菡的姻缘。

“温柔和顺”“似桂如兰”都是夸赞袭人之语,评价不可谓不高。

“枉自”“空云”一般被认为是讽刺袭人之语,其实是误读。既然已经有“温柔和顺”“似桂如兰”这般夸赞语言,又怎么可能前后矛盾再讽刺她?作者也不会如此猥琐行文。

其实,“枉自”“空云”对应的是“谁知公子无缘”。是说袭人那么好,却被贾宝玉嫁给了蒋玉菡,与他终究有缘无分。[枉凝眉]中,用“一个是镜中花,一个是水中月”讲述袭人、麝月与贾宝玉的情缘,不过是一场“虚幻”的镜花水月。

袭人嫁给蒋玉菡的直接信息出现在第二十回,脂砚斋【庚辰双行夹批:闲闲一段儿女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虽去实未去也……】

脂砚斋披露袭人被贾宝玉亲自嫁给了蒋玉菡。与袭人的判词前后呼应,证明袭人与贾宝玉有缘无分,贾宝玉将她嫁给蒋玉菡,是最好的安排。

袭人出嫁不排除是林之孝提议裁员被采纳。因为贾政赐了玉钏儿给宝玉,使得到了年纪的袭人处境尴尬,既不能给贾宝玉做妾,又不能做丫头。王夫人只好给了嫁妆开恩放她出去。

贾宝玉不舍袭人没有着落,做媒将她嫁给蒋玉菡。与第二十八回茜香罗汗巾换松花绿汗巾对应。

袭人嫁给蒋玉菡时,贾家情况危急还没有山穷水尽。王夫人一定会给袭人一份不错的嫁妆。为贾家抄家后,袭人蒋玉菡夫妇赡养接济贾宝玉薛宝钗夫妇埋下伏笔。而二宝夫妇回金陵的盘缠按说也应该是袭人、蒋玉菡所出。

袭人顾念旧主情谊,知恩图报,不愧曹雪芹送她第一贤德之名,“似桂如兰”评她非常恰当。

袭人的性格是跟了谁就死心塌地。根据脂砚斋判词,贾宝玉将她明媒正娶嫁给蒋玉菡,再结合第二十八回蒋玉菡酒令,袭人与蒋玉菡婚后“夫唱妇随真和合”结局很好。蒋玉菡就算是“一张破席,破了嗓子”,仍旧可以带领戏班“走穴”,生存不难。

袭人如此侥幸的伏笔在第六十三回群芳夜宴掣花签,袭人掣得桃花签,要求“杏花陪饮一杯”。杏者“幸”也,贾探春远嫁后贵为一国王妃,比元春贵妃还荣耀,最是幸运。杏花陪饮,代表贾探春给了袭人一份幸运。

袭人一生起点最低,被卖给贾家为奴,经历繁华一梦能够独善其身,是她自己赚来的运气。贾家丫头最令人佩服的就是袭人。

与袭人相比,就算另一个结局不错的小红也不免落了下乘。小红在贾家完全是折戟沉沙的状态,远不如袭人高歌猛进,善始善终。

分享到:
责任编辑:佳梦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