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0
十年生死“真”修炼 浑沌梦醒家败亡
作者:侯春霄 · 2020-08-24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一场噩梦总算过去,郭秀燕的心里重新升起太阳。她从心底感激那些社区志愿者,没有他们的帮助,自己还不知要在邪教深渊挣扎多久。“法轮功”所赐的伤害让她终身难忘,而她最惦念的还是那些至今依然在家苦苦“修炼”的“功友”,她用自己的伤痛告诉他们:“不要以为一人练功就能全家受益,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受益,反而受到的全是伤害。这个伤害是很多年很多年都抹不平的、抹不掉的。真的!”

郭秀燕是青岛市黄岛区辛安街道办事处东南庄人,于1996年8月不幸遭遇“法轮功”。当时,她才二十多岁,女儿才只有六个月。她是被自己的亲姨拉进“法轮功”的。那次,姨娘宋永美自胶南来看她,还给她带来一本《转法轮》。姨娘告诉她“法轮功”是个好功,练了能包治百病。

因为自身有遗传的哮喘病,并且练功又不用花钱,郭秀燕也就决定试一试。等打开那本《转法轮》,郭秀燕却是越看越迷,简直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终被书中宣扬的歪理邪说套牢。她要按照“师父”李洪志指出的道路走下去,不但要治好自己的病,还要让全家人都跟着受益;不仅要“做好人”,跟着“真正往高层次带人”的“师父”“圆满成佛”。

往后,郭秀燕就坚持到练功点和“功友”们一起练功。六个月大的女儿还不能离开母亲的照管,为不耽误练功,郭秀燕干脆就把女儿抱到练功点,随便找个地方一放,便在冥想之中潜心练功。这边一心“修炼”,那边却不时传来女儿的啼哭声,这使得郭秀燕非常心烦。“师父”说“修炼要专一”,有女儿时时在旁边干扰,就是练功也不会“长功”,更不能“上层次”,“圆满成佛”更是没个指望。还有,“师父”在《转法轮》里说过,要想“上层次”就要放下父母之情、儿女之情,这个情放不下,你就没法修炼。按照“法理”一比对,郭秀燕把女儿看成了练功的障碍,甚至是阻碍自己“圆满成神”的“魔”。这样,为了练功不受干扰,郭秀燕便把女儿交给了公公、婆婆。既然一人练功全家受益,那么,自己“修炼”好了,女儿也就自然会什么病都没有。

是,不满周岁的女儿还是因为母爱的缺失而常常得病。公公、婆婆丈夫要带女儿去医院看病,郭秀燕每次都坚决反对。有一次,女儿被烫伤,因为没有及时治疗,伤口都发炎了。后来,还是家人用药治好了女儿的烫伤。“学法”越深,郭秀燕便越是以练功人自居,而把家人一概视作“常人”,从心里瞧不起他们。她与家人的隔阂越来越深,也越来越不愿意和他们说话,而只愿与“功友”们谈“练功学法”的事。这样,就把自己的思想完全禁锢在“法轮功”的怪圈里。

郭秀燕因为“修炼”“法轮功”而放下母女之情,推卸掉作为母亲应该对女儿所尽的一切责任。而对于自己的丈夫,她也同样依据“法理”来对待夫妻之情。“师父”在《转法轮》里说:“有些人把它看得很重,我们做为炼功人,就该把它看得很淡。”并且还说:“不能象现在社会上的那种状态,那还得了!”自从习练“法轮功”以后,郭秀燕就拒绝丈夫做夫妻之间的事,她认为那样会“掉层次”。每天早晨,也不再为丈夫做饭。

在痴迷“法轮功”的十年间,郭秀燕不断地外出串联“弘法”,而自己却认为这是要让更多的人受益。而丈夫的“受益”却是对郭秀燕无尽的牵挂。她的每次外出,都使丈夫牵肠挂肚,寝食难安。丈夫以疲惫的身心苦苦支撑着已经很不像个家的家,操持着琐碎的家务,还要出去打工。因为失去了妻子的关爱和体贴,一点儿也不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很难吃上可口的热饭热菜,丈夫的身体渐渐垮掉了。2006年年底的一个晚上,他一觉睡去,从此再也没能醒过来。

从“法轮功”噩梦中醒过来之后,郭秀燕痛地说:“如果我不练‘法轮功’,他也不会这么早就离我而去。”她又抹把眼泪说:“我真正到了李洪志讲的那种放下一切的地步,家破人亡……”

更为可悲的是,在此之前,郭秀燕的亲姨宋永美因拒医拒药而不治身亡。

1998年夏天,宋永美因哮喘病而诱发肺心病,生命垂危。据郭秀燕回忆,当时,宋永美全身肿胀,皮肤呈透明状,似乎一触即破;双腿肿得如水桶一样粗,根本不能打弯。即便如此,宋永美和郭秀燕仍然痴迷于“师父”的“消业说”,认为生病是“师父”在帮着“消业”,身上的“业力”没了,病自然就会好;而吃药打针只是把“业力”压了下去,身上的“业力”反而会更大。依据“师父”的所谓“法理”,这两位“真修弟子”一个坚持、一个鼓励,就是不去医院治疗。最后,家人强行把宋永美送进医院。结果,她的病只用半个月就治好了。

到了秋天,宋永美的病又犯了。这时,宋永美和郭秀燕不是选择立即去医院治疗,而是为了曾经去医院治疗而后悔不已。两人都认为宋永美是因为没听“师父”的话才导致这次犯病。基于这样的认识,她们觉得这回说什么也不能再进医院的大门,而是要专心“修炼”,让“师父”帮着“消业”。宋永美整天跪在李洪志的画像忏悔,祈求“师父”再给她一次“消业”的机会;郭秀燕则整天围在宋永美身边打坐练功,试图以此转换掉姨娘身上的“业力”。到了冬天,宋永美的病情再度加重,可她仍然坚持不进医院。“师父”的“法身”没有前来保护宋永美,不久,她便在“消业”中去了另一个世界。

丈夫和姨娘的离去没能让郭秀燕警醒,反倒使她在“法轮功”邪教泥潭越陷越深。对于姨娘的死,郭秀燕认为这是她没有坚持“消业”的结果,甚至认为她是“破坏大法的魔”。有了这种怪诞的想法,郭秀燕更加“信师信法”,“学法练功”的劲头更足了。对于丈夫的离去,郭秀燕则觉得这样更能让自己放下“常人”之情。

所有的亲情都被放下,家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郭秀燕干脆把老家的房子卖掉,拿着钱去到处串联、“弘法”。在串联过程中,“功友”的不幸遭遇不时映入郭秀燕的眼帘:有的因痴迷“法轮功”而夫妻离异;有的因“消业”而不治身亡;有的因不断外出“弘法”而家徒四壁,屋里就剩一个和几床被子。“法轮功”赐予“真修弟子”的所谓“福报”,只是让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多年以来,社区志愿者一直在对郭秀燕进行帮助。他们不仅以活生生的受害案例揭露“法轮功”坑人害人的邪教本质,还在生活上给予郭秀燕无微不至的关怀。志愿者给郭秀燕联系了一份工作,又帮她找了一个临时住处,还把女儿接到她的身边,并帮她解决了女儿的入学问题,使郭秀燕彻底认清了“法轮功”的丑恶嘴脸,重新融入到正常的社会生活之中。

回顾十年之久的练功经历,郭秀燕说:“假如时光能够倒流,我绝对不会再去选择修炼‘法轮功’。我钻进‘法轮功’十年,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