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文化观察
宋代词人黄昏恋 写下一首相思词 成网上金句
2020-10-04 来源:腾讯网文化

说起宋代词人李之仪,你肯定一脸茫然:不认识。

但如果说起他的名句“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你肯定会恍然大悟,是他呀。

李之仪作为宋代词人,琴棋书画皆能,曾和苏轼一起交流唱和,是“苏门”文学集团的重要成员。

他的名作《卜算子》是唯一一首收入《宋词三百首》的作品,语言清淡,感情浓厚。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我住在长江源头,君住在长江之尾。天天想念你却总是见不到你,却共同饮着长江之水。这条江水何时不再这般流动?这份离恨什么时候才能停息?只是希望你的心如同我的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相思意。

这首唯美的宋词应当写于李之仪的晚年,是他送给红颜知己杨姝的一首词。

北宋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李之仪因得罪了蔡京,被贬到太平州,这是李之仪悲剧人生的开始。

到太平州的第一年,儿媳去世,第二年,病体沉重,从春天到夏天,一天比一天严重。第三年,相濡以沫的妻子去世,儿子也去世了。第四年,癣疮疾病发作,到了冬天,天寒地冻,更加难过。

李之仪经历了仕途的不顺,妻子子女相继去世,而自己疾病缠身,这样的生活,真是让人身体和心灵俱苦。

此时,李之仪碰到了生命中的红颜知己——杨姝。杨姝是一个歌妓,年轻貌美,而且颇有正义感。

多年前,杨姝曾为贬到当涂的黄庭坚弹奏《履霜操》,为他的不公遭遇不平。

杨姝与李之仪偶遇,又弹起这首《履霜操》,正触动李之仪心中的痛处,李之仪对杨姝一见倾心,把她当作知音,接连写下几首听她弹琴的诗词。

两个漂泊的灵魂,相遇后,被对方吸引。他们互相理解,互相取暖。

这年秋天,李之仪携杨姝来到长江边,面对知冷知热的红颜知己,面对滚滚东逝奔流不息的江水,心中涌起万般柔情,写下了这首千古流传的爱情词。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这首词的最后一句“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被许多网友引用来表达爱情或相思之情。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恨之无已,正缘爱之深挚。

悠悠长江水,既是双方相隔千里的天然障碍,又是一脉相通、遥寄情思的天然载体;既是悠悠相思、无穷别恨的触发物与象征,又是双方永恒相爱与期待的见证。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写出了隔绝中的永恒之爱,给人以江水长流情长的感受。

这首似民歌的词,新巧的构思和深婉的情思、明净的语言、复沓的句法的结合,构成了这首词特有的灵秀隽永、玲珑晶莹的风神。

我的爱,我的相思之情,与这江水一样绵长。

诗词君每每读到这里,都为李之仪感动,为杨姝感动。在生命最苦痛的时候,能够碰到一个红颜知己,知你,懂你,陪伴你。真是世间莫大的幸运了。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