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海外之声
美媒:“法轮功”媒体成为全球散播虚假信息的机器
作者:Kevin Roose 胡婕(编译) · 2020-10-27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中国反邪教网20201027通讯员:胡婕20201024日,纽约时报刊登该报记者凯文·罗斯Kevin Roose耗时8个月调查撰写的文章《大纪元时报如何成为炮制巨大影响力机器》(How The Epoch Times Created a Giant Influence Machine)。记者通过采访《大纪元时报》及其前员工,曝光法轮功所属《大纪元时报》目前已经彻底沦为一份反华反共、支持特朗普的极右冀党派报纸道德沦丧的传播虚假信息媒体,甚至信奉“法轮功”教义的原信徒兼编辑人员也对其唾弃不已

   

 多年来,法轮功《大纪元时报》只是一份低成本带有反华倾向在纽约街头免费分发。但是在2016年和2017年间,该报采取两项策略使其转型为美国具有影响力的数字出版商之一。

 先是特朗普,将视为“法轮功”的盟友。它对美国政治的报道相对保守变成更具党派性越来越多的文章明确支持特朗普批评他的对手

 紧接着,大约在同一时期,《大纪元时报》将宝押到另一个强大的美国媒体机构——脸谱网。该报及其分支机构创建数十个脸谱专页,在专页上发布一些貌似不错的视频和病毒式点击诱饵,利用它们来兜售订阅并将流量带回其具有偏向性的新闻报道。

 《纽约时报》获取到了他们的电子邮件,在20174月致其工作人员邮件中,《大纪元时报》希望利用脸谱网这一策略,试图转变为“世界上最大、最权威的媒体”。

 如今,《大纪元时报》及其分支机构已成为右翼媒体的一力量,在社交平台上拥有千万关注者,分布在数十个页面上粉丝数量可与《每日传讯》(The Daily Caller和《布赖特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一争高下这两个媒体同样愿意为极右翼的网络狂热人士提供内容所需。

 长期以来,法轮功一直在塑造自己形象但其对中国所谓迫害描述过于夸张难以证实。

 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顾问、《布赖特巴特新闻》前任主席史蒂芬·班农在今年7月采访中表示“它将在两年内成为最大的保守派新闻网站。”今年8班农因欺诈罪名被捕

 据《纽约时报》的一项调查发现,《大纪元时报》及其分支机构之所以得以发展,部分原因是通过依靠粗鄙的社交媒体策略、推危险的阴谋论以及淡化自己与“法轮功”的关系得以实现。调查包括对十多位《大纪元时报》前雇员的采访、内部文件和纳税申报记录。这些人士当中,许多人不愿透露名,因为他们要么害怕遭到报复,要么仍有家人身处“法轮功”。

 拥抱特朗普和脸谱网,让《大纪元时报》成为党派大玩家的同时,也让它成为了一台在全球散布虚假信息的机器,不断向主流社会推送极端言论。

 《大纪元时报》一直是“间谍门”(Spygate)最著名的推动者之一。“间谍门”是一种毫无根据的阴谋论,声称奥巴马政府官员在2016年非法监控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与《大纪元时报》相关的出版物和节目还散布“Q匿名者”(QAnon)阴谋论,传播有关选民欺诈和“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歪曲说法。疫情伊始,它抛出一个毫无根据的论调,声称新冠病毒是在中国实验室泄露出来的。

 

 74日,美国视频博主赛勒斯·詹森(Cyrus Janssen)发布视频,批评“法轮功”针对新冠疫情诬蔑中国的行径,表示“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肯定是今天的中国”

 《大纪元时报》声称自己独立、无党派,拒绝承认它与“法轮功”有正式隶属关系。

 如同“法轮功”本身一样,在几十个国家出版这份报纸也是分散的,以地区分会团体的形式运作,每个分会都是作为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组织,非常隐密。《大纪元时报》的编辑多次拒绝采访请求,有位记者今年曾暗访该报曼哈顿总部,遭到法轮功威胁。

 法轮功”代表未回应(《纽约时报》)置评请求。在纽约州北部作为“法轮功”总部的龙泉寺大院其他居民也没有回应

 《纽约时报》所联系到的许多员工和“法轮功”信徒说,他们被指示不要透露《大纪元时报》内部作细节。他们已被告知,对《大纪元时报》发表负面评论无异于违抗李洪志,而李洪志被信徒称为“师”。

 

 ▲纽约州奥蒂斯维尔镇上的“法轮功”龙泉寺大院。原文配图

 《大纪元时报》仅对发送给其媒体办公室一连串问题中的部分进行了答复,并拒绝回答有关财务和编辑策略的问题。在一份未签名的电子邮件中,该媒体指责《纽约时报》“诽谤和贬低竞争对手”,将该报与“法轮功”联系起来,(《纽约时报》)所表现出的“就算不是偏执狂,也是一种微妙的宗教恐吓”。

