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史说轶闻
宋高宗为何从一热血青年变得如此苟且偷安
2020-08-15 来源:腾讯网历史

靖康元年,金军兵临城下,北宋危在旦夕,赵构主动到金营成为人质,和懦弱的宋钦宗形成鲜明对比。此时的赵构坚定、果决,有万夫不当之勇,然而,在建炎南渡之后,赵构对待金国的态度即刻转变,一味地委曲求全、偏安一隅,甚至浪费了诸多收复故土的机会。

那么宋高宗赵构为何会从一热血青年,变得如此苟且偷安?

年轻的赵构,就好比出生的牛犊

公元1126年,金军将开封城团团围住,逼迫宋朝人投降,对比喜好屠城的蒙古人,金国人还是比较仁慈的,他们主要的目的就是要钱、要东西、要地盘。金国人的条件是让宋朝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并要求让宋朝派一宰相到金营做人质。

史料记载“钦宗召帝谕指,帝慷慨请行。遂命少宰张邦昌为计议使,与帝俱。金帅斡离不留之军中旬日,帝意气闲暇。”

是时,二十岁的康王赵构主动请缨,要去金营做人质,赵构此行的风险极大,或许在此之后,赵构都会心有余悸,如果他有一个不慎,就回不来了,那么南宋也将不复存在。

跟赵构一同去的还有张邦昌,张邦昌得知消息,差点被吓尿,哭哭啼啼地跟着赵构起了身。到了金营,赵构不为所动,就和自家后院一样,根本没有把金人当回事,这让金军主帅完颜宗望十分诧异。

在金国人的印象中,宋朝一直以绵羊示人,而且越是高官就越怂,反观赵构,那是闲庭信步,器宇轩昂,这明显不像一个宋朝亲王该有的表现。于是完颜宗望认为这是个假货,十几天后,金国人将赵构送了回去,要求换成肃王,因此赵构逃过一劫。

正所谓出生的牛犊不怕虎,毕竟当时赵构还年轻,看到国家有难,那自然要挺身而出为国分忧,此时的赵构或许只是一时冲动,缺乏必要的政治经验。如果是让几十年之后的赵构重新选择,他还会义无反顾地到金营做人质吗?他必定也会心有余悸吧。

年龄越大,顾忌越多,向往平静安定

金军将徽钦二帝劫走,北宋宣告灭亡,开封城被洗劫一空,赵构的平静生活一去不复返,他带着所有的期望,在应天府即位,创建了南宋。

在某些时候,赵构做的事并不重要,而他这个人十分重要,正是赵构还活着,才得以让南宋传承下来,因为他是宋徽宗的儿子,是正统皇室子弟,振臂一呼,足够让各方势力响应。

此时的赵构要兵无兵,要将没将,金军人对这个溜走的皇帝十分不满,一直派兵在后追杀,而赵构只得一路跑一路收集部队。

别看赵构如此狼狈,但各地的抗金武装却自发组织起来,短短几年后,南宋就站稳的脚跟,跟金国形成对峙之势。本应该意气风发、致力于收复失地的赵构却变得一蹶不振,面对金军铁蹄,赵构总会选择妥协,实在没有妥协的余地,再派兵抵御。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随着年龄增大,赵构越来越向往平静的生活,而他本来就不是一个积极进取的皇帝。他皇位还不稳固,他的将领权力太大,还有人要造他的反,这一切都让赵构顾忌重重。

这就好比一个小孩子,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爬墙头跟人打架,而随着年龄增大,他懂的东西越多,他的畏惧就越多,做事也就愈发谨慎,如果再受点打击,很容易变得一蹶不振。

赵构曾被金军吓破胆,患上了恐金症

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赵构到了扬州,别看北方打得一团乱麻,江南依旧平静。但很快金军就追来了,一天,赵构正在床上和妃子云雨,突然一个宦官闯了进来,对赵构道:“陛下,金军马上就攻到扬州了!”

赵构闻听此言,立马就颓了,他即刻穿上衣服,骑上一匹马,就逃出了扬州城,而受苦的则是扬州百姓,扬州城被金军劫掠一空,惨遭蹂躏。

据说赵构就是因为惊吓,失去了生育能力,除了对身体影响,对其心理也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赵构是一路跑,金军是一路追,赵构先后逃到越州、明州、定海,直至跑到了海上,金军毕竟不擅于水战,这才撤了军。在此之后,赵构对金国的主要策略就是妥协,不论战事对南宋多有利,赵构都一味地求和,这跟其内心的恐惧有莫大的关系。

赵构忌惮武将做大做强

赵匡胤立国之时,就定下了重文轻武的根基,为了断绝五代乱世,为了防止武将谋反,军权被分得零零碎碎。枢密院作为最高军事部门,只有调兵权,没有统兵权。日常掌握军队的是三衙,分别是殿前都指挥使司、侍卫亲军马军司、侍卫亲军步军司。

三衙有统兵权,但没有调兵权,除此之外,节度使几乎成了虚衔,没有太多权力,枢密院和三衙相互制约,武将无法一家独大。赵匡胤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杜绝武将造反,但弊端也很明显,宋军的战力也被大幅度削弱。既然兵不知将、将不知兵,那么战斗力很难形成。

北宋最强部队大致就是对付西夏的西北军,但从靖康之变后,实力也大不如前。为了保证政权的稳固,赵构不可能再按照以往的套路出牌,他手下根本没有多少兵将,他必须给武将放权,这样才能保证他的皇位。

一大批优秀将领就此产生,比如韩世忠、吴玠、张浚、岳飞、刘锜等等,他们为南宋的江山立下过汗马功劳,甚至一度让金军寸步难行,但只要赵构还在,宋军就无法扩大战果。

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奉命第四次北伐,宋军将金军打得是落花流水,此时是收复失地,乃至燕云十六州的最佳时机。岳飞曾上奏:“金人锐气沮丧,尽弃辎重,疾走渡河,豪杰向风,士卒用命,时不再来,机难轻失。”

然而,赵构却马上命令岳飞收兵撤退,在一天之内连下十二金子牌,无奈之下,岳飞只得撤退,哀叹一声:“十年之力,废于一旦。”

赵构手下这帮将领实力很强,但这些武装力量大多听从将领,而并非皇帝,如果生出异变,赵构根本无法阻止,这一点是赵构最为担心的。作为皇帝,赵构最关心的就是他的皇位,金军只要打不过来,和对方形成对峙状态,赵构就知足了。

赵构最害怕就是这帮武将自立山头,那么他这皇帝就成了孤家寡人,所以他一度夺下韩世忠、岳飞、张俊等人的军权。赵构在统治前期,还是做一些正确的事,稳固了南宋的政权,但他在面对外敌之时,一直以妥协搪塞,浪费了宝贵的机会,成为后世鄙夷的对象。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