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心灵鸡汤
天命和时命构成命运 人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
2020-11-06 来源:腾讯网文化

天命和时命一起构成的人的命运。就天命而言,它是不变的;就时命而言,它是变化的。但不管是天命还是时命,他们都规定了人的生活。可以说,人们就是生活在天命和时命所规定的道路上。

在孔子之前,人们信奉帝和天。帝就是上帝、天帝,它虽然无名无姓,无形无体,却是天地间的最高主宰,支配了世界和人的命运。与帝不同,天虽然具有自然形态,但是它被人格化和神秘化,因此,成为了一个最高的人格神。

当然孔子也说到天,但他所说的天已具有了多重意义。不可否认,天依然保持了某种程度上的人格的意味。如,“天厌之!天厌之!” 。此处的天怀有爱与恨的情感。又如,“天丧予!天丧予!” 。这里的天具有主动行为的能力。“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此处所说的天是有感应的,能分辨善恶的。“不怨天,天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 此处所指的天是有意识的,能理解人的。总之,这几处的天还有一定的拟人特点。它仿佛如人一样去行动,去思想,去感知。

不过,孔子所说的天主要不是限定于人格神的意义,而是获得了新的意义。一方面,孔子的天是自然之天。它是天地的存在及其运转。“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天顺任时间和空间的变化和万事万物的生成,没有任何意志和言说。事实上,天就是四时和百物,是自然界自身。

另一方面,孔子的天是义理之天。它是人的道德和文化的基础。“天生德于予” 。这里的天是道德的源泉。天将道德赋予了我,或者说,我的道德是天生的。“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这里的天是文化的规定者,是文化保存和丧失的原因。可见,天为道德和文化建立了根据。

孔子不仅淡化了天的人格神的意义,而且也反对各种鬼神观念。“子不语怪,力,乱,神。” 孔子关注的是人的日常生活世界的问题,而不是那种超出了这个世界的各种奇异和神秘的现象。这些神秘现象虽然是存在的,但比起平常的事件,它对于人类的生活缺少重要性。同时,神秘现象既然神秘,也就无法找出其原因并解决它。

因此,对于神秘现象的关注只能沉溺于一种虚幻之中。孔子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最基本的态度是人与鬼神世界相分离。“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 此处的智慧在于,远离鬼神正是为了回到人们所在的生活世界自身。于是,不是鬼,而是人,不是死,而是生,这才是孔子思考的主题。

孔子强调:“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未知生,焉知死?” 在生活世界中,人比鬼具有优先性,同时生比死具有优先性。人只有解决了人和生的问题,才能解决鬼和死的问题。但是,只要人活着,人就无法最终解决人和生的问题。

这实际上否定了鬼和死在生活世界中的重要性。显然,人及其生活是最根本的事情。为什么?在孔子那里,只有一个人世界,也就是人生活的世界。孔子不相信此岸和彼岸两个世界的分离。既没有一个与人对立的鬼的世界,也没有一个在生之后的死的世界。

如果没有天帝和没有鬼神的话,那么谁在主宰这个世界的发生呢?“子罕言利,与命,与仁。” 孔子认同命。命是什么?命就是命令,也就是支配、安排和规定等。对于孔子而言,命并非人的命令,而是天的命令。所谓的命在根本上就是天命。作为自然的命令,天命规定了世界万物的发生和人的生活。

“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 一种道理或者主张是否可以实现,并不在于主张者或者反对者的个人意志,甚至也不在于大众的接受或者拒绝,而是在于天命自身是如何安排的。天命是主宰一切的力量,但它绝对不是任何人格神的作用,而是自然的运作。作为自然的命令,天命是正义的和永恒的,它也是无法拒绝和改变的。

在这样的意义上,它只是善的,不是恶的,并成为了人类一切价值的基础和生活追求的目标。但与天命不同,还存在一种时命。它是天命在某种历史时间中的表现形态,也就是时势和时运。它不是必然的,而是偶然的,不是永恒的,而是短暂的。于是,时命有时是公正的,有时是不公正的,有时是善的,有时是恶的。

一般而言,它主要突显的不是前者,而是后者。如果说天命的肯定的、积极的话,那么时命是否定的、消极的。孔子自身就经常有关于时命的经验,而感到时命不济。但时命最终要归于天命。

实际上,天命和时命一起构成的人的命运。就天命而言,它是不变的;就时命而言,它是变化的。但不管是天命还是时命,他们都规定了人的生活。可以说,人们就是生活在天命和时命所规定的道路上。

孔子强调人要敬畏命运。“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君子和小人的区分在于是否敬畏天命等。敬畏天命首先要求人承认天命的存在。它不仅先于人的存在,而且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其次是要服从天命,而不要违背天命。

人要按天命的规定而行,而不要越过天命的边界而为。在这种服从中,人表现的是专注和守一。但孔子主张,人不仅要敬畏命运,而且要认识命运。“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君子是知道命运的人,同时也可以说,小人是不知道命运的人。

当人知道自己的命运的时候,命运就不再是黑暗的,而是光明的;不是外在于人的,而是内在于人的。只有敬畏并认识了天命,人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这是因为人由此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让人的道路和命运的道路合而为一。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