 讲真相

 1992年,李洪志在中国推出“法轮功”。如今,“法轮功”以在世界各地举行的针对中国所谓“讲真”示威活动而闻名。

 最近,有媒体(译注:指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等)对部分原信徒所指责的“法轮功”极端信仰体系进行了深入调查。原信徒揭露说,“法轮功”禁止异族通婚、谴责同性恋并阻止(信徒)求助现代医学。

 

 2020721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对“法轮功”总部及相关受害人所做的调查报告《“法轮功”的能量》(The power of Falun Gong),深度曝光了“法轮功”组织及其神秘头目的隐秘世界

 《大纪元时报》成立于2000最初的中文报纸由当时一位名叫唐忠(John Tang“法轮功”信徒在佐治亚州一间地下室里创办。

 法轮功”头目洪志在演讲中提到要把《大纪元时报》和其他与“法轮功”相关的媒体包括新唐人电视台(NTD)当作“我们的媒体”,并表示这些媒体有助于在世界各地宣传“法轮功”的故事和价值观。

 两名前雇员回忆说,该报的高级编辑曾前往龙泉与李洪志会面。一位参加过会议的员工表示,李洪志就像是一位影子出版人,参与编辑和战略决策。《大纪元时报》否认了这些说法,并在一份声明中:“没有这样的会议。”

 《大纪元时报》和“法轮功”之间的界限一直很模糊。两名前大纪元记者表示,他们被要求写出一系列文章,那些通过招聘加入神韵艺术团由“法轮功”支持的大肆宣传其邪教理念系列舞蹈演出的外国表演者撰写颂扬式的介绍,这样有助于他们获得签证。还有一位记者回忆说,他被指派撰写有关政客的重要文章,其中包括台裔美国人、前纽约市议员刘醇逸(John Liu)。“法轮功”认为刘对中国软弱敌视“法轮功”。

 这些文章虽然有助于“法轮功”实现目标,但在吸引订阅量上却效果寥寥。

 《大纪元时报》纽约州奥兰治县版的前销售总监马修·图拉尔(Matthew K. Tullar)在他的领英(LinkedIn)页面上写道,他的团队最初“每周印刷800份报纸,却没有订户,于是采用了免费派送的营销策略”。

 贝尔梅克于2017年离开《大纪元时报》,她形容《大纪元时报》一个赤裸裸的一直在寻找新的赚钱门路的机构

 她说:“这经营方式属于短期思维。我们(对前途)的期望不会超过三周。”

 特朗普轴心

 到了2014年,《大纪元时报》订阅量不断增长。贝尔梅克表示:“当时大家都很乐观,认为发展将会趋于平稳。”

 但在2015年的一次员工会议上,骨干成员宣布该报再次陷入困境。脸谱网改变了决定哪些文章出现在用户新闻源中的算法,《大纪元时报》的访问量和广告收入遭受损失。

 为了打好这场流量竞争,该指派记者每天苦心积虑写出多达5篇文章,以便以寻找病毒式点击率,通常是些诸如题《大灰熊腹部着地翻入游泳池》之类内容浅薄文章

 随着2016年大选的临近,记者注意到《大纪元时报》的政治报道更具党派色彩。

 

 史蒂夫·克莱特(Steve Klett)曾为《大纪元时报》2016年竞选活动报道进行撰稿。他表示,在特朗普赢得共和党提名后,他的编辑曾鼓励他撰写有利于特朗普的报道。

 2016年特朗普获胜后,《大纪元时报》雇了一位颇有人脉的茶党布伦丹·斯坦豪瑟(Brendan Steinhauser),以帮助其打入保守派阵营。斯坦豪瑟表示,《大纪元时报》的目标,除了想提高自己在华盛顿的知名度外,还旨在将“法轮功”所谓受迫害指控列为特朗普政府的优先事项。

 赌注全押在脸谱网上

 《大纪元时报》也在幕后开发一种秘密武器:脸谱网增长战略以期最终将信息传达给数百万人。

根据《纽约时报》对所获取的电子邮件进行分析,脸谱网计划由《大纪元时报》越南版Dai Ky NguyenDKN)的前负责人武忠(音译,Trung Vu开发。

 据《大纪元时报》越南版前雇员透露,武忠在越南的策略,包括用病毒式传播的视频和支持特朗普的宣传来填充脸谱专页,其中一些是从其他网站逐字照搬,并使用自动软件或机器人来产生虚假的点赞和分享这位前员工说,员工使用伪造的账户来运行这些专页,这种做法违反了脸谱网的相关规定但武忠却称“这是必要的

 

