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好书共享
《乱世佳人》后 盎格鲁-撒克逊也要下架了

《乱世佳人》后 盎格鲁-撒克逊也要下架了

《乱世佳人》后 盎格鲁-撒克逊也要下架了

天下网商 · 2020-07-21 来源:腾讯网文化

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的死,引发了美国和各国的反种族歧视示威游行。著名影片《乱世佳人》也被下架了,因为有“美化奴隶主”之嫌。很多人都在用“种族平等”的眼光重新审视身边的一切,“盎格鲁-撒克逊”这个词也在该行列。

从2019年9月开始,研究中世纪的学者们就开始激烈地讨论“盎格鲁-撒克逊人”这一概念。这场大讨论始自国际盎格鲁-撒克逊人学会内部关于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主张。

该组织致力于研究中世纪早期(公元450年-1100年)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族群的历史学、考古学、文学、语言学、宗教学、社会学乃至货币学等。

《贝奥武夫》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英国盎格鲁-撒克逊时期最古老、最长的一部较完整的文学作品,也是欧洲最早的方言史诗,完成于公元八世纪左右。图为改编自《贝奥武夫》史诗的同名电影《Beowulf》剧照

有些学者认为,更改该学会的名称,有助于反对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特别是学者们研究和解释中世纪早期历史时潜藏的歧视现象。

很快,批评的矛头就从学会名称中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上移开(该学会现已更名为“中世纪早期英格兰国际研究学会”),转而呼吁大众也要停止使用“盎格鲁-撒克逊人英格兰”一词来指代公元5世纪到10世纪的低地不列颠,还要停止使用“盎格鲁-撒克逊人世界”一词来描述这一区域与中世纪欧洲和其他地区的联系。

历史源头

霍华德·威廉姆斯,是切斯特大学专门研究中世纪早期不列颠和斯堪的纳维亚的考古学家。他认为在中世纪早期的物质文化、建筑环境和景观,以及公共参与和教育上,“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仍然有着一席之地。

的确,“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与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政治运动颇有渊源,特别是在北美。然而,威廉姆斯认为,在学术讨论、公共参与和教学中,为了对抗种族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所滥用的概念,最好的方式是阐释清楚“盎格鲁-撒克逊人”这一表述所具备的持续性和连贯性。

“盎格鲁-撒克逊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英格兰”等概念的变化,是争论的背后原因之一。如同“维京人”和“凯尔特人”一样,这些词汇长时间吸引着持有种族主义观点的个人和组织。那些热衷于构建国族起源神话的人士,更是对此趋之若鹜。

在这些歪曲历史的表述中,公元5世纪时日耳曼移民取代了土著,成为了不列颠群岛新的主人。这些盎格鲁-撒克逊人是热爱自由的农民和战士,他们起初信仰异教,后来又皈依了基督教。这些人从嗜血的维京人手里保卫着古老的自由,最终又向诺曼人屈膝臣服。

民族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对顽强而又浪漫的小英格兰历史奉如圭臬,试图以此来正当化英国民族主义和海外殖民的勾当。

在美国,“盎格鲁-撒克逊人”这个概念,更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核心话术之一——这个词代表着黄金纪元,他们意图树立起英格兰(不列颠)比其他国家和民族更为优越的核心论述。

抵达克里米亚南部的盎格鲁-撒克逊人

但是,在现代史学、考古学及相关的教学活动中,“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有着截然不同的含义。它包含了7个世纪的历史演变以及数个王国的兴衰,从肯特到坎布里亚,从东盎格利亚再远到威尔士边界,这个范围之内的事物都包含在“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里。

公元5世纪初期,罗马人对不列颠尼亚的统治土崩瓦解,这时许多蛮族部落从如今的挪威和荷兰北部跨越北海,定居在了低地不列颠——这就是尊贵的贝德在8世纪初期所记载下的“盎格鲁人、撒克逊和朱特人”。

所谓的移民是一个跨越数代的过程,它使人种得以发展,而非简单的人种替换。在这一过程中,政治和社会经济形势动荡不安,但罗马-不列颠人依旧留存。尽管发展情况各有不同,但坎蒂人、爱希尼人、特里诺文特人及其他罗马-不列颠人,仍旧与操着日耳曼语的外来人融合了在一起。

公元5世纪初期,日耳曼人在欧洲进行了大规模的迁徙,其中“盎格鲁”、“撒克逊”以及“朱特”三个部落从欧洲大陆跨海来到了不列颠岛

在公元6世纪,多个“盎格鲁-撒克逊人”王国先后出现,并在7世纪的不同时间点各自皈依了基督教。它们与在北部和西部的其他非盎格鲁-撒克逊人王国,也有着很深的联系。

7世纪的时候,有7个这样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王国:肯特、苏塞克斯、埃塞克斯、威塞克斯、东盎格利亚、麦西亚和诺森布里亚。但到了9世纪初期时,只有4个王国依然存在:威塞克斯、东盎格利亚、麦西亚和诺森布里亚。

然而,在公元9世纪时,维京人的入侵摧毁了几乎所有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王国,仅有一个幸存了下来:威塞克斯。于是,在公元10世纪时,西撒克逊王国成了统一的英格兰王国的基础。

