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0
我哥差点掉入“全能神”色情的陷阱
作者:姜裕青 · 2020-10-27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timg

我叫姜裕青,1984年10月8日出生,来沪打工多年,现暂住浦东康浜社区。父亲在老家河南是当地基督教会的牧师,哥哥姜羽申,1981年5月17日出生,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在当地教会当一名同工(注:在教会工作的专职人员)。谁料哥哥被“全能神”邪教给盯上了,差点掉入“全能神”色情的陷阱,全家被搞得鸡犬不宁。谈及哥哥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2013年,我哥已32岁,那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这个情况被潜伏在教会里的“全能神”邪教探子打听到。邪教“全能神”在当地的窝点经过策划,决定从我哥哥身上打开缺口,要把我当牧师的父亲拉下水,企图利用我父亲这位资深老牧师在信徒中的影响力,为“全能神”拉拢一批信徒。

在这年中秋节前一天,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操着南阳口音、形象妖娆的陌生女子来到我家,说:“姜牧师,你认识我吗?我也是教内姐妹。你们家那么爱主(指都信仰基督教,都在教会工作),我真愿意在这样的家庭服侍,哪怕做个小保姆也好。”一会儿又走到我母亲跟前,亲热地为她做颈部按摩,自言自语地说:“我真想做你家媳妇啊……”这样的甜言蜜语引起了我哥的好感。没几天,那女子趁我父母不在家,寻得与我哥独处的机会,也不知道她在茶水里下了什么药,我哥糊里糊涂就与她同床了。事过之后,那女子就将带来的《东方发出的闪电》《国度的赞美》《全能神你真好》等“全能神”的邪书给我哥,说:“你要了我,就要顺了‘全能神’。”我哥似乎被她迷住了,经不住她的诱惑,教会同工不好好做,整天与那个陌生女子鬼混在一起。

我哥这个“桃花运”很快被教会的弟兄姊妹知道了,那个陌生女子也已经和我哥在外面租房同居。开始教会还只以为仅仅是行为不检点的男女关系问题,于是请我父亲做我哥的工作。我哥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做会损坏教会的形象,便与那女子谈论此事。那女子立刻威胁说:“反正你与我已经有了这种关系,如果你要赶我走,而且不接受‘女基督’,我就败坏你的名声,还要败坏你爸爸的名声,教会也就不接纳你们了。”还骂道:“臭货!看我一脚把你踹出去!”我哥禁不住她的威逼利诱、软磨硬泡,就去跟父亲发脾气吵架,声明就是要娶其为妻,甚至扬言要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了。我父亲知道那女子是“全能神”的人,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我母亲急得终日以泪洗面,既怕儿子今后找不到娘子,又怕儿子把他爹气出病来,结果我母亲自己急得犯了心肌梗塞,于2013年11月14日送医院,经过抢救才保住一条老命,瘫在床上起不来了。

那陌生女子更是变本加厉,到处散布她与牧师儿子同居之事,并且宣扬“全能神”的慌言:“你们所信仰的神是渺茫的神,只有这位重返‘肉身’的女基督才是实际神,只有信今天人所看见的有鼻子有眼的全能的神,才能真正得救。”还说“姜牧师父子都赞成‘全能神’的观点”,目的是要搞臭我父亲的名声,在信基督教群众中造成一定的信仰混乱。幸亏我父亲非常明智,多次在教堂礼拜的讲台上辟谣,批驳“全能神”邪教的谬论,才没有出什么乱子。基督教会对我哥一时执迷不悟作了暂时停职处理,那个陌生女子见势不妙,在一天深夜急忙逃跑。

在教会信众的耐心帮助下,我哥通过静下心来的祷告和反思,终于醒悟过来,灵魂重生得救,认清了那个陌生女子不是真正的基督徒,她的行为如此不检点,不是真的爱他,而是邪教“全能神”的险恶用心。那个陌生女子悄悄潜回纠缠,我哥毅然决然对她说:“我不会信‘全能神’那套,也不会继续和你保持那种关系!”并及时举报,当着教会信众、同工们的面,把所有“全能神”的邪教宣传品一把火烧光。

那些“全能神”邪教分子看到败局已定,竟然纠集了内部的一帮暴徒设施报复,在一个黑夜放火烧我家,幸亏邻居发现得早,及时报警,才没有造成人命事故。2013年12月底,公安机关抓获2名纵火犯罪人员,并顺藤摸瓜,端掉了“全能神”邪教组织在当地的窝点。

我春节回家时,看到被烧的厨房虽已修复,但依然能看见一些劫后的痕迹。想起几个月来那不堪回首的一幕,让人心有余悸。邪教害人,世人当警醒!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