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0
李洪志炮制的“形神全灭”迫使他负债累累​
作者:侯春霄 · 2020-08-13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走出“法轮功”阴影的那一刻,杜月忠身上如卸下千斤重负,心胸豁然开朗,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突然发现自己开心了。”

 

“法轮功”给了他不堪回首的经历,那些日子实在令他苦不堪言。

杜月忠出生于1969年,是原淄博热电股份有限公司的员工。1997年9月初,年纪轻轻的他突发哮喘病,在医院经过紧急抢救,最后还是落下了病根。

就在这时,一种更加凶残的病毒乘虚而入,悄然侵入杜月忠的肌体。

 

那天,杜月忠在广场遇见一个习练“法轮功”的同事。同事告诉杜月忠说“你只要好好修炼就没有病”,还送给他一本《转法轮》。治病心切的杜月忠有病乱投医,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练起了“法轮功”。以后,下班后的时间,便大部分被“练功”“学法”所占用。通过“学法”,“师父”编造的玄而又玄的“法理”一天天在杜月忠的头脑里扎了根,让他认识到:“医院的治疗手段是常人那个层次的”,而自己的病“却是超常的”,所以,医院根本治不了自己的病;只要“真心修炼”,“师父”就会帮着自己“消业”,并且,还会把“黑乎乎的业力”转化为功德,让自己达到“圆满”“虹化”。

 

“修炼”过一段时间之后,杜月忠觉得哮喘并没有减轻。面对这种“练功不长功”的状态,“功友”依据“法理”帮他“向内找”,及时为他指点迷津。“功友”说:这是因为你练功练得不好;你身上的病都是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要想祛病,还得靠“练功”“学法”来解决。被“法轮功”邪教歪理所洗脑的杜月忠对“功友”如此解读“法理”非常认同,接下来,更加痴迷于“法轮功”组织的各项活动。他和“功友”们一遍又一遍学习“师父”的“经文”,并且还在无休止的“学法”中慢慢的“悟”。不过,“悟”的结果却是让他越来越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

 

1998年秋天,杜月忠的哮喘病又犯了。而此时的他已坚信“师父”在帮着自己“消业”,根本不再考虑去医院接受治疗。可是,“师父”研创的所谓“功法”不但不能治病,反倒让他常常累得喘不上气来,使哮喘更加厉害。病到这种程度,杜月忠仍然没有停止练功,站着练功不行,他就打坐练功。不为别的,只为显示“大法”的“功能”,让自己能喘上一口气来。能喘上气来了,他就认为这是“师父”的“法身”在保佑自己。

 

由于长期拒医拒药,杜月忠的哮喘病复发更加频繁,到后来,在春天也经常犯病。“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炼功人必须得忍”,杜月忠于是就忍,忍受着疾病折磨练功,忍受着疾病折磨“学法”。他把自己的忍受疾病折磨也当作一种“修炼”,认为这种形式的“修炼”也能“上层次”,进而达到“圆满”“虹化”和“白日飞升”。

后来,一个练功点辅导员患癌症死了。这个辅导员比杜月忠只大几岁,也很年轻。他比杜月忠的“修炼”更加“精进”,身患绝症始终不打针不吃药,拒绝去医院。妻子强行把他送进医院,他依然拒绝检查和治疗,声称“师父”在帮着自己“消业”。

 

自身“消业祛病”的失败没能引起杜月忠反思,年轻辅导员的“消业”身亡同样没能使他警醒。长期的练功、“学法”让杜月忠失去了思辨能力,“师父”“大法”“消业”“圆满”等充塞了他的大脑。随着对“师父”的盲目崇拜日渐加深,对“师父”的依赖感、盲从感也在“上层次”中渐渐培养起来。他觉得自己不能没有“大法”,不能停止“修炼”。他怕停止“修炼”便“师父”所说的“形神全灭”。这个“形神全灭”很可怕,令他心生畏惧。所以说,杜月忠的痴迷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源于对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恐惧。

 

李洪志的“法身”再次“显灵”了!

“法轮功”邪教组织被依法取缔之后,杜月忠的思想并没有能够摆脱其歪理邪说控制。尽管知道“修炼”“法轮功”是违法的,但是,慑于“形神全灭”邪说强加在他身上的巨大压力,依然在不自觉的偷偷“修炼”。此时,经过“法轮功”更具毒性的邪教思想继续洗脑,有的痴迷弟子反倒觉得“圆满”离自己更近了一步,似乎是唾手可得。杜月忠就陷入了这样的怪圈:对“师父”的盲目崇拜让他对“形神全灭”心生畏惧;而对“大法”的畏惧又让他生怕达不到“真善忍”的标准;最后,“精进”和“上层次”又使他更加痴迷于“圆满”,更加“信师信法”。

 

就在自认为“圆满可期”的时候,“法轮功”邪教组织再次暴露出骗钱敛财的本性。有个“功友”告诉杜月忠:要想“圆满”来得快,就要吃“产品”。

所谓的“产品”,其实是货真价实的三无产品,与李洪志编造的“法理”一样,处处透露着粗制滥造痕迹。不过,杜月忠却认为:这种“产品”被“师父”打上“功能”,肯定“大能量”,食用它自然会让“圆满”来得更快。带着这样的想法,杜月忠开始购买、食用“法轮功”“带功产品”。

 

“带功产品”是从沈阳发到淄博来的,且价格不菲。杜月忠怀着“信师信法”心态,积极购买并食用“带功产品”。不长时间,家中2万元积蓄便被花光。钱没了,“圆满”却没来,为了“上层次”,杜月忠要变卖家产购买“带功产品”。趁家人不注意,他把妻子的金银首饰偷偷拿出去卖了1万多块钱。随后,这笔钱又很快转到“法轮功”邪教组织手里,而杜月忠换回来的还是没有一点用处的“带功产品”。

 

往后,家里再没值钱的东西可卖。而杜月忠为了不被“形神全灭”,为了“圆满”,还要接着购买并食用“带功产品”。这样,他就只好借债了。食用“带功产品”不能治他的哮喘病,更不能让他“圆满”“虹化”,“师父”给他的“福报”只是让他债台高筑。到最后,杜月忠因购买“带功产品”而举债6万多元。

前后算下来,他被“法轮功”骗去近10万元。

杜月忠的生活因此陷入困顿,贫病交加,使他看什么都觉得不顺眼。

 

回顾这些年练功、“学法”的遭遇,杜月忠说:

“这都是李洪志害的!”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