爱格伯特,公元8世纪时不列颠岛威塞克斯国王。在位期间,他征服了不列颠岛上其余6个盎格鲁-撒克逊人王国,结束七国时代,基本统一了英格兰

在公元11世纪初期,英格兰王国曾一度为丹麦国王所统治,随后当1066年诺曼人发动入侵时,这个盎格鲁-撒克逊人王国的历史便戛然而止。

从罗马帝国撤出不列颠,到诺曼人入侵,“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有助于概括这段时期的复杂社会、经济、宗教、语言和文化进程。像所有时代名称一样,它是一种有助于定义中世纪早期的解释工具,但在描述异质景观和社会时,又不可避免地存在许多限制。

重见天日

有记载的第一位使用“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的人,是生活在公元8世纪的副主祭保罗。他在著作《伦巴第人的历史》中提到了这一词汇。从阿尔弗雷德大帝(公元899年去世)到忏悔者爱德华(公元1066年去世)的时代,有断断续续的文献记录使用了这个词。

直到18世纪末和19世纪,“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才再次兴起。历史学家、文学家和语言学者,开始使用它来指代不列颠岛上讲英语的古老民族、他们的王国和对应的关系。

学者们用这一词汇,把“英格兰人”同其他族群区分开来,包括不列颠群岛上讲凯尔特语的人、讲诺斯语的“维京人”,以及接替盎格鲁-撒克逊人王国的诺曼王国。

作为维多利亚时代早期英格兰的民族神话的一部分,“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重见天日。其中,考古学是这一政治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早期的考古学家在19世纪40年代末期,开始使用“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来称呼他们的发现。埃塞克斯贵族理查德·康沃利斯·内维尔爵士,在小韦伯拉汉和林顿希斯发现了几处墓葬。他认为,在剑桥郡发现的这些墓葬,是自罗马不列颠崩溃以后,早期的日耳曼定居者所留下的证据。

但随着史料的丰富和考古成就的发展,“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对应的内涵也发生了变化。

考古学家使用盎格鲁-撒克逊人(公元5世纪至7世纪初),中期盎格鲁-撒克逊人(公元7世纪至9世纪初)和晚期盎格鲁-撒克逊人/盎格鲁-斯堪的纳维亚(公元9世纪至11世纪中期)来对不同的时代加以细分。人们还使用“后罗马时代”“晚期古典时代”“孤立时代”和“中世纪早期”等术语。

所有这些概念,都与“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样不完善,但它们都有助于传达有关日期、地区和间或研究的实物证据的信息。

当考古学家提到“早期盎格鲁-撒克逊人公墓”“中期盎格鲁-撒克逊人定居点”“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方头胸针”,或是“晚期盎格鲁-撒克逊人的钱币”等术语时,无论这些术语何时被创建或发现,它们都不包含任何种族含义。虚假的现代种族分类在中世纪早期是无法解释的,而且也毫不适用。

考古学家有时用“撒克逊人”来指英格兰南部,而在其他情况下,考古学家用“盎格鲁人”来指英格兰东部和东北地区。不仅学者们在使用这个词语,公众参与和教育也都在使用,甚至开放的博物馆陈列和可访问的考古发现数据库,也还在用这些词语。

加以扬弃

像大多数学科一样,考古学也有着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的过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英国人对海外文明的痴迷,使得维多利亚时代初期的第一代盎格鲁-撒克逊人考古学家,包括查尔斯·史密斯和约翰·阿克曼等人,开始了对英语起源的研究。

今天,英国的学校中广泛教授着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历史和考古学,并通过电视、新闻媒体、社交媒体和流行书籍加以广泛传播,每年还吸引了数百万游客参观相关的博物馆和遗址。

不仅如此,近些年重大考古发现也使用了“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比如2019年出版的《斯坦福墓葬: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宝藏》一书,就对墓葬中发现的各种武器配件及金银饰物,提出了全新见解。

从斯坦福墓葬中发掘出的7世纪初期小刀配件,由黄金和石榴石制成,上面装饰着交错的动物图案

长期以来,“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一直颇有争议,因为经常有政治极端主义者使用这一词语。但是,对于不同的人来说,这一词语意味着截然不同的事情。

学者们有权质疑它背后的内涵和传承,但如同“凯尔特人”“日耳曼人”“维京人”及其他词语一样,“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也只不过是学术界和极端种族或民族主义者所共同使用的词语之一。

威廉姆斯认为,当今的学术界正处在盎格鲁-撒克逊人考古学的黄金时期,人们应该以审慎和批判的方式继续使用这一概念,而不应该因为种族主义者的滥用,就放弃这个在考古学上非常有价值的迷人称呼,更不应该随之抛弃与之相关的有趣而又翔实的遗址、古迹和景观。

有70多位专家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他们表示要继续使用“盎格鲁-撒克逊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时期”一词,以纠正学术界和大众的错误理解。

他们想证明,那些试图把“盎格鲁-撒克逊人”替换为“早期英格兰人”或“旧英格兰人”的人们是错误的,因为后两个词语比前者更容易引来语言学和民族主义上的偏见。

“英格兰人”一词无法区分生活在当代英国的人们之间的区别,因此在术语上的替换行为是欠缺考虑的。威廉姆斯主张仍旧使用“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词并加以扬弃,使其成为向所有人开放的门户,鼓励人们以此来探索公元5世纪至11世纪的复杂而又多样化的世界。

责任编辑: 佳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