 202086日,脸谱网宣布封杀与大纪元媒体集团相关联的数百个账户、专页、群组和照片(Instagram)个人资料

 根据2017年发给《大纪元时报》美国员工的电子邮件,越南的实验“非常成功”,这使《大纪元时报》越南版成为越南最大的出版商之一。

 该电子邮件称,越南团队被要求帮助“法轮功”在美国的最大媒体资产母公司大纪元媒体集团(Epoch Media Group)建立自己的脸谱网帝国。同年,出现了数十个新的脸谱网专页,所有专页都与《大纪元时报》及其分支机构相关。有些专页明显具有倾向性,有些专页则把自己定位为真实和公正的新闻来源,还有一些专页,如名为“最有趣的家庭时光”(Funniest Family Moments)的幽默类专页,则与新闻完全无关。

 最为大胆的实验,也许是一个名为“美国日报”(America Daily)的新右翼政治网站。

 时至今日,该网站拥有超过100万的脸谱网粉丝,兜售极右冀虚假信息。它所发布的反疫苗长篇大论文章,捏造说比尔·盖茨和其他精英正在“部署”新冠疫情,并指责称“犹太暴民”控制了整个世界。

 《纽约时报》所获取的电子邮件显示,长期担任《大纪元时报》编辑的约翰·纳尼亚(John Nania),与隶属“法轮功”的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网络的骨干们一起参与创办美国日报。脸谱网上的记录显示,该专页由希望之声运营,其脸谱网专页上的一个置顶帖中含有宣传“法轮功”的视频。

 《大纪元时报》在一份声明中却称,它与美国日报“没有业务往来”。

 《大纪元时报》及其分支机构运营的许多脸谱网专页,都遵循类似的轨迹。首先,它们发布了热搜视频和其他网站汇总的新闻报道。接下来,这些专页迅速成长,有时每周增加数十万粉丝。然后,这些专页便被用来引导人们付费订阅大纪元,推广更多的偏向性内容。

斯坦福大学互联网观察站(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虚假信息研究员瑞妮·迪瑞斯塔(Renee DiResta)说,其中几个专页“似乎在一夜之间”获得了特别关注。许多帖子被分享数千次,却几乎没有收到任何评论这是典型的被“点击农场”(click farms)刻意操作的页面,这些公司通过付费产生一次又一次点击某些链接来获取虚假流量

 《大纪元时报》否认使用“点击农场”或其他非法手段来扩大其专页影响。该报称:“《大纪元时报》的社交媒体策略与《大纪元时报》越南版不同,使用的是脸谱网本身的促销工具赢得了更多的自然关注者。”并补充说,《大纪元时报》在2018年就与武忠联系。

 然而,《大纪元时报》在七个月内花费了超过150万美元后,去年脸谱网宣布《大纪元时报》专页掩饰身份逃避其透明度要求购买广告,因此禁止其在脸谱网上投放广告。

 今年,脸谱网又删除了500多个与“真相传媒”(Truth Media)有关的专页账户,“真相传媒”是一个反华专页网络,一直在利用虚假账户来扩大其信息覆盖面。《大纪元时报》否认参与其中,但脸谱网的调查人员说,“真相传媒”的平台活动显示“与大纪元媒体集团和新唐人电视台存在联系”。

 一位脸谱网发言人说:“我们已经多次对大纪元媒体集团及其相关组织采取执法行动。”该发言人还表示,如大纪元继续违反规定,还会对其进行惩罚。

 自从被禁止在脸谱网投放广告,《大纪元时报》已将大部分业务转移到油管网(YouTube根据谷歌(Google)的政治广告公共数据库,自20185月以来它在油管网上的广告支出已超过180万美元。

 该报的资金来源一直谜。有前雇员说,他们被告知,《大纪元时报》的收入来自订阅、广告和富的“法轮功”信徒捐赠。2018也就是该组织的纳税申报表可公开获得的最近一年显示,大纪元时报协会收到了几笔可观的捐款,但金额还不足以支付数百万美元的广告闪电战。

 班农注意到《大纪元时报》财大气粗。去年,他与新唐人电视台合作制作了一部关于中国的纪录片。他说,当他与该媒体谈其他项目(的合作)时,金钱似乎从来不是问题。

 班农说:“我给他们一个(金钱)数字,然后他们回复说,这个不成问题。

 道德目标早已荡然无存

 大纪元时报的亲特朗普倾向,让包括贝尔梅克在内的一些前雇员颇感不安。

 贝尔梅克现在是一名自由作家和编辑,她信奉“法轮功”的许多教。但她不再对《大纪元时报》抱有幻想。

 她说:“(《大纪元时报》的)道德目标早已荡然无存。它们站在历史的错误一边,我认为他们对此并不在乎。”

 最近,《大纪元时报》将宣传重点转移到新冠病毒上借此抹黑中国。

 其中一些文章提出了夸大或虚假的说法,如那种未经证实的说辞认为,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中设计的,是中国生物战策略的一部分。

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在油管网上发布过一部纪录片,其中有些说法被反复提及。该纪录片的主角是病毒学家朱迪·维茨(Judy Mikovits经也是热搜视频流行病》(Plandemic的主角现已名誉扫地。因散布虚假信息,该视频遭脸谱网、油管网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下架。

分享到:
责任编辑:力枫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