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0
受害者控诉:“法轮功”邪说害死人
作者:薛麟 · 2020-08-19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是辽宁营口人李勇叙(化名),1967年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是母亲一人把我们三兄妹抚养成人。我是老大,读书很认真,考上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方某飞机工业集团工作,后调入广东某特区城市,在一个国有大型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工程师。人生到此,各方面都顺利,当时觉得世界都是一片光明。

为祛病健身沉迷邪教

我得过胃病、鼻炎、近视,牙齿不好。为了有一个好的身体,在当时气功热影响下,我练习了很多气功,后于1997年7月开始习练“法轮功”,慢慢地在李洪志的洗脑影响下,练功目的从“祛病健身”转移到“避免淘汰、圆满成神”。1999年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后,我盲目听信“法轮功”的蛊惑,对抗法律,宣扬邪教,不惜放弃大好前程,为此付出了二十多年惨痛的代价。

九十年代的气功热

被邪教暗示埋下隐患

我练“法轮功”后,生活从杂乱无章、饮食无律变成了早睡早起、每日晨练,因此觉得练功后身体变好了。但这并非是“法轮功”的功劳,而是自我心理暗示、调节的作用。而且这些作用是有限的,对器质性疾病、传染性疾病根本不可能有效果。如果被李洪志“病是业力造成,看病吃药不能消业,只有练‘法轮功’才能消业”的邪说控制,生病后拒绝医治,后果就相当严重了。

李洪志伪造“神迹”的照片

因邪说蛊惑身体衰败

以我为例,我的牙齿一直不太好,年轻时就有一点牙周炎。练“法轮功”本指望能好点,可这么多年下来,不仅没有改善,反而越发严重,松动、发炎、甚至脱落,现在上牙床的牙齿都掉光了。之前牙齿没掉光时配的假牙套卡在尚存的牙上,现在牙套没有牙齿固定了,一张嘴牙套就掉下来,不要说吃饭、唱歌,连张嘴说话都要掉,非常不方便。牙齿刚开始脱落时,我还勤奋练功,希望能出现李洪志所说的“白发变黑、长出新牙”的奇迹。十几年来,我的身体每况愈下,却没有去看医生,结果却是视力越来越差,身体瘦弱,经常有皮肤病,变成一个没牙的小老头。

牙齿大量脱落

其实,像我这种学“法轮功”仅限于牙齿、或眼睛长期近视等亚健康问题患病未好还是轻的。有一些人因为学“法轮功”拒医拒药、耽误治病,最终送了命,就更悲惨了,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在我身边,就有两个这样的例子,都是学“法轮功”多年的练功人,身体不好后不看病、不吃药、坚持几个月后,最后都失去了生命,可悲可叹。现将这两个例子写出来,大家引以为戒。为尊重逝者,对她们用化名来称呼。

“发正念”行为害死阿玲

2016年下半年,我已经49岁了,没有固定职业,全部的精力都是躲在家里练功,也偷偷地和其他痴迷者互相打气、交流。这时候他们说柠溪社区一个年纪约四十岁的女功友阿玲身体不好,需要我们去为她“发正念”。这是李洪志精神控制信徒的常用手段,就是用特定的时间、语言铲除所谓的另外空间的恶鬼、旧势力,以达到“法正乾坤”、保护信徒的作用。

柠溪社区附近

我认识阿玲,我们偶尔在一起练功学法。她学“法轮功”十多年了,很努力、很勤奋,“学法、讲真相”等都很用心地做。可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双腿越来越软弱无力,身体也衰弱乏力。开始还可以扶着墙、扶着人走路,后来这样也支撑不住了,就只能待在家里看书和练功。我们每一次去看她,都要和她一起“学法、发正念”,鼓励她要好好练功,她也是信心满满,每天都是通篇诵读李洪志的“经文”。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还是没有好转,而且有严重的趋势。按正常人,这时应该去医院,看看是什么病,及时治疗。可阿玲因为“信师信法”,始终不去医院看医生,也不吃任何药物,因为按“法轮功”的观点:那不是病,业力从里在往外排,怎能吃药呢?再后来,附近的功友知道了,陆续去她家里帮她,跟阿玲一起“学法”“发正念”练功,没有一个人提出去医院治疗!到后来双腿已无法站立了,就由功友扶着她做着练静功,动功练不了。同时“发正念”清除她身体“旧势力”的干扰,可是情况依旧没有好转。

我再去她家看她,那时她已病倒在床上几个月了,由于腿部长期无法站立,肌肉萎缩,上厕所都要她家人抱着去。按理来说,阿玲是始终坚守“正念”的修炼人、真修弟子!不幸的是,结局依然是悲剧性的:大约如此坚持了近一年后,阿玲还是去世了!因为她始终没有去医院看过病,至死也不知她是因为什么病而死的,大家只是认为是一种“旧势力”的迫害,依然固执地继续练着“法轮功”,没有人怀疑是痴迷“法轮功”的邪说导致的后果。

因“消业”歪理害死刘姨

第二个例子也是柠溪社区附近的,大家称她为刘姨,约六十岁左右,她有子女、家庭,好像没有老伴儿。她的子女不太信“法轮功”,可刘姨坚信“法轮功”,子女拿她没办法,平时就各行其是。可是自打刘姨有病后,子女们就不同了,一再劝她去医院看病,开始刘姨也是坚持不看病、不吃药,但后来身体越来越差,体虚力弱,卧床不起。子女一看不行,强行把她送进了医院,一检查,是糖尿病,并当即留院治疗。

大约治疗了一个星期左右,刘姨身体好转,可以下地走路了。可身体稍好一些,她又坚持回家,子女们拗不过她,只好任她回家。她一回到家中,就又开始学“法轮功”,拒绝服药。“同修”们听说了她过“病业关”,都她家跟她一起练功、“发正念”、助她消除“业力”。当时她体虚力弱,很难站立,两个“同修”就在两边扶着她练,有时她练功时很痛苦了,想不练了躺在床上,可“同修们”还是劝她要继续坚持。到后来她身体又开始恶化,她的子女们就不再让“法轮功”人员每天去她家。

后来她只能躺在床上,由家人照顾她的饮食起居,有人给了她一个李洪志“讲法”的MP3,她就每天在床上听讲法录音。可过了一段时间,病情加重了,她的子女又劝她去医院看病,这次她没有拒绝,住进了医院。我去医院看过她,她脸色蜡黄,皮肤浮肿,说话已很吃力了,我简单地劝慰了几句就离开了。这次医院也无能为力了,过不多久,她就在医院去世了。这是我接触过的又一位“法轮功”人员有病不治导致死亡的悲剧。

以上两位死者都是虔诚的“法轮功”人员,都因为痴迷“法轮功”的邪说有病不治导致死亡的真事,当地许多“法轮功”人员都知道,有的人还参与了“发正念”等集体帮助练功活动,但是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认为应该送医院治疗,没有一个人及时制止悲剧发生,也没有一个人在悲剧发生后反思,因为他们痴迷“法轮功”的邪说后都失去了理智。

这就是我李勇叙亲自见证的事实,在“法轮功”邪教精神控制下发生的惨剧。

分享到:
责任编辑:力枫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